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三章 变态犯罪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“怎么样,你们俩看懂这上面写的是啥了吗?”不到五分钟,乔.詹姆便没耐心的问道。

   “说的应该是一桩凶案,”张志远沉吟道,“而且还是连环作案。写这些卷宗的人不光收集了当时的现场情况,还追加了许多五花八门的消息,应该是他到处走访打听来的。”

   可惜的是,以刑侦的标准来看,这些内容过于零散浅显了些,几乎没有太多分析价值。

   这说明记录者并非专业人士。

   “这儿还有一袋照片。”另一旁的周知说道。

   “哦?快给我们看看。”美国人顿时来了劲,毕竟他没有服下翻译豆腐,望着文字记录只能干瞪眼。但照片就不同了,图画内容人人都能分析两句。

   照片很快分派到大家手中。

   那无疑是最初级的胶片相机拍下来的图像,不光只有黑白两色,像素也颇为糟糕。但令人精神一振的是,其内容无疑为犯罪现场,除开惨不忍睹的被害人外,还可以看到少许周边的环境。

   “这人……还真是个变态。”浅原鸣子皱起眉头。

   死者明显不是被杀害时的自然模样——他们不光被开膛破肚,还被凶手有意陈列,手脚身躯被扭曲成古怪的姿态,要做到这点不光得有惊人的力量折断骨骼,还得花大量时间排布现场,这足以说明凶手气焰极其嚣张,放到另一个世界妥妥的是向公安力量挑衅。

   “我看出来了,这家伙绝不是为了钱财或别的东西杀人。”安东尼表示同意,“他完全乐在其中……就好像享受追猎的猎人一样。”

   “所以……游戏的目标是找出他,然后杀了他?”杰森.泰勒边说边看向主持人方向,“我们有什么追踪技能么?比如可以看到独特的脚印,或是问到血腥气味之类——”他忽然愣住,“等下,主持人呢?”

   不知何时,主持人站立的位置已空无一人。

   “隐匿了吧。”周知倒镇定许多,毕竟他玩过的游戏也不少,“他一开始不是说了么,所有线索和内容都记载在书页上,所以接下来怎么行动恐怕全看我们自己,应该不会再有额外提示了。”

   “只靠这些东西锁定凶手?”泰勒摊手,“我能理解游戏需要真实性,可老实说,哪怕乐园直接把凶手的照片放在我们面前,我们也很难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到对应目标吧?”

   这话说的大家一时有些沉默。

   张志远却摇了摇头,“连环凶案之所以连环,是因为各案件中必定存在某种共通因素。而实际上许多连环凶案的破解,都是靠发现这种共同性,从而提前布局将凶手抓获的。换而言之,只要凶手再次犯案,我们就有机会直接逮到他。”

   “共性还不明显吗?”乔.詹姆不以为然,“凶杀、残虐、摆成献祭味十足的模样,这人要不有钱,要不有人。前者可以找性情孤僻的富豪、后者则要找帮派老大,或者能招呼一大批手下的家伙,缩小范围后再一一叫过来问话,同时调取监控查下他们的行踪,也许就能找到点蛛丝马迹。但我们现在能做到哪一项?”

   “看不出来,你对犯罪还有点心得。”张志远冷眼望向他。

   “喂,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?”对方顿显不悦。

   “为何凶手要不有钱,要不有人?”周知不解的问。

   “因为一个人办不到这点。”张志远回过头,假装没有听到乔.詹姆的反问,重新拿起照片。同时他心里也有些警醒,来到完全陌生的游戏世界后,他确实有点心神不宁,差点忽视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,“单纯的杀一个人很容易,一把刀或是一支枪,一个照面的时间就能解决。但要摆成凶案现场的样子,绝不是短时间内实现的事,你们看照片的背景——”

   张志远指向死者背后,“没有一处是荒郊野外。从卷宗的记录来看,六起凶案甚至全发生在市区内,还都是在公共房屋里,目的就是为了白天让更多人看到。加上验尸结果指向凶手是现场犯案,这要求他有能力布置放风与警戒,为自己争取大量安全时间。”

   “所以凶手得花钱雇人,要不干脆自己就有同伙。”浅原鸣子点点头,“……你说得有点道理。”

   “可光凭这点根本不够。”美国人嗤笑一声,“我们根本没有资源进行大规模筛查。”

   “也许不需要筛查也能抓到对方的尾巴。”张志远沉声说。

   “你已经有想法了?”周知迫不及待道,“快说说。”

   “还不能确定,我们得去一趟凶案现场。”

   “啊?”他不由得一愣,“尸检都做完了,凶案现场不可能还一直保留在那里吧?你也看到了,案发地都在公共区域内……”

   “我不需要看死者尸体,只要看一下案发地即可,所以我们也不需要找最后一次凶案的现场,只要是离此地最近的现场就行了。”张志远回答道。

   ……

   离他们最近的现场是一座名为“耶妮”的圣堂。

   找到它的详细位置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,张志远在街上随便问了七八人,其中有六個都为他们指出了具体方向——毫无疑问,这座建筑在当地相当有名。

   “喂,有人在看我们。”周知小声嘀咕说。

   “我也发现了……我们的打扮似乎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。”鸣子点点头。他们虽然换了一副身体,穿的也很朴素,可配上刚才换的武器就完全不一样了。街上的行人虽多,但没有几个像他们这样把长枪利剑明晃晃的背在身后的。

   “如果这些路人都是AI,那我不得不承认它有点东西。”泰勒叹气,“哪个游戏的NPC会特么在意玩家的装扮?”

   “所以我们该把武器收起来吗?”周知问。

   “不,”张志远制止了这种想法,“要是这种行为犯禁,他们早应该采取行动了。既然这些人只是偷看,说明我们的装扮并没有越界,最多只是稀罕罢了。但如果我们当众隐藏武器,反倒可能惹人起疑。所以这种时候保持原样就好,另外可以的话,最好不要拒绝和他人对视,大方一点。”

   说完他主动朝其中窥视的一人望去,目光交错的那一刻,对方露出一丝惧色,微微低下头,错开了与他的对视。

   这种细微表情也是AI能模拟出来的么?

   张志远视线掠过对方,向远方望去——街道歪歪扭扭的朝前延伸,两边房屋不规则的矗立着,这种不协调的布置反倒显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协调感:那是测量技术不达标与马虎工人共同协作下的成果,是基于复杂世界的表现形式。

   脚下也不全是光鲜亮丽的石板路,到处可以看到被马车压坏的砖块、以及路面凹陷形成的水坑。由于大量人流往返于此,泥泞与污物也被带入其中。张志远能感受到鞋底传来的泥泞感,以及街道中无处不在的腐臭味道。

   他渐渐不再怀疑自己的判断。

   这绝非什么虚拟游戏,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。

   尽管他眼前晃动的界面,和那些突然变出来的武器道具同样不可思议,可相比创造一座如此真实的城市,后者明显还是容易实现多了。

   张志远确信一点,对乐园的调查已刻不容缓。

第十三章 变态犯罪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