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江凌X傅文琛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江凌X傅文琛

   国庆假期, 江凌和傅文琛带童童回了安芹。

   傅家二老念叨要见小孙子许久了,一家三口从机场出来, 傅文琛询问江凌的意见后, 先带他们母子回了傅家老宅。

   当年江凌偶尔会和傅文琛一起过来陪父母吃饭,对于老宅江凌还是有些印象的。

   这里还和几年前一样,没太大变化。

   听见动静, 傅辉盛和刘芸亲自迎了出来。

   看到江凌和童童, 刘芸脸上难掩欢喜:“一路上奔波很累了吧?”

   江凌笑着摇头说还好。

   童童一直牵着江凌的手,仰头好奇地看着跟前的老人。

   江凌柔声哄他:“怎么不吭声了, 先前不是告诉过你, 看到长辈要叫人的?”

   童童这才乖乖上前喊了声:“爷爷奶奶好。”

   傅辉盛和刘芸夫妻两人高兴地眼含热泪, 忙招呼他们进屋。

   客厅里, 刘芸热情给童童准备各种零食, 傅辉盛也忙着给他拿玩具, 两人将童童团团围住。

   童童有点不适应,求助地看向旁边坐着的傅文琛和江凌。

   傅文琛看过来:“爸妈,他喜欢什么自己会拿的, 不用老围着他转, 你俩也过来坐吧。”

   傅辉盛和刘芸这才一起坐过来, 跟傅文琛和江凌聊天。

   当天晚上, 他们一家三口留在了老宅。

   童童在陌生的地方更依赖江凌, 非要江凌亲自哄着他才睡。

   好容易把人哄睡着,江凌困乏地打了个哈欠, 从他的房间里出来。

   正要关门, 恰好看到刘芸走过来, 压低声音问江凌:“童童睡了吗?”

   江凌点头:“刚睡着。”

   又问她,“这么晚了, 妈你怎么还没睡?”

   刘芸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睡不着,想过来看看我的小孙子。”

   她顺着门缝朝里面张望,黯淡的光线下,床上的男孩睡得正酣。

   江凌问她要不要进去看,刘芸忙摆手:“不用不用,我就看看,别把他给吵醒了。”

   她依旧在门外站着,感慨一句,“童童跟他爸小时候长的真像。”

   刘芸略显歉意地望向江凌:“你这几年一人带着孩子,实在是辛苦了,说起来我们傅家也对不住你。那时候傅家出事,我和你爸六神无主,还怨怪你的娘家人,如今想想实在惭愧。”

   江凌宽慰她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   刘芸喟叹一声,把童童房间的门轻轻带上:“这几年我总催着文琛相亲,他连去跟对方见个面都不愿意,一年到头在外面工作,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其实我和你爸心里知道,他念着你呢,又觉得傅家倒了,自己配不上你,所以才拼命工作。”

   刘芸想起什么,又说,“前年的春节,他难得从长莞回来。那年他重新买回了傅家老宅,将一切恢复原样,全家人搬过来,本是高高兴兴一家团圆的日子,他脸上却没多少笑脸。除夕晚上跨年,他一个人在天台上喝闷酒,醉的一塌糊涂。我和你爸好不容易找到他,把他扶回房间,他嘴里还一直念着你的名字。”

   江凌眼眶有些热,久久没有说话。

   刘芸拍拍江凌的肩膀:“那时候都想着你们俩分开那么久,傅家和江家的差距也悬殊,估计再也没有可能了,没想到我这儿子还有被上苍眷顾的时候。以后不管日子怎么样,我都希望你们俩能够好好的。其实夫妻俩在一起,不离不弃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 江凌和刘芸又聊了一会儿,江凌才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 推开门进去,傅文琛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着,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,一手举着手机在打电话。

   他似乎在忙工作上的事,聊的是一些商事案件,谈及自己的见解时从容沉稳,气质内敛,周身散发出成熟的魅力。

   他明明看起来那样优秀,不知道为什么傅家没落后,老觉得自己配不上她。

   她当初跟傅文琛结婚,看重的才不是傅家的家境。

   灯光照在他俊逸的侧脸,一双剑眉浓密乌黑,举着手机谈话时性感的薄唇轻启,嗓音温润又好听。

   如果是平时,看到他在工作,江凌会选择不打扰他。

   但今晚不知怎么了,她没忍住直接走了过去,站在他身后,主动搂住他的脖子。

   傅文琛被她的动作搞得神色稍怔,反应慢了半拍,才对手机里道:“嗯,那就先聊到这里吧,我还有些事,晚点再说。”

   切断电话,他合上笔记本电脑放在旁,将身后站着的江凌扯过来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:“怎么了?”

