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41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41 章

   “怎么不吭声呢?”姜沛一直没听到感谢, 又催促了一遍,“说吧, 我等着听呢。”

   然后把耳朵贴近她一些, “你若不好意思,可以声音小一点,只要能让我听到就行。”

   杨舒薄唇擦过他耳畔, 下意识往后躲了躲。

   张了张口, 第一个字就梗在喉头。

   『你真是我亲老公,我可太爱你了!』

   把这句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 杨舒止不住打了个颤栗, 浑身不舒服。

   原本这种肉麻矫情的话, 她是会说, 平时她跟姜吟也会这么腻歪。

   但被人要求这说, 还叫老公, 她怎么都觉得不对味。

   酝酿两秒,她脸颊有些热,最后放弃。

   她淡定从他膝上起身, 打个哈欠, 跟他装傻:“好困, 我去洗个澡睡觉了。”

   她说着去打开行李箱, 翻找出自己带的睡衣和洗漱护肤用品。

   沙发上姜沛盯着她婀娜的身影, 片刻后,起身:“你不想开口也行。”

   杨舒回头看过来:“?”

   姜沛解着衬衣扣子走上前, 深沉的眼眸锁住她:“我接受行动上的感谢。”

   杨舒领悟到他的意图, 不觉往后退: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   “一起洗?”

   杨舒莫名想起上次, 挑衅地抬眉:“你想再被我拍一次私房照?”

   姜沛眯了眯眼:“你要真想拍,我可以考虑。”

   他凑过来, 压低声音补充,“只不过,你可能得为此付出点代价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懒得跟他打嘴仗,杨舒把人推开,进浴室后果断关上门,反锁。

   对着镜子照了照颈上这条钻石项链,上面的钻石很闪,做工也精致。

   杨舒是搞时尚的,认得这个牌子的首饰,这条项链的价格不便宜。

   姜沛出手也太大方了些。

   年后紧接着就是他的生日了,看来她也得好好准备准备。

   收了他这么贵重的礼,怎么都是要还回去的。

   怕洗澡的时候弄坏,她把项链摘下来,放在旁边的一个真空小透明袋里,然后换下衣服去洗澡。

   她从浴室出来时,姜沛正坐在沙发上,两条长腿自然交叠,膝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不知道在忙什么。

   听到动静,他放下电脑起身,声音懒洋洋的,带着笑:“挺快嘛。”

   杨舒没接话,假装跟他不熟,淡定地找到自己的护肤品,先做个护肤。

   姜沛觑她一眼,抬步进了浴室。

   他洗的很快,杨舒做完护肤刚爬去床上,还没刷多久手机,人就出来了。

   杨舒举着手机,小视频的背景音乐响在耳边,听到动静愣神地扭头看过去。

   他脸廓清隽英气,额前头发沾着湿气,一滴晶莹水珠顺着鬓角滑落,沿着流畅好看的下颌弧线往下淌。

   姜沛坐在床沿,倾身靠过来:“看什么呢?”

   他接过她的手机,关掉小视频放在一旁,喉结滚了滚,凑上前要亲她。

   杨舒偏头躲开,指着床上仅有的一床被子:“一间房,一张床,这也就算了,为什么被子也是一条?”

   姜沛扫了眼:“这是人家酒店的标配,一床被子也不能赖我呀。你要是不满意,我可以再去拿一床回来,不过……”

   他顿了顿,幽深的目光将她从头大脚品酌一番,意味深长地开口,“好像分不分被子,最后结果都一样,嗯?”

