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傅文琛X江凌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傅文琛X江凌

   傅文琛向江凌求婚后, 两人因为工作忙,一直没领证。

   不过傅文琛还是堂而皇之住进了江凌这边。

   江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, 跟家里人提及她和傅文琛和好的事。

   直到童童放暑假, 江老太太打电话,让江凌把童童送回江家,陪两个老人待上一段时间。

   江凌这才顺便聊起和傅文琛的事。

   手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 江老太太道:“这几年让你相亲推三阻四, 这个不满意,那个不行, 我就知道, 你还是忘不掉傅文琛。你心里要是没他, 当年也不会坚决要生下童童了。”

   江凌刚发现怀孕的时候, 江老太太是劝她不要的, 怕有个孩子会拖累她。

   江凌不听劝, 执意把童童生了下来。

   如今老太太旧事重提,江凌嗔怪道:“妈,童童都这么大了, 以后这话你别说了, 让孩子听到多不好。”

   江老太太也自知不该说, 有些讪讪:“我也就是随口一提, 此一时彼一时了, 我外孙那么乖巧可爱,我和你爸还是很疼爱的。对了, 傅文琛对童童怎么样?”

   江凌:“挺好的, 童童很粘他, 两人关系很好。”

   听出来江凌在为傅文琛说好话,江老太太慨叹一声:“你反正是吊在他这棵树上下不来了, 他又是童童亲生父亲,你要真就非他不可,我和你爸还能有什么意见?傅文琛这小子其实还算不错,至少比他父母强,当初还能为江家考虑,也算难得。”

   江老太太难得松口,江凌脸上涌起一抹喜色:“我就知道,我妈是最明事理的人。”

   江老太太呵笑一声:“我要是不答应,就是不明事理了是吧?”

   江凌:“我可没这个意思,妈,您不能诬赖人。”

   江老太太拿自己的女儿什么办法都没有。

   想了想,她又说:“傅文琛和童童父子两个刚团聚,就让他们多相处也好,暑假童童如果不想回来,就算了。”

   “嗯,我回头再问问童童的意思。”

   ――

   童童暑假整日缠着傅文琛,没有回安芩。

   江凌给江老太太打电话,说国庆节再带童童回去。

   江凌和傅文琛领证的日子选在了9月20号。

   这天领证的小夫妻比较多,因为工作的关系,傅文琛和江凌来的也稍微晚了一点,一整套复婚流程走下来,从民政局出来已经是傍晚。

   红色小本本拿到手上时,江凌整个人还有些恍惚。

   坐上车,她将新的结婚证摊开,看着里面的证件照,想起两人第一次领证的情景。

   那时她和傅文琛还不熟悉,拍照时两人离的很远,脸上也不见笑脸,工作人员盯着他们俩看了许久,问:“你们是自愿结婚的吗?”

   傅文琛和江凌互望一眼,不约而同地点点头,又自觉靠近了些。

   这次拍照两人离的很近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   江凌看着上面的照片,嘴角也不自觉勾起浅浅的弧度。

   傅文琛倾身贴过来:“这么高兴?我也看看。”

   江凌脸一红,把结婚证收起来:“没想到今天领证的人这么多,耽搁了好久,这个点童童快放学了,咱们俩快去接他吧。”

   傅文琛驱车去往童童的学校。

  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没多久,童童便放学了。

   看到熟悉的车子,他背着书包迈着小短腿跑过来。

   江凌和傅文琛已经纷纷下了车。

   傅文琛弯腰把人抱起来:“今天在学校乖不乖?”

   “当然乖,老师还夸我了呢。”童童搂着傅文琛的脖子,看向旁边的江凌,很是惊喜,“妈妈,你今天怎么和爸爸一起来接我啦?”

  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同时出现在学校门口,童童受宠若惊。

   两人今天领证的事没跟童童说,此时被问起,江凌笑着点点他的小鼻子:“因为爸爸妈妈刚好都想你了,所以一起来了呀。”

   这边有点堵车,江凌和童童坐上后座,傅文琛先驱车离开。

   回家的路上,童童看到江凌包里的红色小本本,好奇地拿起来看。

   他认识不少字,一个一个念着,亮晶晶的眼眸看过来:“爸爸妈妈,这是你们的结婚证?”

   “对啊,爸爸妈妈今天刚去领的,以后咱们就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了。”

   童童想了想,指着结婚证:“这个东西是不是很重要,有了它才能永远是一家人?”

