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5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5 章

   不知过了多久,烟花早已结束,那个吻还在继续。

   激情的深吻过后,杨舒的唇又红又胀,麻木得仿佛没了知觉。

   他以这个吻,这场烟花,结束了两个人今天的关系。

   回民宿的路上,车内一直很安静。

   先前的暧昧早已消散,取而代之的,是说不出的陌生与疏离感。

   这微妙的气氛转变,在提醒着两个人,欢乐谷之旅已经结束,他们彼此间没有关系了。

   杨舒抿了下唇,觉得自己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 钱二铭这个人对她太有吸引力,这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   明天给他拍完照,她就走。

   希望以后别再有交集了。

   她很不喜欢这种有点失控的发展。

   两人下午吃的饭,这个点也不饿,直接一路开到民宿。

   车停进院子。

   杨舒解开安全带,下车前还是提醒了他一句:“你答应明天让我拍照的,别反悔哦。”

   姜沛看她一眼,似乎笑了声:“你怎么那么想拍我,这算是承认我这张脸很符合你的口味?”

   他又是那副狂傲自恋,痞里痞气的模样。

   为了能拍到照片,杨舒不跟他争论:“脸是不错,但主要还是需要跟我这样的优秀摄影师配合,才能拍出好作品。所以,明天记得好好配合。”

   姜沛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。

   两人从车上下来,老板听见动静从屋里出来,笑着跟两人打招呼:“呦,你俩出去玩这一天可够久的,怎么样?”

   “还不错。”杨舒甜甜一笑,率先上了楼。

   ――

   今天确实玩得很尽兴,杨舒回房间后洗了个热水澡,消除掉身上的疲倦感,换了条湖绿色的修身连衣裙。

   头发吹得半干,她从房里出来到院子里吹了会儿风。

   “钱二铭”自从回房间后便一直没有再出来过,不知道是不是休息了。

   杨舒之前经常自己一个人去游乐场玩,倒是很少有像今天这么畅快的。

   不得不承认,这里面有“钱二铭”的功劳在里面。

   她还记得蹦极的时候,他分明满脸都写着抗拒,最后还是陪她一起了。

   实在是把身为男朋友的职责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   还送了她两对耳钉。

   仔细想想,还是挺暖男的。

   最让杨舒高兴的,莫过于他还答应了明天配合她拍照。

   用一天的时间让他拍,这可是相当大的收获。

   杨舒对“钱二铭”的好感度又增加不少。

   他下午没吃多少东西,回来就直接回了房间,也不知道现在饿不饿。

   杨舒眼珠微动,觉得要不然还是给他送点吃的吧。

   她稍微关照他一点,没准明天拍照的时候他更能好好配合,事半功倍。

   另外,“钱二铭”说拍完照以后比赛的细节也得让他知道,那她得去要一下“钱二铭”的联系方式。

   这样以后网上联系,就不用在现实里见面了。

   打定主意,杨舒点开手机外卖软件。

   看着美食图片,她也觉得饿了,最后点了两份牛排。

   又想着有牛排不能没酒,顺便点了瓶红酒。

   搞得有情调一点,就当是两人结束一天情侣关系的散伙饭好了。

   杨舒在院子里等着,外卖送达后,她找老板要了两个高脚杯,高高兴兴拿着外卖去四楼,敲响401的房门。

   很快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   男人大概刚洗过澡,穿了套黑色家居服,头发上还沾着湿气,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清冽气息,不知是洗发水还是沐浴露的味道。

   廊下的灯亮着,照耀下男人的肤色冷白,五官凌厉帅气,又带着点清新和随性。

   看到门口的杨舒,他神色稍怔。

   杨舒笑着举了举手里的东西:“你在外面没吃什么东西,我点了外卖,要不要一起吃?”

   姜沛其实已经刷过牙准备看会儿书睡了,不过望着她一脸真挚期待的目光,他最终点了下头。

   杨舒很高兴:“那我们在哪儿吃?要不然去天台?”

   想到什么,她顿了顿又道,“不过我刚从院子里回来,外面起风了,还挺凉,不知道会不会下雨。”

   姜沛想了想,将房门打开:“你不介意的话,我房间有个阳台。”

   两人就住在隔壁,吃个散伙饭而已,有什么好介意的。

   杨舒果断拎着东西走进去。

   两人的房间虽然一墙之隔,但这间明显比杨舒的更宽敞,更大。

   甚至还有专门的衣帽间和阳台。

   墙是烟灰色的,格调偏冷。

   “为什么你这个房间跟我的不一样?我在网上也没看到过这间房的照片。”

   姜沛去把阳台上的桌子展开,摆上椅子:“我当初和老板一起投资了这家民宿,这间房是我的专属,不对外租售。”

   杨舒没有再乱看,把牛排和红酒摆上桌。

   还放了个小蛋糕。

   姜沛挺意外的,眯了眯眼:“你过生日?”

   “不是啊。”杨舒拉开椅子坐下,“我们俩今天相处这么愉快,分别不需要点仪式感吗?所以我点了个蛋糕。”

   姜沛在她对面坐下,瞥见蛋糕上的文字:分手快乐

   杨舒把蛋糕往一旁推了推:“咱们晚点再切蛋糕,先吃牛排吧,我看网评上面说这家牛排挺不错的。”

   说着把高脚杯摆好,倒上酒。

   姜沛看着杯子里的红色液体:“还要喝酒?”

