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九十四章 梦中记忆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丹恩也曾说过,逃出来的矿工把废矿区当做基地,并逐渐壮大到不可忽视的地步,那么记忆里出现矿洞的景象似乎挺正常的。

   然而朝阳注意到,这个地方完全不像被废弃的样子,远处有正在运行的轨道矿车,而稍微近一点则能看到一台台正在喷吐蒸汽的机器引擎。

  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,跟金克夫说着什么。

   记忆里最模糊的往往是人脸,哪怕两人就隔着一步的距离,朝阳也很难看清对方的模样。不过他看到此人胸前挂着一块身份牌,上面不光有名字,还有高天矿业的字样。

   那人走后,新的人又靠近过来。

   朝阳忽然意识到,他们在向金克夫汇报情况!

   金克夫不是什么奴工,也非隐藏在雾区的逃亡者,他是高天矿业公司的人!而且职务还不算低!

   这个意外发现让朝阳感到有些匪夷所思——矿业公司对他的那些手段可不像是对一名管理者能做得出来的。对方既不是身份低贱的矿工,也非从海上掳掠来的海卫人,犯事了开除掉不就行了吗?至于这么对他?

   对合法居民私刑可是严重违反了辉煌堡的律法。

   越过这片记忆方块,朝阳继续向更深的地方前进——一般来说,藏得越深意味着越不堪回首,对金克夫而言,他从公司管理者变成任人折磨的囚徒,这其中的变化一定是痛苦不堪的。但同样的,它也有可能蕴藏着重要的信息。

   新出现的记忆依旧是矿洞深处,不过这里的空间要狭窄许多,周边的墙壁似乎由坚硬的岩石构成,他能看到墙上无数条密实的凿痕。

   显然,公司光是挖到这里就费了许多功夫。

   再往前……是一排人为架立的木墙,边上还立着一块警告牌:「危险!进入前务必计算时间,最多两分三十秒。」

   「超时在五分钟内的,请立刻联系杜厄立学士。」

   「超时五分钟者,——」

   后面的字迹被涂黑了。

   等下,这是在挖啥?朝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,高天矿业公司真的有在专心生产吗?之前还像是在一个天坑矿区,那现在呢?为什么这么狭窄的矿洞还要专门造墙来进行分隔?进入前计算时间又是怎么回事。

   他们不会挖到放射性矿源了吧!?

   就在这时,木门猛地被推开,一队人马从门里鱼贯而出。他们被服装显而易见的分成两类人,一类是矿工,衣着褴褛、骨瘦如柴;令一类是公司监工,全身被皮衣包裹,头上还戴着带探灯与玻璃眼罩的毛毡帽子,可谓“武装”到牙齿。后者脚步匆匆,抬着担架,而前者大部分都躺在担架上,似乎挖矿挖到浑身虚脱一般。

   现场一时有些混乱。

   视角同时在猛烈晃动,左右还多出两個人影,仿佛紧紧夹着金克夫,不让他向前一步。

   他们发生了争吵?

   朝阳凝聚精神,努力想要看清这模糊的记忆片段——是了,有人在对他大声说着什么,情绪十分激动,而金克夫也在与其推搡,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   就在这时,那人不慎撞到了后方穿行的队伍,导致一张担架翻倒在地。

   上面躺着的矿工也咕噜一声滚了下来。

   金克夫仿佛想要上前拉起对方,但当矿工身上的毛毯滑落,露出赤膊上身时,视野猛地静止了!

   朝阳也倒吸了口凉气!

   只见此人满身是汗,而且越靠近手的部位,皮肤就越红。当接近小臂时,他的皮肤上竟布满了无数短须,看着就好像透明的肉芽一般。这种突出体表的肉质结构,医学上一般称之为疣,基本是由病毒引起,但此人的“疣”不光多而且长,到手掌周围时,这些肉须已经长到三四厘米长,而且端头还出现了诡异的分化,使得它看上去不再像芽,而是宛如一只只小手!

   周围的景象都模糊了……

   只有这一只只小手显得格外清晰。

   它们不光能左右摆动,还朝着视角主人的方向不断抓握,仿佛想要攀上金克夫鞋子一般!

   场面顿时大乱!

   显然不是所有人都知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   金克夫也不例外,他连滚带爬的向后逃去,视角几乎一直没有离开地面,直至变得一片漆黑。

   朝阳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手——尽管他知道,在入梦时他并没有身体这个概念。

   毫无疑问,高天矿业公司挖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并且迄今为止都没有消息流传出来过。报社不知道,记者不知道,恐怕连领主也不会知道。

   而他们救下的金克夫,便是为数不多的目击者之一。

   可惜的是,这段记忆已相当陈旧,说明此幕并非近期发生的事情。再往深处看,黑暗几乎已无法穿透,继续逗留潜意识海也没有太多意义。

   朝阳在上浮之前,决定给他的记忆留下一点印记。

   如果不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,很难区分哪些记忆来自于梦境产生,哪些来自于人为印刻。恶魔布下的印记虽无法改变人的意识,却能提供潜意识的引导——就像他诱使史东前往奇妙占卜屋,去寻求一个命中注定的答案一样。

   入梦结束后,他看到金克夫露出痛苦的神情,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,即使双眼紧闭,也逃离不了那段记忆带来的噩梦。

   “结束了?”艾洛蒂从门外探头进来,“我感觉到他的生命力变强了一点。”

   “因为入梦术消耗的是我的愿力,会有一部分融入他的体内。”

   这留存的分量微乎其微,换算一下大概也就三四点左右。

   “你也是用这种方法,偷看了我的记忆。”艾洛蒂双手抱胸,“比起正面说服,恶魔果然还是更喜欢走偏门后路。”

   你的用词很危险啊,天使。

   “因为有些人真的很难被说服,脑袋硬得跟石头一样。”朝阳摊手,“……不是说你。”

   “如果你不补充后面那句,可信度会更高一点。”艾洛蒂看向病床上的男子,“所以你都发现了什么?”

   “挺多的。你自己看吧。”朝阳这部分记忆内容提供给对方——和玩家获取情报的区别在于,他没有额外收费。

   艾洛蒂花费数分钟了解完后露出了讶异之色,“那是什么玩意!?看着就……邪恶无比。”

   “果然伱也这么觉得。”朝阳表示深有同感,“我以前说过这里不是地球,很多东西不能用常识去衡量。总之,金克夫落到现在这地步应该跟此事脱不开关系,他身上藏着不止一个秘密,之后我再试试能不能让他开口。至于高天矿业方面……暂时跟我们关系不大,如果它真能对辉煌堡造成威胁,城卫军一定不会坐视不管。”

   “你就不能把这段记忆也塞进城卫军指挥或者领主的脑子里吗?”

   “没用的,一般人发现脑子里多了一段陌生记忆只会感到恐慌,排斥都来不及,更别提去相信了。所以入梦术也只能用来引导,没办法直接篡改记忆。”朝阳叹了口气,“恶魔的能力终归还是有极限的啊!”

第九十四章 梦中记忆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