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67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67 章

   领完结婚证, 为了庆祝,两人一起在外面吃的午饭。

   姜沛带她吃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西餐。

   出来时, 杨舒的手机嗡声震动。

   她点开, 收到一条消息:【叮咚,杨舒女士您好,您和姜沛先生的婚姻保障计划现已启动, 祝您和您的先生婚姻美满幸福!您和姜先生的婚姻维持越长久, 越能获得巨大的保险“赔偿”哦,请一直相亲相爱吧!为了感谢您的信任, 本公司会送您一次甜蜜的蜜月旅行, 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。】

   杨舒看得莫名其妙, 把短信举过去跟姜沛吐槽:“现在垃圾广告这么智能?我今天才跟你结婚, 他们就知道了?细思极恐有没有?”

   姜沛瞥了眼短信, 失笑:“什么垃圾广告, 这是真的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说:“我以你的名义,在某国际保险公司旗下,买了份婚姻保险。这是一份保障夫妻关系一直维存下去的保险, 只要我们的婚姻关系不破裂, 等到达金婚阶段, 保险公司会给我们一份巨额赔偿。”

   他长臂揽过她, 在她额头亲了一口, “请让我们接下来,一直相爱下去吧。”

   杨舒第一次听说有这东西, 有点新奇:“听起来好有意思!那金婚的时候, 我们拿着保险金, 要好好庆祝一下。到时候你是不是都是白头发老头子了?”

   姜沛挑眉:“那你是老太太,不正好吗。”

   “不对呀。”杨舒想起什么, “你怎么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以我的名义,买了这份婚姻保险的?”

   姜沛说:“在你哥家里,给你签卖身契那次,你不是签了两份文件。当时我说一式两份,其实你的那份是卖身契,我的那份是给你买了婚姻保险。”

   “……那时候咱俩又没结婚。”

   “所以这不是今天保险计划才启动么。”姜沛望着眼前的女孩,贴着她耳畔轻声道,“不过那个时候,我就想着要跟你结婚了,一辈子不离婚的那种。”

   杨舒心跳微滞,抬眸撞上他炽热的眼眸。

   ―

   下午他们俩都不需要去公司,有大把的相处时间。

   刚到家,姜沛的手机便接二连三地收到电话,不少人给他送结婚祝福,顺便再聊些工作上的事。

   他接电话期间,杨舒把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。

   想到她之前买的毛线,说要织围巾还一直没开工,杨舒跑去卧室把黑色的毛线拿出来,拆开准备好的毛线针。

   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手机找到织围巾的视频教程,放在茶几,开始学习。

   姜沛接完电话从楼上下来,便看到她正十分刻苦地钻研织围巾。

   “学会了吗?”他走过来,在杨舒身边坐下,自然揽过她的细腰。

   杨舒扭动了两下,推搡他:“你别打扰我,还想不想要我的围巾了?”

   姜沛在一旁看她织了拆,拆了再织,倚着靠背懒洋洋地笑:“就你这么下去,我是不是要等夏天才能看到成品?”

   他想了想,接受这个现实,“没事,能赶上明年冬天的时候用,我也算无憾了。”

   杨舒气得把毛线扔在一旁,不织了。

   她推他一把:“你好烦呀!”

   姜沛顺势将人抱住,笑着在她脸颊上亲一下:“逗你玩呢,慢慢来,不着急。”

   捡起地上的毛线,重新梳理好,他塞进杨舒手里,“我陪着你一起学,没准我学会了也能给你织一条。”

   杨舒靠在他怀里,心情平复下来:“那你好好学,学会给我织红色的,很鲜艳很有朝气的那种,大雪天肯定特好看。”

   姜沛拥着她,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:“好。”

   杨舒慢慢掌握了一点技巧,眉眼舒展开:“我还是有天赋的,你知道这个编制方法叫什么吗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杨舒回头,冲他灿然一笑:“网上说是情人扣,名字是不是很好听。”

   姜沛立马想起别的:“那你给江彻也织这个?”

   “不是啊。”杨舒低着头继续手上的动作,“给我哥那条,我打算织鱼骨针,那个针法也好看。”

   姜沛从后面搂着她的腰,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头:“这才对,情人扣就应该属于我一个人。”

   杨舒红着脸推他:“你别闹,我好不容易起针起好了。”

   杨舒看着视频慢慢学,姜沛始终陪着她,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就过去了。

   姜沛去把客厅的灯打开,明媚的光线洒在客厅,映着她白里泛红的一张俏脸。

   姜沛接了水递过来:“休息一下,总低着头脖子不疼?”

   杨舒接过来喝两口,放在茶几上,活络一下发酸的脖子:“感觉是有点累。”

   姜沛想了想:“不然带你运动一下?”

   杨舒有点犹豫:“外面在下雪,而且都快吃晚饭了,这时候去健身房吗?”

