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9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9 章

   客厅的灯关掉, 两人一起进卧室。

   杨舒站在床沿,问他:“你睡哪边?”

   “我都可以, 你选吧。”

   杨舒率先上了床, 朝边上稍微挪了挪,给他腾出位置来,被子也主动分他一些。

   姜沛随之掀开被子躺进来。

   他离自己有些近, 杨舒下意识往边上挪了点, 忽然想起什么,她把盖在姜沛身上的被子扯下来:“你去把客厅那床被子拿过来。”

   对上姜沛困惑的视线, 杨舒淡定地用手在床头比着画了条线, “虽然我好心收留你, 但是我们还是要按照约定来, 给彼此留点私人的空间。你自己盖一床被子, 我们各睡各的, 不要过界,不然我会把你踹下去的。”

   姜沛神色稍愣,垂眸望向她手指划过后, 床褥上留下的一条褶皱。

   懒散笑了声, 他重新起来, 去客厅拿回那条被子。

   折回来时, 杨舒已经裹着被子躺下了, 闭着眼。

   姜沛看到她睫毛时而轻轻颤动,眼睛慢慢掀开一条缝, 瞧见他后, 很快又若无其事地阖上。

   他弯弯唇角, 在她旁边躺下。

   “关灯。”她开口下命令。

   姜沛看她一眼,散漫地问:“我看你这床也没有很大, 咱们俩一人一床被子,你不觉得太占空间了吗?万一你睡着不小心翻个身,掉下去了怎么办?”

   杨舒睁开眼:“我睡相很好,不用你操心。”

   “那我睡相不好,掉下去了怎么办?”

   “掉下去你再爬起来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行吧,真是亲女朋友。”姜沛关掉灯。

   杨舒感觉眼前一黑,旁边窸窸窣窣间男人躺下来。

   两人不是第一次在床上,但什么也不干纯睡觉,应该算是第一次。

   杨舒有些不自在,先前的那点困意散去,余光总止不住往那边看。

   适应了黑暗,隐约能看到旁边男人的身形轮廓。

   姜沛躺下后便再没了动静,呼吸也均匀,应该是先前在客厅睡不好,熬太久,此时一沾床就睡了。

   身边多个男人,杨舒睡不着,摸起手机刷了一会儿,没什么好玩的,又放回床头。

   她觉得热,在床上侧过来翻过去,总闹出动静。

   胳膊忽然隔着被子被一只手按住,杨舒神色稍僵,眼睫翕动两下。

   姜沛脸贴过来,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畔:“睡不着?我陪你聊聊天?”

   原来他没睡,杨舒伸手把他脸推开,口是心非:“睡得着,我跟你有什么天好聊的?”

   姜沛重新躺回去,双臂交叠枕在脑后,悠悠感慨:“你还真是用完便扔,穿上衣服就翻脸不认人了。”

   他啧了声,“有渣女潜质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杨舒翻了个身,背对着他,不理人。

   ——

   杨舒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虽然入睡难了点,后半夜睡得还挺沉。

   第二天迷迷糊糊间,她感觉自己躺在姜沛的怀里,枕着他的臂弯,怀抱很温暖,有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端,莫名让人依恋。

   杨舒身子微微动了下,在他怀里蹭了蹭,本能环上他的腰寻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睡。

   半梦半醒间,她脑子里蓦然冒出一个疑问:他们俩不是各盖一条被子吗?怎么会被姜沛抱着?

   她刚刚怎么还在他怀里蹭了蹭去?!!

   杨舒当即清醒过来,推开他,猛地坐起。

   姜沛被推得睁开眼,懒懒看着她,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哑:“醒了?”

   杨舒看看他,再看看两人身上盖的同一条被子。

   是姜沛昨晚上盖的那条。

   她怎么钻姜沛被子里去了?

