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45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45 章

   挂断电话, 江彻倚着靠背,心情很快平静下来。

   他经常处于等待结果的状态里, 久而久之, 也就没那么急躁了。

   外面叩门声响,秘书从外面进来:“江总,那个姓何的又来了, 非要让您看看他的项目。”

   每天要见他的人太多, 江彻一时记不起是哪个,问秘书。

   秘书道:“就是隔壁市那个做食品起家的小企业, 几年前咱们集团想要收购, 对方不愿意。前段时间网上曝出他家市面上一款很火爆的零食金属含量超标, 在网上掀起挺大的风浪, 从此一蹶不振, 如今说是研发出了新品, 找您帮忙度过危机的。对了,那人是何冬叙,何氏的总经理, 年前刚从美国回来的高材生。”

   江彻对这事有些印象, 默了会儿, 他开口:“几年前集团要收购他们是老爷子的决策, 既然当时没成, 如今咱们跟何氏也就没什么关系了。濒临倒闭的公司多了,我又不是做慈善的, 帮一个没有发展前景的小公司度什么危机?让他走吧。”

   他在一份文件上签字, 又对秘书道, “我明天去欧洲出差,应该要待挺久, 新品医药研发的项目要启动了,关乎分公司的上市,你留下来盯紧点,不相关的人以后不用来问我。”

   “好的,江总。”

   ――

   入了夏,八九月的天气,温度一天天往上升,白昼也明显更长了。

   晚上八点钟,外面的天色才刚刚黯淡下来。

   姜沛有阵子没来迷途酒吧了,今晚难得过来。

   申子俞亲自给他拿了酒,陪他喝两杯:“沛哥最近忙什么呢,成天不见人影?”

   “他能忙什么,除了工作就是谈恋爱呗。”

   申子俞闻声望过去,便看到尹遂从远处过来,酒吧头顶的灯光映着那张深邃的脸。

   男人走上前,径自坐在了申子俞旁边的位置。

   看到水晶几上的酒,尹遂挑眉:“申老板今晚挺大方,给上好酒,看来我到的挺是时候。”

   申子俞惊奇道:“你们两个大忙人,如果不是提前约好,很少能在我这儿碰见的,今晚这么有缘?”

   尹遂给自己倒了杯酒,晃晃酒杯,抿上一口,才不慌不忙道:“成一家人了,我和大舅子总会有那么一点心有灵犀,不奇怪。”

   姜沛懒懒掀起眼皮看他:“你和姜吟怎么回事?”

   上回尹遂去家里看望他父母,梁雯心血来潮,就让他安排尹遂和姜吟相个亲。

   他为了应付梁雯,随便安排尹遂和姜吟见了一面。

   没想到相完亲回家,他俩居然说要结婚。

   然后十分干脆利落地先把证给领了。

   姜沛都没发现,自己原来还有当红娘的天赋。

   不过闪婚也不是这么个闪法吧?

   尹遂喝着酒,神色坦然:“这不是相亲最好的结果吗,缘分这种事,说不好。”

   姜沛嗤笑一声:“最好是你说的这样,反正一经售出,概不退货,我这儿还消停了呢。以后她再买东西让他找你要钱,我穷着呢。”

   尹遂勾唇:“我给我老婆花钱自然没关系,但是身为哥哥该给妹妹花的钱,你还是要花的。”

   酒吧工作人员过来喊申子俞,好像是有什么事。

   申子俞拍拍两人的肩,起身过去先忙。

   尹遂和姜沛仍在卡座坐着,这里僻静,舞池那边音乐声也没那么聒噪。

   看姜沛情绪不高,尹遂抬眸望过去:“什么事能让姜par这么愁,说来听听?”

   姜沛喝着酒没吭声。

   尹遂审视他片刻:“在想你这场恋爱有效期一过,最后该怎么收场?”

   姜沛端着酒杯的动作微滞,看向他。

   他和杨舒的事,有次喝酒跟尹遂聊起来,就说了。

   姜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淡淡道:“有什么可收场的,反正分不了。”

   尹遂笑着举了举酒杯:“行,有这股自信就是好事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晚上从酒吧出来后,姜沛把车留在迷途酒吧门口,自己打车去了落心小区。

   彼此工作都忙,晚上又不住一起,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。

   姜沛过去的时候,客厅灯亮着没人。

   他径自走向卧室,推门进去,恰好杨舒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。

   听到动静她吓了一跳。

   看到是姜沛,她松了口气。

   抚了抚心口,她皱眉嗔道:“你怎么每次来都不提前打招呼,吓我一跳。”

   姜沛站在她跟前,缓缓垂眸:“我来看我女朋友,还得提前打招呼?”

