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8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8 章

   关于合同纠纷的案子, 一直到年关都是杨舒负责找姜沛跟进。

   这期间,杨舒经常去律所找姜沛。

   当然, 她没有再在他跟前提过甲方爸爸这个称呼。

   有些教训, 吃一次就够了,她不想再来第二回。

   违约赔偿的事,并没有走司法程序, 便在姜沛的干预下尘埃落定。

   他见了违约方的负责人之后, 对方很快撤诉,并亲自去工作室赔礼道歉。

   当天下午, 江凌拿到赔偿金很高兴, 跟杨舒和姜吟分享喜悦:“果然这种事就得厉害的律师出马, 对方违约还想讹我们钱, 真当咱们是泥捏的了!”

   工作室今天结束就放年假, 有些同事上午就已经请假回老家, 办公室显得冷清不少。

   江凌说给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还没打过去,让姜吟代为转交,同时向她哥表达一下谢意。

   这回姜吟没推给杨舒。

   因为她发现杨舒因为这个案子, 往她哥那边跑挺久了, 两人仍是零进展。

   这几天姜吟试探过杨舒对她哥的感觉, 每次故意把话题扯到她哥身上, 杨舒很快就揭过话题说别的。

   这明显就是俩人没交情, 不感兴趣,不想聊。

   莫非真的完全不来电?

   姜吟也是想不通, 郎才女貌, 双双单身, 一来二去这么久,怎么就没点火花呢。

   肯定还是她哥的问题, 脾气臭,说话得罪人,指不定哪点给杨舒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

   唉,他俩这事不好掺和。

   估计难凑成对儿。

   ―

   傍晚时分,下班后同事们都收拾东西离开。

   江凌、杨舒和姜吟三个人留下来打扫完卫生,将工作室的门窗关闭,关掉电源。

   锁上门出来,三人一同进电梯。

   杨舒问:“凌姐什么时候回安芩?”

   “订了明天的机票。”江凌应着,忽而朝杨舒看过来,“要不你今年跟我一块儿回吧,我家房子大,有的是房间给你住,无聊的时候还能找童童陪你玩。”

   杨舒笑着婉拒:“我就不去了,懒得折腾,在长莞过年也挺好的。”

   “那就去我家。”姜吟跟着接腔,挽上她的手臂,“不然今天就跟我走吧,咱俩住一屋,我家过年氛围很好的。”

   杨舒嗔她:“别闹,我正想自己安静几天呢,你们俩都别烦我。”

   江凌和姜吟对视一眼,虽有些无奈,却也不再劝她。

   到地下车库,三人打了招呼,各自驱车回家。

   杨舒很久没做饭了,昨晚姜沛说想吃她做的茄汁面。

   姜沛并不是每晚都找她,有时候工作忙,加班到很晚,直接给她发消息让她别等。

   他今天一天微信上没动静,也不知道今晚来不来。

   杨舒犹豫了一下,还是改道去了趟超市,买一些做面的食材。

   从超市出来,外面又下雪了。

   长莞的冬天,雪总是格外多,洋洋洒洒的,整座城市都诗情画意了不少。

   杨舒驱车回小区,停在地下车库,下车前感觉口袋里手机震动,她拿起看了眼。

   收到姜沛的微信。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今天晚上有应酬,你早点休息,我不过去。】

   杨舒盯着手机荧幕,沉默了大概三秒钟,指腹在上面敲了几下,输入文字:你昨晚不是说想吃茄汁面吗?

   想了想,又把这句话删掉,重新输入发送:【OK】

   手机装进口袋,她打开车门下车。

   外面冷,她缩着脖子往电梯的方向跑。

   跑两步想起买的食材还在车上,又折回,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拎出来。

   回到家,杨舒先暖和一会儿,才拎着买来的东西进厨房。

   给自己做了碗茄汁面,她捧着碗放在客厅的茶几上,拿遥控器打开电视,自己盘腿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。

   姜沛每次看到她这样坐地上,都会沉着脸让她起来。

   杨舒不听,他就用蛮力把她抱起来放沙发上。

   他不许她坐地上,说凉,生理期腹痛没准就跟这个有关系。

   想起这些,杨舒本欲起来,抬了抬屁股又坐回去。

   屋里开着电暖呢,根本就不凉,分明是他管太宽。

   自己昨晚说想吃茄汁面的,现在又爽约,她凭什么要听他的?

