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43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43 章

   姜沛出差时说了是来安芩, 不过杨舒还真没想到会这么巧。

   这时候在候机室遇到,看来他也是准备回长莞的, 大概率是同一航班的飞机。

   姜沛看到她也明显意外:“怎么在这儿?”

   “出差。”杨舒反应有些木讷地回了句。

   想起什么, 她指指身旁的童童,“我家小朋友要去卫生间,我不放心, 你帮我带他进去一下?”

   姜沛这才看到她旁边的小男孩, 拧眉打量一会儿,又看向杨舒, 脑子里品酌着她的话:“你家小朋友?”

   站在卫生间门口也说不清楚, 杨舒道:“一会儿再说, 你先带他去上厕所。”

   旁边一直未开口的傅文琛极有颜色, 他拍拍姜沛的肩膀, 主动道:“我带他进去, 你们聊。”

   他俯身朝跟前挺漂亮的小男孩伸手,“小孩,叔叔带你去?”

   童童仰头望向杨舒, 询问意见。

   杨舒看看傅文琛, 再看看童童, 猛然间意识到两人的关系, 眼皮不受控制地狂跳了两下。

   压抑住内心的惊涛骇浪, 杨舒朝傅文琛得体地笑:“那就麻烦傅律师了。”

   傅文琛带着童童进去,停在隔间门口, 他问:“大的小的?”

   童童:“大的。”

   傅文琛嘴角一抽, 眉头皱起来。

   他突然后悔代替姜沛揽这活了。

   他女朋友带的小孩, 跟他又没关系,如今为了给那俩人制造机会谈情说爱, 他在厕所照顾小屁孩上大号?

   傅文琛打量小萝卜头片刻:“你这年纪应该上幼儿园了,自己能解决吧?”

   童童点头:“能。”

   傅文琛松上一口气,帮他把门打开:“进去吧,别锁门,有什么事叫我。”

   童童走进去,然后把门反锁。

   ”傅文琛拧眉,屈指在门上敲两下:“不是让你别锁门吗?你打开,万一有什么意外方便我进去。”

   童童道:“老师说了,小孩子要防范陌生人。你干嘛不让我锁门,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?”

   傅文琛被这小孩逗乐:“虽然咱们俩不认识,但我和刚刚那个带你的阿姨认识,应该不算陌生人吧?你防我干什么?”

   里面没人应腔。

   隔了好一会儿,门内才又有很低的声音传来:“我知道你是谁。”

   傅文琛诧异地挑了下眉:“你见过我?”

   童童:“我家里有你照片。”

   “什么照片?”傅文琛听得有些模糊,“你父母认识我?他们叫什么名字?”

   童童哼哼鼻子: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VIP候机室内,姜沛坐在杨舒旁边,问她:“那是谁家小孩?”

   杨舒根本不知道傅文琛和凌姐之间的状况,不好乱说话,随口道:“朋友的,他妈在长莞,让我帮忙带回去。”

   她迅速揭过这个话题,“你工作结束了?”

   “嗯。”姜沛应了声,“什么时候来的安芩,怎么不告诉我?”

   如果不是碰见了,他压根不知道她在这儿。

   杨舒抿了下唇:“你出差的第二天我就来了,我拍摄比较忙,也怕打扰你工作。”

   “你应该说的。”姜沛捉住她的手,不轻不重捏她的指尖。

   他凑过来,下巴抵着她的肩头,贴着她耳畔轻轻道,“这样我就能去酒店找你。”

   杨舒被他喷过来的热气灼得瑟缩一下,想要躲避,他已经环上她的腰,将她抱住。

   杨舒靠在他怀里,没反抗:“也许咱们俩住处离得比较远呢?”

