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九章 夜幕下的罪行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“不错嘛,还真给你猜对了。”乔.詹姆朝四人点点头,“这剧院里肯定有鬼。”

   “他们都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周知小声问。

   “管它呢,反正不是些好东西。”安东尼从背后取下把复合弩弓,“我已经等了大半天,现在总算能开工了。”

   “等下,你要干什么?”张志远皱眉。

   “还能干什么?”俄国人咧开嘴,眼中闪着冷光,“当然是做掉他们啊。放心,他们死之前是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,这点我有经验。”

   “我看过了。”乔.詹姆补充说,“这群家伙不是什么专业的货色,彼此分得很开,并不能相互照应。而且这里黑得很,外人不容易发现他们,但他们也不容易发现我们。只要处理得当,我们完全能从中打开一个缺口。”

   “那都是人啊!”张志远提醒道——哪怕就是最可恨的罪人,也不应被处以私刑,他作为执法者,天生抵触这种行迹。

   这话一出,其他人顿时看向了他。

   “喂喂,你脑子坏了吗?之前明明挺机灵来着。”乔.詹姆发出一丝冷笑,“这里是乐园,不是我们待的那个现实世界,你所谓的法律在这儿并不适用。”

   “伙计,你真是来享受乐园的吗?”安东尼也附和道,“你种事情你应该在进来前就知道会发生吧?算了,你不动手就在一旁看着,我们几个足以。”

   说罢他弓身摸入漆黑的夜幕之中,手脚轻的完全不像是那个吨位能展现出来的水平。

   乔.詹姆、泰勒和浅原鸣子也跟着离开街巷,一时间隐蔽处只剩下张志远和周知两人。

   “我说……虽然这世界看起来格外逼真,但现实是不可能跳跃时间的,对吧?”周知拍了拍他的背,“我之前也几乎以为它是真的,现在好多了。”

   张志远铁青着脸,一语不发。这些人难道真就没考虑过乐园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么?不……他们并非傻子。刚才那番话里,无论是乔.詹姆也好安东尼也罢,都没有一句提到了游戏,而是用「乐园」取代之。

   没错,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点,也无意去计较它的真假。就算是真实世界,只要法律监管不到他们,他们行事便毫无顾虑。

   就在这短短片刻间,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倒下了。

   由于没有照明,张志远无法清楚的看清全过程,但毫无疑问那是复合弩在发挥作用。安东尼选择的武器是现代制品,无声且致命,小指粗的倒刺弩头哪怕是野猪也能一箭毙命。

   而死者的同伙根本没有察觉到异样。

   “我们也过去吧。”周知提议。

   这里不是祖国,法律管不到他们……张志远在心中重复三遍后,才点点回道,“行。”

   他还有任务在身,如果较真起来,不光救不了失踪记者,自己也会暴露身份。

   靠近剧院东墙后,张志远看到那几人已经简单收拾完现场,墙边的灌木丛中只露出三四只脚,地上还有一些拖拽的血迹。

   安东尼此时表情依旧有些沉醉,仿佛喝高了似的,看到张志远还朝他比了比拳,“你们真是……太亏了。”

   “感觉猎人跟狩猎野兽也没啥区别,对吧?”泰勒轻笑道。

   “或者说,更简单。”他眼中的光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 这家伙越过了界,张志远心中暗想,他也曾在许多罪犯眼中见过同样的神采。

   乔.詹姆的表情则淡定许多,“现在还不是满足的时候,若是有人巡逻的话,很快就能发现他们的防线缺了一块。真正的目标还在剧院内,我们得找条路进去。总不能走大门吧?”

   “你们好厉害……就好像经常干这事一样……”周知咂舌道。

   这话让现场气氛为之一冷。

   最后还是俄国人瞪了他一眼,“小子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?再说了,这帮家伙估计嗑过,就算是邻居家的老奶奶反应都要比他们快。”

   “咳咳,说回正事吧。”泰勒插话道,“正门肯定不行,那里视野开阔,而且也不知道门内有没有人看守。这里临街的窗户挺多,我们走窗口应该是個不错的选择。”

   众人对视一眼,都对此无异议。

   “另外,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,所以我建议将队伍分成两组,我跟乔在明处,安东尼先生、鸣子小姐在暗处,即使遇上敌人,也不至于一下全部暴露。”

   “那我们呢?”周知急忙问。

   “你们连武器都没选,自己伺机而动吧。”泰勒耸肩,“对了,刚才那几个放哨的身上都带着家伙,基本是手斧和匕首之类,质量不太好,你们可以先拿着防身。”

   “呃……好吧。”

   计划一定,大家立刻行动起来。

   窗户是高窗,离地约两米,不过这难不倒众人,搭个人梯就能轻松触及。窗户是被锁着的,但泰勒只用几十秒就用匕首撬开了木栓。借助搭手,大家一个接一个的钻入了室内。

   侧边的房间不大,看布置应该是供客人闲聊或休息用的茶室。而像剧院这种需要大空间的建筑来说,其舞台一般都会布置在中心地带。

   “妈的,这也太黑了。”乔.詹姆一边摸黑一边前进,“我们应该让那两个还有积分的人兑换个火把出来。”

   “算了吧,有了火把伱只是容易看清路,敌人也能更容易看到你。”泰勒忽然停下,“而且我觉得我们已经找到了。”

   乔.詹姆也注意到,走廊尽头的大门下方透出一丝光来。

   现在已接近凌晨,还在忙活的是什么人已经不言而喻。

   泰勒轻敲两下地板,那是前后汇合的信号。

   很快其他四人也来到了门口,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隙,宽敞的戏剧大厅顿时呈现在他们眼前。

   事实上,大厅和他们进入的位置也就隔了一条走廊而已。

   而眼前的一幕令张志远倒吸口凉气,这里不光是罪犯的行凶现场,也是他们的处刑之地——只见舞台上立起三根木柱,每根柱子上都绑着一个人。他们被堵上嘴巴,无论多么惊恐都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,被火光映亮的脸上挂满了绝望,而围着柱子的凶犯则多达九名。

第十九章 夜幕下的罪行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