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五十五章 修女的愿景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看到修女出现的瞬间,张志远终于明白过来,为什么乐园会为他专门指定一个身份。

   不会是自己随口说的提议被人家认真采纳了吧!

   “张先生——”珍妮走到他身边时竟有些恍惚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“抱歉,我还以为看见了你的另一位兄弟。你们两个确实非常相像。”

   “没关系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 “……关于你的兄弟……”珍妮微微低头,“我很抱歉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。”

   “老实说……我也很意外。”张志远感到浑身都有些不自在,“但这就是我们的命运,当命运向我招手时,我不会拒绝。”

   “他本质是个不错的人,可惜我没能第一时间发现。”修女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伤感,“我本想亲自向他表示感谢……没想到……”

   一旁的周知忍不住掩住了嘴。

   张志远知道再这样下去队友迟早露出破绽,赶紧打断对方的情绪道,“放心吧,他在天堂一定能感受到你的心意。”

   “天……堂?”珍妮眨了眨眼。

   “咳咳,我是指安息的地方。”他正色说,“我听说珍妮小姐想要见我,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   “是这样……”珍妮将张志远那套朋友理论大致讲述了一遍,“我之后按照这个提议做出尝试,结果发现它确实有效,而且见效相当迅速。以我的经验,越是简单的理论,背后一定藏着越深沉的道理。你的那位朋友对医学的研究,恐怕已经达到了我们所无法理解的程度。这次请你过来,并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,而是整个耶妮圣堂的姐妹,都希望能从你的那位朋友那里,学到这些不为人知的医学至理!”

   说到这她深深弯下腰去,鞠了一个90度的躬,“还请张先生能够教导我们一二!”

   果然是这个原因!

   张志远什么都明白了……这个世界的人们似乎也没有察觉到微生物的存在,发现烧开水就能减少死亡率对他们而言想必相当震撼,想要知道更多也是理所当然。说到底都怪自己话太多,凭白惹出这么一桩事来。

   当然,张志远并不排斥帮助珍妮一把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治他人本就是值得崇尚的事情。只是他不明白——为什么乐园想要促成这件事情。

   或者说,乐园将这个世界伪装成游戏,不惜大动干戈的将人一批批送到这里,究竟为的是什么?

   钱吗?他实在看不出耶妮圣堂是个宽裕的地方。

   人望?这里的人甚至不知晓乐园的存在。主持人也往往以虚像形式现身,除开玩家以外,其他人根本看不见对方。

   如果这两者都不是,乐园到底在打什么阴谋?

   ……

   「你到底在打什么阴谋?」艾洛蒂在脑海里对着朝阳的虚像皱眉道,「这里都是些可怜人,你难道想从他们身上榨取愿力?他们会死的。」

   「当然不至于。我说过,这是一门长久生意,竭泽而渔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。」朝阳也不回避这个问题,「我签订契约的对象是修女小姐,内容也相当简单,不过收益同样不高就是了。」

   「那你为什么不亲自上?我觉得这事根本不需要棋子吧?不得不说,你躲躲藏藏的样子,真的像极了故事里的恶魔——就是躲在幕后专干坏事的那种。」

   朝阳默默翻了个白眼。

   这家伙根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   别看恶魔擅长各种幻术,还能用愿力“虚空”造物,那都是靠牺牲本体强度换来的!而且这些能力都有难以弥补的缺点,比如制造一个自己的替身看似可以抵挡致命危险,但他控制替身的时候,本体是处于发呆状态的——简单来说他没办法一心两用。而且两者的距离不宜相隔太远,否则本体对周边情况的感知能力将大幅下降。

   至于出现在契约者眼中的虚像,那就真的只是个投影了,除了交谈以外没别的作用。

   愿力造物的问题同样明显,稍微复杂一点的东西光是维持存在就会消耗愿力,以至于他很难大规模使用,譬如说武装出一支部队。而愿力是什么?是他的性命,一旦耗尽那就是立刻扑街,都不带抢救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造物能力自然是能省则省。

   另外,他也没办法凭想象造物。简单来说,他必须先接触过实体并用愿力进行包裹浸润,就好像给物品倒个模一样,之后才能创造出来。这也是朝阳选出国一趟的原因,像是枪械这种敏感品,也只有外面才方便接触。

   当然了,最令朝阳忌惮的还是那些光柱的主人。

   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与对方直接接触的感受,仿佛灵魂都要被冻结,将死的恐惧让身体几乎无法呼吸。

   在这种情况下,把任务交给“玩家”就成了最为稳妥的选择。

   虽然完成契约的效率会降低,但胜在一个安全。

   只是这些道理都关乎到他的底牌,他自然不会跟天使解释太多。

   「躲躲藏藏又怎么样,至少我还活着。如果有人能每天发我一百愿力,那我可以立刻洗手不干,天天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都行,可问题是有吗?」

   「这是你的选择,但我更欣赏有勇气的人。」

   「比如每年在他们的墓碑前献花?」

   艾洛蒂撇过头去,显然是不愿再和他斗嘴。

   此时张志远已经在开始讲解一些基本急救常识,同时还会顺带询问一些耶妮圣堂的情况,显然是想根据他们的实际处境来提供建议。看得出来,他在这方面确实做了不少临时准备,应付一群外行人还算游刃有余。

   俄国人则显得有些不耐烦了,他左逛逛右逛逛,最后终于忍不住朝鸣子等人使了个眼色,随后独自朝圣堂外走去。

   嘴里还嘀咕着“老子花一百万美元进来不是听人讲课的”之类的话语。

   不过大概是顾忌到朝阳之前所说的规则,他把声音压得很低,终归是不想让修女们听到。

   「伱挑选的棋子看来也不怎么样啊。」艾洛蒂的语气里略带一丝嘲笑。

   「事业草创初期嘛,总不可能十全十美。」朝阳则不以为意,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——那时候他愿力即将耗尽,根本来不及慢慢挑选人手,只能逮着海洋之心上的土豪薅了。当时朝阳想的是,至少这帮家伙见过大世面,不至于面对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瑟瑟发抖。万一碰到点意外就哭爹喊娘,那这海盗的故事就编不成了。

   而事实证明,他的大方向没错。

   「你不阻拦他吗?」

   「随他去吧,反正我能通过他的视角监视他的行踪。」朝阳满不在乎道,「万一真闹出什么大冲突,我直接切断他的连接就行。」

   任何事业想要成功,都离不开人才的加持与构筑。

   如今他已初步站稳脚跟,或许也该整顿一下玩家队伍了。

第五十五章 修女的愿景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