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1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1 章

   回去的路上, 杨舒开车,姜沛坐在副驾驶没说话, 一直在用手机聊着微信。

   他给秦畅发了条信息:【有空没, 你来机场帮我把车开回家,公司有备用钥匙,在我办公室抽屉, 你自己去拿。】

   秦畅:【?】

   姜沛:【我来给老钱送东西, 结果碰见女朋友了,非让我坐她的车回去】

   秦畅虽是助理, 但也相处好几年了, 关系亲近。

   喂狗粮就算了, 还让他去开车, 他说话也不含糊:【姜Par, 这好像是你的私事, 不算我分内的工作。而且今天是周末,上午我才刚被你喊去公司加过班。(/委屈)】

   姜沛:【明天周一,清泰的那个案子开庭, 等咱们赢了官司, 你能拿不少钱吧?如果因为明天我没有车, 误了开庭时间, 算不算你工作失误?】

   秦畅被他家老大这些谬论给整得有些无语。

   信他个鬼, 还想吓唬他。

   别的不敢保证,秦畅跟着姜沛这么多年, 就没见他在工作上出过差错。

   这么大的案子, 能误了开庭时间?

   绝不可能!

   秦畅倚在家里沙发上刷着电视剧吃着小零食, 悠哉惬意。

   他一番思索,觉得机场太远了, 他还得打车,不划算,准备找个理由搪塞过去。

   反正明天的开庭,打死他也不相信姜Par能耽误。

   姜沛又发消息过来:【别对我太自信,我谈起恋爱来精力不济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】

   秦畅:“……”

   姜沛:【给你报销车费,外加请你吃晚饭】

   随后果断给秦畅转账过去。

   秦畅看见对方发过来的金额,瞳孔星芒一闪,他指腹迅速点了一下,收钱到账。

   跟着他家老大混,就是有肉吃!

   秦畅:【我这就去!!】

   捞起遥控器关了电视,起身拿着外套往外面走。

   ——

   天色黯淡下来,路渐渐有些拥堵,杨舒把车速放缓。

   见姜沛收了手机,她想了想,还是跟他提一句:“你刚刚直白地跟江彻说咱们俩是男女朋友关系,我觉得这个不太好,以后还是尽量避免。”

   姜沛侧目看过来,下颌的线条绷起凌厉的弧度。

   杨舒抽空看他一眼:“先声明,我可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想法才这么说的,并且这事对我没什么影响,我是为你好。”

   她顿了顿,跟他分析,“咱们俩一年以后就分手了,你如果到处跟别人说我们在谈恋爱,会不会传到你父母和姜姜那边且不说,日后他们问起来咱俩怎么样了,也不好回答不是。”

   “有什么不好回答的?”姜沛淡淡收回视线,面无表情,“不用你替我瞎操心。”

   他语气少见的疏离淡漠,与之前的吊儿郎当不同,冷冷的。

   车厢内气氛陡然间凝滞了下来,温度降到冰点。

   杨舒第一次听他这么跟自己说话,还挺不适应。

   她是哪句话戳他肺管子了吗?

   杨舒反思了一下,她陈述事实,并且为他着想,好像是没有得罪他。

   那就是他心情不好。

   刚刚一直用手机在聊微信,估计是别人惹他不高兴了。

   既然不关她的事,那她平白受气就没道理了吧?

   杨舒突然有点委屈:“你凶我干嘛呀?!”

   姜沛神色稍怔,转首朝她看过去。

   女孩把着方向盘,脸色沉沉的,嘴巴微微嘟起着,明显是不太高兴了。

   姜沛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,自己刚刚语气有点过。

   薄唇翕动两下,他妥协:“对不起。”

   杨舒神色稍有缓和,软软开口:“行吧,看在你道歉态度诚恳的份儿上,我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   姜沛望着她瞬间由阴转晴的脸色,脸上的肌肉也疏散下来。

   她这性格,倒是难得的好,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   “累不累,要不要换我开?”姜沛温声问。

   杨舒摇摇头:“不用,马上就到家了,你先休息休息。”

   话音刚落,她陡然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问题。

   什么叫让他“先”休息休息?

   那“后”干什么?

   她脑子里又想起姜沛先前说的“办正事”,顿时有些不太自在,只能暗自祈祷姜沛没有听出她这话的弦外之音来。

   谁知副驾上男人懒散笑了声,意味不明底接话:“即便不休息,一会儿也能满足你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接下来,车厢内一路无话。

   拥堵路段已经驶离,杨舒看着前面宽广的道,一时间加速也不是,不加速也不是。

   姜沛觑她一眼:“墨迹什么呢?后面车都在超你。”

   杨舒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:“我这是正常行驶速度,为了安全考虑,车速不用太快。”

   嘴上这么说着,她还是稍微又给了点油门。

   路灯橙黄的光顺着玻璃窗洒进来,映着女孩白里泛红的脸颊,长而卷翘的睫毛时而翕动两下,在脸上落下些许浅影。

   姜沛侧目注视她良久,她专心开车,不曾发现。

   车子直接开到小区地下车库,杨舒和姜沛两个人下了车。

   长莞的天气越发凉了,到晚上温度更低,只有5℃左右。

   杨舒白天出门时只穿了件外套,有太阳时也不觉得多冷,此刻太阳完全落山,一出车厢便冻得把脖子缩起来,从头到脚都是凉意。

   好在地下车库就有通向单元楼的电梯,她一边搓着手摩擦生热,快跑两步率先过去按电梯进去。

   见姜沛面无表情的进来,跟没事人一样,杨舒不觉打量他的穿着,也没比她厚。

   “你不冷?”