   屋里有些安静,她把电视声音调大了一些,坐下来吃面。

   也不知道哪道程序出了问题,今晚的面好像没有很好吃,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   杨舒勉强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,随手从沙发上搂了个抱枕过来,准备看会儿电视。

   ――

   律师事务所刚赢了个案子,今晚委托方请姜沛、钱一铭和傅文琛三人吃饭。

   某饭店的包厢内,席上美味的菜肴没怎么碰过,酒倒是一来二去喝了不少。

   大家推杯换盏,气氛融洽热闹。

   委托方几个负责人在说话,钱一铭和傅文琛附和地应着。

   姜沛有些心不在焉,时而搭上两句,话也不多。

   手机点开与杨舒的微信对话框,犹豫了一下,他发了条消息问:【今晚怎么吃饭的?】

   那边隔了很久,才回过来一条消息。

   是一张茄汁面的图片。

   她今晚居然做了茄汁面,倒是挺难得的。

   姜沛以为她又点外卖。

   高总敬酒给他,姜沛收了手机,谈笑着起身,举杯跟他对饮。

   重新坐下后,姜沛又看了眼那张图片。

   脑海中不知怎的,忽而想起昨晚。

   昨天夜里两人缠绵到挺晚,姜沛喘息着俯在她身上,倏然间肚子叫了声。

   被压着的女孩面如桃色,身上淡淡的粉晕还未散去,眼眶湿漉漉的,像氤氲着一汪清泉,楚楚可怜,又别样动人。

   他俯首在她唇上小啄一下,悠悠道:“为了伺.候你,饿得肚子都叫了,怎么办?”

   杨舒红着脸推他:“你肚子饿关我什么事?我哪知道怎么办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   姜沛捉住她的手,轻轻吻过她的指尖:“你是不是许久没做过茄汁面了,再给我做一次,我想吃。”

   “不做。”杨舒把手抽回来,“我没力气。”

   “明晚做也行。”

   “不要。”她果断拒绝。

   “这么绝情?”姜沛似笑非笑看着她,带着点怨念地道,“你还真是用完就扔,半点不知道体贴。”

   “你今天才知道吗?”杨舒把人推开,“我现在用完了,你可以走人了,不要妨碍我睡觉,熬夜会变丑的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茄汁面的事,姜沛昨夜就是突然想起来,随口一说,并没放在心上。

   今天工作忙了一天,他都忘了有这茬。

   却没料到昨晚亲口拒绝他的人,今夜破天荒做了面。

   还真是――

   口是心非。

   姜沛看着她发来的图片,散漫倚着靠背,眉尾轻挑,嘴角浅浅勾起。

   今晚上他若不过去,他家小姑娘嘴上不说,只怕心里该委屈了。

   又坐了两分钟,姜沛收了手机起身:“各位抱歉,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,得先走一步了,大家玩得尽兴。”

   他把跟前的酒杯满上,敬大家一杯。

   又寒暄两句,姜沛从包厢里出来。

   傅文琛去了趟洗手间,出来便撞见姜沛拿着外套要走。

   他迎上来:“不是还没结束,怎么走了?一会儿好说去唱歌呢。”

   姜沛朝里面看一眼:“唱歌我就不去了,有点事。”

   傅文琛打量他片刻:“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?里面可是大客户。”

   姜沛:“赢了案子,就是我对客户最大的负责,应酬这种事谁陪着都一样,你们玩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冬天的夜晚,街上没什么人,只有车子排着队自主干道上驶过。

