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江凌X傅文琛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江凌X傅文琛

   过年江凌带童童回了江家老宅, 年关一过,江凌年初七要上班。

   初五这天晚上, 她在房间收拾东西, 准备明天的飞机回长莞。

   父母舍不得童童,让他在家中多住两天,这次只她一个人先走。

   江老太太给她端了杯牛奶过来:“你晚上总睡不好觉, 喝点牛奶吧, 我刚让家里阿姨温好的。”

   江凌起身接过来,倚在衣帽间的衣柜旁喝上两口:“童童呢?”

   “你爸带着呢。”江老太太看一眼她的行李箱, 主动帮她整理衣服, “当初让你把公司开到安芩, 江彻也能有个照应, 你不乐意, 偏要自己去长莞。这才刚过完年就要走, 一年到头见不到几个面。”

   江凌捧着牛奶扬眉笑了声:“舍不得我啦?”

   江老太太哼笑一声:“谁稀罕你,我舍不得我外孙。”

   “我不是答应让他在家多陪你两天嘛,过几天这边有个拍摄, 到时候我让公司同事顺便把他带过去。”

   江老太太从衣柜里取下衣服叠放整齐, 倏而道:“要不然你明天下午再走吧, 明天柳家老太太生日, 我带你过去, 柳家那个孙子跟你差不多大,也还没成家, 柳家人很中意你的。”

   江凌有些无语:“妈, 我一个离过婚带着孩子的, 他们中意我什么?他们中意的不是我,是江家吧。”

   “别管他们中意什么, 他们想仰仗江家就不敢欺负你和童童。”

   “那我图他们什么,就图找个男人?我没男人也挺好的,凭什么用我自己的幸福,成全他们的家族利益?”

   “说一千道一万,你就是放不下傅文琛。你给他生了个孩子,吃苦受罪的,他倒好,这几年不知道在哪潇洒快活呢。”

   江凌握着杯子的指节收紧,指甲盖上微微泛白:“我当时又不知道自己怀孕了,起先真以为是胃不舒服,是离完婚才去医院检查的嘛,他哪有机会知道?再说了,离婚本来就是你们先去傅家提的,都过去那么久了,还说这些干嘛?”

   江老太太看她一眼:“我现在就总后悔,当时让你们离婚是不是错了。可是你和傅文琛当年对离婚这事也都没反对啊,现在你又念念不忘的,倒整得我像个恶人。你就给我一句准话,这辈子除了傅文琛别人都不行了是吧?”

   江凌神色稍怔,默了片刻道:“我和他之间……”

   “妈妈,你和外婆在干什么?”童童突然跑了进来,抱住江凌,打着哈欠奶声稚气地道,“我困了,今晚想跟妈妈睡。”

   童童平时都是自己睡,今晚估计是知道明天江凌要走,开始黏人了。

   江老太太把最后一点行李装好,拉上行李箱的拉链,终止了刚才的话题:“也不早了,带着孩子赶紧休息吧。”

   江老太太走后,江凌带童童洗漱。

   洗手间里江凌拿毛巾给她擦着脸,童童忽然说:“妈妈,我刚刚听到你和外婆在说爸爸。”

   江凌动作停顿了一下,温和笑笑:“说爸爸什么了?”

   童童挠了挠耳朵:“没听清。”

   “那就是你听错了。”江凌把毛巾挂起来,牵起他的手,“走了,咱们睡觉。”

   躺在床上,关了灯,江凌说:“明天妈妈先回去工作,过几天舒姨来这边出差,如果时间赶得上,到时候让她来接你回家,好吗?”