   江凌紧紧抱住他:“不怎么,就是很想你。”

   傅文琛挑眉笑了下,轻轻捏起她的下巴,在她脸上打量一会儿,懒懒问:“我看看怎么想的?”

   他的唇贴过来,在她樱红的唇瓣上轻咬一口,粗沉的呼吸洒过来,“这样想吗?”

   江凌脸有些红,还未说话,她人已经被傅文琛打横抱起,去往床上。

   他倾身压过来,轻吮江凌敏感的耳垂,轻声低喃:“巧了,我也恰好很想你。”

   他的吻顺着耳根落在侧颈,又辗转吻住她的唇。

   良久之后,江凌才被他放开。

   她被亲的双颊泛起一丝绯红,红唇水痕潋滟,目光也迷离了不少。

   缓和好一会儿,江凌勾住他的脖子,再次贴上去亲他。

   傅文琛受宠若惊,又格外欢喜,给她更加温柔的回应。

   ――

   傅文琛和江凌第二天回的江家。

   在这边童童他明显更自在些,一看到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,就迈着小短腿扑过去,甜甜地喊外公外婆。

   江凌一进家,就感觉脚踝处有毛茸茸的东西蹭自己。

   她低头看了眼,发现是只胖乎乎的白猫。

   江凌弯腰将猫抱起来,撸着它身上软乎乎的毛:“家里什么时候养猫了?”

   众人进屋后,江老太太才说:“前几天我在小区散步,这猫喵喵叫地跟着我,像是没主人的,我就给带回来了。来到这儿后也不怕生,粘人的很。”

   童童看见也凑过来,手在猫身上摸着:“外婆,这猫叫什么名字?”

   江老太太说:“我就随便给起了个,叫小白。”

   童童挺喜欢这猫,小白小白地叫着,将猫抱进怀里,又亲又蹭。

   就连吃饭的时候,他也不离手地抱着。

   江凌说让他放下好好吃饭,他也不听。

   江凌无语地道:“跟没见过猫似的,这么喜欢,你干脆今晚抱着它睡觉得了。”

   童童一手搂着猫,一手拿勺子吃着饭:“我本来就是要带它一起睡觉的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接下来一连几天,童童在江家都跟小白玩。

   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,关系好的不得了。

   后来江彻给他买了遥控飞机。

   看到喜欢的新玩具,童童的注意力被吸引,才对小白的喜爱消减一些。

   国庆假期即将结束,临近回长莞的前一天。

   这天午后,童童在外面院子里玩遥控飞机,小白过来冲他喵喵叫了几声,大概是想找他玩,童童也不理会。

   最后小白摇晃着身子往客厅走。

   傅文琛和江凌两人恰好牵着手从客厅出来,看见这一幕,江凌将路过自己身边的猫抱起,笑嗔道:“你看你儿子,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,之前走哪都得抱着猫,现在有了玩具就不跟猫玩了。”

   傅文琛也跟着笑:“小孩子心性,大都这样。”

   江凌低头看着怀里的猫:“这猫好沉啊,肚子这么大,该不会怀孕了吧?也不知道妈在哪捡回来的。”

   正在玩遥控飞机的童童蓦地朝这边看过来。

   他小小的脑袋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逝,匆忙跑过来,指着那猫:“妈妈,小白是女孩子吗?”

