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40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40 章

   “谁要你这种感谢方式。”杨舒羞红了脸, 伸手推他,却被他手臂箍得更紧。

   两人的脸凑得很近, 鼻尖轻轻碰在一起, 呼出来的温热气息互相纠缠着。

   “午饭吃了没有?”他低声问她。

   杨舒点头:“吃了螺蛳粉。”

   “又点外卖?”他对这个回答似乎不太满意。

   杨舒却不以为意:“外面省心啊,自己做起来太麻烦。”

   “你就是懒。”他隔着毛茸茸的白色睡衣,在她腰上捏了一把。

   杨舒吃痛, 去拍打他的手。

   姜沛顺势反将她的双手扣在身后, 抱住她。

   杨舒散下来的长发还沾着湿潮,身上有一股清新甜淡的香, 缭绕在鼻端时让人心里发痒。

   姜沛目色稍黯, 喉结滚动两下, 声音温和醇厚:“好甜, 刚去洗过澡?”

   杨舒被问得心虚。

   她才不是因为知道他回来了才洗澡的。

   “我刚起床, 顺便洗了下。”她平静地答。

   “哦。”姜沛淡淡地应着, 薄唇擦过她耳际,带着漫不经心的腔调,“我以为, 你是想我了, 特意洗的。”

   温热浅浅的气息喷过来, 杨舒瑟缩一下, 推开他:“我觉得你少自恋一点, 会更讨人喜欢!”

   站起身,杨舒不再跟他拌嘴, “我现在去回屋收拾行李?”

   姜沛倚在沙发靠背上, 应了声:“嗯, 先把鞋穿上,地上凉。”

   杨舒回卧室, 去衣帽间把行李箱找出来,打开衣柜整理衣服。

   也不知道会去几天,冬天的衣服厚,杨舒怕带多了麻烦,决定少带几件,实在不行到那边再买。

   对了,相机是一定要带的,还能拍点照片。

   杨舒心里想着,出来去书房拿相机。

   拉开卧室的门,她余光看了眼客厅的方向。

   姜沛还在沙发上坐着,脑袋歪向一侧,一动不动的,也没玩手机。

   看样子像是睡着了。

   杨舒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绕到他身前,果然是闭着眼睛的。

   刚刚他进门的时候,杨舒就觉得他一脸倦意。

   律师年底都很忙,好多案子聚在一起,他估计最近都没好好休息过。

   不过这入睡速度也太快了,她进屋也就才一会儿的功夫。

   杨舒悄悄拿起沙发尾端的毯子,帮他盖在身上。

   她动作很轻,生怕打扰他。

   男人依旧沉沉地睡着,睫毛黑而浓密,垂下来时显得很长,根根分明。

   他睡觉时收敛起惯常的痞气,整个人看起来稳重不少,鼻梁英挺,唇薄而性感。

   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,他的眉毛一直紧紧皱着,让表情看起来多了些严肃。

   杨舒指腹探过去,距离他眉心两公分时,犹豫了一下,又收回来。

   她怕自己乱动把他给吵醒了。

   还是不打扰他,让他先睡会儿吧。

   杨舒直起身,正要先回屋收拾行李,沙发上的姜沛身体颤了下,倏然睁开眼。

   两人视线对上,他眼神犀利中稍显迷茫,随着意识一点点清醒,他扫了眼自己如今所在的环境,以及身上搭着的那条毛毯,警惕的神经缓缓放松下来。

   他这几天太忙了,迷迷糊糊间以为自己人在法庭,脑子也有些混沌。

   重新倚回沙发靠背,姜沛指腹在眉心揉按两下,开口时声音有轻微的哑:“我刚睡着了?”

   “嗯。”杨舒想了想问,“看你挺困的,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?”

   姜沛看了眼腕表,跟她道:“你先收拾东西,我眯一个小时,然后我们去机场。”

   杨舒点点头,停顿须臾,又开口:“那你要不要去床上睡?”

   话问出时,姜沛似乎有些意外,抬眉朝她看过来:“嗯?”