   姜沛喝了酒不能开车,手机上约了代驾,让人把他送去落心小区。

   姜沛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,这么冷的天,也不确定杨舒睡了没。

   站在门口输了大门密码,轻轻打开。

   里面灯光亮着,暖暖的光线顺着门缝泄进来,屋子里隐约有电视的声音。

   看来还没睡。

   姜沛轻轻关上门,换了鞋走向客厅。

   电视上演着一部古装剧,杨舒搂着抱枕在地毯上坐着,脑袋歪在沙发,就那么睡着了。

   姜沛不觉拧起眉头。

   跟她说过别在地上坐,她倒好,居然还睡这儿了。

   真是把他的话当耳旁风。

   他走过去,直接将地上的人打横抱起,放在沙发,拿过她手上的遥控器,把电视关掉。

   他动作不大,但杨舒睡眠浅,还是醒了。

   睁开惺忪的睡眼,她眨巴几下,看着姜沛那张脸。

   恍惚间,好像是在做梦。

   她记得今天晚上姜沛有应酬,说不来了。

   骗子,哄她做茄汁面,结果他又不来了。

   “好烦呐,睡个觉也不让人消停。”

   居然跑到她梦里来,阴魂不散的。

   她抬手把那张脸推开。

   手上触感温热,指尖好像不经意碰到他的睫毛,姜沛闭着眼睫毛颤了两下,浓密纤长的羽毛扫过她指腹。

   手感有点真实,好像不是梦。

   杨舒睁开眼又定睛去看他。

   男人板着脸,把她手拿开,目色沉沉地盯着她。

   大概刚刚手指不小心戳到他眼睛了,他左侧的眼尾有些红丝,衬得下面那颗小痣愈发显得勾人。

   杨舒收回手,从沙发上坐起:“你不是不来了吗。”

   “我要是不来,你打算在地上睡一夜?”

   杨舒被问得一怔,急忙反驳:“你可别自恋,我不是等你才在这儿睡的,我看电视来着,后来有点困,就眯了一觉。”

   姜沛捉住她的脚,冰冰凉凉的,他主动帮她揉搓着取暖:“什么也不盖就在这儿睡觉,快过年了,你还想在医院里度过?”

   “在哪不都一样。”杨舒下意识脱口,室内陡然静了两秒,姜沛捏着她脚的动作顿住,抬眸看向她。

   杨舒避开他的视线。

   她的脚小巧莹白,此时被他宽厚温热的大掌包裹着。

   她不自觉勾了下脚趾,双足从他掌中移开,脸上早已恢复平静:“你不是有应酬吗,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 她嗅到他身上的酒气,“你还喝酒了。”

   姜沛拿毯子裹住她:“外面的饭菜不好吃,想吃你做的面,所以就来了。”

   杨舒给他一记白眼:“我又没答应要给你做,你来也没有。”

   见姜沛视线落在茶几上她剩下的那份,杨舒忙解释,“我今晚自己突然想吃,所以做了一份,没你的。”

   “我吃这个也行。”姜沛说着已经端起桌上那碗,吃了一口。

   杨舒赶紧抢过来放回茶几上:“都凉了,面也泡得不劲道,很难吃的。”

   姜沛环住她的腰:“那你要不要再做一碗给我?”

   在杨舒拒绝之前,他牵起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胃,“喝了好多酒,都没吃几口东西,真的很饿,好歹我现在也是你男朋友,你总要稍微心疼一下吧?假装的也行。”

   杨舒想了想,勉为其难点头:“那我就,可怜你一下。”

   她把茶几上那碗端起来,趿着拖鞋去厨房。

   姜沛侧首,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。

   杨舒进厨房后把头发扎起来,系上围裙,洗了手开始准备食材。

   厨房灯光映着她白皙精致的侧脸,随着她低头的动作,一缕细碎的发丝垂在额前。

   姜沛起身走过去,洗了手,站在她跟前:“我帮你做点什么?”

   杨舒沉吟片刻,也不推拒:“那你炒两个鸡蛋吧。”

   ―

   杨舒晚上也没吃几口,做着做着觉得有些饿,煮面时就多煮了半份。

   两碗香气浓郁的茄汁面端上桌,姜沛看她碗里那份连自己一半都不及。

   “吃这么少?”从刚刚那碗凉的面来看,他怀疑杨舒今晚压根就没怎么吃。

   杨舒看一眼碗里的面:“太晚了,马上要睡觉,吃多会胖的。”

   姜沛把自己碗里的鸡蛋夹给她:“哪那么多事,饿了就吃,一会儿还得运动呢,你不吃怎么有力气。更何况,胖点手感更好。”

   杨舒从桌子底下伸腿踹他一脚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   看她因羞恼脸颊涨红,姜沛牵唇笑笑,不再逗她:“吃吧,一会儿凉了。”