   杨舒一哽,想到上回她莫名其妙钻进姜沛被子,抱着他睡一晚的事。

   杨舒至今没太想通,她那天半夜,到底是怎么跟姜沛抱一起的。

   她明明记得自己睡着的时候,没有不安分乱扯被子的毛病。

   杨舒觉得今晚得再验证一次,想了想道:“虽然可能会有意外发生,但是睡前该遵守的我们还是要遵守,我为了你的面子,都愿意跟你睡一张床了,你不能得寸进尺,你再去让人拿一床被子过来。”

   姜沛沉吟片刻,似有些为难:“再要条被子,他们工作人员不就知道咱们俩分开睡了?不能跟自己女朋友一个被窝,我好像还是会很没面子。”

   杨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律师的头脑不是很清晰吗,今天怎么不灵光了:“你不会跟他说你家女朋友怕冷?这样你的面子不就保下来了。没准还还给你挣个温柔体贴的名声呢,多涨面子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我说的不对吗?”杨舒觉得自己脑回路非常清晰。

   姜沛无奈笑了声:“你连理由都帮我想好了,那我当然不能拒绝。”

   他拿起床头的话筒,拨通前台,用一口流利的英文,把杨舒的意思转达了一遍。

   挂断后,他向杨舒:“他们一会儿送过来,满意了吧?”

   杨舒耸肩:“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,我这是在遵守游戏规则,以则为本,以则当先,咱们的关系才好继续保持。”

   姜沛听着她这套歪理,无所谓地耸肩:“行,你都对,听你的。”

   这家酒店的服务很到位,不多时叩门声响。

   姜沛过去开门,果然是工作人员送被子过来了。

   因为说是女朋友怕冷,人家好心送来了两条。

   姜沛看着工作人员递来的两条被子,眼皮突突跳了两下,最后果断要了一条,多余那条还回去。

   他怕两个都接过来,杨舒看到后脑子灵光一闪,发现刚好一条做褥子,一个做被子,能让他打地铺。

   那他可就惨了。

   坚决不能给她这个机会。

   姜沛打着算盘,重新锁上门折回来。

   被子扔在床上,姜沛掀开她盖着的这条进来。

   杨舒惊了一下,往边上挪了挪,还没问他为什么睡这儿,姜沛压向她,咬着她耳垂,温热的气息喷过来,哑声道:“分开睡也得等办完正事吧?”

   杨舒身子微颤,脸上浮现一丝潮红。

   自从姜沛出差到现在,两人一直没亲近过。

   杨舒早知道他想要,只是没有机会才忍着。

   他略显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细嫩的脸颊,浓黑纤长的眼睫自然垂下,性感的薄唇轻启:“出差这几天,有没有想我?”

   他声音很低,带着一丝勾人的蛊惑。

   杨舒心尖儿颤了颤,咬了咬唇,矢口否认:“不想。”

   姜沛被她气乐:“你这张嘴,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

   他霸道强势地吻上去,像是在惩罚。

   良久,他捻了下指腹,盯着看了看,凑在她耳畔调情似的低喃:“嘴上说不想,身体很诚实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他浅浅勾唇,带着欲的吻再次覆上来。

   —

   杨舒在飞机上没休息好,到酒店又折腾到很晚,洗完澡一沾床就睡下了。

   姜沛明天还要去医院见委托人,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,走向办公区,打开电脑整理一些资料。

   怕影响她睡觉,姜沛关了室内的灯,只留下一盏昏暗的落地灯。

   他敲击键盘的动作很轻,小心翼翼的,尽量不制造出太大的声响。

 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。

   完成工作,姜沛阖上电脑起身。

   床上的女孩已经盖着被子完全睡熟了,那张脸未施粉黛也格外娇俏,眼睛眯着,不知做了什么好梦,嘴角微微上扬,挂着浅笑。

   姜沛盯着开了会儿,没来由的,也跟着扬了扬嘴角。

   看着杨舒特地留给他的另外一条被子,姜沛迟疑片刻,把被子抛在地上。

   一阵窸窣声后,他掀开杨舒的那条盖上,顺势将人揽进怀里。

   她迷迷糊糊间往他怀里钻,手臂搂住他的腰。

   姜沛垂眸看着她,薄唇轻碰,无声地道:“看吧,是你自己贴上来抱紧我的。”