   杨舒笑了下,勾住他脖子:“你是来看我的,还是来睡我的?”

   他们俩之间的交流太少,好像除了那方面,还真就没怎么好好聊过天。

   姜沛抱住她,指腹扫过她额前一缕湿潮的碎发:“今晚我们说说话,不做别的。”

   杨舒一怔,拒绝:“那还是算了,我可不想跟律师谈心。”

   她踮脚凑过来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用很轻的声音道,“还是办正事吧。”

   姜沛简直拿她没办法,沉着脸,把她抱去床上。

   杨舒觉得今晚的姜沛格外粗鲁,简直兽性大发,到最后她骨头都快散架了。

   最近工作挺忙的,又经历这样一番折腾,杨舒躺着不想动:“算了,不洗澡了,我想睡觉。”

   她说话时嗓子有些哑,还有鼻音,是刚刚哭太久的缘故。

   姜沛把人拉起来,抱她去浴室。

   洗过出来,他道:“今晚喝酒了,我住你这儿。”

   杨舒愣神两秒,最后没拒绝。

   他看着她的表情,再一次试探她的底线:“不想分被子。”

   在杨舒迟疑的间隙,姜沛直接掀开被子躺进去,关掉灯,抱住她,“睡吧。”

   室内的光线暗下来,杨舒鼻端嗅着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。

   张了张口,什么也没说。

   “最近很忙?”姜沛主动跟她说话。

   自从前阵子她从安芩出差回来,好像更忙碌了。

   杨舒点点头:“工作室在发展期,摄影师人手不够。最近招了一个进来,大学刚毕业,还是实习期呢,也分担不了太多压力。”

   “我看姜吟也没你那么忙。”

   姜吟领证后,忙着跟那个协议老公培养感情呢,她就主动帮她分担了一些。

   姜吟和尹遂是协议结婚这事,姜沛不知道,杨舒也没提,随口道:“她也忙的,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   姜沛下巴蹭着她的发顶:“工作要量力而行,别那么拼,你最近瘦了很多。”

   “有吗?”杨舒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脸,她自己没太注意。

   姜沛凑在她耳边,声音缱绻道:“怎么没有,胸都小了。”

   杨舒脸蹭地有些热,伸手推他。

   “逗你呢。”姜沛懒懒笑了声,顺势将人抱住,“睡吧,我明天要上法庭。”

   杨舒枕在他的臂弯里,犹豫了一下,主动搂住他的腰,把脸埋在他胸前。

   确实很困很累,她打了个哈欠,闭上眼沉沉睡去。

   黑暗中,姜沛依旧睁着眼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 听到女孩平稳轻浅的呼吸声传来,他揽过她,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   ――

   第二天杨舒醒来时,身边已经没了姜沛的身影。

   他说今天要开庭,应该是已经走了。

   杨舒在床上躺了会儿,脑子里想起昨晚的事。

   姜沛留下来,她没有拒绝,甚至跟他聊起天来,还互相抱着睡了一晚。

   她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

   最近心和身体,越来越不受大脑控制。

   他们俩没剩多少时间,她不能再这么陷进去了。

   旁边手机铃声响,她看一眼,是房东打来的。

   点绿色的按钮接听,刚放到耳边:“万师傅,有什么事吗?”

   房东说这房子租到九月底,就不打算出租了,提前跟她打声招呼。

   这房子地段好,他打算重新装修,给儿子做婚房。

   挂断手机,杨舒盯着头顶的天花板,长长吐了口浊气。

   九月还真是灾难,又要分手,又要无家可归。

   点开租房软件,在上面浏览了一遍。

   也没找到比较满意的,她暂且将这事放放,起来洗漱。

   ――

   最近一部古装剧即将开拍,需要拍摄定妆照。

   工作量大,这个工作她和姜吟一起来完成。

   这天姜吟身体有些不舒服,在家休息,只杨舒带着团队在横店。

   暑期来临,天气越来越热了。

   中午休息时间,大家都去吃饭,杨舒吃得快,独自一人在横店随意走走。

   横店里有个小花园,有假山和荷花池。

   太阳很晒,树上蝉鸣阵阵,杨舒手里拿了个迷你小风扇,但依然挡不住迎面而来的热浪。

   下午还有工作,她正准备回休息室歇会儿,前方隐约听到争执声。

   声音离她不远,她狐疑地走过去。

   大太阳底下,一个女孩戴着遮阳帽,紧紧拽着导演的手臂哭求。

   旁边有几个群演在看热闹。

   杨舒起初以为是在拍戏,但看周围没有摄像机,才发觉不是戏。

   导演不耐烦地把女孩推开:“把你角色换掉什么原因你自己不知道吗?你现在来这儿找我哭有什么用?”

