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73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73 章

   杨舒在月子中心期间, 姜沛每天上完班都直接过来。

   小宝贝越来越好看,眉眼长的很像姜沛。

   但据梁雯说, 这孩子格外乖巧, 没有姜沛小时候闹腾。

   姜沛以前刚出生就一直哭,没完没了,但是小以则很少哭, 平时除了吃饭, 就是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打量这个世界。

   这天闲着没事,午饭后姜沛小心翼翼抱着儿子跟他说话, 小宝贝睁着眼睛看着他, 不时努努嘴, 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, 总之不哭不闹的。

   后来小宝贝忽然开始皱眉头, 对姜沛跟他说话不屑一顾。

   姜沛已经摸索出经验来, 这种情况下,一般不是拉了就是尿了。

   把人放在婴儿床内,摸了摸底下的尿布, 果然是湿的。

   他熟练地拿了块新的尿布过来, 慢慢给他换着, 嘴上跟杨舒道:“尿湿了都不哭, 你说他这安安静静的性子像谁?要不是模样像我, 我都觉得是咱们抱错了,性格跟咱们俩完全不像的嘛。”

   话音刚落, 姜沛脸上喷来热乎乎的液体, 他整个人僵住。

   小宝贝蹬着白嫩的小短腿, 眼睛无辜且有神地看着他。

   姜沛一张脸黑成了碳,下颌线条绷得凌厉:“小子, 你不会一下子尿完吗,专门留点对付老子的是吧?要不是看你小,我把你揍到哭你信不信?”

   嘴上骂骂咧咧,他拿纸巾抹了把脸,换尿布时动作依旧轻柔小心,“上辈子肯定欠了你的。”

   旁边杨舒看着这一幕,脸上憋笑,肩膀忍不住一颤一颤地耸动。

   换好尿布,杨舒接过宝宝抱在怀里,姜沛敛着脾气去洗手间洗脸。

   洗完脸出来,杨舒歪在床上,掀着衣服在给儿子喂饭。

   姜沛深沉的目光盯着儿子一动一动的小嘴,喉结微动,脸色又臭了几分。

   那边小宝宝吃着吃着没了动静,似乎是睡着了。

   姜沛走过去,把人从杨舒怀里抱起来。

   杨舒压低声音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   “不是睡了吗,送他去该去的地方。”姜沛扭头把人放去婴儿床上。

   小宝宝也不粘人,吃饱喝足被老爸丢下后,继续香甜地睡。

   杨舒说:“咱们宝宝12月27号出生,摩羯座,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,说这个星座的人温润踏实,你觉得跟咱们儿子像不像?”

   “这么小能看出来什么?”

   “他确实不闹腾,小小年纪就透着老成,我觉得还挺像。”说起这个,杨舒还挺欣慰,“不管怎么说,他将来长大不要像你那么自恋,我就很知足。”

   “我那叫自信。”

   姜沛在床沿坐下,指尖捏起她的下巴,又想起刚刚她喂宝宝的画面。

   他呼吸重了些,直接朝她压了过来,深吻上去。

   即便不能开荤,浅尝辄止也是好的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四十五天出的月子,姜沛带杨舒去医院做了复查,身体恢复很好,一切正常。

   因为要请保姆照顾孩子,他们搬去了御嘉苑的大房子住。

   小宝贝越长越好看,肤色白嫩泛着红润,一双眼睛干净澄澈,对着人咧嘴笑时简直像个小天使。

   出了月子开始,杨舒请了瑜伽私教老师,做盆底肌修复,同时慢慢恢复身材。

   她很自律,每天坚持,身材渐渐回到怀孕前的时候。

   这天晚上,宝宝在婴儿房里被保姆哄睡着了,杨舒洗完澡试了试买来的新衣服。

   过段时间就是五一假期了,他们一家三口打算去安芩看望江彻,这衣服就是特地为了出门买的,是一条湖蓝色的无袖长裙,腰身紧致,看起来仙仙的。

   她正站在镜子前面照着,看到姜沛洗完澡,穿着浴袍出现在衣帽间门口。

   杨舒拎着裙摆转了一圈:“老公,我是不是比怀孕前还要瘦一点?”

   说着她摸了把自己的腰,“我感觉是瘦了点的,但是称体重的时候,好像也没差什么。”

   姜沛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一圈:“腰好像是更细了点,至于体重为什么没变――”

   他视线上移,“有些地方不是变大了。”

   杨舒无语地打了他两下,姜沛顺势拉住她,将人扯进跟前。

   他垂眸看着她身上这条连衣裙,散漫问:“今天刚到的那件?”