   杨舒被盯得头皮一麻,舔了下唇:“那个,你在这儿坐着不是睡不好,现在也不是晚上。我是看在你说带我去滑雪的份上,好心问问你,你要觉得沙发上也行,那就算了。”

   她撂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走向书房。

   把相机装进包里,连同笔记本电脑一起带上。

   从书房出来,客厅沙发上已经没了姜沛的身影,只有外套在沙发靠背上搭着。

   她进卧室,看到他正躺在她的床上。

   床单被罩都是可可爱爱的粉色,上面印着水蜜桃的图案,他躺进去时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滑稽。

   姜沛听见动静睁开眼,便撞上杨舒脸上莫名其妙的笑:“乐什么呢?”

   他声音懒懒,带着特有的磁性,很好听。

   杨舒挑眉: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觉得你穿粉色的衣服应该很好看,有机会可以试试。”

   姜沛看一眼盖着的粉色被子,哂笑了声,闭上眼没接话茬。

   杨舒回衣帽间继续收拾行李,知道姜沛在睡觉,她刻意把动作放轻,尽量不吵到他。

   收拾完,把行李箱拎出来,她换下身上的睡衣,开始化妆。

   卧室里静悄悄的,外面淡淡的一点光线顺着窗帘间的缝隙漫进来,在床边的地板上打下一片金色的光影。

   细碎的小小尘埃在光束间跳跃。

  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到了,杨舒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脸上美美的妆容。

   透过镜子看向后面床上的姜沛,他还在睡。

   他说要睡一个小时,但不知道有没有订闹钟。

   杨舒怕误了他出差的飞机,犹豫片刻,起身走过去。

   看他睡得熟,杨舒张了张口,又有些不忍心。

   在床边踌躇了两分钟,杨舒瞥一眼他床头枕边放着的手机,决定看一下他手机上的机票时间,如果时间来得及,她就晚一些再叫他。

   她微微倾身,伸手过去。

   指尖刚碰到他的手机,手腕被床上的男人一把攥住。

   杨舒惊得小嘴微张,还未回过神,手腕被他使力一扯,杨舒整个人顿时重心不稳地前扑,最后稳稳趴在他身上。

   姜沛搂着她睁开眼,眸底一片清明,根本不像刚醒的样子。

   他浅浅勾唇:“趁我睡觉想查岗?”

   “谁查你岗?我就想看看机票。”杨舒下意识反驳,回神后在他胸前拍了一下,有些气恼,“你没睡怎么躺着不动?”

   “我原本是想睡的。”他指腹缠着她散落的长发,忽而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,深沉漆黑的眼瞳凝着她,“床上都是你的气息,勾魂儿一样,睡不着。”

   他的眼神逐渐炽热,俯首贴过来时气息滚烫,视线落在她樱红的唇瓣。

   感觉他要亲,杨舒忙手伸过去,指腹点在他唇上,阻止:“我刚化完妆。”

   姜沛看着她脸上的妆容,一时好笑:“中间要转机,到目的地得十几个小时呢,还化这么精致?”

   杨舒斜睨他一眼,对他的观点表示不屑:“多久也得化妆啊,生活要有仪式感,我化妆是对接下来行程的尊重。”

   姜沛被她这套理论逗乐,吻吻她的指腹,也不反驳她:“收拾好了?”

   “嗯,好了。”

   他翻身起来:“那走吧。”

