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二章 “海盗”

  最快更新异度乐园 !

  十分钟后,浅灰色的海岸线出现在小船的正前方。

   “海滩边似乎有个村子。”周知远眺半晌,“我们不会真的要……杀人吧?”

   “你在说什么胡话,我们可是海盗!”俄国人兴奋的划着桨,“天哪……一个完全拟真的游戏,还可以做我想做的事,同时还不违法!有一点你没说错,伙计,这绝对是世界上最刺激的游戏。”

   “您满意就好。”主持人微微颔首。

   “当然,当然满意!”契科夫咧嘴,“这百万门票简直太值了!”

   周知咽了口唾沫,划桨的动作都僵硬了几分。

   主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放轻松点,只不过是游戏而已。”

   “我知道……但是……”

   “但是当一件事真实到一定程度,虚幻和现实的分界线也就不再明晰,您想说的是这个意思,对吧?”主持人点点头,“我能理解,这也是技术进步带给我们的新思考。不过我同样记得,乐园项目简章中有明确提及,该游戏主打的就是无与伦比的感观体验,适合那些想要寻求未知刺激的游乐者。您点下付款按键,就证明您已经接受了相关条款,和其他参与者一样,是属于追逐刺激的那类人。既然如此,为何现在却又举棋不定?”

   “我……”周知脸色一变,“这不关你的事吧!”

   “确实。您获得了参与资格,接下来要做什么是您的自由。”

   “我早说了,这游戏一定要设个年龄门槛。”詹姆此刻的状态已好了许多,他一边抽烟一边嚷道,“你要是怕的话,待会在一旁看着就行!反正海盗也得有人管后勤哪!”

   周知抓紧桨柄,没有再接话。

   随着离海岸越来越近,众人也看得越发真切。前方确实有一座村庄,规模不大,几十座茅草屋杂乱的坐落在海滩上,房屋边还伫立着各式各样的晒鱼架和捕鱼网,吊在架子上的一排排鱼干俨然是居住者的生计来源。

   不光是他们看到了村子,村民似乎也注意到了这条快速靠近的小船。惊慌肉眼可见的在人群中蔓延,在海边上杀鱼洗网的女性纷纷向村内逃窜,听不懂的惊呼声与叫喊此起彼伏。

   “呵,连语言不通都考虑到了吗?”

   “这样子也好,省得听他们求饶了。”

   “我想再问最后一个问题。”詹姆看向主持人。

   “请说。”

   “万一……我是说万一,我们遭受了重伤,会对现实造成什么影响吗?”他斟酌着用词道,“就像一些电影里演的那样……”

   “精神受创反应到身体上?不,不……完全不会有这种情况。”主持人连连摇头,“请放心,这个游戏是绝对安全的,此处无论发生什么,都跟各位无关,刺激只会短暂停留在浅层记忆中,供各位事后去回味。甚至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险,神经的疼痛阈值已经大幅降低,诸位大可尽情享受这趟旅程。”

   “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”詹姆丢下木浆,拿起一柄包浆长剑,待船只冲进浅滩区的一刻,第一个跳入水中。

   “我们也跟上!”契科夫紧随其后。

   就连浅原鸣子亦毫不犹豫的举着长矛跳下木船,踏着海水奔向岸边。

   周知迟疑的看向主持人,得到的却是一声轻笑,“祝您玩得愉快。”

   “操,不就是个游戏吗!”他跺跺脚,纵身迈入海滩。

   一行人很快冲进村子,此刻村里已然大乱,许多人都在慌不择路的逃跑,其中大部分人是老人和女子,成年男人就没见到几个。

   “他娘的,这也太真实了。”契科夫舔了舔嘴唇。

   “我们该干嘛?”周知忍不住问道。

   “你没听主持人怎么说的?做你想做的任何事。”乔.詹姆红着眼盯着一座茅屋,就在几秒前,他亲眼看到一名身材姣好的女人抱着小孩钻了进去。“我们待会再见。”

   “美国佬真是没趣,好不容易有次这样的机会,居然想的还是玩女人。”契科夫嗤鼻道。

   “你懂个屁,这和平时可不一样。”对方头也不回道。

   “随你吧。”契科夫操起砍刀,目光对准了一名逃跑的村民,“我猜这游戏最后应该会用积分来定胜负?让我来试试看好了。”

   然而不等他动手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忽然从土路一侧传来!

   “什么情况?”俄国人微微一愣。

   话音未落,两匹骏马从茅屋后方冲出,正好迎上了想要找那名女子的乔.詹姆!

   “他妈的――”

   詹姆甚至来不及咒骂一句,便被奔马撞了个正着。

   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,他横滚着飞了出去,落地后口里吐出的全是血块。虽然还没有立刻断气,但从胸口明显凹下去一截的伤势来看,无疑是活不成了。

   ――来者是骑兵。

   和那群衣着褴褛的村民不同,这些人穿着统一的制服,胸口还挂有徽章,无论从气势还是实力上看,都跟杂鱼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   周知尖叫起来!

   “别傻愣着,抓紧武器!”鸣子朝他大喊。

   “这才是真正的挑战吗?不错!”契科夫啐了一口,“光是杀些只会逃跑的野人也确实没意思,还是这种对手值得较量。”

   “喝!”

   另一边浅原鸣子已经冲了上去。

   她速度快得就像一只猎豹!

   新的身体明明只有一米四五左右,但她爆发出来的力量却跟猛兽无异!同时长矛弥补了身形上的不足,当她刺出矛尖时,双方十余米的距离瞬间就被抹平。

   对手仿佛也未料到他们的反击会如此果断,眨眼间便被捅倒一人!

   “好漂亮的身手,”契科夫称赞道,“另一人交给我!”

   “等下,不对!”鸣子却面色一变。

   被捅下马的那人很快又翻身爬了起来,竟像是没有受伤一般。他拔出佩剑扔向鸣子,迫使她收回长矛,由攻转守,将佩剑一杆挑开。

   “他们的衣服下有盔甲!”鸣子大声提醒道。

   “你说什么!?”此时契科夫已和另一名骑兵打成一团,比起动若惊雷的鸣子,他的打斗就明显凌乱许多,纯粹是靠本能挥动武器。交手不过四五下,他已明显落在了下风。

   “小子,快过来帮我一把!”

   然而不等周知有所行动,又有两名骑兵从侧翼杀出,场上局势顿时变得对“海盗众”压倒性的不利。

   更令周知绝望的是,这次围拢过来的骑兵举起了手中的枪。

   没错……他们带着火枪!

第二章 “海盗”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