   原本想质问他为什么过界的,此时看着姜沛的被子,杨舒还没开口,气焰已经降下去大半。

   过界的人好像是她。

   杨舒的嘴张着酝酿半天,最后又乖乖闭上,骂他的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。

   她还有点懵,自己睡相没有很差的,也不知道怎么就钻姜沛被子里去的。

   姜沛望着她的表情,眼底闪过一抹戏谑的笑。

   他捞起床头手机看了眼时间,丝毫不计较昨晚被她占便宜的事,没事人一样地开口:“早着呢,你不是已经放假了,再睡会儿。”

   他说着起身去了浴室。

   里面哗哗的流水声传来,杨舒看着被丢在一旁的另外一床被子,无辜地抓抓头发。

   邪了门了了。

   平复一会儿,她厚着脸皮重新躺回去。

   不就搂他睡了一晚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姜沛也没质问她,她就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 而且,本来就是她的屋,她的床,她的被子,她想睡哪就睡哪。

   她昨晚制定的规则,只对姜沛一个人有限制,对她自己是没有的。

   嗯,就是这样。

   她不算说话不算话。

   一番心里安慰之后,杨舒心里舒坦了。

   很快浴室的门开了,杨舒闭着眼装睡。

   姜沛穿上衣服,打好领带,将腕表重新戴上,余光看了眼床上的那抹身影。

   顿了顿,他试着问:“要不要吃早餐?”

   她拢着被子含糊地应:“不要,我再睡会儿,起来自己弄吃的。”

   这个点确实还早,姜沛也不强迫她。

   “我今天要出差,年前才回。”姜沛又说了一句。

   杨舒随便“嗯”了声。

   要出门时,他想到昨晚梁雯发的微信语音。

   默了片刻,又开口:“姜吟让你去我家过年,怎么没应?”

   床上的人没回应。

   姜沛觉得她不至于入睡这么快,大概是不想回。

   姜沛张了张口,最后什么也没说:“不想去就算了,现在过年都没什么年味,在哪都一样。”

   杨舒依旧闭着眼没吭声。

   直到听见卧室门关上的声音,她睁开眼,姜沛已经走了。

   ——

   年底结案量大,庭审也多。

   接下来几天姜沛异常忙碌,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出差,便是在出差的路上。

   最后一个案子比较重要,涉及金额也大,他和傅文琛、钱一铭三人共同参与其中。

   在童城待了几天,腊月二十九才返回长莞。

   回律所的路上,傅文琛开着车,姜沛坐副驾。

   后面钱一铭四仰八叉地躺着,不停抱怨:“明天都除夕了,咱们忙到现在觉都没好好睡过,女朋友还跟我闹脾气,我可太难了。”

   钱一铭和女友都是鹤桥古镇那边的,家里相亲介绍认识,互相看对了眼,就试着在一起。

   女孩来长莞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,和钱一铭的关系处得也好,两人隔三差五秀恩爱。

   前几天钱一铭女友放假,想跟他一起回老家,结果他忙得电话都顾不上接,最后就把女朋友给得罪了。

   现在女友已经自己买机票回老家了,剩他自己。

   刚刚这一路上,钱一铭不停打电话过去,对方拒接。

   “我是真的忙,觉都没睡好过,又不是故意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的,现在的女孩子真是气性太大了。”钱一铭看向副驾的姜沛,“沛哥,你家摄影师跟你闹别扭没有?”

   姜沛此刻正冷着脸看微信。

   从他出差到现在,整整八天,他是因为忙才没给杨舒发消息。

   而她放年假天天在家闲着,也一条消息都没给他。

   这么多天,她明知道他出差在外。

   不说慰问两句了,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发过来一个。

   姜沛手机息屏装进口袋,倚着靠背双手抱臂,耷拉着眼皮淡淡道:“我女朋友比较乖,从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跟我生气。”

   钱一铭听完很是羡慕:“我家宝宝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家这样呢,回头让她们俩认识认识,让杨舒开导开导她。”

   姜沛冷冷扯了下嘴角。

   就杨舒那没心没肺的劲儿,开导完恐怕你的女朋友该没了。

   驾驶位的傅文琛把着方向盘,很随意地开腔:“老钱知足吧,给你使性子是在意你,等什么时候人家十天半个月不给你发次消息,你再尝尝什么味儿。”

   姜沛挑眉,痞气地笑了声:“傅哥这语气,一看就是尝过了。”

   后座钱一铭顿时来了兴致,扶着靠背凑过来:“傅哥,没听你讲过你前妻,什么样的女孩啊,跟我们俩讲讲?”