   看到旁边的行李箱,姜沛主动帮她拎起来。

   ――

   姜沛时间上算得刚刚好,两人到机场过了安检,没多久便听到播报提示乘客登机。

   他买的豪华头等舱,私密性很好,两人的座位挨着,杨舒喜欢靠窗,选择坐里面。

   直到飞机起飞,杨舒还觉得挺不真实的。

   就在今天和姜吟一起打游戏之前,她还在想明天就是除夕了,晚上家家户户肯定很热闹,她连过年的食材都没买,也不知道喜欢吃的那几家外卖会不会打烊。

   她还纠结过要不要去超市买点菜回来。

   后来想了半晌,躺在床上没动。

   她一个人吃不了多少,买食材也只会做茄汁面,还是算了,外卖更方便。

   于是捞起手机喊姜吟一起打游戏,结果就在手机里听见了姜沛的声音。

   再然后,她现在和姜沛一起,坐上了飞往塞尔维亚的航班。

   她终于不用再为明晚一个人怎么跨年而烦恼。

   傍晚的云彩在太阳映衬下,成了绚丽的暖橙色。

   杨舒看到下面的高楼大厦越来越低,长莞整座繁华富丽的城市,也逐渐匍匐在她脚下。

   她有时候为了拍摄,也会天南海北的跑,飞机没少坐,但今天窗外的景致似乎格外好看。

   一道明媚的光线顺着窗户照在她半边侧脸上,暖融融的。

   她托着腮看着窗外,睫毛簌簌颤了两下,哼着轻快的旋律,眉宇间有藏不住的欢喜。

   姜沛往后调了调椅背,懒散地靠着,十指交扣放在身前,静静看着她的侧脸。

   听到她嘴边哼出来的欢乐小调,他情不自禁地跟着弯起唇角。

   空姐送饮品和零食过来,杨舒听到动静回头。

   机舱内有些热,她脱了身上的羽绒服搭在膝上,看向姜沛:“我想喝酒可以吗?”

   看她高兴,姜沛没扫她兴致:“少喝点,别醉了。”

   这两位乘客颜值太高,实在引人注意,空姐忍不住朝他俩多看两眼,发现男士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未从女孩身上移开过,格外宠溺。

   大过年的被喂了狗粮,空姐心里感慨了一把,笑着问杨舒:“这边有塞尔维亚当地很受欢迎的果酒,要尝尝吗?”

   杨舒眸子亮了下,点头。

   空姐倒了一杯给她,问还要不要别的,杨舒摇头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   空姐推着车离开,杨舒目光追随着望过去,小声跟姜沛道:“你看到没,那个小姐姐好漂亮!”

   姜沛坐着一动不动,漫不经心地应:“有吗,没注意。”

   杨舒翻了个白眼:“就你这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刚刚头都没抬,能注意到谁?不过你想看的话,下次她再过来我指给你。”

   姜沛淡淡睨她一眼,没接腔。

   杨舒还在感慨着:“太漂亮了,肤白貌美大长腿,好适合做模特,要是能拉着拍照就好了。”

   姜沛嗤笑了声:“你们摄影师是不是看见谁都想拉着拍几张照?”

   “那不会,主要得看颜值和身材符不符合我的审美。”

   “这么说,我还挺符合你审美的?”

   杨舒神色微愣,旋即想起之前缠着他想给他拍照的事。

   她盯着姜沛那张脸审视片刻,认可地点头:“长的嘛确实帅!”

   顿了顿,她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腹对在一起,比了下,“就比我稍微差这么一点。”

   姜沛凑在她耳边,低声回她:“我床上更帅。”

   杨舒正准备喝手上的酒,听见这话差点心梗。

   幸好酒还没喝到嘴里,不然得全喷出来。

   不是顾忌飞机上人多,她会毫不犹豫把手里这杯酒泼他脸上去。

   也太浪了!

   杨舒不理他,尝了尝手里的那杯酒。

   口味有点冲,她眉头蹙起来。

   这酒也没有很好喝呀,空乘小姐姐确定这是塞尔维亚人很喜欢的酒?