   女孩被推得趔趄了一下,头上遮阳帽掉在地上,杨舒看清了对方的脸,是严乐彤。

   看热闹的人挺多,旁边有人议论纷纷。

   “严乐彤也就是个小网红,长得一般,靠会化妆才有了点热度。她以为自己这样就能演戏做明星了,如今翻车的可真快。”

   “之前好像定了个女六号给她,后来到底为什么换掉?”

   “这么大事你不知道吗?她未婚夫家是开食品公司的,前段时间被曝出安全方面出了问题,她还直播帮忙带新货,被骂惨了。”

   “那她对他未婚夫还挺好的。”

   “也不好说,我听说她能拿下女六号,靠的是潜规则,她未婚夫早就头顶长草了。”

   导演已经走了,严乐彤擦掉眼泪,捡起地上的遮阳帽。

   听到这边的议论声,她扭头看过来。

   八卦的人群不想惹事,被她一盯,立马各自散开。

   杨舒跟她的视线对上,又淡淡移开,转身便要走。

   严乐彤上前拦住她的路:“你不是打小就自命清高吗,现在躲在暗地里看别人笑话,有意思吗?”

   她脸上泪痕未干,妆容哭花了,看起来像个跳梁小丑。

   杨舒平静望着她:“你现在不就在主动跟我表演什么叫笑话吗,送上门的为什么不看?”

   严乐彤气得面红耳赤,伸手就要给杨舒一个耳光。

   杨舒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甩向一边,严乐彤踉跄着,后退两步才重新站稳。

   这里太晒,杨舒没心思在这儿跟她聊天,正要走,看到前面一个男人大步而来。

   他显然是找严乐彤的,却在目光看到杨舒时,步子顿住。

   随后男人更加急切了些,朝这边跑过来。

   望着杨舒,他眼底闪过一抹难以抑制的激动:“小舒,好久不见。”

   杨舒看都没看他,径直往前走。

   下一瞬,她的手腕被他攥住。

   杨舒拧眉,脸色淡下来。

   看向何冬叙时,她比看到严乐彤更加感到厌恶。

   何冬叙迎上她眼底的冷漠,指尖力道不觉松了些,最后放开她,有些无措和自责: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问问,你这几年过得好吗?”

   杨舒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说,直接离开。

   何冬叙定定在原地站着,始终望着那道背影。

   旁边严乐彤嗤笑:“从你回国就时不时看她微博,手机里全是她的照片,如今人倒是见了,怎么样呢,她看都懒得看你。”

   何冬叙侧目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她会这么恨我吗?”

   严乐彤愣了下,旋即似听到什么笑话一样,讥诮地勾唇:“你少给自己撇清责任,当初是你自己堵着她告白,结果被你妈发现的。我替你作证说是她勾引的你,你当时也没否认啊。”

   “你妈当年疯了一样对她又打又骂的时候,你就在旁边看着,我也没见你像个男人一样维护她半句,现在扯什么情深似海?”

   “你怕你妈,自己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却把错推到她头上,把她害那么惨,你以为你和她还有可能吗?她以前有多依赖你,如今就有多厌恶你。”

   严乐彤的话一字字诛在心上,何冬叙面色白了一瞬。

   他怔怔望着杨舒消失的方向,想起当年的一幕幕,心底升起一丝钝痛,悔不当初。

   严乐彤缓缓走上前,抓住他的手,声音缓和下来:“冬叙哥,杨舒从来就没喜欢过你,她以前把你当成哥哥,如今看都不愿看你,只有我才是一直愿意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。”

   何冬叙推开她的手:“我过来只是跟你说一声,直播带货的事是我妈让你做的,不是我的意思,给你造成损失我很抱歉,但我不是你未婚夫,这门婚事我从未答应。我妈说你进演艺圈是想帮我,如果真是这样,你不必再做这些,我回报不了你什么。”

   “严乐彤,当年我就说过,我只喜欢杨舒。我畏惧我妈的强势和霸道,懦弱又自私,当年我伤害她很多,也从来没有保护过她,但我心里除了她没有别人。”

   他没再看严乐彤,转身离开。

   ―

   姜吟下午过来横店,拍摄还未开始,造型师在给演员做造型。

   杨舒一个人在影棚的角落里坐着,整个人呆呆的,思绪有些飘远。

   姜吟走过去,拍拍杨舒的肩膀:“怎么了,魂不守舍的?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?”