   姜沛嗅着她发间的清甜,脸埋在她颈肩颈窝:“多远都去。”

   候机厅有旁人,他靠自己太近,杨舒有些不好意思,也怕待会儿童童和傅文琛看见。

   轻轻推了推他,她道:“我想去个洗手间,你帮我看一下东西。”

   姜沛在她脸颊亲了下,放开她:“嗯,去吧。”

   杨舒前脚刚走,没多久,身后传来小孩和傅文琛的对话声。

   他回头,两个人已经从卫生间的方向过来。

   傅文琛伸手要牵那小孩,小孩挺有脾气,手背在后面不给他牵。

   姜沛有些乐,调侃道:“让你带人家上个厕所,你怎么得罪人家了?”

   傅文琛一时有些无言,摊了摊手:“我没欺负他。”

   他指指姜沛,“小孩,你认识他吗?”

   童童朝姜沛看了一眼,摇摇头。

   傅文琛奇了,他跟姜沛道:“这小孩刚刚说认识我,跟有深仇大恨似的。”

   姜沛正在打量这小孩,闻声看了傅文琛一眼,视线又落在小孩脸上。

   总觉得他眉眼之间有点熟悉。

   姜沛又望了眼傅文琛那张脸。

   他想起刚刚问起时,杨舒含糊其辞的回答。

   从安芩带去长莞的小孩,妈妈是杨舒的朋友,小家伙还说认识傅文琛。

   姜沛拧着眉若有所思。

   童童四下看了看,没找到杨舒,他轻扯了下姜沛的衣角:“我舒姨呢?”

   姜沛回神,应腔:“去洗手间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   他沉思了片刻,伸手扯过那小孩,饶有兴味地道,“听说现在的小孩都很聪明,记忆力也好,等飞机无聊,咱们俩来玩个游戏?怎么样,敢不敢跟律师比赛?”

   “好啊。”有人跟他玩,童童很高兴,“我会背好多唐诗,你要跟我比谁背的都吗?”

   姜沛笑:“今天不背唐诗。”

   “那玩什么?”

   姜沛想了想:“玩游戏之前,咱们先来互相了解一下,我介绍一句我自己,你也跟着介绍一句,我得先看看你的表达能力够不够资格跟我比赛。”

   童童点头,一脸认真:“好,来吧。”

   姜沛道:“我先来吧,我姓姜,叫姜沛。”

   童童:“我也姓江,叫童童。”

   “我是个律师。”

   “我在上幼儿园。”

   姜沛顿了顿,忽而道:“我妈叫梁雯,是大学教授。”

   童童:“我妈叫江凌,是摄影师。”

   周边静了一瞬,旁边漫不经心看着他们俩玩的傅文琛脸色在一瞬间僵滞。

   他瞳孔微收,眸底是遮掩不住的震撼:“你刚说什么?”

   童童还等着跟姜沛玩游戏呢,根本不理旁边的人。

   姜沛又问他:“你爸是谁?”

   “傅文琛。”话音刚落,童童急了,“你还没说你爸是谁呢,你干嘛先问我?你犯规!你耍赖!我不跟你玩啦!!”

   杨舒从洗手间出来,恰好听到姜沛和童童的对话,她下意识去看傅文琛。

   傅文琛似有些愣住,一时反应不过来,怔怔盯着童童。

   好一会儿,他把小孩拉过来,唇动了动,似有些不敢相信:“你再说一次,你爸爸妈妈是谁?”

   手臂被他握着,童童被捏疼了,皱眉去挠他的手:“反正不是你!”

   小孩的话,反倒恰巧印证了什么。

   傅文琛心底掀起惊涛骇浪,差点懵掉。

   他和江凌离婚时,根本没听她说过怀孕的事,此时却凭空多出个儿子。

   恍惚间,他想起点什么。

   要离婚的那几天,江凌脸色很差,总是干呕,他要带她去医院,她不去,说是食欲不好,胃出了点问题。

   他还给她买了胃药,离婚后她收拾东西,也没带走。

   傅文琛突然觉得荒唐,他这几年活得就像个傻子。

   “你早就认出我了是不是?”傅文琛问他。

   怪不得刚刚在卫生间里,这孩子对他是那种态度。

   童童低着头,揪着自己的衣角:“你不要我和妈妈,你是坏人。”