   她又试着品了品。

   第二次适应了这个味道,确实稍微好喝了点,很有层次感,余味还有淡淡的酸甜。

   “还不错。”她咂咂嘴,点着头表示肯定。

   下一瞬,手里的酒被他拿走:“是么,我也尝尝。”

   晃了晃手上的酒杯,瞥见杯口她印上的红色唇印,姜沛弯弯嘴角,抿了口。

   他品酌着,微微眯起双眼,饱含深意地评价:“甜的。”

   听出他话里撩拨的意味,杨舒耳根热了下,迅速把酒杯夺回来。

   她喝酒上脸,一杯喝完,脸颊浮上淡淡的粉晕。

   两只手在脸前扇了几下风,她打开前面的小电视,将座位调整到合适的位置,歪在那看电视。

   姜沛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书翻看,没打扰她。

   不多时,他感觉有颗小脑袋靠了过来,倒在他肩头。

   他垂眸望过去,便见杨舒闭着眼睡着了。

   她睡着的时候看起来乖巧多了,呼吸轻浅而均匀,一脸的恬静。

   这酒看来还挺助眠。

   姜沛合上手里的书,顺势将她揽进怀里。

   她蹭了两下,找个舒服的位置,靠着他继续睡。

   ――

   飞机抵达塞尔维亚,是当地的晚上五点钟。

   这里华灯初上,展现着夜间的诗意与繁华。

   城市刚下过大雪,树上积了厚厚的白,从机场出来杨舒冷得裹紧身上的羽绒服。

   姜沛已经提前定好了酒店,两人下飞机直接乘车前往。

   酒店选在滑雪场附近,姜沛说方便随时能教她滑雪。

   开房的时候,前台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张房卡。

   杨舒愣愣地看着那张房卡,等了会儿,没有第二张。

   她张了张口,当着前台的面什么也没说。

   两人乘电梯时,她才忍不住扯了扯姜沛的衣袖,小声问:“一间房?”

   姜沛刷卡,指腹摁亮要到达的楼层,才很不解地看向她:“怎么了?情侣出来玩,还有订两间房的?”

   杨舒被问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 从电梯里出来,姜沛刷卡进屋时,她停在门口缓过神来:“可咱们不是有约定,晚上要分开睡吗?你应该订两间房才对,怎么会是一间房?”

   姜沛想了想:“在家是有这个约定,不过这不是在外面吗,别人又不知道咱们有这个约定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:“咱们俩刚刚牵着手进的酒店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情侣。你看咱们都这个年纪了,我要是订两间房,跟你分开睡,酒店人员会觉得我能力不行,我很没面子的。”

   他顿了顿,试着温声跟她商量,“为了你男朋友的体面考虑,不然你就稍微委屈一下?”

   杨舒对他的话半信半疑:“这么严重吗?不至于吧?”

   “至于的。”姜沛叹气,“我脸皮很薄,如果被人质疑能力,我可能惭愧得接下来几天都待在屋子里没脸见人了。这样的话,我还怎么教你滑雪?”

   他认认真真看向杨舒,很真诚地寻问,“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了吧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最初杨舒制定晚上不一起过夜的规则,是担心两人长期待在一起,彼此更容易产生感情,形成依赖,将来不好分手。

   但姜沛估计没这些顾虑,所以也不在意这些。

   他觉得订两间房有些丢面,索性就只订一间,反正睡一起还是不睡一起对他来说无所谓,还是面子重要点。

   算了,男人爱面子她知道。

   估计也在这儿待不了几天,杨舒懒得跟他计较,最后还是进了那间房。

   姜沛刚脱下外套,收到微信视频电话,是姜吟。

   国内现在都快凌晨一点了,不知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。

   杨舒迅速躲向一旁,避免自己入镜。

   姜沛看她一眼,不慌不忙点了接听。

   手机里传来姜吟欢快的声音:“哥,你到地方了吧?”

   姜沛去沙发上坐下:“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关心我了?”

   手机屏幕里,姜吟晃了晃手上一个首饰盒子,看起来很高兴:“我刚刚起来喝水,在茶几下面看到了这个,是条项链,你买给我的吗?”

   她记得中午她哥回来的时候,好像在这个位置坐过。

   姜沛掀起眼皮看了眼:“我不在家过年,提前给你的新年礼物。”

   果然跟自己的猜测一样,姜沛嘴巴不太会说话,每年礼物还是会准备的。

   姜吟乐开了花:“你真是我亲哥,我可太爱你了!”