   他心满意足关掉灯,睡觉。

   ——

   清晨,薄薄的阳光顺着窗帘间的缝隙泻进来。

   杨舒睡得很足,抻抻懒腰睁开眼。

   酒店里没了姜沛的身影,只她自己一个。

   昨晚上姜沛说过,他今天要先去见委托人,聊完工作上的事才能陪她去滑雪。

   坐起身,她看到旁边还放着一条被子,是姜沛那条。

   这么看来,她昨晚没有过界。

   果然,上次只是个意外。

   酒店有免费早餐,杨舒起来洗漱后,化完妆出来,自己吃了点早餐。

   之后拿着相机在附近闲逛。

   今天国内是除夕,街上挂着红灯笼,菜市场热热闹闹的,想必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新年。

   塞尔维亚的街上,人们的生活一如往常。

   贝尔格莱德是一座非常写意的城市,雪后的欧式建筑独具特色,阳光洒在漂亮的飞檐,映着莹白的雪。

   杨舒踩着积雪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脚下的嘎吱声令人心情愉悦。

   为了拍些好看的照片,她捧着相机,露在外面的手冻得通红,微微泛紫。

   一个人玩到快中午,手机上一直没有姜沛的消息。

  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 把手放在唇边哈了口热气,杨舒决定回酒店里等他。

   回去的路上,她倏然觉得后脑勺上被一团雪球给砸中了。

   杨舒懵了下,用手捂着回头。

   姜沛穿着休闲的长款羽绒服,身材高大修长,正把玩着一团雪球,挑眉笑着朝她走过来:“自己一个人玩得挺开心?”

   见他走近,杨舒不满地皱眉:“你几岁了,玩这么幼稚的游戏?”

   语落,她抢过他手里的那颗雪球,顺手拍在他脑门上,拍了个稀碎。

   杨舒又使坏,沾着雪的掌心在他脸上揉了揉,全糊上去。

   姜沛僵在原地,把脸上的雪甩开后,脑门还被雪冰得发冷。

   长臂扣住她的腰,他失笑:“你这行为不比我更幼稚?”

   “我这叫以牙还牙。”手太冷,她把相机递过去,声音突然软甜起来,“亲亲男朋友,你能帮我拿着吗?”

   姜沛接过来,轻嗤:“晚上非要跟我盖两条被子,如今有用的时候,我就是亲亲男朋友了?”

   他提起这个,杨舒想了想,找他再确认一遍:“昨晚咱们俩是一直都分开睡的吧?”

   姜沛垂着眼睑,沉默两秒后不答反问:“你猜?”

   “我猜那就是分开了。”

   姜沛不接她话茬,捉住她通红的手握了握:“怎么这么冰?都发紫了。”

   “拍照的时候手放外面冻太狠,然后就这样了。”

   姜沛捉住她的手装进羽绒服的口袋里:“肚子饿了吧,去吃饭,下午带你去滑雪。”

   提到滑雪杨舒来了兴致:“你工作谈完了?”

   “差不多吧。”姜沛拉着她往前走。

   杨舒手还在他口袋里抄着,见他步子大,连忙小碎步跟上:“这么快就能搞定,那其实你是可以赶回家过年的呀。”

   说到这儿,她脸上笑意淡下来一些,试探着去看姜沛的脸,“那,你工作都结束了,我们什么时候回国?”

   她猜测姜沛应该会很快回国吧。

   杨舒觉得在国外待着挺好的,如果姜沛回去早,她就自己多留两天,等快上班了再回去。

   正寻思着,姜沛握着她手的指腹收了收力,扬眉:“不是说了教你滑雪,等你学会了再说。”

   那就是他也不急着回去的意思。

   杨舒整个人松一口气,舔了下唇角,小声道:“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我没玩过,可能学得比较慢,时间会稍微久一点。”

   “放心吧。”他侧目看过来,脾痞气地勾唇,墨色深瞳里染着几分调笑,“我家女朋友确实比较笨,我有心理准备的。”

   杨舒气得抬腿踢他,却被他灵活躲开。

   两人视线对上,她气恼地瞪着他,男人依旧玩味地笑着,食指不安分地勾了勾她的掌心,投过来的目光炽热。

   冬日阳光顺着树缝斜打在脸上,暖融融的。

   杨舒脸颊的温度一点点上升,心跳猛然间好像快了些。

   这感觉微妙,让杨舒有些不适。

   她匆忙低头,避开他那道灼灼的视线:“好饿,我们快去吃饭吧。”