   傅文琛脸上笑意淡下来:“我这宽慰你呢,你扯我干嘛?”

   “咱们也共事这么久了,都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事,一直讳莫如深,搞得我更好奇了。你就说说嫂子是什么样的女孩,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呗?”

   傅文琛话不是很多,也洁身自好,钱一铭压根摸不透他能喜欢什么样的异性。

   傅文琛看着前方的路,车速缓下来,默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我们俩结婚的时候,她才刚刚大学毕业,很漂亮,很温柔,跟现在很不一样。”

   钱一铭好奇:“现在什么样?”

   傅文琛沉吟着:“现在的她,时尚,有气场,是个很厉害的摄影师,更是个干练知性的女强人。”

   “你前妻也是个摄影师?”钱一铭有些惊起,又看看姜沛,忽而感慨,“你俩怎么都找摄影师,搞得我女朋友不是摄影师还显得清新脱俗了起来。不过摄影圈就那么大,前嫂子和杨舒没准认识吧。”

   傅文琛道:“凌韵摄影工作室的法定代表人江凌,就是我前妻。”

   钱一铭脸上一闪而逝的错愕,但随即想想,这里面似乎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。

   难怪上次摄影工作室的案子,傅哥看起来挺关心的。

   不过既然这样,她们摄影工作室打官司找沛哥不找傅哥,就很耐人寻味了。

   车厢内安静了片刻,钱一铭揭过这个话题:“对了,祥骋的那个案子明年开春就庭审了,委托人齐董在塞尔维亚养病,我们过年期间得去那边跟他进一步谈谈。如今大过年的,我下午就飞回老家了,女朋友还没哄好,那边一时半会儿我是顾不上了,你们俩谁找时间去一趟?”

   傅文琛想了想,正要开口,姜沛淡声道:“我去。”

   钱一铭望过来:“沛哥,人家杨摄影师就算体贴,不在手机上跟你抱怨,心里肯定是希望你陪着的,你这刚回来就又往外跑,也太不合适了。要我说傅哥孤家寡人一个,他去最好。”

   姜沛脸上没什么情绪:“这个案子之前就是我在跟进,也最了解案情,我跟齐董沟通最好。”

   顿了顿,他道,“飞去塞尔维亚的机票,我已经提前买好了。”

   钱一铭想了想,点头:“行吧,不愧是沛哥,谈恋爱了还这么工作狂,就是可怜杨摄影师了,怎么就看上你了?”

   姜沛垂首又看了眼毫无动静的微信界面。

   他缓缓侧首,神色淡漠地看向窗外。

   ——

   三人回到律所,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,才各自下班回家。

   姜沛本来想先去落心小区,迟疑了一下,想到上午梁雯给他打电话,最后驱车回了C大。

   到家刚好赶上中午的饭点,因为知道姜沛回来,梁雯做了一桌子菜。

   最后两道菜还没好,梁雯和姜禀怀在厨房。

   姜沛在餐桌前坐着,旁边的姜吟捧着手机聚精会神打游戏。

   姜吟冷不丁冒出来一句:“对面射手落单了,残血,我去拿个人头。”

   姜沛皱眉看过来,还未开口,手机里熟悉甜软的声音响起,“别去,草丛里应该有人,小心上当,我马上赶到。”

   姜吟:“哦,好。”

   过了一会儿,姜吟兴奋道:“舒舒你好厉害,一人拿三杀!”