   姜沛哆嗦一下:“别这么肉麻行吗,鸡皮疙瘩起来了。行了,早点睡。”

   他直接切断了通话。

   见杨舒在角落里坐着,离他远远的,正低头玩手机。

   姜沛眸子微沉,朝她看过去:“坐那么远干嘛,过来。”

   杨舒见他们俩通话结束了,起身走过去。

   姜沛攥住她的手,拉她在自己膝上坐下。

   想着刚刚两人的通话,杨舒问:“你给姜姜买了项链?”

   姜沛挑了下眉:“你吃醋了?”

   “不是。”杨舒有点无语地叹了口气,“咱们俩撞礼物了。”

   她和姜吟每年都会互送礼物,今年她也给姜吟买了条项链。

   因为没到新年,她的项链还没送出去呢。

   如今姜沛也买了项链,那就重复了。

   姜沛散漫开口:“这么巧?看来我们俩在选礼物方面,心有灵犀。”

   杨舒才不打算跟他送一样的,既然项链已经有了,她回头在这边看看,重新换一份别的礼物。

   “你这人虽然嘴上不哄人,对你妹妹其实还是挺好的。”杨舒感慨道。

   她突然想到小时候,言礼会拿自己攒下来的零花钱,给她买新年礼物。

   天底下大部分的哥哥,应该都很照顾妹妹。

   不过言礼买的礼物,不是笔就是书,无时无刻不提醒她要好好学习,送的礼物一点都不讨人喜欢。

   姜沛倒是很会给女孩子选礼物。

   杨舒盯着远处的落地灯,思绪有些飘远。

   “杨舒。”姜沛指尖挑起她的下巴,对上她澄澈的眼眸,审视片刻,他问,“我给姜吟买了项链,你怎么不问问你有没有?”

   杨舒迟钝地眨了眨眼,看着他:“礼物这种东西,哪有自己张嘴问别人要的?”

   “我是别人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从口袋里摸了下,摊开掌心,也是一条项链:“这个,是你的新年礼物。”

   杨舒没料到居然还有自己的一份,看着他掌心那条钻石项链,她恍惚了一下:“送我的?”

   姜沛把那条项链打开,中间一颗切割漂亮的钻石在灯光下闪着璀璨的星芒。

   他道:“你脖子上那条不是总缠头发吗,这条不会,刚好换下来。”

   杨舒有些惊喜,眸底噙着笑:“这钻石很漂亮。”

   这钻石姜沛本来是想做成钻戒的。

   知道她肯定不会收,最后做成了项链。

   “戴上试试。”他帮她拨开头发,脖子上那条取下来,戴上新的。

   杨舒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,看着相机里的自己,她指腹摸着那条项链,眼睛弯起来。

   还挺好看的。

   “对了。”她看向姜沛,“我这不会和姜姜的同款吧?”

   如果是的话她就不敢戴了,否则不好交待。

   知道她在想什么,姜沛道:“不是。”

   杨舒松了口气,继续对着手机欣赏这条项链。

   姜沛把她的手机夺过来:“你不谢谢我?”

   杨舒太高兴一时给忘了,他一提醒,忙道:“谢谢沛哥!”

   姜沛沉着脸,拧起眉头,显然不太满意这个回复。

   顿了顿,他道:“刚刚姜吟怎么谢我的记得吗?”

   杨舒回忆了一下姜吟的话:你真是我亲哥,我可太爱你了!

   姜沛指腹扫过她的脸颊,诱哄着轻声道:“你把姜吟那句话里的哥改成男朋友,也说一次给我听。”

   杨舒迟疑少顷:“你刚刚不是说太肉麻了,起鸡皮疙瘩吗?”

   姜沛被问得噎了一下,淡淡道:“我刚刚在口是心非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:“我其实很愿意听到这样的感谢,毕竟我都送礼物了,怎么可能不求回报?所以你也说一次吧,真诚点。”

   他吮了下她的唇,嗓音缱绻动人,“你要是愿意,把男朋友改成老公,可能效果会更好。”

第 40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