   杨舒闻声抬头,笑了下:“没有,就想些事情。”

   她看向姜吟,“你怎么来了,不是说身体不舒服,说了让你今天不用来。”

   姜吟叹道:“虽然我现在忙着攻略我老公,但是我也不能不管你呀,这个工作量还是很大的,我得帮你一起分担。”

   自从姜吟和尹遂领证后,姜吟看着尹遂那张脸起了心思,现在不想离婚了。

   她每天绞着脑汁勾她老公,时不时还跟杨舒分享进展。

   杨舒笑问:“进展如何了?”

   姜吟摆摆手,很不谦虚地道:“小意思,不在话下。”

   下午工作时,杨舒有些不在状态,脸色也很差。

   姜吟以为她是中暑了,让她先回去休息。

   杨舒确实心情不佳,早早收工从横店出来,一路踩着油门回到住处。

   进家里关上门的那一刻,她才觉得自己整个人喘了口气。

   脑子里闪过一些不愿记起的画面,她去冰箱里拿了瓶酒。

   ――――――

   入了九月,气温比八月比稍微降了一点,但中午的时候仍是暴晒。

   月底要搬家,杨舒除了工作之余,时不时抽空浏览网上的房子。

   这天周末,尹遂和姜吟回C大吃饭,梁雯让捎上杨舒一起过来。

   杨舒不好推辞,跟着去了,姜沛也在。

   中午梁雯做了好多菜,格外丰盛。

   饭桌上杨舒手机铃响,房东催促她尽快搬家。

   上次明明说的是九月底,今天才刚九月中,居然又催了,杨舒新的房子还没着落呢。

   姜吟道:“你找什么房子啊,也不跟我说一声,我那套现在不是一直空着吗,我还嫌太久没人气发霉呢,你搬那里住。”

   姜吟的新房买完装修好,她只住了半年,就跟尹遂领了证。

   如今她住在尹遂那,房子空了挺久没人住。

   梁雯也跟着道:“是啊,吟吟的房子一直没人住,舒舒就别折腾了,搬去那里现成的。”

   杨舒抿唇想了下,冲姜吟笑:“那也行,回头我按市场价付租金。”

   姜吟根本就不愿意收租金,怕杨舒不乐意,索性道:“给你姐妹价,打五折。”

   杨舒神情稍怔,觉得不合适。

   她正要开口,姜吟抢先道:“就当你给我看房子了,你要是感谢我,记得工作上替我多分担一点!”

   杨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借花献佛,给她夹了个鸡腿,笑着接话:“分担工作那肯定是没问题。”

   饭后他们四个年轻人帮忙收拾碗筷,原本梁雯不让,但看他们热情,也就没推辞。

   只是洗着洗着,尹遂和姜吟不见了人影,厨房剩下杨舒和姜沛。

   杨舒拿了干毛巾,帮他把洗好的盘子擦干水。

   姜沛垂眸倏而问了一句:“找房子的事,怎么没跟我说过?”

   他晚上去找她,就从来没听她提起过一次。

   杨舒道:“当时房东说是月底,我想着没那么急,就自己找找看。”

   姜沛看向她:“别去姜吟那了,住我那。”

   顿了顿,他又补充,“你不想跟我住,我就把主卧让给你。”

   杨舒想了想,觉得这肯定不行,她和姜沛马上就要没关系了,住他那里将来怎么收场?

   她道:“我都和姜姜说好了,还是就这样吧,她房子空着我还能去添点人气。”

   两人洗过碗从厨房出来,尹遂和姜吟在阳台站着说话,姜禀怀和梁雯在客厅。

   梁雯看到杨舒,又瞧瞧旁边的姜沛,笑着招手:“舒舒快过来坐会儿。”

   杨舒走过去,被梁雯拉坐在旁边。

   姜沛去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,身子没骨头地往后倚。

   姜吟从阳台过来,说道:“舒舒,反正你最近就要搬家,今天刚好我和尹遂也没事,要不然咱们今天下午就去帮你把东西搬到我那吧?”

   大家一合计,觉得可行,准备说干就干。

   临走时,姜吟看到姜沛大喇喇在沙发上倚着,一动不动。

   她道:“哥,我和我老公去帮杨舒搬家,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坐着?”

   杨舒望过去,和姜沛看过来的视线对上。

   他大概因为她拒绝搬去他那,不太满意。

   梁雯忽然也开了口,喊姜沛跟着一起去。

   姜沛这才收了手机,四个人一起出门。

   等电梯时,尹遂和姜吟在说话,姜沛扯了扯杨舒的衣袖,小声道:“真不考虑住我那?”