   姜沛按了电梯的关门键:“还好。”

   又看她一眼,半调侃地道,“你要是怕冷,咱们抱一起互相取个暖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好像也不至于到如此程度。

   杨舒把手藏在袖子里,盯着电梯上方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。

   到达楼层,开门进屋,杨舒直接打开了电暖。

   换上拖鞋,她跑沙发处扯过毯子把自己包裹起来,牙齿打颤。

   姜沛好笑地看着她:“又不是零下五度,真有这么冷?”

   “非常冷!”她把身上的毯子越裹越紧,“明天上班我感觉都可以穿羽绒服了。”

   杨舒畏寒,到冬天特别怕冷,以前杨玄耀总是早早的督促她穿棉靴和棉衣。

   有时候她为了好看不愿穿,杨玄耀就在她耳边唠叨得没完没了。

   听得不耐烦了,她就乖乖把厚衣服穿上。

   何家那件事之后,她六年没回过家,和杨玄耀只在微信联系。

   这几年杨玄耀不常找她,偶尔才聊两句。

   但一到冬天,他偶尔也会打几个电话来提醒她穿厚点,别着凉。

   很久没和杨玄耀联系了,上一次的通话还停留在九月份,他说他又结婚了,还说要给她介绍对象,最后聊得不欢而散。

   他总是这样,难得说上两句话,却轻易把父女最后那点情分越推越远。

   也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这些来,杨舒失神了片刻,抬眸见姜沛站在她跟前。

   男人五官利落分明,一双眸子深邃勾着人,灯光下眼瞳里好似点了两盏灯,暖融融的,照得人心里仿佛不那么凉了。

   杨舒静静望着他的眼。

   男人倏尔俯首靠过来,骨节分明的手扣在她的后颈,喉结滚动,唇贴上她的。

   起先触感温凉,吻得深了,又隐隐有些烫。

   杨舒心里空空的,突然就想用力抓住些什么。

   睫毛簌簌颤了几下,主动双臂攀附上他的脖子。

   身上裹着的那件毯子,不觉顺着脚踝滑落在地。

   男人将她打横抱起。

   双脚离地的瞬间,杨舒揪着他的衣领,气息微喘地道:“我想先洗个澡。”

   “好。”他将女孩抱在怀里,鼻尖蹭着她的颈,声音格外沙哑。

   回房间,杨舒先去洗澡,温热水流浇在身上,顷刻间洗去了一天来的疲惫,心里的那点不快也逐渐褪去,整个人舒畅许多。

   等她从浴室出来,姜沛放下随手翻阅的杂志,解着扣子起身过来:“等我。”

   他进浴室洗澡。

   杨舒趁这个空档做了个护肤,然后裹着被子去床上躺着。

   姜沛还没出来。

   她又想起方才男人饱含深意的那句:“等我。”

   也不知道他们俩今晚这是什么发展,不过当初都答应了跟他相处一年,杨舒对那种事并不介意。

   只是这么干等着还挺别扭的,她打算玩一局游戏打发时间。

   游戏刚开始,她还没来得及拿下一血,男人裹着浴袍从里面出来了。

   杨舒有点无语,这也太巧了吧。

   清新的沐浴露沾着水汽,弥漫在空气中淡雅又好闻。

   她抬眸看他一眼,商量的语气问:“我这局打完?是排位。”

   姜沛掀开被子在她旁边坐下,痞气地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继续。

   姜沛观战,杨舒还挺有压力的。

   好在队友之间配合度很高,她们前期便占据绝对优势,这局游戏很快结束。

   杨舒是MVP。

   她正准备看看队友各自的作战数据,手机被一只大手无情抽走。

   下一瞬,她被姜沛扑倒。

   指腹扫过她精致的眉眼,姜沛眸底一片幽深,呢喃着问她:“那夜之后,有没有想过?”

   杨舒愣了下。

   他似乎也没想要回答,直接霸道封上她的唇。

   情到深处,杨舒红着脸想起来问他:“有措施吗?”

   男人身上滚烫,从喉头溢出一个字:“嗯。”

   他从枕下把那东西摸出来,放在她掌心,分开她的五指,与她十指相扣。

   —

   外面夜色越发浓稠,姜沛洗了澡穿上衣服出来,看向床上躺着的杨舒:“我走了。”

   停顿两秒,又解释,“明天法院有个庭审。”

   杨舒躺着不想动弹:“你怎么回去?”

   她声音有些哑,姜沛脑海中掠过刚刚的一些画面。

   “打车。”他说。

   杨舒嗯了声:“那你走的时候,顺便帮我把客厅的灯关掉。”

   这样她就不用出去了。

   姜沛挑了下眉,站在床沿,双手撑在床褥上俯身靠过去。

   杨舒正在随意刷着手机,感觉到一团暗影拢过来,下意识抬眉,对上那双明灭不定的眼眸。

   看着她,男人牵唇笑了声,贴着她耳畔轻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 杨舒脸上表情瞬间僵滞。

   在她发作之前,姜沛直起身来,无声说了句晚安,朝外面走。

   杨舒气得抓起一旁的枕头就冲他背影扔过去。

   他停在门口顺势转身接过来,又给她扔回去:“走了。”

   “咔哒”

   门关上。

   外面窸窸窣窣一阵,隐约传来大门也关上的声音。

   室内剩下自己,杨舒怀里抱着枕头,耳边仍回荡着他刚刚孟浪又轻挑的话:“刚刚哭起来的样子真好看。”

   杨舒从耳根到脸颊,温度一点点灼烧起来。

第 31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