   江凌被问的有些莫名,愣了两秒后点头:“是母猫,当然是女孩子啊。”

   童童看看那只猫,想到自己最近每天晚上都抱着“她”睡觉。

   林嫂说过,男孩子和女孩子睡觉,亲嘴,女孩子就会怀孕,生小宝宝。

   童童没有和小白亲过嘴,但是每天早上醒来,小白都会舔他嘴巴,所以他应该算是被迫跟小白亲过。

   妈妈说小猫怀孕了,不会就是他的崽崽吧。

   童童升起不祥的预感。哇的一下哭出声。

   小白被他震耳欲聋的哭声吓到,从江凌怀里逃窜,瞬间冲进屋溜得没影。

   他哭的太突然,江凌和傅文琛都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   夫妻俩面面相觑片刻,赶忙去哄,问他怎么了。

   童童只管哭,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 他让小白怀孕这事,实在难以出口,也害怕爸爸妈妈会打死他。

   平复着心里的不安和惶恐,童童渐渐止了哭声。

   他什么也不敢说,只能把这个秘密憋在心里。

   遥控飞机他也没心情玩了,进客厅,童童的眼神一直落在小白的肚子上,发愁地直抠手指。

   江凌第一次见到童童这个状态,很不放心地问傅文琛:“他这是怎么了?小小年纪的,怎么有点癔症?”

   傅文琛拧着眉头,也有点答不上来。

   想了想,傅文琛主动过去坐在他旁边:“怎么了?有没有什么心事跟爸爸说?”

   童童抿了下唇,想说点什么,又害怕,最后摇摇头:“我没有心事。”

   独自安静地坐了会儿,童童上前把趴在沙发上睡觉的小白小心翼翼抱起来。

   他扭头问傅文琛:“爸爸,咱们回长莞的时候,能把小白一起带走吗?”

  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不可挽回,童童觉得自己作为男子汉,还是要好好照顾小白的。

   傅文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当他是真的喜欢这猫,便道:“那得问你妈妈和外婆。”

   童童又去找江老太太和江凌商量。

   江老太太对他一向有求必应,自然爽快答应小白给他养,顺带着也替江凌答应下来。

   宠物不能带上飞机,为了满足亲亲外孙的要求,老太太还让人办了宠物托运手续。

   和爸爸妈妈坐飞机回长莞那天,童童一直心不在焉,惦记着被托运的小白,以及小白肚子里的宝宝。

   回长莞后,童童对小白体贴入微。

   每天放学之前要抱抱它,放学回来也陪着它,都不缠着傅文琛给他讲睡前故事了。

   这天在学校里,课间休息时间,童童跟好朋友波点说起自己和小白的秘密。

   波点听完很是吃惊:“这么说,你要当爸爸了?”

   童童沉重又一脸严肃地点点头:“应该是的。”

   他手指放在唇边嘘了声,“你千万别声张。”

   波点捂住嘴,压低声音回他:“放心吧,我一定替你保密。”

   眼珠一动,波点思索着又悄声问他,“等将来小白把宝宝生下来,是不是我就是叔叔啦?”

   童童说:“咱们俩关系这么好,你当然是叔叔。”

 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这个天大的秘密,自以为无人发觉。

   后面坐着的小女孩薛灵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,忽然忍不住插嘴:“你怎么知道小白肚里的孩子是你的?”

   童童瞳孔倏然放大,不太满意地皱眉:“你怎么偷听人讲话呢?”

   “你俩声音那么大,我光明正大听到的。”薛灵说着,摆摆手,“放心吧,我也会替你保密的。”

   童童这才放心一些,回答她之前的问题:“我爸可是律师呢,这点推断我还是有的。你只要知道自己是怎么生下来的,就懂了。”

   薛灵眨了眨澄澈的眼睛:“就算睡觉时亲亲能怀小宝宝,可那说的是人哎,你家小白是猫。如果小白的宝宝真是你的,他们长的是人还是猫?像你还是像小白?”

   童童:“对哦!”

   薛灵:“还有啊,如果你和小白睡觉亲亲,会让小白怀宝宝,当初你和小白一起睡觉的时候,你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阻止?”

   童童:“对哦!”

   薛灵打量他一会儿,十分难以置信地问一句:“你爸爸真的是律师?律师不是都很厉害很聪明吗,你这智商,是他亲生的吗?”

   童童:“……”

   薛灵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,童童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荒唐而可笑。

   当天晚上回家,他整个人有点丧。

   小白迎上来时,他也没像之前那样温柔小心地抱起它。

   江凌看他独自在沙发上坐着,纳闷:“怎么了?学校里遇到不开心的事了?”

   童童看着猫问:“妈妈,小白肚子里的宝宝到底是谁的?”

   江凌困惑两秒,噗嗤笑了:“小白没怀孕呀,从外婆家带她回来时就给它检查过了,它就是胖的。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   想到童童之前的反常表现,她有些乐,“你之前对小白好,是因为你觉得它怀宝宝了?”

