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6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6 章

   大概被杨舒的答案无语到,姜沛一句话都懒得再接。

   果断回房,关门。

   杨舒吐了吐舌,也径直回房。

  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“钱二铭”的身份。

   擅长推理,和姜沛是朋友,早上还对法律条文信手拈来,明显是个律师。

   这么一来,有富婆找他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 不过他是什么职业,跟她也没什么关系。

   杨舒找出今天失而复得的转运珠,摊在手心看了看,将其放在包包内侧的夹层里。

   得好好收起来,以后再也不敢随意戴在身上了。

   浑身觉得乏累,她拿了套干净的衣服,打算洗个热水澡。

   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,床上手机正瓮声震动。

   不知道谁打来的。

   杨舒上前,看到备注时神色微恙。

   是她爸杨玄耀。

   平时不联系,今天这么晚居然想起给她打电话。

   杨舒狐疑着接起,便听到杨父很高兴的声音:“舒舒,爸跟你报个喜,我又结婚了。”

   杨舒传来深深的无力感,她手机开外音丢回床上,继续拿毛巾擦着头发:“哦。”

   “你阿姨说想见见你,看什么时候有时间,你回来一趟。对了,我现在住你阿姨的别墅,回头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   杨舒唇角扯过一抹讥诮。

   她这个父亲别的本事没有,吃软饭哄女人倒是挺擅长。

   上一个才离婚多久,这就又认识了个富婆。

   “没空。”她手指无意识绞着头发,声音淡得发冷。

   杨玄耀还企图跟她商量:“爸的婚礼你怎么能不回来呢?你这个阿姨有个侄子跟你一般大,我看长得挺不错的,你啥时候回来一趟,介绍给你认识认识?”

   杨舒当即气笑了:“你一大把年纪了自己都还没活明白,逞什么能给我安排相亲?”

   那边陷入沉默。

   良久之后,杨玄耀长长喟叹一声:“你妈走的早,爸这不是没主心骨了吗。要是你妈还活着,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。”

   “你可拉倒吧,这些年嘴里念着我妈,日子不也挺逍遥快活?我妈可在天上看着呢,你快别膈应她了。”

   杨舒实在懒得跟他废话,“你要没什么别的事,我真挂了。”

   “等等。”杨玄耀顿了顿,“你这几年不会还惦记着找言礼吧?他是你妈嫁给我之前跟别人生的野种,被你妈送去了他亲爹那里,没准如今过得比你好,你还惦记他干什么?”

   这还是杨舒第一次听杨玄耀说起言礼的身世。

   她只记得,小时候杨玄耀对言礼很冷淡。

   她早就猜想过,言礼可能不是杨玄耀的儿子。

   “那他生父是谁?”杨舒仿佛终于找到了线索,握着手机的力道收紧。

   “你妈对以前的事讳莫如深,我哪知道。”杨玄耀沉吟片刻,“不过言锦年轻时那么美,言礼的生父应该不是普通人。”

   言锦是杨舒母亲的名字。

   直到杨玄耀挂了电话,杨舒还久久没有回神。

   原来她和哥哥,真的是同母异父。

   这天晚上杨舒睡得早,却不安稳,一直在做梦。

   脑子像过电影一样,都是过去的那些往事。

   父亲本名郭耀,她叫郭言悦。

   母亲将言礼送走后没多久就病逝了。

   郭耀浑浑噩噩好久,每天喝得烂醉,嘴里总念着母亲的名字。

   后来他瘾上赌博,输了一大笔钱,每天都有人上门来讨债。

   郭耀只能带着她四处搬家,为了躲避债主,自己改名杨玄耀,为她更名杨舒。

   改名换姓的杨玄耀说要好好过日子,最后却娶了个富婆,带着她住进那个女人家,寄人篱下……

   ――――

   姜沛午饭后回房间,余光朝隔壁的402房间看了眼。

   挺奇怪的,昨晚到现在他就没见杨舒从里面出来过,昨天出去玩一天,不至于累成那样吧?

