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4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4 章

   从欢乐谷出来,姜沛还没有完全从蹦极的刺激中缓过劲来,两人没开车去太远的地方吃饭。

   望梵山半山腰有一家生意红火的饭店,两人走进去。

   这是一家韩料烧烤,人虽多,服务员上菜的速度却不慢。

   杨舒早饿了,很自觉地拿着工具烤肉吃。

   姜沛摸起手机瞅了眼时间,看到先前那个微信群里有消息,他点开。

   申子俞:【沛哥还活着吗?】

   申子俞:【你的家人还需不需要我和遂哥照顾了?】

   申子俞:【我帮你时刻关注着新闻呢,你蹦极蹦得开心哈,一旦有意外,我立刻冲过去给你收尸!】

   姜沛嘴角扯了下,敲出两个字过去:【滚蛋】

   申子俞:【呦,这不好好活着的么】

   申子俞:【刚刚搞得跟要英勇就义了似的】

   申子俞:【不就蹦个极吗,你怎么怂得像个傻缺】

   申子俞:【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,快帮我叫救护车】

   (姜沛将申子俞踢出了群聊)

   尹遂:【……】

   (申子俞被尹遂拉进了群聊)

   申子俞:【沛哥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】

   申子俞:【咱们大学时学生会里那么多人,毕业后关系铁到现在的可就咱们三个,这是多么深的情谊,你怎么能说踢就把我踢了】

   申子俞:【我会伤心的(/难过)】

   申子俞:【还是遂哥爱我呜呜呜】

   姜沛:【还想再被踢?】

   申子俞:【沛哥我错了】

   申子俞:【我给你跪下:扑通】

   杨舒把烤好的五花肉夹在他跟前的盘子里:“来尝尝味道。”

   姜沛收了手机:“原来烤了半天是给我的?那我实在受宠若惊。”

   杨舒俏皮地眨了下眼:“我这不是怕你蹦极后遗症,现在还止不住手抖嘛。”

   姜沛一怔,又想到刚刚群里被嘲笑。

   他道:“我刚刚没表现的很害怕吧?”

   “没有吗?”杨舒认真回忆了一下,“哦,那刚跳下去的时候喊着说在拿命陪我玩的人,大概不是你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场景再现,姜沛逐渐感觉到一丝丝的丢人。

   他居然还不如个女孩子。

   “我第一次玩,不适应是正常的,你看你玩漂流的时候刚开始也不适应。以后咱们找机会再跳一次,我绝对能发挥好。”

   杨舒思索着,摇头:“以后天南海北的,各有各的工作,估计是没机会了。这么特别的回忆,有一次就挺好,下回你可以找别人一起。”

   姜沛神色稍怔,抬眸看着对面的女孩。

   她拿一片生菜叶子将五花肉卷起来,咬了一口,好看的眼眸眯起,不住点着头:“好吃!怪不得人多呢!”

  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,已经下午三点钟了。

   姜沛再次清晰地意识到。

   吃了这顿饭,等回到民宿,他们俩就没有关系了。

   女孩吃着东西一边跟他说笑,眼神里没有半点不舍和伤感。

   姜沛莫名觉得烦躁,他起身:“你先吃,我去个洗手间。”

   杨舒继续烤着东西,把烤好的肉放“钱二铭”的盘子里,又给自己烤了点菇。

   她看看时间,琢磨着等“钱二铭”回来,她可以趁机提提给他拍照的事。

   两人今天玩这么开心,他应该会答应的吧?

   傍晚夕阳下拍出来的照片绝对好看。

   如果配合得好,还可以拍点夜景。

   打着这个主意,她讨好一般又往对面的盘子里放了几块烤肉。

   杨舒吃的差不多了,“钱二铭”还没有回来。

   不会腿软在卫生间出不来了吧?蹦极后遗症这么大?

   杨舒正想拿手机给他打个电话,才猛然发现,她和“钱二铭”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方式。

   她正要去卫生间看看,余光瞥向窗外。

   外面半山坡前的路边,男人正随意倚着一块大石碑抽烟。

   看来蹦极后遗症确实挺严重,大概是真没缓过劲儿。

   杨舒跑过去找他:“钱二铭,你没事吧?”

   姜沛见她过来,掐掉手里的烟头,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,耸肩: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   他依旧那副随性散漫,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   “那你怎么不去吃东西,我都全部给你烤好了。”

   “我还不饿。”他看向杨舒,“你吃好了没?”

   杨舒点头。

   姜沛道:“账我已经结了,在这儿等着我进去拿包。”

   姜沛的车停在山上的欢乐谷门口,离这里不远,从韩料店出来,两人徒步往上面走。

   杨舒借机跟他聊。

   “今天天气真好,现在时间还早,你回去应该也没什么事吧?”

   姜沛侧目看过来:“怎么了?”