   “小意思。”杨舒的声音顺着电流传过来,懒懒的,带着几分闲散与惬意,“应该能一波了,大家一起上高地。”

   姜沛静静在旁边坐着,时不时听到那边娇软悦耳的女音,心口的位置仿佛被什么给挠了一下,有些痒。

   一局游戏很快结束,杨舒和姜吟闲聊了两句,杨舒问:“还玩吗?”

   姜沛望着姜吟手里的手机,拧眉淡淡接了句:“饭吃了没有就玩游戏?这几天在家,天天就泡在游戏里了吧?”

   杨舒人还没起,裹着被子在床上躺着。

   陡然间听到姜沛的话,她吓得手机差点砸在自己脸上。

   他不是出差去了吗,什么时候回来的,也没听他说呀。

   不过也是,他本来也没必要告诉她。

   不过姜沛冒出来的这个问题,怎么有点像是在问她呢?

   杨舒顿时有些心虚,怕姜吟觉察出什么来。

   另一端,姜吟并不知这中间的猫腻,突然被她哥凶了,她皱眉:“我是没吃饭就玩游戏,可是你也没吃饭啊,这饭不是还没做好吗,我晚点再吃不行?再说了,我放年假在家休息,天天泡游戏怎么了,又不是不务正业。”

   杨舒听着那边的动静,张了张口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直接断了和姜吟的通话,给她发微信:【不玩了,我先起来洗漱】

   姜吟:【嗯,好】

   姜吟:【我哥刚刚突然吃了炮仗一样,莫名其妙凶我】

   杨舒:【(/摸摸头)】

   姜吟:【你也凶他】

   姜吟:【凶不过(/可怜)】

   杨舒:【(/叹气)】

   ——

   梁雯和姜禀怀把最后两道菜端上来,就看到姜沛和姜吟兄妹坐在那,都黑着脸,谁也不搭理谁。

   梁雯拉开椅子坐下:“又吵架了 ?”

   “我刚刚跟舒舒玩个游戏,我哥居然凶我。”姜吟跟梁雯告状。

   梁雯顿了顿:“你跟舒舒?开着语音?”

   姜吟点头。

   梁雯放下筷子,瞪了姜沛一眼:“人家舒舒在对面听着呢,你不会温柔体贴一点,给人留个好印象?凶你妹妹干嘛!”

   姜吟:“?”

   重点是不是偏了?

   梁雯赶紧补一句:“当然,凶你妹妹本身就是不对的,怎么做哥哥的?”

   姜吟点点头。

   这就对了。

   姜沛被教育,姜吟心情很好,主动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米饭。

   梁雯还在给姜沛说教,话题扯回感情上面:“别每次我一说你就嫌烦,你确实是不小了,我也不说让你立马结婚生孩子了,至少你得先谈谈恋爱吧?女孩子给我往家带回来一个也成啊。”

   “你要是没有,我看那个舒舒哪哪都顺眼,你使使劲,追追人家,虽说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,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   梁雯说着,看向旁边一直没搭腔的姜禀怀:“你不会跟着劝劝?”

   姜禀怀夹了点菜进碗里:“我支持你妈,她说的对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姜吟:“……”

   梁雯:“……”

   饭吃到一半,姜沛说起自己要去塞尔维亚出差的事。

   梁雯问什么时候,姜沛道:“今天晚上的机票。”

   餐桌上安静了一秒钟,梁雯声音拔高:“明天除夕,你今晚飞去塞尔维亚?”

   姜沛神色如常:“这个案子年后就开庭了,我需要再见一见委托人,聊点事情。”

   梁雯道:“大过年的,哪有这时候出差的?”

   “委托人只有最近有空,挪不开时间。”

   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 “看情况吧。”

   见梁雯不说话了,姜沛道:“现在听我出差不满意了,往常大年初一你就跟我爸去旅游了,我在不在家有什么区别?”

