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26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26 章

   杨舒被姜沛的话搞得莫名其妙了两秒, 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微信上是有这么一段聊天。

   她脑子昏昏沉沉, 都不记得了。

   落在她颈间的手指温热, 触感甚至有点烫。

   杨舒把他手拿开,喉头一阵发干,她舔了下唇, 巴巴地开口:“沛哥, 我想喝水。”

   姜沛这才注意到她整个人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   凑在她跟前嗅了嗅,眉心微拧:“喝酒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?”

   他就是想让她来认认地方, 没想到居然喝酒了。

   这个样子大晚上跑出来多不安全?

   早知道是这副模样, 他就亲自过去找她。

   “我当时觉得自己没喝多。”红酒的后劲上来, 她晕晕乎乎的, 甚至摇晃几下有点站不稳。

   姜沛伸手扶她, 她顺势靠在他身上, 闭着眼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,“打赏的钱给你买了领带,这下我不欠你了。”

   姜沛看着她的样子, 扶她去沙发上坐下:“喝了多少?”

   “不记得三杯还是四杯, 哦, 好像是五杯。”杨舒靠坐在沙发靠背上, 伸出手指数了数, 自己也记不清了。

   她当时心情沉闷,就只顾闷头喝, 哪里会数自己喝了多少杯。

   她本来是想多喝点酒, 免得晚上失眠, 没想到中途姜沛给她发了消息。

   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很好闻,杨舒抱住他一只手臂贴过来, 眼睛微微眯着,视野里染上稍许迷离:“我有说过我要吃你吗,你澡都洗好了?”

   说话时,她一根手指不安分地去勾他浴袍的边缘。

   随着领口敞开,男人颈线流畅好看,微微凸起的喉结缓慢滑动,再往下肌肤白皙紧致,禁欲又性感。

   杨舒食指顺着他胸口的位置上移,最后按在他喉结处。

   姜沛身形一滞,微垂眼睑,看过来的眼神清幽似深潭。

   他忽而伸手,搂住女孩纤细的腰肢稍一使力,让她整个人跪坐在自己的大腿:“你没说过吗?”

   男人嗓音清朗悦耳,又隐隐掺了些低哑。

   他勾唇笑了下,手指微屈,轻轻划过她脸颊温热的肌肤,语气吊儿郎当又莫名缱绻:“微信的聊天记录里可是有证据的,这会儿又跟我耍赖?”

   她因为喝了酒的缘故,双颊粉嫩异常,微张的小嘴樱红,像是致命的诱惑。

   姜沛凝着她,下颌线条越收越紧。

   杨舒胃里倏而一阵不适,轻蹙眉头:“有热水吗,我想喝水。”

   姜沛刚出差回来,家里没热水。

   他道:“在这儿休息一会儿,我去给你烧。”

   姜沛一走,杨舒整个人直接没支撑似的倒在沙发上。

   厨房里热水烧好,想着她肯定着急喝,姜沛又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,兑成合适的温度。

   又放了点蜂蜜进去。

   端着水出来,杨舒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,看样子已经睡着了。

   她手捂着胃部,眉心稍稍蹙起,大概是不太舒服。

   水放在茶几上,姜沛凑过去轻拍她的肩头:“杨舒?”

   连着喊了几声,她才有些不满地睁开眼。

   盯着一张近在咫尺的脸,她凝神看了两秒,忽而一个巴掌挥过去,随后用脚踢他:“何冬叙王八蛋滚开,滚远点儿!”

   姜沛没防备,被她踢得趔趄一下,手按在背后的茶几上扶稳。

   脸上被她打过的位置还一阵火辣辣的。

   她拳头一下下砸在他肩头,嘴里依旧骂骂咧咧。

   听名字像是个男人。

   姜沛握住她的手腕,沉下脸:“杨舒,好好看清楚我是谁?”

   手腕被抓得有些疼,杨舒挣扎着从他掌中抽离,逐渐看清眼前男人的脸:“钱二铭。”

   “不对。”杨舒摇摇头,“你是姜吟的哥哥,姜沛。”

   指腹在他脸上扫过,她困惑地问:“沛哥,你脸怎么红了,被谁打的?”

   “一个小醉鬼。”姜沛把她不安分的手拿开,端起茶几上的那杯水,“不是口渴吗?水温刚刚好。”

   杨舒这才觉得喉咙发干,接过来捧着喝一口,是甜的。

   她咕咚咕咚全部喝完。

   胃好像稍微舒服点了。

   姜沛把空杯子放下,打量她片刻:“今晚真没吃晚饭?”

   他原以为微信上的那段对话,她是故意逗他的。

   杨舒摇摇头。

   姜沛进厨房,打开冰柜看了眼,只有米,没有配菜。

   把米掏干净,先煮上白粥。

   看看时间,他回卧室换了身衣服,出来拿起沙发靠背上的外套,跟倚着沙发昏昏欲睡的杨舒道:“在家等着别乱跑,我去买点菜回来。”

   杨舒靠着沙发不动,也没接腔,不知道听见他说话没有。

   超市就在附近,应该马上就能回来,姜沛扯过毯子给她盖上,往门口走。

   刚走至玄关处,沙发上的杨舒也趔趔趄趄跟了过来,她头重脚轻,似乎随时都会栽地上。

   姜沛连忙扶住她:“怎么起来了?”

