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42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42 章

   杨舒看着眼前的局面有些发懵。

   她和姜沛怎么又莫名其妙抱到一起睡了?

   起来找了找另外一条被子, 在床尾的地上放着。

   酒店的被子是统一的,根本分不清楚地上那条是姜沛的, 还是自己的。

   但是根据上回在家里, 她抢了姜沛的被子来分析,很可能地上那条才是她的。

   杨舒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。

   莫非她已经习惯性的,开始想要靠近姜沛了?

   脑海中不觉想起她最近每次和姜沛相处时, 心头那股莫名的悸动。

   有那么一瞬间, 杨舒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。

   她脑子懵了下,像有什么积攒许久的东西猛然炸开。

   她大脑一白, 整个人僵坐在那, 不知所措。

   她和姜沛的关系是有有效期的, 说好了不动心, 她怎么还是不知不觉陷了进去……

   杨舒垂眸看向旁边熟睡的男人, 有些心虚。

   她要是输了, 得对着他学狗叫吗?

   杨舒舔了下唇,默默咽了咽口水。

   她当初,为什么会制定这么幼稚的游戏规则??

   不对, 她脑子里怎么最先蹦出的是学狗叫这个问题?

   先不说她不准备恋爱结婚, 即便有这准备, 单恋也不符合舒姐的气质吧?

   凭什么她先动心?

   等等, 这个思路好像也不对。

   杨舒敲敲脑壳, 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   游戏就是游戏,不能当真, 不是谁先动心的问题, 更不是狗不狗叫的问题。

   而是压根就不应当动心的问题。

   好在她发现及时, 接下来时刻保持理智,年后工作忙起来应该就好了。

   约定期限很快就能到, 一眨眼而已。

   稳住,能赢。

   杨舒在心里给自己打打气,小心翼翼把“姜沛”的被子还给他。

   又去床边捡回“自己”的那条,盖上继续睡。

   ――

   姜沛和杨舒在塞尔威亚玩了几天,大年初四,从塞尔维亚飞回长莞。

   因为她给姜吟准备的新年礼物,和姜沛买的项链重复了,杨舒重新给她挑了一款香水。

   这款香水姜吟之前絮絮叨叨很久,一直想要,但国内没货,她在塞尔维亚刚好看到,就买了。

   之前姜吟和梁雯一直说让杨舒去家里过年,杨舒虽然没答应,但心里还是感激的。

   大年初六,杨舒带着提前准备的礼物上门看望梁雯。

   她过去只跟姜吟说了,没告诉姜沛,不过到那边,发现姜沛也在。

   听姜吟说,他自从塞尔维亚回来,这两天一直就住在家里。

   杨舒坐在客厅沙发上陪梁雯说话,总觉得单人沙发上的姜沛在看她。

   她不自在地挽了下耳边的发,大方得体地笑着,当没发觉。

   梁雯看她买了不少东西,忍不住道:“你能来看阿姨,阿姨心里就很高兴了,下次可别带什么东西,浪费钱。”

   “也没花什么钱,这些护肤品都是适合阿姨这个年纪的,效果很好,您可以试试。”

   旁边姜吟美滋滋赏玩着自己的香水,忽而问道:“舒舒,这香水国内不是没有了吗,你怎么买到的?我之前找代购都买不到。”

   杨舒早就想好了说辞,回道:“赵婧前几天跟她男朋友去国外旅游,刚好看到有这个,就买了。”

   不远处姜沛倚着沙发,漫不经心地笑了声。

   这笑声来得突然,大家齐齐看过去。

   姜沛微垂着头,下颌的线条流畅分明,视线盯着手机屏幕,指腹在上面敲击着什么。

   察觉到大家的视线,他缓缓掀起眼皮,一脸的玩世不恭:“你们聊你们的,看我干嘛?”

   他目光与杨舒的对上,指腹在手机上一点,给了个眼神。

   与此同时,杨舒口袋里手机震了声。

   好像是姜沛发了什么消息给她。

   杨舒心里咯噔一下,佯装不知地把眼神挪开,不去看他。

   梁雯朝那边嗔了一眼,怨怪姜沛坐着一声不吭,还打断她们说话。

   当着杨舒的面,梁雯也没数落他,给个眼神后继续笑着跟杨舒聊天。

   快中午时,梁雯说去做饭,留杨舒在家里吃完饭再走。

   去厨房时,她顺便把姜吟也给拽走了,让姜沛陪着。

   姜吟无奈地被她妈拽进厨房打杂,顺便给她妈泼泼凉水:“你儿子自己不主动,你就算再撮合他们俩也没用,我都已经放弃了,你怎么还惦记着?放弃吧,没戏,我哥就是单身一辈子的命。”

   梁雯把食材拿出来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平静道:“我没撮合呀,就让你哥帮忙招待一下,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   姜吟:“……”

   那您拉我进来干嘛?我信个鬼。

   姜吟帮忙洗菜,顺便放话出来:“妈,您就看着吧,他俩在客厅坐不过五分钟,绝对分开。”

   她扫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“我给你计个时。”