   姜沛弯腰,将她从沙发上打横抱起:“我说的是床上运动。”

   他微垂着头,灯光勾出他清隽好看的脸廓,“领证这样的好日子,不得庆祝一下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婚礼定在了来年春天,春暖花开的时节,最适合办喜事。

   临近年关那段时间,梁雯和姜禀怀开始忙着筹备婚礼,而杨舒和姜沛的工作也都格外忙碌,几乎没多少休息时间。

   元旦假期结束没多久,杨舒因为工作原因,出差去了安芩。

   在安芩那几天,杨舒一直住在江彻那边,江彻专门派了司机接送她上下班。

   给江彻织的围巾还没最后完工,这天杨舒收工回来的早,江彻还没从公司回来。

   杨舒跟吴姨打声招呼后,便上楼回了房间,决定把那条围巾最后的一段织完。

   期间姜沛打视频电话过来,杨舒把手机摆在一边对准自己,跟他聊天时顺便低头织着围巾。

   送给姜沛的那条已经织好了,面对第二条,她手法上越来越熟练。

   视频里的姜沛托腮看着她:“其实安芩的冬天没那么冷,这条围巾将来送给你哥也浪费了,还不如也送给我。我还不知道白色围巾围起来是什么样,不过应该也很好看。”

   杨舒嗔他一眼:“你都已经有了,怎么还要?安芩的冬天虽说不冷,但我哥经常出差,总会有冷的时候,更何况安芩偶尔也还是会下雪的。”

   姜沛笑:“我这不是看你织的越来越好,想统统据为己有,舍不得送人。”

   他现在脸皮越来越厚,说起肉麻的话来都不带消停的。

   杨舒不好意思道:“明天就回长莞了,我要赶紧织完围巾送给我哥,先挂了。”

   “嗯,明天我去机场接你。”

   两人挂了视频电话,杨舒继续把最后一段织好。

   看着成品,针脚挺细致,她自己很满意。

   这时,外面敲门声响:“言悦,在屋里吗?”

   是江彻的声音。

   “我在。”杨舒迅速把围巾背在身后,从落地窗前的休闲沙发上起身,“哥,你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
   门咔哒一声,江彻从外面进来。

   他明显刚从公司回来,穿着剪裁得体的商务西装,斯文温润,看过来时面上带着往日的柔和:“在屋里干嘛呢,吴姨已经做好晚饭了。”

   “这就下去。”

   江彻瞥一眼她背在身后的双手:“藏什么呢?”

   杨舒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刚织好的围巾递过去:“快过年了,就当是提前送你的新年礼物吧。”

   江彻看着她递过来的围巾,愕然片刻,瞥见沙发上放着的毛线针,猜到是她自己编织的,有些受宠若惊:“送我的?”

   杨舒点头:“试试合不合适。”

   她上前把围巾在江彻脖子跟前比了比,颜色和气质是挺符合他的,就是跟这一身的西装不搭。

   江彻笑着接过来:“回头换件衣服再试,我刚好也有东西要送给你,跟我来。”

   杨舒狐疑了一下,跟这江彻去了书房。

   江彻拉开办公桌前的抽屉,取出一份文件给她:“把这个签了。”

   杨舒一眼看到表头的“股份转让协议”,下意识拒绝:“我不要。”

   江彻拥有的一切都来自江家,杨舒和江家没有任何关系,怎么能要江家的股份?

   江彻猜到她心里的想法,说道:“这是一家专做旗袍、汉服的公司,我三年前创立的,不是江氏的产业。妈以前做旗袍很好看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创立自己的品牌,当初妈把我送来江家时,把她多年的设计心得也给了我,这个公司算是帮她实现愿望。”

   杨舒缓缓拿起那份文件,看到上面的公司名字,锦衣芳华。

   言锦,是母亲的名字。

   杨舒好像又想起了幼时那些模模糊糊的记忆。

   母亲总是给她做一件件漂亮的小旗袍,后来母亲病了,再也做不了旗袍,总是一个人落寞地盯着衣架上的一件件衣服失神。

   江彻把笔给她:“你和姜沛要办婚礼了,哥哥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合适,锦衣芳华这两年发展很好,就把这个给你做嫁妆吧,你便当作是母亲在陪着你。”

   杨舒眼眶有些湿润,心底有说不出的感动。

   她低着头,眼睫颤了颤,上面沾着点潮气:“我就只会拍照,不懂打理公司的,你把这家公司给我不就毁了吗?”

   “那以后你拿股份,还是我来打理运作。”

   杨舒红着眼抬头:“这样你就等于白白给我打工,还没工资,不就亏了么?”

   江彻被她的话搞得哭笑不得:“当哥哥的,一般不都得吃点亏吗?好了,赶紧把字签了,吴姨还等着咱们下去吃饭呢。”

   杨舒握着笔,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第二天回长莞,是江彻亲自送她去的机场。

   那天温度不算冷,他穿了件休闲的大衣,系上了杨舒给他编制的那条白色围巾,看起来更加温润如玉。

   到机场,杨舒依依不舍跟他道别,老生常谈地让他多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,早点给她娶个嫂子。

   杨舒下午抵达的机场,刚出来便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姜沛。

   他穿着皮风衣,站在人群里个头很高,硬朗帅气的五官格外出众。

   杨舒挥挥手,拉着行李箱朝他跑过去。

   姜沛含笑迎上来,接过她的行李箱,顺势抱住她:“工作累不累?”

   “还好。”

   姜沛牵着她的手去车库,杨舒一路上跟他讲着在安芩的事,还有江彻让她签的那份合同。

   到车库,姜沛帮她打开副驾的车门:“你哥嫁妆准备的这么丰厚,是在跟我施压啊,看来聘礼上面我得再加点,不能被他比下去。”

   杨舒坐在副驾,系上安全带,朝驾驶位的姜沛看过去,眨巴着眼睛:“反正聘礼和嫁妆最后都是我一个人的,你要是想多加点,我其实没有意见。”

第 67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