   她眯着双眼,耷拉着小脑袋,大部分的力道靠在他身上,看样子是要跟他一起出去。

   没见过喝醉酒还喜欢瞎跑的人,姜沛皱眉:“在家等着,我怕去买点食材做菜。”

   正要把人搀扶去沙发,杨舒顺势抱住他手臂,搂得很紧:“我不想一个人。”

   她声音很小,细弱蚊喃,却听得姜沛身形微怔。

   女孩抓着他外套的衣袖,长而浓密的睫毛自然垂落,轻轻颤动着,看起来脆弱又无助。

   姜沛叹了口气,把手上的那件外套也裹在她身上,语气稍稍缓和一些:“好,带你一起。”

   附近就有超市,走路也就十来分钟。

   但是杨舒喝醉了酒,怕她吹冷风感冒,姜沛还是选择开车过去。

   扶她坐上副驾,系上安全带,她脑袋一歪又睡着了。

   这一睡,直接到商场都安安静静的。

   车停在商场车库,姜沛看一眼那边不省人事的女孩,想着把她放车上自己去买菜,又觉得留她独自在这儿不安全。

   犹豫一番,他把人叫起来,带着她一起。

   杨舒喝醉酒孩子气不少,一到超市就兴奋的不行,看见什么都要摸摸碰碰,这个也要,那个也要。

   挑的还都是遥控汽车、篮球、玩具枪、遥控火车之类小孩子喜欢的东西。

   见她什么都往手推车里放,姜沛全给她放回货架:“我们是来买菜的,你要这些干嘛?回忆童年?”

   他顿了顿,又觉得不对,“这不都是男孩子喜欢的东西吗?你小时候喜欢这些?”

   杨舒看看被放回货架的东西,再看看姜沛,没有说话。

   两人僵持两秒,姜沛最后妥协:“买,都买。”

   杨舒终于笑了,高高兴兴把那些东西又抱回来。

   从超市结账出来时,食材没买几样,玩具倒是买了满满一手推车。

   回到家,姜沛去厨房炒菜,杨舒把玩具堆在客厅,一个人坐在其中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 有那么一瞬间,姜沛觉得自己带了个孩子在家。

   今晚让她过来时,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今这副场景。

   炒好青菜端去餐桌,把煮好的粥盛进碗里。

   客厅里,遥控火车咣咚咣咚声响个不停,杨舒瘫坐在地摊上,脑袋枕着沙发,又睡着了。

   随着酒劲越发上涌,她双颊的粉色也愈发明显了些。

   看来今晚是真醉的不轻。

   怕她明天起来难受,姜沛强行把她叫起来。

   被搅了好梦,她十分不满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。

   姜沛捏捏她的脸,继续折腾她:“清醒一些,空腹喝那么多酒,不吃东西怎么行?”

   被吵得没办法了,杨舒强撑着意念被他拉起来。

   她手里还握着火车遥控器,姜沛接过来丢在一边,拉她去洗手。

   她全程跟个瞌睡虫似的,站在水池前都差点睡着,姜沛只能拉着她的手放在水龙头前,主动帮她洗。

   她也不反抗,不吵不闹的,就从来没见这么乖过。

   在餐桌前坐上,姜沛把粥推至她跟前:“已经不是很烫了,喝点暖暖胃。”

   杨舒终于稍微清醒了些,捏着汤匙一口一口舀着粥喝。

   她眼睛往盘里的菜上盯了很久,咽了下口水,继续喝白粥。

   姜沛在旁边看着她,拧眉:“怎么不吃菜?不喜欢?”

   杨舒这才试探性地用筷子夹了颗青菜,迅速吃掉。

   然后又一直只喝粥,时不时盯一眼那盘菜,却不主动去夹。

   看起来,明显是想吃又不敢的样子。

   姜沛手按在她肩头,杨舒身子瑟缩了下,手上的筷子“啪嗒”掉在桌上。

   她缓缓抬起头,澄澈的眼眸中似有惊吓。

   姜沛第一次看到有人喝醉是这副模样,他审视着她的反应,声音温和许多:“菜是炒给你的,怎么不吃,你在怕什么?”

   杨舒盯着桌上的饭菜,久久没有回应。

   她像是在酒精的麻醉下忘了自己身在何处,沉浸在记忆中某个场景里,身子僵硬着,拳头不自觉攥紧衣角,圆润饱满的指甲盖上阵阵泛白。

   这副模样,让姜沛想到了六年前在P大门口,第一次见她时的情形。

   跟后来的恣意洒脱,判若两人。

   姜沛喟叹一声,给她夹了点菜在碗里:“发什么呆,吃菜。”

   她听到声音看了姜沛一眼,这才又苏醒过来一般。

   困得不行,她揉了揉沉重脑壳,继续强撑着意识喝粥:“好喝。”

   她看向姜沛:“沛哥,我雇你去我家做厨师吧。”

   姜沛望着她,挑眉:“给多少工资?”

   杨舒算了算自己的小金库,脑子不清晰,她也不记得自己多少钱,最后干脆道:“我赚的钱都给你好了。”

   姜沛懒洋洋地笑:“我不差钱,你干脆把自己赔给我算了。”

   杨舒吃惊地抬眸:“你想让我肉偿?”

   沉吟片刻,她点头,“也不是不行,就是你有点亏,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杨舒凝着男人那张利落深刻的脸,舔了下唇:“因为,我可能更想睡你。”

第 26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