   童童抿着唇没反驳。

   他可不好意思说,他以为怀的还是他的崽崽。

   “那我们还养它吗?”童童问。

   江凌怔愣少顷:“养啊,为什么不养?它现在也是咱们家的一份子,是家人了。你每天放学,小白都热情地迎接你,还在你无聊的时候陪你玩,多好。”

   童童想想也是。

   家里多个小白,还是挺热闹的。

   想通了,他决定和小白和解。

   弯腰把小白抱起来,童童叹道:“既然这样,那咱们以后做朋友好了。”

   搂着小猫咪,童童想到薛灵后来说的,只有大人亲亲才会生小孩。

   琢磨着,他又跟江凌道:“妈妈,你和爸爸要经常亲亲。”

   他想一出又一出,江凌无奈地笑:“为什么?”

   童童:“我想要弟弟妹妹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关于想要弟弟妹妹的话,童童偶尔心血来潮,会对着傅文琛和江凌提一提。

   江凌听过之后,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   童童和傅文琛才刚刚相认没多久,她还是希望他们父子两个能够多培养培养感情。

   至少目前这个阶段,家里还不适合再添一个小朋友。

   小白依旧留在家里养着,童童虽然不再像之前那样抱着为它负责的心态,对它呵护备至,但每天放学回来还是会陪它玩一会儿。

   他逐渐把小白当作自己的小伙伴。

   第二年的五月份,江凌和傅文琛在家人的安排下,举办了盛大的婚礼。

   婚后的蜜月旅行,两人特地选在暑假,带着童童一起。

   此后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,算是彻底步入正轨。

   上了小学的童童勤奋懂事,几乎没什么让他们夫妻俩操心的地方。

   这天周末,他上午在家写完作业,拿去书房给傅文琛检查。

   数学一道题也没错,傅文琛看完后挺满意的:“完成的不错,想去哪玩,爸爸下午没事可以带你去。”

   大部分地方童童都玩的没有新鲜感了,也不感兴趣,他手指点着下巴想了想,最后说:“去姜沛叔叔家找小弟弟玩吧。”

   姜沛和杨舒家生了个小弟弟,可可爱爱的,童童挺喜欢。

   傅文琛拿手机给姜沛打电话:“今天干嘛呢,忙吗?”

   手机里传来姜沛的声音:“忙着呢,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我帮不了,今天周末,我陪老婆儿子呢。”

   傅文琛无奈地笑:“我儿子想找你家以则玩,你们在家的话我们下午去坐坐。”

   那边姜沛松了口气:“你早说啊,吓我一跳。”

   顿了两秒,姜沛又说,“来呗,别下午了,现在过来赶上一起吃午饭,尹遂和姜吟也在,人多热闹。”

   收了手机,傅文琛去卧室找江凌。

   她昨天工作应酬到很晚,如今还在床上补觉。

   这个点江凌已经醒了,只是躺在床上懒得动弹,听到开门声,她掀起眼皮看过去。

   傅文琛走过来,在床沿坐下:“肚子饿不饿?”

   江凌挪了挪身子,脑袋枕在他大腿上,依恋地搂住他的腰:“还好,该吃午饭了吗?”

   傅文琛揉揉她脑袋,跟她说了童童想去姜沛家的事,问她是要再睡会儿下午去,还是现在起床。

   江凌闭着眼睛养神片刻:“有蹭吃蹭喝的机会,当然不能拒绝,我马上起床。”

   她嘴上说着,搂着傅文琛一动不动。

   傅文琛失笑地捏捏她的脸:“这么困?”

   他将人抱在怀里,俯首靠近她的唇,在上面轻咬一口,“不然我帮你清醒清醒?”

   “咔哒”

   门在此时被人从外面推开,童童跑着进来:“爸爸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……”

   话音未落,他呆愣地看着抱在一起的爸爸妈妈,迅速双手捂住眼睛:“我什么也没看见!”

   他坚定地说着,又悄悄露出指缝,偷偷看向那边。

   江凌已经果断把傅文琛推开,从床上跳下来去浴室洗漱。

   傅文琛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向门口的童童:“进来怎么不敲门?”

   童童小声咕哝一句:“以前也没敲过门呀。”

   “以后记得敲。”

   “……哦。”

江凌X傅文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