   “你妈这样跟你说的吗?”傅文琛眼眶里有了红丝。

   他伸手想抱他,童童躲开:“妈妈没说,她从来不说你坏话,但是我一猜就知道。”

   傅文琛哽了哽,喉结微动,一时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   看着这对父子,姜沛起身拉住旁边的杨舒,轻声道:“有点闷,陪我去转转。”

   杨舒不放心地朝后面看,姜沛按着她的头顶把她脑袋扳回来:“傅文琛又不吃人,你老看别人的儿子干嘛,你想要,我也能让你生。”

   杨舒羞恼地拍他:“你别胡说八道!”

   姜沛和杨舒在附近走了走,快到登机时间才折回来。

   童童在沙发上坐着,旁边放了各种零食干果,傅文琛在他旁边蹲着,好声好气说着什么。

   童童傲娇地仰着下巴,不管他说什么都不接。

   傅文琛依旧赔着笑脸,低声下气地哄。

   姜沛朝那边看了眼,觉得平时杀伐果决、不近人情的傅par,突然间变得惨兮兮起来。

   不过也是,凭空多出这么大的儿子,这么多年没抱过没亲过,更没教过没养过,不吃点苦头就喜当爹也不公平。

   察觉姜沛和杨舒回来,傅文琛站起身来,他眼角泛着红,巨大情绪的波动下,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憔悴了许多。

   登机时间到了,杨舒过去拿童童的东西。

   傅文琛主动伸了手,声音低哑:“我来吧。”

   杨舒犹豫片刻,递给他。

   从候机室出来,童童依旧没跟傅文琛说过话,但也没有过来黏着杨舒,低头跟在傅文琛旁边。

   傅文琛要抱他,他不让,两人就一起慢慢走。

   登机时,他强行将童童抱起来,童童搂着他的脖子,一直看着他。

   头等舱的座位本就不多,杨舒买的票和姜沛他们刚好是前后座。

   傅文琛抱童童坐了姜沛的位置,童童没反抗。

   姜沛很乐意看到眼前的局面,自觉坐后面,与杨舒一起。

   飞机抵达长莞时,已是晚上,机场内灯火通明。

   童童睡着了,傅文琛用羽绒服裹着把他抱起。

   出来时,傅文琛看向杨舒,主动询问:“我送他回家,可以吗?”

   他顿了顿,又补充,“我会亲自跟江凌解释的。”

   杨舒望了眼趴在傅文琛身上的童童,点头。

   傅文琛带童童走后,杨舒给江凌发消息简单说了这事,让她有个心理准备。

   姜沛的车在停车场,杨舒坐上去,两人回落心小区。

   到家换了鞋,姜沛问她:“飞机上没吃多少东西,饿吗,要不要再做点?”

   家里没有食材,杨舒懒得折腾:“不吃了吧。”

   她想到昨天是姜沛的生日,礼物还没给。

   回卧室,杨舒打开抽屉,把一个礼盒拿出来捧给他:“生日快乐。”

   姜沛接过来,打开。

   里面是一块做工精致的腕表。

   杨舒说:“我没给男士买过礼物,也不知道送什么好,你们做律师的对时间观念应该很注重,就买了这个,怎么样,我眼光还行吧?”

   姜沛把腕表取出来,摩挲着表带:“你眼光一直都很好。”

   难得从自恋狂嘴里听出对别人的肯定,杨舒很诧异:“你今天嘴巴抹蜜了?”

   姜沛抬眼:“你眼光不好怎么就跟我在一起了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把腕上那块旧的取下来,姜沛伸手让她帮忙戴上。

   杨舒没多想,下意识问:“你不去洗澡吗,现在戴上怎么洗?”

   “这么急?”姜沛意味深长的眼神看过来,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重欲。”

   杨舒哽住。

   恨不得撕烂自己的嘴。

第 43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