   童童听话地点头:“我在这边陪外公外婆。”

   童童睡觉不需要人哄,困了闭上眼,不到一分钟就能睡着。

   江凌帮他掖了掖被角,还是有些睡不着,起来吃了片褪黑素,才又继续躺下。

   大概是先前江老太太跟她聊起以前的缘故,此刻夜深人静,时不时会想到傅文琛。

   江凌和傅文琛是家里安排相亲认识的,没多久便领证结了婚。

   嫁给傅文琛的时候,江凌大学刚毕业,还是青春懵懂的年纪。

   因为两个红色的小本本,两个毫无感情的人,生活开始交织在一起。

   江凌还记得领完证搬去他那里的第一个晚上,她有些紧张,提议两人喝点酒。

   不知不觉的,江凌喝的有些多。

   看她脸颊红红的,傅文琛把她手里的酒杯接过来:“不早了,睡吧。”

  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,江凌胆子大了些,开始主动跟他聊天。

   她坐在床上,双手支着身后的床褥,身体往后倾,微扬着下巴看向傅文琛:“我听说你答应跟我结婚,是因为你不娶我,你家里人就不让你做律师。这么算的话,我拯救了你的梦想,你以后不得把我当恩人一样敬重?”

   傅文琛把酒杯放下,给她倒了点水递过去。

   江凌不接,他自然地收回来,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杯里的水:“不是你自愿嫁的吗?”

   江凌晃着脚丫子:“我也没有喜欢你,我就是不想在家被我妈天天管教,结了婚就能名正言顺远离她那絮絮叨叨的嘴。”

   傅文琛望着床上处处透着骄纵的大小姐,笑了声:“那我们各取所需,互相拯救,也就互不相欠了。”

   “凭什么互不相欠呀?”江凌不乐意,“我拯救的是你的梦想,梦想!”

   傅文琛勾勾嘴角:“我拯救的是你的自由,你的意思是,你的自由没有我的梦想有价值?”

   江凌被问的憋了半天:“我家比你家有钱,咱们俩结婚,你就得听我的。”

   “你家的钱又不是你自己的,靠自身创造财富这方面,我比你赚的多。所以我的自身价值,比你高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那是江凌第一次见识到律师的嘴,太不饶人了,半点不让着她。

   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老来得女,江凌先前在家宠的如珠似宝,还没被人这么埋汰过。

   虽然事情是她挑起来的,但那天晚上,她矫情地被傅文琛说哭了。

   这个直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以后的日子八成不好过,这门婚事她估计是跳进火坑,一辈子毁了。

   她开始后悔跟他领证,哭着要离婚。

   傅文琛没想到她这么不禁逗,放下水杯过来,手足无措地哄她。

   她好半天才止了哭声,哽咽着问他:“那你要不要听我的?”

   傅文琛没脾气地应:“听你的,以后都听你的。”

   江凌心情这才好了些。

   傅文琛递纸巾给她擦眼泪,想起什么来:“咱们俩相亲的时候,你怎么介绍你名字来着?”

   江凌狐疑地看过:“我说我叫江凌,凌厉的凌,就是很厉害很有气势的意思。”

   “我看你这名字和性格,也不沾边。”

   江凌擤了把鼻涕,纸巾丢进垃圾桶:“当然不沾边了,我很温柔的。”

   “温柔?”傅文琛似乎又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汇,眉尾几不可见地挑了下,忍俊不禁,“嗯,挺温柔的。”

   他看了眼时间:“温柔的姑娘,家庭地位的问题聊好了,现在可以睡觉了吗?”

   江凌脸蓦地红润下来,磨蹭着给他腾了点位置。

   傅文琛躺下后关了灯,也没说什么话。

   两人之间隔了点距离,江凌盯着夜幕下的天花板,有些睡不着,翻来覆去的。

   在她第N次翻身的时候,一直宽厚的手掌按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 江凌偏头看过去。

   室内光线黯淡,她只依稀看得到身旁男人的轮廓,他好像离自己近了些,有温热的呼吸洒了过来,混着淡淡的酒香。

   江凌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样,一动不敢动。

   耳畔传来他低哑温醇的嗓音:“要做真夫妻,还是假夫妻?”