   “稍微喝点意思意思,烘托氛围嘛。”她率先举起来,“来我敬你,谢谢你今天带我玩了这么多项目,很久没这么开心了。”

   姜沛执起酒杯,跟她碰了下。

   寂静的阳台上传来清脆的轻响。

   他抿了一口,见杨舒仰头喝完了,他道:“少喝点,吃东西吧。”

   杨舒指着空空的酒杯:“我这是为了展现我感谢你的诚意,也希望咱们明天拍照合作愉快。”

   姜沛看着手上的酒,忽而笑了。

   怪不得想起来给他送吃的,原来想着拍照的事。

   “我记着呢,不用反复提醒我。”

   他无所谓地晃了晃杯里的酒,仰头喝尽。

   放下酒杯,他低头切着牛排。

   杨舒很恭维地吹彩虹屁:“那是,你作为一名优秀的律师,记忆力肯定好!而且绝对守信重诺,我不怕你明天变卦。”

   说到记忆力,杨舒随意找话题跟他聊:“你是从几岁开始记事的?小时候的事记得的还多吗?”

   姜沛回忆了一下:“幼儿园的事大多比较模糊,记得一些零星的片段,念小学之后的一般都记得。”

   杨舒吃了口牛排:“那你记忆力没我好,我两三岁的好多事都还记得很清晰。”

   她笑着跟他聊:“我妈手巧,很会做旗袍,我小时候顽皮,总是在她跟前捣乱,打扰她赶工。她有时候气得咬牙,却又舍不得打我。后来我妈亲手给我做了个娃娃,那个娃娃可漂亮了,金黄的头发,穿着蓝色碎花旗袍,眼珠是褐色的,睫毛很长……”

   “但是很奇怪。”杨舒又喝了口酒,笑意淡下来,“这么多年过去,我记得清娃娃的长相,妈妈的样子却在脑海里有点模糊。人就是这样,越是害怕忘记什么,就越是清晰不起来。”

   还有哥哥,她想象不出来,现在的哥哥应该长成什么样子。

   她也不知道,她该怎么找到他。

   长而卷翘的睫毛上晕染出湿意,很快凝聚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。

   落下来的一瞬间,她抬手拂去。

   “你这房间,好像有点闷。”她努力克制,声音却还是掺了哑。

   她起身,将阳台的窗户打开。

   外面飘起蒙蒙细雨,路灯下像一根根银针泻落。

   带着凉意的风吹过来,她的裙裾轻轻摇曳,胳膊上沁入丝丝缕缕的凉意。

   杨舒深呼吸,努力平复自己凌乱的心绪。

   她以前每次做完极限运动之后,一个人回到家里,当孤独被放大,就会忍不住想哭。

   她以为今天会不一样,没想到居然在“钱二铭”跟前出了丑。

   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   她晃神间,一件外套照在了她的肩头。

   她回头,男人就站在她身后,视线没看她,而是顺着窗子望向外面的雨。

   杨舒想起来一个问题,有点懊恼:“如果明天继续下雨,不就影响我拍摄了?总不会只能拍室内吧?”

   “室内?”

   姜沛抄着口袋散漫倚在窗边,半调侃地道,“难不成,你想给我拍私房照?”

   他痞气地勾唇,“事先声明,想让我脱衣服给你拍可不行,咱们白天约定时没这一项,你别想占我便宜。”

   这话倒是给杨舒提了个醒。

   她抬眸盯着男人那张英俊倜傥的脸,视线顺着往下,落在他胸肌和腹肌的位置。

   他只穿了件家居服,依稀能看出身形不错。

   杨舒鬼使神差地伸出手,在他身上试探着轻轻戳了一下。

   姜沛微微怔愣,旋即捉住她不安分的手指。

   稍一使力,她被迫上前一步,整个人径直朝他怀里贴过来。

   下巴撞在他胸口,杨舒惊慌失措地抬眸,对上那双深邃幽远的眼眸。

   硬朗的眉骨下,男人眼底泛着细碎的光,里面倒影出她此刻的身影。

   “干什么?”他还攥着她那根纤细的食指,刻意压低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,“真想占我便宜?”

   杨舒心虚,避开眼不看他:“我这也……不算占便宜吧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杨舒为自己辩解:“咱们俩说好的做一天情侣,如今没过晚上十二点呢,我就还是你女朋友。既然是情侣,我……”

   她耳根发热,声音越来越小,“我摸一下我男朋友的胸肌怎么了?”

   大概被自己这套理论说服,杨舒抬起头,逐渐理直气壮:“情侣之间,不能做这种事吗?”

   姜沛笑了下,大掌收紧她的腰肢,他俯首贴近她,说话间吐纳淡淡的酒香:“你要这么说的话,那当然可以。”

   “不过,情侣之间,其实还能做更亲密的事。”

   他目色渐沉,那双墨色深瞳灼灼凝视着她。

   须臾,他喉结微动,慢条斯理解下衣服最上方一颗纽扣,声音低哑蛊惑,像个斯文败类,“要来体验一下吗?”

第 15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