   杨舒点头:“好看吗?我打算去安芩的时候就穿这件,到时候温度就高了。”

   “好看。”姜沛将人打横抱起,大步往卧室的床上去,“脱了更好看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自从她身体恢复开始,这人就格外没有节制,没有哪个晚上消停的。

   ――

   五一假期去安芩那天,江凌一家三口也回去,大家在飞机上遇到。

   童童看到小以则,高兴地围过来。

   路上,杨舒和江凌坐一起,姜沛和傅文琛带着孩子坐一起。

   飞机起飞后,童童一直陪小以则玩躲猫猫。

   小以则已经五个多月了,最喜欢跟人玩躲猫猫的游戏,一路上不时咯咯笑着。

   江凌朝那边看过去:“你儿子好乖,第一次坐飞机也不哭。童童差不多这么大的时候,我带他坐飞机从安芩来长莞,飞机起降时特别不适应,一直哭,下飞机才止住。”

   杨舒说:“他确实很少哭,脾气特别好,平时喜欢安静的环境,他奶奶说像爷爷,不像他爸,他爸小时候特闹腾。”

   江凌:“像爷爷好,姜教授那么稳重斯文的一个人,就适合给孩子做榜样。”

   杨舒扛了扛江凌的胳膊,小声问:“你俩还打算再要吗?”

   江凌看向那边的傅文琛和童童,默了会儿,叹道:“暂时不考虑吧,童童打小他就没在身边,我想他多爱童童。”

   杨舒点点头:“挺好的。”

   到安芩机场,江凌一家三口先回了江家老宅。

   姜沛要给朋友带点东西,需要坐车去一趟鹤桥古镇。

   原本姜沛打算先送她们母子去江彻那,自己再去古镇。

   杨舒想着鹤桥古镇很长时间没去了,便带着孩子跟他一起去。

   杨舒抱着儿子,和姜沛一起坐在出租车后座,问他:“你要见的朋友,不会是望梵山脚下,那家民宿的老板吧?就咱们俩都住过的那个民宿?”

   姜沛点头:“嗯,是那里。他叫齐峥,咱们结婚他还去了。”

   杨舒仔细回忆了一下:“可能当时人多,我没留意。”

   出租车一路上了高架,朝着鹤桥古镇的方向而去。

   小以则被杨舒抱着,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窗外的景致。

   最近天气很好,远处的望梵山高耸巍峨,连绵雄伟。

   抵达鹤桥古城的城门时,杨舒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装,戴着棒球帽,正举着相机在认真拍照。

   恍惚间,她记起当初在这边拍照,然后被姜沛和钱一铭车子溅了一身水的自己。

   或许对姜沛来说,在P大门口就对她印象深刻。

   但对杨舒而言,那天才是她第一次真正注意到姜沛。

   她到现在还记得,那天姜沛坐在副驾驶上,穿着休闲的黑色衬衫,领口最上方的纽扣开着,坐姿散漫地看着她,痞帅的脸上透着几分浪荡不羁。

   ――“这边不好打车,需不需要载你一程?作为弄脏你衣服的补偿。”

   ――“咱们也不认识,还是不打扰了。”

   当时听完她的回答,姜沛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片刻,表情当即淡了下来。

   他那时候大概没想到她会忘了他。

   “你那天挺不高兴的吧?”杨舒勾勾唇,侧目问了姜沛一句。

   姜沛当即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,笑了声:“那可不,生平第一次搭讪女孩子,还被拒了。”

   杨舒说:“我那叫防范意识强,荒郊野外的,当然不能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。”

   “陌生男人”四个字,被杨舒咬的极重。

   姜沛气得笑出来,在她脸颊上捏了把:“那后来在民宿,缠着我拍照干嘛?见过一面,就不是陌生男人了?”

   杨舒眨了眨眼:“一回生,二回熟嘛。”

   姜沛想到什么,饱含深意地应:“嗯,是熟的挺快。”

   杨舒忆起那晚酒后的事,耳根蓦地灼红了。

   爸妈一直聊天忽略自己,好脾气的小以则也渐渐有了脾气,开始想哭闹。

   因为这个,他们不得已提前一公里下了车。

   这里还和以前一样,青砖铺就的小路,两旁建筑白墙青瓦,有人早早开始准备晚饭,烟囱上青烟袅袅。

   午后的阳光洒下来,暖融融的,处处透着幽静,很适合漫步。

   姜沛抱着儿子,杨舒拉着行李箱与他并排往前面走,过往的思绪也一点点被牵扯出来。

   杨舒忽然感慨一句:“你之前天天看我照片,也没见有过什么动作,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在民宿遇见,还有机会在一起吗?”

   姜沛偏头看她,目光神情又带着笃定:“会。”

   姜沛想起某天晚上,他回C大陪家人吃饭。

   晚饭前,他和姜吟在客厅看电视。

   原本他不感兴趣,打算先回房间的,倏而听到姜吟给杨舒发语音:“舒舒,听凌姐说你过几天要请假,去鹤桥古镇玩?你一个人在外面,住的地方尤其要注意,安全很重要。”

   姜吟发送语音后等杨舒的消息。

   当时姜沛在沙发上坐着,喝了口水,起身去阳台,拨通了民宿的老板齐峥打电话,闲聊。

   姜沛之前带父母和姜吟去古镇玩,住过那家民宿,姜吟知道老板的名字。

   听见姜沛打电话的人是齐峥,她当即想到他家民宿,迅速推荐给了杨舒,说是她哥的朋友,安全性更高一点。

   第二天,姜沛出差去了鹤桥古镇。

   那个案子原本是钱一铭的,姜沛强行参与了进去。

   鹤桥古镇的邂逅,从来不是一场意外。

   无论命运的齿轮如何运转,他们最终的结局,都会和如今一样。

   因为命运,就在自己手中。

第 73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