   江凌: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 童童把结婚证揣进怀里:“那要保存好,不能丢,这样爸爸妈妈就不会分开了,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。”

   江凌怜爱地把儿子抱在怀里,温柔地应:“嗯,回家咱们就好好保存起来。”

   ―

   今天回家早,是江凌亲自去厨房做的菜。

   林嫂在外面看着童童写作业,傅文琛在厨房里给她帮忙。

   傅文琛人挺聪明,干什么都井然有序,但在做菜上面确实没什么天赋。

   见他切的菜长短不一,江凌还挺纳闷的:“傅家艰难的那段时间,你的厨艺也没练出来?”

   傅文琛笑了声:“那时候哪有心情好好练厨艺,随便应付应付,有口吃的饿不死就行了。与其想着怎么做好吃的,不如想着怎么赚钱。”

   江凌打了几颗鸡蛋进碗里,搅拌着:“你们那时候都吃什么?”

   她记得傅文琛的父母,也都不会做饭。

   傅文琛说:“咸菜米饭,泡面什么的,总之怎么简单省事怎么吃。”

   江凌心里酸酸涩涩的,生出几分不忍和疼惜来。

   傅家没落之前,傅文琛吃东西是有点挑剔的,后来竟然吃那样的苦头。

   江凌又安慰说:“也算苦尽甘来了,你当初一个人撑起整个傅家,还是很厉害的。”

   傅文琛深深望她一眼:“那段时间,一直是你在支撑着我。”

   江凌被他看的不好意思:“眼神转过去,不要打扰我做菜。”

   傅文琛笑:“我看我老婆又不犯法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―

   晚饭后傅文琛和江凌陪着童童做了一会儿亲子游戏,傅文琛带童童洗漱,一如往常那般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。

   今晚又是讲了好几个,童童还不睡,越听越精神。

   傅文琛只能给他讲一些无聊的故事,给他催眠。

   他随口胡诌:“小明家的猫叫阿花,一口气生了四只小猫宝宝,一只白色,一只是黑色,一只褐色,还有一只是黑白的……”

   童童忽然打断他:“爸爸,小猫的爸爸是谁?”

   傅文琛:“可能是邻居家的猫吧。”

   “那邻居家的猫和阿花怎么生出猫宝宝的?”他说着,顿了顿又问,“你和妈妈是怎么生下我的?就像波点爸爸妈妈那样,晚上商量商量,就能生了吗?”

   傅文琛脸上表情有些许僵硬,轻咳两声:“不早了,你是不是该睡了?”

   童童其实有点困了,但还不舍得结束这一天:“我想再玩会儿。”

   “刚刚爸爸妈妈陪你在外面玩游戏,现在又讲了这么久的故事,还玩?”傅文琛看看时间,“你现在乖乖睡觉,周末爸爸妈妈一起陪你去游乐场。”

   “真的吗?你们俩都陪我去?”

   “真的。”

   童童有点期待,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睡觉。

   好容易把人哄睡着,傅文琛松上一口气。

   熄掉灯,轻轻关上他卧室的房门。

   回到主卧,江凌正躺在床上刷手机。

   自从傅文琛接下每晚给童童洗漱,哄他睡觉的活,江凌整个人都轻松不少。

   见傅文琛进来,江凌掀起眼皮:“这么久才睡?”

   傅文琛掀开床褥钻进来:“还不是跟你一样,听故事越听越不肯睡,还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,刚刚问我咱们俩怎么生的他。”

   江凌忍着笑:“那你怎么回他的?”

   傅文琛:“解释起来太麻烦,我没回。”

   “他求知欲很强的,今晚你没告诉他答案,他明天估计还要问。”

   “那怎么办?”傅文琛翻身压过来,“咱们俩现在来探索一下,帮他找找答案?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不等江凌回应什么,傅文琛俯首吻上她的唇。

   ―

   江凌果然是很了解自己儿子的。

   接下来几天,童童时不时想起来就要问一句,他是怎么出生的。

   傅文琛和江凌一直搪塞,这天趁他们俩不在,童童干脆去问林嫂。

   林嫂当时正在厨房忙碌,见他进来,主动给他切了一块刚卤好的牛肉:“童童尝尝好不好吃。”

   童童接过来啃着牛肉,却依旧求知欲满满:“林嫂,到底怎么才会有宝宝的?”

   林嫂没办法,想了想说:“男生和女生一起睡觉,亲嘴,女生就会怀小宝宝,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长大,就生出来了。所以童童不能随便亲女孩子,也不能和女孩子睡觉哦,要是互相喜欢的才行。”

   终于找到了答案,童童将最后一口牛肉塞进嘴里,腮帮子鼓鼓的:“怪不得爸爸妈妈不告诉我,肯定是他们晚上亲嘴害羞,不想让我知道。”

   林嫂:“……”

傅文琛X江凌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