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五章 以物寄愿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朝阳尝试过回应这些愿力,但他才刚有动作,便感受到了来自另一端的冰冷窥视——那是意识上的侵蚀,而且压倒性的强大。

   哪怕他抽身得更快,全程不到一秒钟,意识还是受到了不小创伤。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里,他感到自己如坠冰库,身体不停颤栗,几乎无法思考任何问题。

   这也让他更深刻的领悟到了此地与原本世界的区别。

   朝阳现在已然明白,光柱直通天际,就意味着祈愿的对象早已确定,唯有那些半途而止的微弱散光,才有他趁机而入的空档——比如辉煌堡城卫军的那名小队长,史东.布莱德利。

   史东的诉求很简单,那就是救治自己的妹妹,无论是钱、药材、医者都行……大概是病急乱求医的缘故,对方并没有选择具体的祈愿对象,换而言之,只要有人能帮他一把,无论是谁他都接受。正是这种态度给了朝阳趁虚而入的机会。

   此人的生魂并不算强大,但对于饥渴已久的他来说绝对是一捧甜美的甘露。

   “好了,该算一算收入与支出了……”朝阳摸出一个本子,自写自画道,“这次契约收取的愿力大概有七百左右……打开边界约一百,一副躯体虚像半天差不多五十,六个就是三百……对了,还有船的花费和筹备所需……”

   如果非要说前阵子快饿死的经历有什么好处的话,那就是在资源极度匮乏之时,朝阳清楚的感受到了自身衰弱的过程,以及被迫学会了一份力量掰成两半用的方法。这使得他可以精确的衡量体内愿力多寡,并用数字标记出来。

   比如他将维系生命一小时所需要的分量定为一后,其余所有消耗都可以根据这个基础值推算出来。

   减去所有开销,本子上最后留下的数字是二百二十一。

   这意味着剩下的愿力还可供他满状态生活九天,比他想象的还少点。

   看到这个结果时朝阳心中的喜悦顿时去了大半。

   “有没有搞错啊,这可是关乎人命的契约,怎么才这么点回馈?”他忍不住嘀咕道,整了这么多活才多续九天的命,难怪恶魔会灭绝!

   一般来说,回馈的愿力多少取决于祈愿者的个体强度,以及契约的具体内容。一旦契约达成,应诺者一方也会受到限制,万一他最后实现不了,还会遭到契约反噬,失去数倍的愿力。

   如果这是份工作,那绝对是狗都不干,可惜他辞不得。

   没办法,只能继续寻找下一個契约对象了——而且必须得快。

   朝阳打算先去城里转一圈碰碰运气。

   ……

   辉煌堡是一座滨海城市,南边和西边都有广阔的滩地,东边则是工业区,整天都冒着浓密的黑烟。除开这些以外,朝阳知道的并不比游戏参与者多多少——毕竟他也是刚到这边没几天,发现异世界这根救命稻草后就立刻筹划起了乐园活动,压根就没有多余时间去了解城市本身,更别提辉煌堡之外的区域了。

   因此每当走上街头时,他都会有全新的感受。

   这里的街道全部由青砖铺成,两旁可以看到隐藏于路面下方的排水暗渠,这说明城市规划中着重考虑到了排水的重要性。在新城区的一些地方,街道上还镶嵌着钢铁轨道,以供有轨列车穿梭其间。

   能看得出来这些载客车辆皆由蒸汽驱动,每次穿过街道时便会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雾云。但奇怪的是,它们并没有硕大的蒸汽机头,停止和启动也相当灵活,与朝阳记忆里的蒸汽火车相差甚远。

   不过街上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还是马车和人。

   无论是运货的马车,还是拉人的车夫,都在人群中交错挪动——这里既无交通规则,行人也不会得到任何特殊照顾。车夫大部分时候都要靠嗓子来提醒挡道的路人,被车厢剐蹭到不过是常事,一切显得那么的混乱,但也充满生机。

   从蒸汽动力广泛运用的情况来看,朝阳判断辉煌堡的技术水平大概与地球18至19世纪相当,不过让他感到费解的是,他始终未能在城中找到任何跟电有关的元素。按照地球的发展史,这个阶段应该已经零星出现电力设施,例如灯泡之类的小玩意才对。

   不光如此,朝阳也尝试过创造一些带电池的小物件,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。

   由于手头愿力不多,他没办法进行更多试验,因此只能将这一疑惑暂时压在心底。

   毕竟把这个世界当做地球是很危险的。

   ——朝阳抬头扫了眼那些光柱,很快又收回视线。

   哪怕是看得稍微久一点,都有可能引来某些存在的注意。

   对于承接这些愿力的源头来说,愿力本身是绝对不容他人染指的禁脔。一旦察觉到有越界行为,以他目前的能力绝对没办法应对。

   这也是朝阳时刻不忘隐藏身份的主要原因。

   ……在街上一逛差不多就是三四小时,不过这回他运气稍微差了点,没能再遇上像史东那样的祈愿者。即使有几个人头上有愿力涌动,可从分量来看基本不值一提。即使不做进一步询问,他也能猜到这些愿望大抵是什么。比如想要发笔横财,又或是讨个老婆之类,这种愿望他就算能够满足,最后算账也必定是入不敷出。

   “先生,先生,您买报吗?”

   忽然有个稍显稚气的声音说道。

   朝阳回过头去,发现一名报童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。他看上去还没成年,个头顶多一米三四,手脚纤细单薄,怀里楼着的报纸却比他的身躯还厚实。

   “先生,这里有每日邮报、先驱报和杰迪兄弟报,您要看看吗?每份只需两分钱。”

   报纸是好东西,可他却没有时间读报。

   至少在目前没有。

   朝阳正打算拒绝报童时,忽然眼角捕捉到了一丝愿力的余光。

   它呈现出淡淡的白色,几乎难以用肉眼察觉,如果不是距离隔得够近,他基本不可能发现这抹光辉的存在。

   别说那种直指向天际的祈愿了,它差不多只有拇指长短,仿佛风中摇曳的烛火,稍不注意就会被风吹灭。

   光来自于报纸右下方的一角。

   以物寄愿?

   朝阳心中微微一动……愿力这东西并不像固定的指示器,谁有需要就挂在谁头顶上。它随着祈愿者的行为与状态起伏变化,例如专心祈祷时的愿力光柱最醒目,而祈求不那么急迫时,光柱也会变得黯淡。同样的,当某个祈愿者怀着极大的渴望制作器具时,也有可能将一部分愿力凝固在物品上。古代相传的那些具有灵魂的宝具,其实并非无的放矢,只不过当制作人辞世后,这些愿力也会变成无源之水,随着时间一点点散去。到他这个时代,也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找到一点点愿力残留的蛛丝马迹了。

第五章 以物寄愿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