   “你,你问我干嘛?”江凌心跳很快,说话都开始结巴。

   他懒懒笑了声:“我家庭地位有点低,得听你自己说。”

   江凌红着脸不说话,这种问题她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 傅文琛:“你可以说你不知道,这样就轮到我帮你做决定。”

   江凌揪着被角,顺着他的话接: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
   话音刚落,他欺身压了过来,江凌险些惊呼出声。

   下一秒,她的唇被他吻住。

   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,她清晰感知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。

   那个晚上,他第二次把人惹哭了。

   傅文琛连日来被家人逼着结婚的不甘和愤懑,一点点散去。

   他没想到娶回来的女孩,率真可爱的令人着迷。

   心动,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。

   事后傅文琛抱她去浴室清洗时,江凌道:“我听人家说,跟律师结婚,将来如果离婚了,可能只剩下鞋带是自己的。”

   傅文琛睇她一眼:“领证第一天,就想着离婚了?”

   “咱俩各取所需,又没感情,我总不能跟你处一辈子吧?那我以后腻了,或者有新的需求怎么办?”

   傅文琛捏住她的下巴:“你有这想法的话,离婚的时候,你连鞋带都拿不走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那时候听傅文琛那么说,她以为他们不会离婚。

   他们的相处越来越融洽,会像寻常的小夫妻那样,一起做饭,整理家务;两人靠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,他突然凑过来亲她;暮色正好的傍晚,他牵着她的手在小区的环路上漫步。

   江凌曾以为,这样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。

   婚后一年多,傅家生意败落,风雨飘摇。

   傅家长辈埋怨□□忙不尽心,不顾姻亲之情,江家父母气得说让他们离婚。

   那天江凌握住傅文琛的手,说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他。

   可是她的手,被傅文琛拿开了。

   他平静地看着她:“又没什么感情,跟着我吃苦干嘛?放心,不会让你连鞋带都没有的,你的嫁妆一分不动的还给你,我的财产也分你一半,离婚协议书我拟好了。”

   “又没什么感情”这句话像根刺扎在心上,她不相信他对自己那么好,婚后长久以来的相处,真的会一丝感情都没有。

   江凌知道他故意的,却还是红了双眼:“傅文琛,我最讨厌自以为是自我感动的男人了,你要是跟我离婚,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头的!”

   傅文琛没说话,只递过来一份离婚协议书。

   离婚之后,江凌从来不在人前说傅文琛一个不对,心里却恨透了他。

   后来发现怀孕,她原本想要打掉,几次到医院门口了,又舍不得。

   怀孕期间,江凌听说傅家的一切资产都被抵押了,还有一群工人追债,生活艰难。

   她把傅文琛离婚分给她的那一半资产,让父母帮忙还了回去。

   生下童童后,她去长莞发展,故意不去关注傅家的一切。

   也是这几年才渐渐知道,他成了墨恒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,是律所合伙人之一,混的风生水起。

   傅家最难的那段日子,看来是被他挺过去了。

   他过的好,江凌很欣慰。

   不过两人曾经那段朦胧模糊,连喜欢都没说过的感情,也早就过去了。

   ――

   江凌次日早饭后去往机场,是江彻开车亲自送她。

   江凌顺着窗外凝视道路两边熟悉的建筑。

   几年过去,通往机场的这条路似乎一直没怎么变。

   那时候江凌摄影工作刚刚起步,天南海北的出差。

   傅文琛每次都接送她。

   路上江凌总要说一句:“傅先生,我不在的这段日子,想我的时候千万别偷偷躲起来哭鼻子哦。”

   可是到了机场,哭鼻子说舍不得的人,往往都是她。

   傅文琛总是温声细语地哄她,揶揄地喊她小哭包。

   江凌以前很爱哭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就不哭了。

   好像就是从离婚开始的。

   当时把这辈子该流的眼泪,都流干了。

   到机场了,江彻喊她几声,江凌才回过神来。

   江彻手臂随意搭着方向盘,打量她:“你怎么失魂落魄的?想谁呢?”