   梁雯:“……”

   在家里吃一顿午饭,姜沛稍微坐了坐便走了。

   他晚上的飞机,得回住处收拾行李。

   从C大出来,坐上驾驶位,摸起手机看了眼手机。

   知道他回来了,杨舒仍是没发消息给他,连条问候都没有。

   他揉按几下眉骨,主动发了条消息过去。

   手机扔在副驾上,驱车回自己住处。

   ——

   杨舒自从得知姜沛出差回来,便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   懒得做饭,她点了份外卖。

   吃完饭,她寻思着依照姜沛往常的风格,他今天回来后应该会过来找她。

   她们俩已经八天没见过面,即便过来估计也是直接办正事。

   姜沛不在的这几天,杨舒在家过得比较咸鱼,除了吃饭就是带着姜吟打游戏。

   此时对着镜子照了照,似乎有点憔悴。

   她敷了个面膜,又去浴室放了点热水,滴上两滴精油,决定泡个澡。

   从浴室出来,她擦身体乳时,旁边手机屏幕亮起。

   弹出一条微信消息。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我去塞尔维亚出差,今晚的飞机,年后回】

   杨舒盯着那条消息沉默了两秒,继续低头将掌心的身体乳抹在小腿上,轻轻揉搓。

   他发这条消息,那应该就是不打算过来的意思了。

   明天就是除夕了,他这时候出差,还是出国,着实让人意外。

   她本来觉得自己一个人过年挺可怜了,不过如今看到姜沛大过年还得飞去国外出差。

   她突然觉得,他好像更可怜。

   只是他不来了,杨舒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干些什么。

   有那么一瞬间,杨舒内心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,那情绪太淡,她还没来得及捕捉,又很快散去。

   她长舒一口气,最后索性捞起手机,继续打游戏。

   一局游戏结束,感觉也没什么意思,她退出界面。

   无聊地躺在床上,盯着头顶的天花板,她突然希望年假快点结束。

   还是工作的时候好,人比较充实,什么都不用想。

   外面隐约传来动静,好像是开门声,有人进来了。

   只有一个人知道她大门的密码,杨舒猜测到什么,蹭地从床上坐起,赤着脚丫便跑了出去。

   意料之中,她看到穿着黑色冲锋衣,高大挺拔的姜沛。

   短短几天他好像瘦了点,眉眼间带着些疲倦,眼里有红丝,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依旧难掩帅气。

   杨舒咧嘴笑了下,眼神里有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星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姜沛还没开口,看到她踩着地板的白皙脚丫。

   他拧眉上前,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:“怎么不穿鞋?”

   杨舒一怔,淡定道:“我听见动静以为家里进贼了,赶紧跑出来看看,忘了穿。”

   姜沛把她放去沙发上。

   她一双小脚冰凉,搭在他膝上,被他宽厚温热的大掌覆盖。

   杨舒盯着自己的脚丫,耳尖有些热,抿了下唇轻声问:“你不是说你要出差吗?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。”

   “是要去出差,不过,”他抬头,深邃的眼眸望过去,“过来带上你。”

   他不轻不重捏着她的脚丫,“我订机票的时候,也订了你的。”

   “带上我?”杨舒有些意外,“你去塞尔维亚出差,带我去干什么?”

   “你前阵子不是说想学滑雪吗,那边就很合适,就当去旅游了。”

   杨舒有些心动,咬着下唇纠结了片刻,不太确定地问:“我能去?会不会打扰你工作?”

   “刚好秦畅放假回家了,你到时候可以顶替他,给我做助理。”

   “做助理啊……”杨舒低着头勾勾唇角,抬起下巴时,又板着脸道,“我很贵的,你怎么发工资?”

   姜沛握住她的脚踝,把人往怀里扯,杨舒顺势坐在他膝上。

   男人环上她的腰,抵着她的额头轻轻蹭了蹭,声音缱绻地道:“不然我晚上出点力气,就当是给你的报酬了,怎么样?”

第 39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