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20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20 章

   杨舒被他拉扯的毫无防备, 杯中的水也跟着飞溅出来,洒了几滴在脚下的地板上。

   她惊魂未定间, 人被他姜沛堵在门上。

   两人距离很近, 他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男性气场,杨舒心砰砰跳得很快:“你,你想干嘛?”

  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 望过来的眸色漆黑幽远。

   “我不是说了。”

   他俯首贴近她的耳根,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侧颈,“你若走出那个屋子, 小心我吃了你。”

   他嗓音低沉, 一手接过她捧着的水杯, 指腹在上面轻轻摩挲, 浪荡不羁。

   杨舒握紧自己的水杯:“……”

   姜沛凛冽的眼眸打量她片刻:“不是要躲我吗, 还敢出来接水?是渴了还是饿了?”

   说着, 他强行把她手里的水杯接过来,散漫自然地抿上一口。

   杨舒愕然望着他。

   这可是她在家常用的水杯,今天特地带来的。

   “还给我!”杨舒伸手去夺, 被男人长臂一伸躲开。

   看着女孩气急败坏的样子, 他失笑, “接吻都不知道多少次了, 你还怕我用你水杯?在民宿的天台上, 你直接抢过我的酒杯喝酒,我不也没说你什么。小姑娘, 做人不能太双标。”

   杨舒被说的哑口无言。

   就双标, 你管得着吗?!

   姜沛把水杯还给她:“躲我这么久, 也该冷静下来,跟我聊聊了吧?”

   杨舒搂着自己水杯, 虽有点心虚,却还是理直气壮道:“什么叫躲了你这么久?我分明是被人耍了之后太生气,不想看见你!”

   姜沛有些微怔愣,旋即笑了声:“名字的事,我虽然骗了你,但这是个善意的谎言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:“你那天信誓旦旦对老板说,你是姜沛的女朋友,我要是再告诉你我就是姜沛,你多尴尬?我骗你,其实是怕你难为情。”

   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但杨舒一分析,居然觉得有几分道理。

   如果那个时候知道他是姜沛,她可能会社死当场。

   可是现在知道了,她一样社死啊!

   她还没把这件事好好消化,姜沛又换了话题:“既然解释清楚了,咱们来聊聊你那天早上不告而别的事。”

   杨舒当即警戒下来。

   面对男人审问的目光,她眼珠四下瞟着,随口道:“我那天临时有事,所以走得匆忙,咱们俩没联系方式,所以我就没告诉你,这也不能赖我。”

   “是这样吗?”姜沛视线在她脸上犹疑,神色有些捉摸不定。

   杨舒压抑着心虚,坚定点头:“对的。”

   “姑且算是个理由吧。”男人也不继续追根究底,“今天既然遇上了,咱们继续聊聊那天没解决的事?”

   杨舒听完,一颗心陡然上悬。

   望着那张俊逸的脸,她皮笑肉不笑地开口:“都过去这么久了,你总不至于,还让我对你负责吧?”

   “不应该吗?”

   “……”这也太穷追不舍了吧?

   杨舒猛然冒出一个猜想,又有点不太确定,犹豫着,她抬头看过去:“沛哥,你是不是……爱上我了?”

   姜沛神色一顿,张了张口,神情中染上一丝复杂。

   卧室里陡然间静下来不少,两人的呼吸声都跟着变得清晰。

   原本只是试探性一问,姜沛这反应让杨舒吓了一跳。

   不会真是这样吧?

   她承认,两人当初在一起的时候,确实擦出了点火花,她也脸红心跳过。

   但大家都是成年人,不会理智控制自己感情的吗?

   杨舒突然有点懊恼,一时语无伦次,不知道怎么说好:“咱们当初不是你情我愿吗,谁也没有强迫谁,而且……”

   “你还能再自恋一点吗?”姜沛淡着一张脸,阴沉沉打断她,“你哪里值得我看上了?”

   杨舒先是怔愣,旋即狐疑地又跟他确认一遍:“所以,你并不喜欢我?”

   姜沛对上她那双澄澈漂亮的眼眸,两秒后移开,声音淡淡,很有傲气:“不喜欢!”

   他鼻端传来一声轻嗤,“要有点自知之明,别总做美梦!”

   虽然听不得他这副臭屁傲娇的言论,但此时此刻,杨舒揪起来的心逐渐放松。

   不喜欢就好。

   刚刚那点紧张和郁闷随之散去,终于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   他刚刚可吓死她了!

   “那你让我负责就没有道理了呀。”她眨了眨眼,瞳孔中满是困惑,“这还让我怎么负责?”

   姜沛垂眸看着她,默了两秒:“你不是喜欢玩吗,敢不敢跟我继续玩下去?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“欢乐谷那天,我记得你说过,喜欢这种有期限的情侣关系,时刻保持清醒,谁也不用许诺未来,也不容易受伤。”姜沛掀起眼皮,“是说过这话吧?”