   梁雯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客厅只剩下两个人,杨舒有些局促。

   偷偷看了姜沛一眼,他正望着她,痞气地抬了抬下巴,点点手机,示意她看消息。

   杨舒把手机打开,果然他刚刚有发微信给她。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

   【恰好赵婧和她男朋友出国,恰好知道姜吟喜欢这款香水,又恰好看见了这款香水,于是买了回来,再让“你”送给“姜吟”。】

   【她怎么不自己买来送给姜吟?非要绕这么大一圈?】

   【来,你给我捋捋这个用好多“恰好”组串起来的,却依旧不太圆润的逻辑】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被问得杨舒懵了半天,回一句:【因为她俩不熟啊】

   姜沛也不跟她敲字了,收起手机看过来:“既然她俩不熟,她怎么刚好知道姜吟喜欢这个的?”

   杨舒默了一会儿,努力圆回来:“赵婧是要买来给我的,我一看,发现恰好是姜姜喜欢的款,我又恰好要给姜姜准备新年礼物,于是就拿来送给姜姜了。”

   姜沛笑出声来:“又来两个恰好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他点点头,一时间哭笑不得:“行,圆回来了,你也就骗骗姜吟这种头脑简单的吧。”

   他揭过这个话题,见她坐在沙发另一端,离他最远的距离,姜沛挑眉,“我妈明显是给咱俩制造接触的机会呢,你过来,咱们交流交流?”

   “跟你有什么好交流的?”杨舒坐着没动。

   姜沛手肘放在沙发扶手上,托着下巴看她,默了少顷,他点头:“你想等晚上交流也行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实在不想跟他在客厅这么坐下去,杨舒起身走向厨房。

   看到姜吟在洗菜,杨舒笑着上前,“姜姜,我来帮你吧。”

   姜吟看见她,瞥一眼手机上的计时,拿起来给旁边梁雯看:“梁教授,我说什么来着?三分钟,五分都没到。”

   梁雯嗔她:“洗你的菜吧。”

   杨舒狐疑地小声问姜吟:“你们聊什么呢,什么三分钟五分钟?”

   姜吟被问得一怔,脑子一转,道:“我们在聊水烧开需要的时间。”

   杨舒四下看看,也没瞧见有在烧水。

   那这个计时怎么来的呢?

   可能是什么隐私吧,杨舒没有再问。

   ――

   下午杨舒从姜家出来,驱车回自己小区。

   走到半路,她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姜沛的车。

   他一直跟在她后面,最后跟她一起进了小区。

   地下车库,杨舒下了车,看到旁边姜沛倚着车门等她。

   看他这架势不像要跟她一起上去,杨舒狐疑着上前。

   姜沛到:“明天安芩有个案子开庭,我一会儿去机场,应该要在那边待几天,还有别的工作。”

   这才刚要开始上班,他就忙起来了。

   杨舒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 姜沛伸手:“生日礼物呢?”

   他过两天生日,不一定赶得回来,只能提前过来讨要了。

   杨舒想了想,拒绝:“等你回来再给你。”

   “也行。”姜沛收回手,看看时间,道,“我得走了。”

   他倾身靠过来一些,“走之前,接个吻行吗?”

   杨舒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   还没想好这话要怎么接,她的下巴被轻轻挑起,男人温凉的唇覆上来,辗转厮磨。

   杨舒睫毛簌簌颤动着,逐渐踮起脚尖,勾着他的脖子回应。

   许久之后,姜沛放开她,眸底深沉又带着克制:“外面冷,回去吧。”

   他帮她扯了扯衣领,送她进电梯。

   电梯门关上,缓缓上升。

   杨舒独自一人有些发怔地在里面站着,还在回忆刚刚的那个吻。

   她抿了下唇,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温软甜蜜的感觉。

   以前接吻后从来没这么仔细去回忆过。

   她好像也是今天才发现,他吻技很好,有点让人迷恋。

   电梯“滴”的一声,楼层到了,门打开。

   杨舒的理智从思绪中被拉回,她深吸一口气,拍拍微热的脸颊,提醒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。

   她和姜沛,只是露水情侣而已。

   不能当真,更不该奢求永远。

   她这个人,总是越想要什么就越容易失去什么。

   无欲无求,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。

   回到家,她关上门。

   连同她那稍有一丝动摇的心门一起,紧紧关起来。

   停顿两秒,她把门反锁。

   ――

   正月初七开始上班。

   新年后的第一天,大家的精神面貌都不错,一个个圆润了不少。

   杨舒跟同事们打过招呼,进办公室。

   江凌刚挂断电话,看见她急匆匆过来:“安芩那边关于电影《落冗》的宣传照,现在已经可以拍摄了,你看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 这个活是去年就接下的,当时制片方就说过,大概年后电影拍摄结束,要她们在收尾前把宣传照拍好,这样演员才好收工回家。

   杨舒今天上班的时候就在想,估计拍摄时间是要到了。

   她说:“我已经提前看过去安芩的机票,今天就能过去。”

   江凌点头:“那好,出发前记得跟那边负责人交涉一下。”

   杨舒应着,拿手机开始看机票。

   江凌想起什么,又问:“你应该三四天就回来了吧?”