   也不关他的事,姜沛回自己屋里。

   刚进门,他接到姜吟的电话。

   “哥,你有鹤桥古城那边那个民宿老板的电话吗?我昨晚到现在都联系不上杨舒了。”

   姜沛眼皮一跳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姜吟道:“昨晚给她发消息她就没回,今天中午她有个直播,也没见她上线。她平时不这样的,你给那个民宿老板打个电话,让他去杨舒房里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”

   收了线,姜沛去敲隔壁的门。

   喊了几声,没人应。

   他下楼找老板拿了通用房卡,直接刷开杨舒的房门。

   推门进去,床上空无一人。

   她的鞋在门口玄关处摆着,明显人没出去。

   拧眉在室内扫一圈,姜沛视线定格在衣柜处。

   他走上前,缓缓打开柜门。

   拨开悬挂的衣物,一个女孩蜷缩在角落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额角冒着虚汗,睫毛因不安轻轻颤动,像是被困在了梦魇里。

   他蹲下来触碰她的额头,冷得像块冰。

   “杨舒?”姜沛试着唤了几声,没回应。

   他犹豫片刻,将里面的人打横抱起。

   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睡裙,露在外面的肤色白净,整个人瘦得仿佛只剩下骨头了。

   姜沛抱起她,将人送去床上。

   刚放下,她手倏地攥住他的衣领,越抓越紧。

   姜沛被她抓得一个不稳,险些跌在她身上,幸好及时用手撑住了床板。

   两张脸贴得极近,姜沛嗅到她身上飘来的淡香,是一种柑橘清露的味道。

   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她素颜的样子。

   女孩五官小巧精致,肌肤莹白通透,看起来有点乖,温温柔柔的,是一种脆弱的,没有攻击性的美。

   她平时妆容明艳,性格张扬,跟此刻的状态反差挺大,仿佛是两个人。

   衣领还被她紧紧攥着,姜沛被勒得不太舒服,试探着握住她的手,一点点分开她的五指。

   睡梦中的女孩睫毛动了动,睁开眼。

   四目相对,杨舒的手还被他温热宽厚的大掌握着。

   两个人凑的很近,他半俯在她身上,很是暧昧。

   愣神两秒,杨舒猛地推开他,用被子裹住自己,十分警惕:“你干嘛?怎么进我房间的?”

   姜沛直起身,整理着被她攥出褶皱的衣领,神色淡淡:“你闺蜜说联系不上你,我进来看看,谁知道你抓着我不放,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。”

   杨舒捞起手机看了眼,才发现已经第二天中午了。

   她错过了直播。

   姜吟给她打了好多电话,应该是联系不上,所以找她哥打电话给民宿老板了吧。

   颈椎有点不舒服,她下意识看向衣柜的方向。

   见柜门开着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 杨舒不自在地舔了下唇:“谢谢你,我没事了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 喉咙有点干,她端起床头桌上的水杯。

   里面是空的,她又失望地放下。

   姜沛拿水壶接了点水,通上电:“帮你烧了水我就走。”

   杨舒没接腔,低着头给姜吟回电话。

   姜吟问她怎么回事,她看着不远处的男人,支吾了一下:“没大事,就是有点不舒服,睡过头了。”

   姜吟这才放心:“那就好,直播的事我帮你请假了,你回头自己跟粉丝解释一下。”

   “嗯,好。”

   放下手机,姜沛端了杯热水过来放在床头。

   杨舒盯着他喉结的位置,发现他上面好像有抓痕。

   姜沛察觉她的目光,唇角一扯:“你也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吧?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这是她抓的?

   姜沛继续道:“下次想亲就直说,价格合理的情况下,也不是不能商量,但你抓着人用强就很不礼貌了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看她一脸困惑,倾身过去,指指自己颈上的抓痕:“我说的还不明白吗?你刚刚想亲我,抓着我领子不放,你看这抓痕就是证据。”

   杨舒:“??”

   大概真被姜沛的话吓着了,杨舒一直盯着姜沛的领口,好半天没接上话。

   姜沛看她刚从梦魇中苏醒,故而随便逗她两句缓解气氛。

   没想到直接给人吓傻了。

   他正准备岔开话题,不料杨舒探着上身凑了过来。

   她明亮的眼眸滚动着,视线顺着他的喉结往上移,最后落在他唇上。

   须臾,她不太确定地试着问:“那我最后亲上了吗?”

   姜沛:“?”

第 6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