   杨舒抿了下唇,她好像确实说过,但姜沛提这个是什么意思?

   “我觉得,你这个想法跟我不谋而合。”姜沛上前一步,有力的大掌落在她腰间,“上次的相处很愉快,你有没有兴致,跟我延长做情侣的期限?”

   杨舒闪过一丝错愕,登时不知道怎么答好。

   延长做情侣的期限?还能这样的吗……

   姜沛深沉的眼眸锁着她,不屑地轻笑:“不敢答应,怕我太优秀了,你自己陷进去无法自拔?”

   杨舒被激得呵笑一声,傲娇地扬起下巴:“要陷进去,那肯定也是你陷进去!”

   “是吗?”姜沛痞气地勾唇,“那我们在这个游戏里,加个赌约。”

   他微微俯首,唇瓣似有若无擦碰她的耳垂,用充满蛊惑的嗓音继续道,“赌我们在这段期限里,能不能……日久生情?”

   杨舒垂着眼睫,不知在沉思什么。

   好一会儿,她问:“期限是多久?”

   “五年。”

   “……这也太久了吧?!”杨舒当即否决。

   姜沛眯眼看她:“不敢赌,怕日子太久,你会动心?”

   “才没有。”杨舒矢口否认,“我明明是怕时间太久,我会厌烦你却不能分手。”

   姜沛懒懒笑了声:“那你觉得多久合适?”

   杨舒想了想,给出一个觉得自己能把握的时间:“那就一年吧。”

   “一年……”男人若有所思着,点头,“也行。”

   杨舒:“赌输了怎么办?”

   姜沛:“你定。”

   决定权给她?

   杨舒眼珠滚动,食指点着下巴若有所思。

   “等等——”她蓦地反应过来什么,抬头,“我好像还没答应跟你赌呢!”

   对上男人投来的视线,她舔了下唇,又垂下眼去:“你总得让我考虑一下吧?”

   姜沛沉吟着望她,最后松口:“好,你慢慢考虑,明天再告诉我答案。”

   “那我现在能走了吧?”她指指身后的那道门。

   “咕噜噜~”

   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,杨舒惊得忙用手捂住,囧得登时把脑袋垂下去。

   姜沛垂眸睇她一眼:“厨房里还有些吃的,帮你加热一下。”

   说着,他打开房门去了厨房。

   既然说开了,杨舒便没必要继续躲着他。

   从房间里出来,杨舒跟进厨房,有点怕麻烦地道:“其实我没太饿,喝点水就行了。”

   话音刚落,她看到姜沛打开锅盖,里面是色泽诱人的炒鸡。

   姜沛回头看过来:“到底吃不吃?”

   杨舒盯着锅里的美味,摸了下扁扁的肚子,没骨气地改口:“吃!”

   姜沛几不可见地牵了下唇角,打开火加热。

   将热好的炒鸡装盘,杨舒接过来端去餐桌。

   想起来了,晚饭时她闻到的就是这个香味,当时快馋死她了。

   迫不及待夹起一块尝了尝,肉质鲜嫩,裹着浓郁的鸡汁,香中有辣,还有淡淡的葱香味,格外开胃下饭。

   姜沛从厨房出来时,杨舒毫不吝啬地赞美:“沛哥,想不到你手艺这么好,跟饭店里的也不差了。”

   姜沛拉开椅子,在她对面坐下:“你如果答应了我的提议,接下来一年内,你应该有机会经常吃到。”

   杨舒瞳色里微微亮起星芒,望着盘中的美味,陷入思虑当中。

   须臾,她有些纠结地道:“这样不好吧,怎么跟姜姜交待?”

   姜沛并不以为然:“跟她有什么好交待的?”