   杨舒逐渐兴致勃勃,指着包里的相机:“你看相机也背了一天了,不用多浪费,不然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吧,你看这边风景这么好,可以留个纪念,就当抵你刚刚请我吃饭了。”

   姜沛散漫笑了声,拎着包继续往前走:“你想拍我,怎么还说得好像在还我人情一样?”

   他腿长,步子迈的也快,杨舒疾步跟上去,喘吁吁道:“你慢点,这是上坡,跑起来很累的。”

   下午的阳光金灿灿的,给她那张脸染上粉色,一举一动都别样风情。

   姜沛步子慢下来。

   杨舒这才勉强跟得上他的步伐,继续先前的话:“你要真觉得是我想拍你,我也不否认,但我觉得这是互利共赢的事,我拍完可以发给你一份的呀,得奖了还能分你点奖金。”

   姜沛有些想不通:“你既然是摄影师,应该经常给人拍照,干嘛非缠着要拍我?”

   杨舒理所当然地回答:“看到不错的景致,当然想要拍下来好好收藏了。你看到漂亮的日出,美丽的晚霞,不会想要拍个照吗?”

   姜沛倏地停下来。

   杨舒没防备,鼻尖撞上他的手臂,鼻子登时酸酸涩涩的,眼眶也在生理条件下一点点起了红丝。

   姜沛抬手按着她头顶微微往后压,迫使她抬起头,一字一顿道:“看清楚了,我是人,不是日出,也不是晚霞。”

   “模特站在镜头前也就是个景,我要琢磨着怎么把他拍好看,一个道理呀。”

   “拍好看了就拿我照片去比赛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懒得理她,继续朝上面走。

   “我又不白拍你的,我给你付钱的。你要嫌弃两千奖金太少,我再给你加点。”

   杨舒跟上去,“就拍个照又不会花费太多时间,你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吗?人家男朋友都是主动帮女朋友拍照的,我反过来给你拍,还给你钱,你怎么还不乐意?”

   她不停软磨硬泡,姜沛想了想:“你想拍也行。”

   看到女孩眼底亮起的星芒,他道,“明天吧,今天太累了。”

   他突然就想把两人的关系再拉长一些。

   如果给他拍照,比赛,拿奖,那这期间总要有些交集吧。

   他提出一个要求:“从拍照到修图,以及后面你参赛的每一个流程,你都得经过我同意。”

   他能松口杨舒就很高兴了,对这些倒是并不介意:“好啊,但是你得保证,不许反悔!”

   “嗯,保证。”

   ――

   欢乐谷门口,杨舒看到一个饰品店,兴致勃勃进去看。

   耳朵上的耳钉已经很久了,她想换对新的。

   在货架上看了看,她扭头问旁边的“钱二铭”:“你觉得哪个好看?”

   姜沛视线在货架上扫过,最后拿起一对蝴蝶图案的:“这个吧。”

   杨舒接过来瞧了瞧,蝴蝶翅膀微微颤抖,灯光下闪着细碎的芒,做工灵巧细致,确实不错。

   这人眼光还挺好。

   这款耳钉货架上摆了两对,她全部拿下来:“我都要了。”

   要结账时,“钱二铭”递了银行卡给销售人员。

   杨舒看他:“你要买礼物给我吗?”

   她原本是打算自己付的。

   男人漫不经心:“给你留点念想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回到车上,杨舒把其中一对收进包包,另一对拿酒精棉消消毒,直接照着镜子把新买的耳钉戴上去。

   微微颤抖的蝴蝶,显得整个人更有灵气了。

   杨舒心情不错,系上安全带:“那咱们现在回去休息?”

   姜沛把驾驶位的椅背向后调了调,双手抱臂倚上去,双目阖上:“太累了,眯一会儿再走。”

   连着玩了那么多的刺激项目,确实很消耗人的体能。杨舒不疑有他,很理解地点点头:“行,那你睡会儿吧,不着急。”

   她拿着手机随便刷着新闻。

   姜吟给她发了微信语音。

   杨舒没带耳机,怕吵到“钱二铭”睡觉,点开后下意识放在耳边。

   但声音还是不低:“舒舒,你再不回来工作,国庆假期可就来了。工作室又接了几个活,我和凌姐两个人忙不过来,你少玩两天,赶紧回来!”

