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8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8 章

   “你不会是真动这个念头了吧?”赵婧琢磨着杨舒的表情,越看越像那么回事。

   杨舒被问得一噎,当即否认:“怎么可能,我是那样的人吗?再说为了拍点照片追他,我还亏了呢。”

   恰好服务员上了菜,她指着一盘色泽金黄的生煎,“这个卖相不错,闻着好香啊。”

   话题生生被扯向别处,赵婧也没再问,指着几样早点跟她介绍:“这些都是他们家的特色,这生煎外皮松软香糯,再配上金黄酥脆的底,咬一口满嘴留香,简直就是一绝!”

   赵婧讲得眉飞色舞,杨舒夹起来尝了尝,狭长好看的眼眸眯起来,疯狂点头:“好吃!”

   得到肯定的赵婧很开心,又兴致勃勃跟她介绍其它几样。

   两人吃着早点闲聊。

   杨舒问赵婧最近怎么样,赵婧说:“反正是挺忙的,这边是旅游景点嘛,来拍婚纱照的挺多,就是比较流水线模式,跟你们不能比,每天都重复一样的套路,我都快对摄影没兴趣了。”

   杨舒用牙签扎了一块草莓送进嘴里:“可以找找灵感,拍点不一样的。”

   赵婧摇头:“太考验摄影技术和实力了,我不行。”

   她不由托起腮帮对着杨舒叹惋,“大学的时候你学习刻苦,每天拿着相机早出晚归,我觉得你太拼,现在才觉得拼一拼是值得的。”

   杨舒大学时不扎眼,几乎不怎么打扮自己,总是将自己裹得严实,安安静静的,低调又刻苦。

   因为她成绩优异,很得老师青睐。

   毕业后跟人一起成立工作室,成为合伙人,这几年名气大增,在时尚界混得风生水起,拍的都是顶流明星、超级名模。

   赵婧觉得,这才是一个摄影师最理想的状态。

   杨舒笑笑:“我大学那么拼,主要还是生活所迫。”

   杨舒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。

   很小的时候,杨玄耀就凭着花言巧语攀上富婆,带着她搬进别墅。

   在那里,她处处遭人白眼,连保姆都看不起她。

   高考后她选了离家很远的城市,才彻底摆脱那种寄人篱下的窒息感。

   大学里,她为了赚钱做过不少兼职,也时常接一些摄影相关的活。

   那时候青涩,她也曾因为技术太差,被客户骂得怀疑自我,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哭。

   发泄完了再擦擦眼泪回宿舍。

   经验,就是这么一点点积攒出来的。

   杨舒宽慰赵婧:“我看过你的作品,还是挺好的,若是觉得套路乏味,就试着走出舒适区,找找突破,工作中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。”

   “好呀。”赵婧笑应了声,“我还经常看你发布的文章和直播呢,也学到不少。”

   “对了。”赵婧又跟她聊起别的,“你父母会催着你相亲吗?自从大学毕业开始我就一直被催,唠唠叨叨的,最近实在听烦了,被他们安排着相了几个。”

   杨舒喝着碗里的米酒汤圆,眉尾一挑:“有合适的吗?”

   赵婧有点不好意思:“昨天见的那个还可以,再接触几天看看吧。你呢,家里人不会催你吗?”

   杨舒捏着汤匙的动作微僵,随后自然地喝上一口甜汤:“我爸管不着我。”

   她从来不提家里的事,偶尔被人问起,也是言简意赅。

   赵婧又问:“那你自己呢?不想着谈谈恋爱什么的?”

   “工作太忙了,还没考虑过,感觉谈恋爱也挺麻烦的。”杨舒说着,想到最近一个奇怪的现象,“婧婧,你看到长得帅的人,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吗?”

   赵婧被问得一脸疑惑:“不会啊。”

   杨舒说:“我以前也没有,就最近挺奇怪的,连着看到两个都觉得熟悉。”

   “你说的是今天让你搭顺风车的那两个?”赵婧思索着,给出一个猜想,“会不会是因为,那两人都是你的理想型?”

   杨舒摇头:“我没有理想型,而且他们俩风格差别还挺大的,我总不至于有两个理想型吧?”

   “那就不知道了。”赵婧耸耸肩,“不过人有时候不就是这样吗,觉得某个场景以前好像出现过,科幻一点来解释,没准你和他们在另一个时空相识。”

   杨舒被她逗乐:“越说越没谱,都开始平行时空了。”

   楼上包厢门打开,姜沛和江彻两个人聊完工作从上面下来。

   姜沛余光朝下面随意一扫,看到靠窗而坐的杨舒。

   外面朝阳金灿灿的,勾出她精致的眉眼轮廓,跟对面朋友说话时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浅笑,眼角含媚,潋滟风情。

   这边的工作结束了,江彻问他什么时候回长莞。

   喊了两声,姜沛才回神:“看老钱家里的事什么时候处理完。”

   姜沛不像是会等人的性格。

   江彻朝杨舒那边看一眼,眼底含了抹笑。

   他和姜沛因为工作结识,虽然谈得来,但私交不深。

   江彻也不多问,只点了下头:“接下来打算干什么?”