   杨舒仔细想想也是,就在一起一年,以后还是要分开的,又不是真的恋爱结婚。

   直到吃完东西回卧室,躺在床上,杨舒还在思考姜沛的这个提议。

   没想到这个男人,比她还大胆。

   其实她之前就想过,若能找个不以结婚为目的,各方面又合得来的人谈恋爱,她是不反对的。

   姜沛这样的,就很符合要求。

   杨舒承认姜沛这个提议对她来说很诱人。

   父亲有跟没有一样,母亲去世,哥哥找不到,她孤孤单单在这座城市里,寂寞太久。

   她总是很喜欢加班,因为忙着工作,就没闲心去感受房子的空荡,就能忘记孤独。

   一年的时间,应该是不容易陷进去的,她还能在这一年里有个伴。

   ……

   当天晚上,杨舒做了个梦。

   她梦到自己身处冰天雪地里,冷得缩着脖子瑟瑟发抖。

   这时,某个方向陡然开出一道门,门内生着火,橙红的火苗窜动着,看上去暖融融的。

   她想一脚踏进去,又害怕里面的火势太大,最后灼得粉身碎骨。

   犹疑摇摆,踌躇不定。

   后来那道门关上了,她依旧独自停留在萧瑟寒冷的冰天雪地里,瑟瑟发抖,茫然无归路。

   意识苏醒时,杨舒回忆着那个梦,还在心里想:如果再有一次机会,她一定要踏进那道门,哪怕只是一时的温暖也好。

   睁开眼,外面天光已经大亮。

   身边早已没了姜吟的身影。

   杨舒摸起手机看了眼时间,蹭地坐起来。

   居然已经十点半了。

   她昨晚先是肚子饿,又跟姜沛聊了那么久,还吃了顿宵夜,不想今天居然睡到这么晚才醒。

   她匆匆忙忙起来洗漱。

   简单化了个妆,从房间里出来,客厅的沙发上,姜吟正盘腿坐着在打游戏。

   起这么晚杨舒挺不好意思的,听到厨房里有忙碌的声音,她小声问姜吟:“姜教授和梁教授回来了吗?”

   “没呢,他们应该今天下午回来。”姜吟专心致志打着游戏,“厨房里是我哥。”

   “你几点起的,怎么也不叫我?”

   “叫你干嘛,让你来我家就是为了好好补觉的。”

   杨舒心上一暖,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。

   “姜吟,让你拿来的可乐呢?”厨房传来姜沛不耐烦的声音。

   姜吟这才想起这事。

   她一局游戏还没打完,正手忙脚乱,一边操作着技能一边道:“舒舒,你去帮我送一下。”

   可乐就在茶几上,好几罐,像是刚买的。

   “拿多少?”

   姜吟道:“一罐应该就够了,刚刚都用很多了。”

   杨舒应着,拿起一罐可乐,拉开磨砂玻璃门进厨房。

   高大的男人系着围裙,正在火前忙碌。

   他每一步的动作都不算很快,不急不缓的,却又极有章法,很是娴熟。

   “沛哥,可乐。”

   姜沛偏头看她一眼,接过那罐可乐打开,咕嘟咕嘟倒进锅里大半,剩下的自己仰脖喝了几口,随手放在流理台上。

   杨舒原本计划送了可乐就溜的,但是看着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泡泡,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东西,她没忍住盯着看了看。

   是可乐鸡翅!

   昨晚上的炒鸡那么好吃,这个估计也不错。

   “看上去还挺好吃的。”她闻着味儿评价道。

   姜沛眼风一扫,把盖子盖上,把那浓郁的香味阻隔在里面,也挡了她那贪婪的视线。

   杨舒缓过神来,有点不好意思地咬咬下唇。

   所谓吃人家的嘴软,她朝姜沛甜甜一笑:“沛哥,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?”

   姜沛拿抹布擦了擦手,问:“吃香菜吗?”

   杨舒神色微怔,旋即点点头:“吃。”

   他打开冰箱,取了点香菜递给她:“洗一洗,切碎。”

   杨舒爽快地接过,去洗手池边清洗。

   姜沛从橱柜拿了盘子,把另一个锅里的辣子鸡丁装盘。

   筷子夹起一块,他正准备尝尝味道,瞥见那边切香菜的杨舒。

   他筷子送过去:“张嘴。”

   杨舒愕然回头,小嘴下意识张着,顺势被喂了一块鸡丁。

   肉的口感鲜嫩,味道也很棒,杨舒眸色亮起来:“好吃!”

   咽下后吸了几口凉气,“就是有点辣。”

   姜沛又给自己加了一块,品尝过后皱眉:“你不能吃辣?”

   “能啊,我喜欢吃辣。”

   姜沛眉宇疏散开,随便嗯了声,把那盘辣子鸡丁放在流理台上,继续忙那道可乐鸡翅。

   姜吟一局游戏打完,闻着香味也跑了过来。

   瞅见那盘已经做好的辣子鸡丁,她馋得口水直流:“这么快就做好啦?我要尝尝!”

   刚拿起上面放着的那双筷子,姜沛沉着脸夺过来:“谁让你用我筷子的,自己不会再去拿?”

   莫名被怼了,姜吟撇撇嘴,小声咕哝一句:“我还嫌弃你口水呢。”

   说着自己又拿一双,直接把那盘辣子鸡丁端出厨房。

   杨舒看着姜沛手里的那双筷子,后知后觉地想起,刚刚姜沛好像用这双筷子喂她吃了一口。

   他自己也吃了一口。

   “香菜切好了吗?”姜沛看过来。

   “哦,好了。”杨舒迅速把切好的香菜装进碗里,递过去。

   姜沛接过,在即将出锅的可乐鸡翅上面撒一些。

   杨舒望着他手里那双筷子的末端,脸颊莫名有点烫。

   她把香菜装进碗里,放姜沛手边:“沛哥,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   转身正要走,她纤细的手腕被姜沛攥住。

   杨舒步子一顿,回头看过去。

   姜沛耷拉着眼皮打量她,两秒后,他问:“昨晚说的事,考虑好没有?”

第 20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