   吃了面,姜沛和杨舒一起把厨房收拾干净。

  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晚上十点钟。

   两人没什么交流,不约而同地先去洗澡。

   杨舒去卧室洗,姜沛进了客厅的洗手间。

   杨舒洗得慢,还泡了个澡。

   出来时姜沛穿着浴袍在床头倚着,正随意划着手机。

   听到浴室开门声,他抬眸看过来,目光灼灼,像死死盯着向他走来的猎物。

   杨舒刚走至床边,手腕被他扯住,整个人跌至柔软的床上。

   他顺势欺压过来,脸埋在她颈窝轻轻嗅着,缱绻悦耳的声线漫进耳底:“好香啊。”

   细密的吻落下,他的手熟稔地却解她睡袍腰间的系带。

   夜已经深了,小区内一片静谧。

   外面客厅的灯没关,墙上挂钟一分一秒地走动着。

   时针从十点走到十一点,最后又指向十二点。

   卧室里的动静不时传来,到很晚才停歇。

   杨舒最后懒得动弹,是姜沛抱她去洗的澡。

   重新躺回床上,她只想立刻闭上眼睡觉,不要再被人打扰。

   姜沛从浴室出来后没走,身上仍穿着浴袍。

   杨舒懒懒睁开眼皮:“你还不走?”

   姜沛在床沿坐下,双手撑着床褥倾身过去。

  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,杨舒攥着被子瞪大眼睛,内心升起不好的预感:“你不会还来吧?”

   姜沛笑了声:“不是,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“今晚我留这儿。”

   “??”

   杨舒想都不想,果断拒绝,“不行,我们之前约定好的,不在一起过夜,你想违约?”

   姜沛指指自己:“我喝酒了,不能开车。”

   “那你怎么过来的?”

   “当时找的代驾,现在都过十二点了。”

   杨舒正想说过十二点也能找代驾,话到嘴边,听姜沛又道:“上次你喝醉,我也是收留过你的,你不至于无情到这么晚还非把我赶走吧?外面很冷,我还醉着呢,不能吹风。”

   杨舒确定他今天晚上喝了酒,不过从刚刚的疯劲来看,姜沛分明一点没醉。

   折腾她的时候挺清醒,如今结束了在这儿跟她装可怜。

   杨舒觉得他八成是今天犯懒了,觉得外面冷不想跑,所以厚着脸皮想赖她家。

   姜沛确实收留过她一晚,他今晚想留这儿也不是不行。

   杨舒思考过后,开口:“那你去睡客厅沙发。”

   “睡沙发?”姜沛似乎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,顿了顿,不太满意地道,“就你家沙发那个长度,我这身高容不下吧?”

   “谁让你长那么高的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杨舒租的这套房本来就是适合单身人士的,客厅和主卧面积大一些,还有个没有床的小书房。

   她脑子里想一圈,确实没有能容纳姜沛的第二间卧室。

   之前说好不一起睡觉的,现在他突然留下,一起睡杨舒也不习惯。

   “只有沙发能睡,你不满意你就找代驾。”

   她这次态度坚决,姜沛顿了顿,索性不跟她磨了:“行吧,我今晚勉为其难去睡沙发。”

   杨舒太累了,实在不想动弹:“被子你自己去拿。”

   姜沛看她一眼,起身去衣帽间拿了床被子。

   从卧室出去时,背后杨舒道:“我困了,要睡觉了。”

   这是让他不要再进来的意思。

   姜沛笑笑,回头:“睡吧,不吵你。”

   他出去后,卧室的门关上。

   杨舒是真的困,打了个哈欠,关掉室内的灯。

   ―

   姜沛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打开手机,看到梁雯两个小时前有发微信语音给他。

   他隐约记得手机确实震动过。

   当时杨舒提醒他手机上有消息,他吻着她说先不管。

  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发来的。

   姜沛点开语音,把声音调低了点。

   第一条是说姜吟公司都已经放年假了,问姜沛什么时候放假,让他到时候回家过年。

   大概因为姜沛迟迟没回复,第二条开始,梁雯的语气逐渐暴躁:

   “都怪你不争气,你妹妹给你和杨舒制造那么多机会,就愣是半点进展都没有。我听吟吟说杨舒平时过年都一个人,还想着让她来咱们家过年呢,人家也不肯来。”

   “你说说你,天天就知道忙工作忙应酬,自己的感情就完全不放心上。舒舒多好的姑娘啊,长得漂亮,又优秀,性格也好,怎么就不能发展发展了?你要是跟她能谈恋爱,过年不就领回来了吗?”