   两人一起从早餐店出来,姜沛随意抄着口袋:“也没什么事,回去补个觉吧。”

   门口停了一辆迈巴赫,司机下来恭敬打开后车门。

   江彻转身将先前那辆越野的车钥匙扔给他:“你出差过来也没开车,这个先给你用吧。”

   姜沛不客气地接过:“到时候怎么还你?”

   “你走的时候放机场,我让司机去取。”江彻温煦一笑,朝他伸出手,“这次辛苦了,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。”

   语毕,他反应过来什么,又改口,“算了,我还是希望以后跟律师合作的机会能少一些。”

   姜沛笔挺地站在阶前,抬手握上去,痞气勾唇:“这种事,难说。”

   江彻笑着虚点他两下,坐上车。

   迈巴赫很快驶离。

   江彻长腿交叠坐在宽敞的后座,点开手机看到秘书的一通未接来电,迅速拨回过去。

   秘书很快接通:“江总,DNA鉴定结果出来了……”

   那边吞吞吐吐,江彻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破灭掉,握着手机的力道收紧。

   秘书忙道:“我会继续寻找的,江总放心,肯定能找到。”

   “嗯。”江彻随便应了声,切断电话。

   视线顺着车窗望向外面,一个小女孩扎着双马尾,被父亲牵着,手里拿着一根冰糖葫芦。

   言悦小时候,最喜欢冰糖葫芦了。

   他和言悦分开时,小丫头才五岁。

   转眼间,已经十九年过去。

   他还记得那天母亲送他回江家,路上提起言悦满是担忧:“也不知道妈若不在了,你郭叔叔能不能把悦悦照顾好。”

   言锦脸上是藏不住的虚弱,唇色也有些发白。

   她停下来,抚了抚儿子的头顶,声音温温柔柔的:“爷爷奶奶早盼着你回江家,你到那边乖一点,别惹他们生气,好好照顾自己。你是哥哥,如果长大后有了能力,就多帮衬着你妹妹。”

   江彻回江家后,便随爷爷奶奶出了国。

   几年后回来,他凭着记忆找到原来的住处,母亲不在了,郭耀和言悦也不知所踪。

   多番打探才知道,母亲病逝,郭耀欠下一大笔赌债,要债的人威胁说要把言悦卖了。

   后来郭耀带着言悦搬了家,再没露过面。

   和言悦分别那天,他说要带冰糖葫芦给她。

   这个承诺,他欠了她十九年了。

   早知道会是如今的局面,他宁愿不曾回过江家,一直守护在她身边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和赵婧吃过早点准备找个好玩的地方,赵婧却意外接到影楼的电话,说一对新人到店里取照片起了点争执,工作人员无法沟通,闹起来了。

   赵婧是老板兼摄影师,没办法只能尽快赶回去。

   临走时她拉着杨舒一个劲道歉:“本来说要带你好好玩的,这下也不行了,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   杨舒无所谓地笑着安慰她:“工作要紧嘛,我有时候也会遇到突发情况,没关系的,等你空了咱们再聚。”

   出租车到了,赵婧跟杨舒挥手离开。

   杨舒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合适。

   可是都已经出来了,现在回民宿没必要,摸出手机打算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。

   刚入秋,头顶太阳依然有些毒辣,光线照在脸上带着灼热。

   杨舒下意识往后站了站,余光看到门口那辆熟悉的豪华越野。

   她来时搭的顺风车就是那辆。

   车子发动机开着,里面应该有人。

   杨舒看车牌号是当地的,便打算去问问那个江彻,没准他知道附近有哪些好玩的。

   当地人的推荐,很可能比网上的更有价值。

   她走过去站在驾驶位的车窗前,屈指敲了两下玻璃。

   车窗打开一条窄缝。

   杨舒看不清里面,俯身凑过去,朝里面礼貌道:“江先生,我是杨舒,想问一下……”

   车窗玻璃又往下降了降,杨舒抬眸,跟里面男人的视线对上。

   这个角度看过去,男人身子微微向后靠,侧脸轮廓利落好看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随意敲着方向盘,姿态放荡不羁。

   盯着那张脸,杨舒没说完的话卡在那,好一会儿才诧异道:“钱二铭,怎么是你?”

   姜沛轻抬下颌,目光里带着探究:“搭讪错人了,你很失望?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神色淡淡,微拧着眉头:“你追求我不成功,这么快就转移目标盯上别人了?”

   杨舒眼皮没忍住疯狂跳了几下:“我什么时候追求你了?”

   “你还不承认?”姜沛帮她仔细回忆,“住民宿第一天晚上,请我吃饭的是不是你?后来在天台上,准备出五百让我陪你一天的是不是你?第二天早上在湖边,拿相机偷拍我的是不是你?我把你从衣柜里解救出来,抓着我衣领不松手的是不是你?”

   “今早想搭顺风车的时候,还嬉皮笑脸说跟我很熟,结果一看见我朋友就立马搭讪人家,连觉得眼熟这种老梗都用上了,人家不理你,你现在又来第二次。你同时追两个男人,脚踩两只船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第 8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