   杨舒思忖片刻:“宣传照的要求和传达理念,我之前已经做过功课。如果不出意外,两到三天能拍完,主要还是后期修图和制作,这些拿回来做就可以。”

   “那你回来的时候,顺便去一下我家,把童童从安芩接回来。”

   杨舒有些意外:“童童没跟你一起回来?”

   江凌叹气:“他们学校元宵节之后才开学,我爸妈舍不得他,就让他在家多待两天。如今人还在安芩,天天黏着江彻,江彻工作忙,哪有时间顾得上他,你回来的时候还是提前把他带过来,到时候也差不多该开学了。”

   杨舒给江凌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:“行,交给我了,刚好我给他准备的新年礼物,一起拿去给他。”

   江凌笑:“你又给他买东西,回头宠坏了天天粘着你,住你家去。”

   杨舒挑眉:“行啊,到时候我认他做干儿子。”

   ――

   杨舒和带着拍摄团队乘飞机赶去安芩,安排好入住后去剧组和负责人交接。

   拍摄比预计还要顺利些,结束的当天中午,影视方请吃饭。

   从饭局上离开后,杨舒让工作人员先行回去,自己去江家接童童。

   江凌提前给了地址,说已经跟家里人打过招呼,让杨舒直接过去就行。

   江家在安芩是屈指可数的豪门之一,居住在寸土寸金的别墅区。

   站在别墅大门外,杨舒表明来意,管家亲自领她入内。

   里面的装点并不富丽,反而处处透着雅致,仔细观察,园内的一花一木,都是名贵珍品,彰显着主人不俗的品味。

   进客厅,江彻恰好从楼上下来。

   杨舒含笑上前打招呼:“江先生,凌姐让我来接童童。”

   江彻温润斯文,示意前方的沙发:“坐吧,老爷子和老太太舍不得,搂着外孙在楼上说话呢,一会儿就下来。”

   又回头吩咐佣人准备茶点和水果。

   两人落座后,看杨舒有些拘谨,江彻主动跟她聊天:“听江凌说你最近在这边有拍摄,还顺利吗?”

   他和江凌没差几岁,很少叫她小姑姑,当着旁人的面说起就更叫不出来,一般直接称呼名字。

   杨舒点点头:“挺顺利的,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 佣人送来的吃的,杨舒开口道谢,端起水杯喝了口茶。

   听到江彻又问:“拍过企业宣传照吗?”

   杨舒神色稍怔,回道:“我做时尚类的多些,商务相关有接触过,但是不多。”

   江彻沉吟片刻:“或者可以试试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江彻直接开门见山:“江氏旗下的一家医药研究公司,下半年有个大型项目要启动,关乎公司上市,到时候需要拍一些宣传企业文化的照片,因为对照片质量要求高,公司内部的宣传部门恐怕不行,需要请外援摄影师。这事前几天我在电话里跟江凌聊过,她说你可以,刚好今天你过来,我就顺便问问你本人的意见。”

   杨舒想了想,道:“如果江先生信任我的能力,我可以试试。”

 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虽然我和江凌关系亲近,但合同还是会走的,到时候摄影师就定杨小姐了,拍摄时间大概在六七月份,可能到时候需要你再来安芩出个差,可以吗?”

   “好的,没有问题。”

   聊着聊着,两人的气氛放松下来。

   江彻半玩笑地道:“那我们合作之前,我是不是要跟姜律师提前打声招呼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上回在长莞机场,他的反应就挺大。”

   他一提,杨舒也想起上次的事来,顿时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用,工作的事他不会干涉的。”

   正聊着,童童从电梯里跑出来,看到杨舒欢快地招手:“舒姨!”

   杨舒闻声看过去,刚站起身,童童已经跑过来扑她怀里。

   杨舒捧着他圆嘟嘟的脸,打量一会儿,她笑:“过个年童童是不是吃胖了?”

   童童反驳道:“小孩子就是要胖一点才好看。”

   杨舒揉揉他脑袋,顺着话接:“嗯,童童现在更好看了!”

   看到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过来,杨舒礼貌打招呼。

   寒暄几句,杨舒怕赶不上航班,带着童童离开。

   江彻帮忙把行李装上车。

   他下午有个会议,要赶去公司,让司机送杨舒和童童去机场。

   ―

   司机把两人送去机场。

   安检过后,杨舒带童童去往VIP候机室。

   找了位置坐下,有些热,杨舒把身上的羽绒服脱掉。

   顺便帮忙把童童的也脱掉,放在一旁的C形沙发上。

   “舒姨,我想去厕所。”童童忽然道。

   杨舒四下扫了圈,看到卫生间,牵着他的手过去。

   停在男厕门口,她问:“自己进去能行吗?舒姨在门口等着你。”

   童童点头。

   恰好卫生间有人说着话从里面出来,其中一人声音听着耳熟,杨舒下意识抬起头。

   看清出来的两个人,她神色怔住。

   居然是姜沛和傅文琛。

第 42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