   旁边姜沛睁开眼,侧目看了过来,盯着她的手机,眉心皱着脸色微沉。

   杨舒以为是吵到他睡觉了,很抱歉地捂住手机:“你继续睡吧,我手机音量调低一点。”

   姜沛淡淡收回视线,再次眯上眼。

   杨舒思索着,在屏幕上给姜吟敲字回复:【我应该这两天就回去,么么~】

   姜吟:【玩的开心吗?】

   杨舒不自觉看了眼旁边的男人,回答:【还行。】

   又跟姜吟聊了两句,杨舒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   出来玩的这几天说是放松,但其实每天都起挺早的。

   这“钱二铭”既然要睡会儿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民宿,那干脆她也眯一觉好了。

   手机装进口袋,杨舒将椅背调整至合适的高度,往后一躺,闭上眼。

   有免排队的畅玩票真好,不然即便她正能自己搞来票,此刻没准还在太阳底下跟大家一起排队呢。

   杨舒舒展眉头,喜滋滋地酝酿睡意。

   不知过了多久,挺旁边人没了动静,姜沛缓缓睁开眼。

   他突然觉得这一天过得是真快。

   还没怎么玩呢,就结束了。

   女孩仰着下巴躺在座位上,樱红的小嘴微张,呼吸均匀,显然是真睡着了。

   她难得有如此乖巧安静的时刻。

   阳光顺着窗户洒进来一些,勾出她清秀好看的眉眼轮廓。

   女孩舔了下唇,稍微换了个姿势继续睡。

   姜沛失神看着,口袋里手机嗡声震了下。

   他身子坐正,摸起来看了眼。

   尹遂单独给他发了条微信:【你有艳遇?】

   姜沛眼皮跳了一下,下意识看向睡得香甜的女孩。

   他警惕地环顾四周,顺着窗户往外看。

   欢乐谷大门外,偌大的停车场,他没有看到尹遂那小子的身影。

   姜沛:【?】

   【为什么这么问?】

   尹遂:【直觉】

   姜沛当即乐了。

   这是什么奇怪的直觉,男人也有第六感吗?

   姜沛怎么想怎么不对劲:【兄弟,你这直觉让我心里发毛,你不会对我有意思吧?】

   【我知道我长得帅,但我对男人真没兴趣,你要控制好你自己啊,我害怕。】

   尹遂:【……】

   【真骚】

   姜沛:【不是,你到底为什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?】

   尹遂:【上午行业峰会,我遇见了江彻】

   姜沛:【没错,江彻给了我一张欢乐谷的票,所以我来玩个蹦极。这跟艳遇有什么关系?】

   尹遂:【划重点:情侣票】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【一张情侣票能代表什么?我一个人拿情侣票来蹦个极,有什么问题?】

   尹遂:【没问题】

   【你们玩得开心,回来记得请我吃饭】

   姜沛盯着他最后的“你们”两个字,哂笑一声。

   请你吃屁!

   想着刚才尹遂的形容,他斜睨了眼女孩的睡眼。

   艳遇?

   ――

   杨舒这一觉睡得挺沉,醒来时身上搭着一件外套。

   她眨了眨眼,发现是“钱二铭”的。

  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在自己的位置上刷着手机。

   外面天色已经黯淡,车里没开灯,手机荧幕的光映着男人俊逸的脸廓。

   “我是不是睡挺久的,天都黑了。”她把外套收起来,还给“钱二铭”。

   男人随手接过来:“醒得刚刚好。”

   他下巴一抬,示意前方,“快开始了。”

   “什么?”杨舒狐疑地看过去。

   他车停在地势较高的位置,能看到欢乐谷精巧漂亮的建筑和旖旎灯光。

   一座座城堡般的建筑高高耸立在山顶,夜幕下多了些神秘的色彩。

   “原来这里晚上也这么美。”她从包里取出相机,探出窗户打算拍点照片。

   刚按下快门,周围的灯光蓦地黯了,周遭一片漆黑。

   紧接着,“嗖”的一声,红红的星火窜上天,在高空中砰地爆破。

   绚丽的烟花四散开来,绮丽多姿,姹紫嫣红,如银河倒泻,又像披着彩衣的流星雨洒落人间。

   杨舒有点兴奋:“这里晚上居然还有烟花秀吗?”

   姜沛说:“不是每天晚上都有,今天恰好有。”

   一簇簇烟花在空中绽放,映红了人的脸颊。

   杨舒狐疑地侧目看过去:“所以你不是真的睡觉,是故意拖时间等烟花吗?”

   “你们女孩子应该会喜欢这玩意儿。”他看向女孩澄澈的眼眸,“今天玩得很畅快,不知道这样的落幕,能不能让你记得久一点?”

   杨舒品味着他的话,挑眉笑了:“你是希望我记得烟花呢,还是记得你?”

   “你说呢?”男人扣住她的后脑,唇压上她的。

   他感觉自己像中了蛊。

   明知道两人的关系危险易碎,却还是轻易沦陷。

   耳畔再次响起她先前的话。

   ――“两个人在一起,必然都是有所图的。”

   ――“这些都是不靠谱的东西,我从来不做这种交易。”

   ――“咱们俩像今天这种有约定期限的情侣关系,就挺好的,谁也不必向对方许诺未来。”

   既然如此,那就不谈感情,不聊以后,活在此刻好了。

   指腹撅住女孩的下颌,迫使她张开嘴。

   舌强势而入,肆意掠夺,越吻越深。

第 14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