   杨舒拉着他疾步往前走。

   ——

   住的酒店就在滑雪场附近,午饭后两人直接过去。

   这里场地开阔明朗,远看白茫茫一片。

   来玩的游客不少,周围充斥着欢乐与笑闹声。

   姜沛先带她去场馆换好滑雪鞋和滑雪装备。

   牵着她的手出来,姜沛指着前面的场地给她介绍:“这里有初级雪道、中级雪道、高级雪道,还有提供给专业滑雪者的国际赛道,刺激指数逐步上升。”

   杨舒观察着前方的区域,点点头,扭头问:“那我这种没玩过的,应该去初级雪道?”

   姜沛见她问得一本正经,笑得胸腔处震颤几下,忍不住捏捏她的脸,吊儿郎当道:“人冻傻了?你在问什么废话?”

   杨舒:“你不是说后面的更刺激吗。”

   “想玩刺激的?”

   杨舒忙点头:“想啊。”

   “还真是不会走路就想跑了。”姜沛放开她的手,下巴一抬,“行,你先在平地上滑一个我看看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被他挑衅和不屑的眼神一激,杨舒不服气,真就试着往前滑了点,好像也没那么难。

   她加了点速,结果没站稳,趔趄着向后仰:“沛哥——”

   姜沛眼疾手快拉住她,扶稳。

   对上她惊魂未定的清澈眼眸,他问:“还逞能吗?”

   杨舒摸了摸冻得通红的鼻尖,因为理亏,不吭声。

   难得见她不反驳,阳光洒在那张秀气漂亮的脸上,白里透着红,可可爱爱的。

   姜沛心仿佛要化掉,声音温和下来:“慢慢来,我教你,学会就带你玩更刺激的。”

   杨舒全程跟着姜沛,听他讲滑雪的动作和要领。

   她发现姜沛真的很会滑,还会很多很酷的动作和花样,再加上他身高和颜值出众,引得不少人频频侧目。

   他教得好,杨舒很快掌握要领。

   跟他一起滑上一个小陡坡,又顺势往下。

   姜沛一直紧紧牵着她的手,给她十足的安全感。

   杨舒渐渐跟上他的节奏,笑着感慨:“想不到你滑雪也这么好。”

   姜沛回头看她:“我什么玩得不好?”

   杨舒想到什么,狡黠一笑,顺着话接:“对,你蹦极玩得也特别好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——

   四点多两人换了衣服从滑雪场出来。

   杨舒出了不少汗,酣畅淋漓的,感觉很解压。

   回酒店洗了个澡,她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动。

   滑雪和游乐场的那些项目还是不一样的,消耗体力,比她拍摄一天还累。

   不过心里倒是很放松。

   她正揉按着酸困的腿,姜沛洗了澡从浴室出来,问她:“饿不饿,晚上想吃什么?”

   杨舒还未开口,旁边手机“叮咚”“叮咚”接连不断地响起。

   另一边姜沛的手机也在响。

   杨舒捞起自己的看了眼,好多群里发新年的祝福消息。

   也有关系好的私发消息给她。

   姜吟:【新年快乐,希望舒姐今年多多赚钱养我!】

   杨舒噗嗤笑了声,回复她:【你这样的,我怕我养不起呀】

   【那我也许个愿,希望姜大摄影师今年能找个巨帅的,有钱的,能养得起她的对象,让本仙女少承受点饲养压力】

   姜吟:【……】

   杨舒:【新年快乐~】

   将列表往下翻,童童用他妈妈江凌的微信,也奶声奶气地发了语音祝福过来。

   她笑着用语音回复几句。

   后面大学同学,工作上的同事,以及一些经常合作的明星、模特送来的新年祝福。

   她也挨个回消息。

   往年看到满屏的祝福,杨舒是很少回的。

   她感受不到过年的喜庆,也想不到任何对新年的期许。

   可能因为此刻身在国外,没有那么鲜明的对比和落差,她心态难得平和许多。

   又或者,她的心境跟身边的男人有关。

   杨舒抬头看过去。

   他站在窗前,也在拿着手机回消息,不时发送几个语音,说两句客套话。

   似乎察觉到这边的注视,他转首看过来。

   杨舒做贼心虚地低下头,继续操作自己的手机,心扑通扑通跳的有点快。

  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总是被他一盯就心跳加速。

   杨舒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心态放平。

   姜沛收了手机走过来,坐在床沿:“今晚出去吃还是在房间吃?”

