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五十九章 为了心中的乐园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珍妮再一次被请到了丹恩的住处。

   她听说那位侦探先生有新的东西想和她谈一谈。

   坐在矮桌前,珍妮始终有些心不在焉……不知道对方还想要些什么?更多躯体的话,耶妮圣堂一时半会也凑不出来了。但她也清楚,对方指导的那些医学奥秘,远不是几具躯体就能换来的。

   于情于理,她都应该付出更多。

   她并不担心对方讹诈她,因为那是朱迪信任的人,更关键的是,朱迪曾向她透露过,对方侍奉着一位伟大的神明。像这样的人物,是不可能像奸商那样锱铢必争的。

   她更担心的是圣堂在对方眼中没了价值。

   同时珍妮心中还涌动着深深的遗憾,对方满足了自己的愿望,自己却依旧没有找到将耶妮圣堂带出泥潭的方法。

   或许她太高看了自己。

   那么多姐妹都办不到的事,自己凭什么就能办到?

  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同时也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   看着朝阳在自己对面坐下,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。

   “这次请你来,是因为我想再和你签一份契约。”

   “诶?”修女眨了眨眼。

   朝阳也不啰嗦,“之前的契约并不完整,我发现你的祈愿没有得到完全的回应。新契约的内容亦很简单,我会解决困扰耶妮圣堂的根源问题,保证你们不再受到公司的制约。”

   珍妮心头猛地跳动了一下。

   他……洞悉了姐妹们真正心结所在?

   为什么?

   是因为那位神明降下了启示么?

   “那……我要付出什么?”

   “这次只需要愿力,不会再附加其他条件。”朝阳回答。他已经预感到,这将是一笔亏损的生意,对方的愿力本就不多,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需要消耗不少成本,一来一去少说也有个千把点的缺口。最正确的做法是完成第一阶段的契约后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,再也不去理会,但他却选择了亏损最大化的做法。

   想来想去,原因恐怕只有一个。

   这是第一次有人向「他」祈愿。

   不是拐别人家的愿力,也不是野生的愿力……

   而是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愿力。

   说起来有些奇怪,但这确实像是自家孩子的感觉。

   “没问题的话,就在这上面签字吧。”朝阳将契约凝聚成纸卷,摊开在对方面前。

   “您……能等我一阵吗?”珍妮握紧拳头。

   “嗯?”

   “我虽然不明白愿力是什么,但既然我有的话,圣堂里的其他姐妹一定也有!请让她们也签上名字,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!”

   朝阳还没来及的说什么,珍妮已经抱着契约快步冲出了房间,就好像生怕他后悔一样。

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朱迪好奇的从门后探出头来。

   “没什么……”朝阳无奈的摇摇头,“麻烦再给我泡杯茶,谢谢。”

   他也懒得去阻止了。

   反正这样做也只是徒劳,契约必须在双方都认可内容的情况才有效,那种随手写上名字的行为更像是表态,是无法激活契约约束力的。不过写了亦没什么坏处,毕竟任何涂鸦都扭曲不了契约内容,只要珍妮认同就足够了。

   半个小时后,修女气喘吁吁的回来了。

   “您久等了!”

   她小心翼翼将怀里的契约展开,动作轻得宛若捧着一件珍宝。

   只见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手迹,甚至大部分都不是名字,而是拇指印——显然这部分修女并不识字。由于经手过多人,纸上看着甚至有些脏,边角处还沾到了点点药水。

   果然没什么用处,朝阳心想,他在契约上感受不到一丝约束的力量。

   “最后是我的名字。”

   珍妮一边说着,一边郑重的写下自己的签名。

   “嗯,如此你我的契约就算成……”朝阳说到一半,忽然怔住,只见珍妮停笔的那一刻,纸卷上所有的字迹都发出光来!一时间这张被上百号人印下印记的契约,同时散发着上百种光芒,它们有的深,有的浅,在光与暗的映衬下,就好似一张闪烁的黑白画!

   无数约定涌入朝阳胸口,像是纷涌的藤蔓一般,缠住了他的心脏。那是约束力的具现,也是朝阳头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契约的厚重。

   怎么会……

   他们之中明明有人连字都不认识,更别提读懂这份契约了……

   “您怎么了?”珍妮见他迟迟未动,不由得担心道,“契约有哪里不对吗?”

   “不,它很好。”朝阳将契约折叠好收起。他知道对方看不到纸上的变化,对普通人而言,这就是一张写满各种印记的纸,但它却承载着耶妮圣堂的期望。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圣堂里的修女,都信奉着哪位神明?”

   “如果是以前的话……大概是仁爱女神梅耶和知识之神妮娜塔吧。”

   所以这就耶妮圣堂名字的由来?“以前是什么意思?难道现在没人信奉它们了吗?”

   “不,许多人依旧在向它们祈祷,可是二位神明已经很久没有回应过信徒……大概有一百年了吧。”

   这么久?朝阳记得辉煌堡的历史也不过百年时光。

   “由于长时间无人回应,圣堂也渐渐开始收纳其他信徒,直到现在大家像神明祈祷更像是一种习惯,而且也没人在意姐妹们像哪位神明祈祷。比如我受母亲的影响,总是会向梅耶大人祷告,但如果有别的……”她忽然顿住。

   “别的什么?”

   “不,没什么。”珍妮抱歉的摇摇头,“请您忘记我刚才说的失礼之言。”

   她有失礼吗?朝阳不太明白,但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,那就是修女们并不全是某一教派的信徒,或者说,她们更像是迷茫中的失信者。圣堂则成了她们报团取暖的寄托地,或许这能解释她们的印签为何会生效——对这些人而言,耶妮圣堂已和家无异。

   送走珍妮后,朱迪拉着丹恩第一时间坐在了朝阳面前。

   “请告诉我们,您接下来想要做什么?”

   “朱迪……这样问未免太不礼……”

   “可是你也很想知道,不是么?所以不如直接跟朝阁下提好了!”朱迪前倾身子,表情极为认真,“我刚才偷听到了契约一词,珍妮小姐还有新的诉求对不对?您打算怎么做,能告诉我们吗?”

   好家伙,偷听居然都不带掩饰的。也就是说,自己在和修女交谈时,这两人一直都贴在门外?

   “你们为什么那么想知道?”

   “因为我们也是乐园之主的呃——”说到一半,朱迪便被丹恩用肩膀顶了下。

   记者咳嗽两声,“因为我们想帮您,正如您之前帮我们那样!”

   “但这次的事情恐怕有点严重。”

   “难道袭击警察局局长府邸就不严重吗?”丹恩执意道,“我以前靠着一支笔想要揭露不公与邪恶,结果总是不能尽人意。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光靠一支笔没有力量,只有像您这样拥有力量的人,以及您侍奉的那位存在,才有可能真正让敌人胆寒。所以,请无论如何都让我能献上一份助力!”

第五十九章 为了心中的乐园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