   “想我儿子。”江凌淡定地应着,从车上下来。

   江彻打开后备箱取下行李,带她去办理登机。

   登机之前,江凌跟江彻话别:“童童我过几天来接,暂时就交给你了,你爷爷奶奶太溺爱的话,记得拦着点。”

   江彻笑了声:“像我小时候,你拦着我那样吗?”

   江彻小时候爷爷奶奶就很宠,江凌总要冲上去插一脚,说不能太惯着。再说了,她和江彻没差几岁,凭什么对他俩区别对待?

   提起这些,江凌也笑起来:“你小子还挺记仇。”

   登机时间要到了,她和江彻挥挥手,往里面进。

   江凌昨晚上没睡好,坐上飞机拿毛毯搭在膝上,歪头便睡了。

   醒来已经到长莞。

   车子就停在机场的地下车库,她直接过去提车。

   刚走到自己的车旁,钥匙开了门锁,她不经意抬眸,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   不远处一辆商务车旁边,傅文琛穿着咖啡色长款大衣,颇有涵养地跟旁边一个男人握了握手,两人正聊着什么。

   江凌双脚像被什么吸附住,定定地站在那。

   长莞这座城市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

   这六年里,她虽然知道傅文琛也在这座城市,但两人没遇见过。

   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他。

   他比杂志封面上看着更瘦些,那张脸在岁月消磨中,眉宇间没了先前惯有的散漫,变得沉稳持重,有种沧桑感。

   即便对人笑,也只是一种商务性的礼节,似乎不达眼底。

   男人的视线朝这边看了过来,定格在江凌身上时,傅文琛嘴角的笑意微僵,表情一点点绷紧。

   女孩穿了件黑色打底衫,外罩驼色大衣,包包跨在肩上,头戴贝雷帽,微卷的长发自然散落,一对大圈银色耳环泛着冷白的光。

   她白皙的脸上妆容精致,红唇美艳,气质干练。

   多年不见,如今的江凌跟傅文琛记忆中的女孩差别很大,他却又清楚明白地知道,那就是她。

   他心上揪紧了一下,正欲抬步上前,江凌已经直接开门上了车。

   那辆车驶过来,与他擦肩而过,驾驶位的女孩看也没看他,果断又决绝地离开。

   “傅par遇见熟人了?”田总出声问了一句。

   傅文琛缓过神来,礼貌笑了下:“田总,我今天赶着出差去安芩,改天再和您聊。”

   田总应着,两人握手告别。

   直到进了机场,傅文琛脑海中还总闪过车库里看到的身影,以及她离开前,眼底最后的一抹淡漠。

   上次她的工作室出了纠纷,她都找上墨恒律所了,却避开他找了姜沛。

   摆明了不想再跟他有半分瓜葛。

   傅文琛想起七年前,两人登记离婚那天,江凌吻了他,咬破了他的嘴唇。

   她擦掉唇上的血迹,无比认真地跟他说:“傅先生,祝愿傅家顺利度过危机,也祝愿,你我永不相见。”

   傅文琛感觉心上像被什么堵住,有情绪想要发泄,却又无处排解,只余下说不清道不明的挫败和颓丧。

   这几年傅文琛也时常会想,他坚持选择离婚,让她伤心,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   可若不离婚,会是怎样的结局?