   杨舒想了想,有点纠结。

   姜沛道:“外面冷,你下午滑雪也挺累的,不想走动的话我让人把晚餐送进来?”

   杨舒觉得这个主意也行,点头应下。

   她继续垂着脑袋看手机上的消息。

   姜沛指腹探过来,将她散下来挡到视线的长发撩起,夹在耳后。

   指尖搜过她的肌肤,杨舒身形微僵。

   “杨舒。”他忽然叫了她一声。

   杨舒放下手机,重新朝他看过来。

   灯光下,他脸廓深刻分明,好看的眼尾泛着淡淡的粉晕,左侧眼尾处那颗小痣淡而勾人。

   “喊我干嘛?”她问。

   “不干嘛。”姜沛注视她片刻,漫不经心道,“就是想跟你说一句,新年快乐。”

   杨舒愣愣地跟他对视了一眼,唇线轻抿着。

   停顿须臾,她笑着回一句:“你也是,新年快乐!”

   迎上女孩灿然的笑,姜沛指尖挑起她的下巴,凑上前品尝她的唇。

   她唇瓣温软,带着少女的清甜,他轻轻咬磨着。

   杨舒羽睫翕动着,身子不觉往他怀里贴。

   姜沛抱住她,深吻间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,逐渐变得急促。

   室内刚缭绕几分暧昧,外面敲门声忽而响起。

   杨舒心头一跳,慌乱推开她,用手背擦拭掉唇上的水痕,小声道:“是不是送晚餐的来了。”

   姜沛平复两秒,过去开门。

   他推着餐车过来,喊杨舒下来吃饭。

   姜沛点得很丰盛,还有香槟。

   显然是为了庆祝新年而特意准备的。

   晚餐很符合杨舒的口味,她吃了不少,还喝了点酒。

   滑雪体力消耗大,杨舒当天晚上睡得早。

   她对这项运动有些上瘾,准备养精蓄锐,明天继续和姜沛去滑雪场。

   两人依旧各盖各的被子。

   躺下前,杨舒怕他乱来,提前打个预警:“今天太累了,我要直接睡觉。”

   姜沛靠在床头,听到这话满含深意地审视她片刻,再确认一遍:“不做点什么来庆祝新年?”

   杨舒噎了下,淡定回他:“睡觉就是最好的庆祝。”

   语毕,她没忍住打了个哈欠。

   大概是时差的关系,她昨天睡得不太晚,但质量一般,如今也早早有了倦意。

   姜沛没再逗她,帮她盖好被子:“困了就睡吧。”

   听到这话,杨舒终于放松下来,钻进被子里闭眼睡觉。

   姜沛靠在床头随意刷着手机,直到身旁女孩均匀的呼吸声传来。

   确认她睡着了,姜沛放下手机。

   和昨晚一样,他把自己盖着的那条被子丢在一旁,扯过她的盖上。

   没多久,杨舒就自己蹭着过来抱他。

   姜沛看着怀里的女孩,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,抬手关掉室内的灯。

   杨舒还沉浸在下午的滑雪运动中,刚睡着便做了梦,梦见自己在滑雪场里玩。

   正玩得高兴,倏忽间遇到一个陡坡,因为滑雪技术不好,速度又太快,她翻着跟头从坡上滚下来。

   床上的杨舒身子一颤,从梦中惊醒。

   睁开眼,她发现自己手搭在姜沛紧致的腰身,枕着她的臂膀,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。

   她不可置信地再次确认——

   他们俩,盖的是同一条被子。

   杨舒:“?”

第 41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