   杨舒抿了下唇,没说话,算是无声的拒绝。

   姜沛也没强求:“行吧,那我到时候去姜吟那找你,我有她的备用钥匙。”

   杨舒愣神两秒,抬头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眸。

   电梯门开了,四个人一起走进去。

   姜吟想着杨舒一直没买房的打算,忍不住好奇地问她:“你为什么不在长莞买房啊?”

   其实上次凌姐说过之后,杨舒有犹豫过,但还是没下定决心。

   杨舒余光扫了眼姜沛,实话实说:“我没想过要在长莞定居,也许什么时候就走了。”

   姜沛身形蓦地僵了下,微垂的眼睑掀起,肃然盯着杨舒那张脸,下颌的线条一点点绷紧。

   尹遂朝姜沛看了眼,电梯门开后,他牵着姜吟的手率先往前面走,把他们两个留后面。

   单元楼下,尹遂拉着姜吟上车,直接驱车便走。

   姜吟着急地看过去:“你先等着,咱们是去给舒舒搬家,舒舒还没坐呢。”

   “你哥不是开车了。”尹遂把着方向盘没停。

   姜吟一时有些无语:“你怎么能让杨舒坐我哥的车呢,他俩没有很熟,我哥又爱冷着脸,杨舒万一不自在怎么办?”

   尹遂笑笑:“你就当我想单独跟你一辆车,让她委屈一下坐你哥那边吧。”

   姜吟脸颊微热,偷偷侧目看他一眼,没再吭声。

   尹遂和姜吟跑的太快,杨舒完全没缓过神,反应过来时,已经只剩下她和姜沛了。

   姜沛在车边倚着,帮她打开副驾:“愣着干嘛,过来。”

   杨舒只能默默走过去。

   要坐进去时,姜沛忽然按住她:“为什么不想在长莞定居?这里哪不好了,你还在这儿上的大学。”

   杨舒背抵着车身,愣神两秒,抬眸看他一眼,笑笑:“挺好的啊,但为什么觉得好就非得定居?我无牵无挂,当然来去自由。”

   姜沛沉着脸,没再理她。

   这话她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。

   她在告诉他,她没有动心,九月二十一号之后,他们就没有关系了,她是自由的。

   “沛哥,姜姜和她老公已经走了,咱们也走吧。”杨舒坐进去,系上安全带,面上看起来平静无波。

   姜沛盯着她看了须臾,把门关上,绕至驾驶位坐进来。

   一路上,车厢内安静得出奇,两人谁都没说话。

   ―

   杨舒这几天一边找房子,行李也大部分都打包好了。

   到家后,姜沛和尹遂、姜吟他们把东西往下搬,杨舒在卧室收拾东西。

   她把衣帽间里的衣服一件件叠起来,装进行李箱。

   又去床边收拾床褥。

   卧室的门打开又关上,杨舒回头,发现是姜沛一个人进来了。

   她心虚地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,轻声道:“尹遂和姜吟在外面呢,你怎么进来了?”

   她和姜沛一年的期限马上就结束了,这个节骨眼如果让姜吟知道,杨舒根本不知该如何交代。

   姜沛淡着一张脸,根本不管这些。

   他一步步朝她逼近,垂眸望着她,最后不由分说吻上她的唇。

   这个吻来得莫名,情感却又格外浓烈,强势而粗狂。

   杨舒急得伸手推他,手腕却被他禁锢住,舌撬开齿关,霸道深吻。

   杨舒没办法了,渐渐放弃挣扎,任由他索取。

   隔了好久,姜沛喘息着放开她的唇,漆黑的眼眸深深望着她:“杨舒,我不想分手了。”

   杨舒身形僵在那,愣愣看着他,一时有些惊诧到。

   “我一直在犹豫,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你说这些话合适,我怕你逃避,怕你拒绝。”

   他抚着她的脸,声音低哑,“可距离分手的日子越来越近,有些事该来总是要来,既然这样,那就今天面对吧。”

   他把呆愣住的女孩抱在怀里,在她耳边继续道:“我动心了,我可以学狗叫,可以接受一切惩罚,我们不分手了行吗?”

   杨舒怔懵地被他抱着,脑子正有些空白,卧室门忽而被人打开。

   两人齐齐看过去,姜吟手握着门把手,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僵在那。

   两秒后,她支吾着说一句:“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   然后“咣当”又把门关上了。

第 45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