   傅家已经扶不起来,如过街老鼠人人唾弃,对家更是人人上来踩一脚。

   如果傅家那个时候继续与江家联姻,连带着把江家也拖累,她就真的再也没有倚仗了。

   或许她以为江氏家大业大,不惧这些。

   然而商场上的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,傅文琛见识太多。

   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。

   他希望她永远是初遇时那个有些骄纵任性,天不地不怕的纯真少女,有靠山,有倚仗,被人追捧呵护。

   ――

   江凌刻意不去想车库里的遇见,回家洗了个澡,就一头扎进工作里。

   明天就是年后第一天上班,好多项目都要开始运作。

   江凌之前给人摄影,后来开了工作室,逐渐转到幕后,做起了运营。

   年初七一开工,她便有不少业务要谈。

   忙起来,江凌便把私人感情统统抛开。

   这天刚谈成一个项目,送走客户后,江凌回到办公室。

   她喝了口咖啡,倚在座位上,疲累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 助理小陈敲门进来:“凌姐,我看您最近挺累的,周末晚上的应酬要不然帮您推掉?”

   江凌想了想,摇头:“这次挺多大客户聚在一起,咱们工作室刚起步,还是不易得罪,没事,我能去。”

   “别那么拼,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。”姜吟恰好走了进来,“不然你休息一下,应酬我替你去?”

   “你哪会应酬?不怕喝个酒人家把你灌醉。”江凌笑嗔着,又道,“你好好拍摄就行了,别操心我了。”

   姜吟叹了口气,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托着腮:“我是想不明白,你一个豪门千金又不差钱,干嘛在事业上那么拼?该休息的时候,还是要好好休息的,身体最重要。”

   江凌:“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的,忙起来挺好的,什么俗事都不用去想,我晚上睡的还踏实点。”

   姜吟说:“你知道你晚上睡不好,缺点什么吗?”

   江凌:“?”

   姜吟:“缺个男朋友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江凌哭笑不得地剜她一眼:“我儿子都那么大了,你操心操心自己的事才比较正经。”

   “我当然会操心自己的事。其实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,有儿子也不影响你找对象呀,没准还能给童童找个合适的爸爸呢。”

   江凌笑着不说话。

   姜吟摇摇头,也不再劝:“对了,今天舒舒应该就从安芩回来了吧?”

   江凌嗯了声:“我让她顺便接童童回来,这时间应该已经登机了。”

   她看一眼腕表,对姜吟道,“差不多也到下班时间了,不忙的话早点回去歇着。”

   姜吟笑:“就是准备下班了,过来看看你,一起走吗?”

   “等着。”江凌起来收拾东西。

   两人一起从公司出来,到车库,各自驱车回家。

   刚过完年,保姆还没从老家回来。

   江凌回去后懒得折腾,自己烤了两片面包,抹上蜂蜜酱,简单对付一下。

   她有些累,去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,结果泡着泡着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   她睡眠质量差,打了个盹便醒过来。

   浴缸里的水没那么热了,出来裹上一件浴袍。

   拿起旁边的手机,看到杨舒半个小时前给她发了微信。

   江凌还没来得及细看,外面门铃声响起,应该是杨舒已经带着童童回来了。

   江凌连忙趿着拖鞋从卧室出来,疾步往门口走,开门时脸上挂着笑。

   直到看见门口的画面,她眸中错愕一闪而逝,笑意僵滞在嘴角。

   傅文琛挺拔的声音站在那,深邃复杂的目光凝向她。

   看见江凌,他薄唇动了动,似有好多话想说,却又被悉数梗在喉头,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   江凌还未回神,下一瞬,他旁边的童童扑过来,抱住了江凌:“妈妈。”

   这俩人凑在一起,江凌心中万般困惑,又很快敛了下去。

   她脸色渐渐恢复如常,摸了摸儿子的头,柔声问:“吃晚饭没有?”

   童童摇头。

   江凌牵起他的手:“那回家妈妈给你做。”

   他没看傅文琛,和童童一起转身进去,反手关门。

   门关上的前一刻,被一道阻力拦住。

   傅文琛站在门外,手推着门,深沉的眼瞳里布着红丝,一错不错地看着她,声音带着沉闷的低哑:“凌凌,我们谈谈。”

江凌X傅文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