   姜沛关掉聊天界面,回头看向卧室的方向。

   他又想起今晚看到她在客厅睡觉,问她是不是想生病去医院过年时,她脱口而出的那句:在哪不都一样。

   独自在客厅坐了会儿,他起身关掉客厅的灯,打着手电筒回沙发处躺下。

   ―

   杨舒今天晚上睡得很快,关掉灯不多久便入了梦。

   前期睡眠很好,后来逐渐有些不适。

   大概是晚上吃了面的缘故,迷迷糊糊间觉得口干舌燥的,特别想喝水。

   就连在梦里都在四处找水喝。

   渴醒之后,她打开灯看了一眼时间,才刚凌晨三点半。

   虽然困得眼睛都不想睁,她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,准备去厨房里找点水喝。

   睡这一觉醒来,她已经忘记了姜沛住在她家的事。

   直到打开客厅的灯,看到床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,才想起这茬。

   他个头太高,家里沙发的长度根本不够,腿弯以下的位置都搭在外面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

   这还不如找个代驾回自己家好好睡一觉呢。

   杨舒十分不能理解地摇摇头。

   姜沛睡眠浅,客厅的灯一亮他睫毛颤动几下,睁开眼,对上杨舒的目光。

   他目光里还带着被吵醒的惺忪倦意,有些迟钝地静静望着她。

   杨舒停在那愣了两秒,指指厨房:“我起来喝点水,你继续睡吧。”

   说着淡定转身,走向厨房。

   家里没热水,她昨晚忘了烧。

   杨舒实在太渴,直接打开冰箱取了瓶纯净水。

   要拧开盖子喝时,那瓶水被一只大掌无情夺走。

   杨舒回头,不满地看着他。

   姜沛淡着张脸,把那瓶水倒进热水壶里,点烧水的开关:“大冬天的,你喝冰箱里的水?也不知道平时一个人怎么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 杨舒本来就有点起床气,此时盯着烧水器,烦躁地舔了下发干的唇。

   姜沛瞥她一眼,手在她散着长发的头顶揉了把,安抚的语气道:“一会儿就好。”

   杨舒因为他的动作,脊背僵滞了一瞬,抬起头。

   头顶灯光搭在他脸上,他耷拉着眼皮,浓密的睫毛很长,在眼睑下方留下浅浅的阴翳。

   他打了个哈欠,脸上带着倦,明显是没睡好,但还是认真盯着显示器上水的温度。

   热得差不多了,他摁掉开关,端起水壶。

   在厨房扫一圈没看到杯子,他道:“杯子在客厅。”

   杨舒还怔愣着,手被他牵起,拉着往外面走。

   在沙发上坐下,姜沛把水杯递过来:“水温刚刚好。”

   杨舒捧起来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杯,停下来时大口呼吸着,憋得缺氧了一般。

   姜沛被她的样子逗乐,浅浅笑了声:“又不跟你抢,不会慢点儿?”

   他指腹伸过来,帮她拭去唇角的水痕。

   杨舒转头看向他,眨了眨眼,两人间气氛有些说不出的暧昧。

   姜沛第一次住在这儿,两人之前还没这么安安静静相对而坐过。

   深更半夜,室内静悄悄的,连电视的声音都没有,连呼吸似乎都变得格外明显。

   杨舒有些不自在,把水杯放茶几上:“我回去睡了。”

   她刚起身,手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握住。

   姜沛跟着起身,捏了捏她的指腹,商量的语气道:“这里睡不好,让我进屋行不行?”

   杨舒迟疑了一瞬,看向墙上的时间。

   离天亮也没剩几个小时了,他明天还得上班呢。

   现在再让他回自己住处,显然也不合适。

   杨舒沉默两秒,点头:“就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   姜沛终于松了口气般,脸上有了笑:“好。”

第 38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