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52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52 章

   杨舒心跳砰砰快了些, 伸手抵在他胸膛躲避,红着脸道:“我哥还在下面等着咱们去吃晚饭呢。”

   姜沛挑眉:“你的意思是, 晚饭之后可以?”

   “我没这个意思!”杨舒推开他, 从书桌上跳下来,“在这里不行,我们先下去吃饭吧。”

   她拽着姜沛的手往外面走。

   从卧室出来, 杨舒想起刚才楼下的事, 跟他道:“刚刚我哥给了我一套长莞的房,还有辆车。”

   姜沛步子停下来:“你收了?”

   杨舒点头:“收了啊, 我知道他就是心里有愧, 想补偿我一点, 那我也没必要推辞, 这样我哥心里也好受点, 不是吗?”

   姜沛显然对这个礼物不太满意:“那他送你什么不好, 就是给你几张黑卡都行,怎么送长莞的房子?你都答应回去之后住我那了,还能反悔?”

   姜沛想了想, 跟她商量, “我也能买房子送给你, 你想要哪里的房咱们去给它买下来, 写你名字, 前提是你把床分我一半,行不?”

   杨舒被他的反应逗笑:“我哥那套房我是收下了, 也没说要住进去呀。我想了一下, 还是你那个樟华公馆离我上班比较近, 也离你的律所近。你刚刚那个卖身契上不是写了吗,要每天接送我上下班, 所以住你那更方便一点。”

   姜沛脸色终于缓和下来:“你要这么说的话,他即便再多送几套,我也没意见。”

   杨舒被他这变脸速度搞得哭笑不得,拽着他往下面走:“赶紧先去吃饭啦!”

   两人到楼下,江彻正在打电话,看到杨舒,对着手机说了声:“刚好她下来了,你自己跟她说。”

   随后把手机递给杨舒,“江凌找你。”

   杨舒惊喜地接过来:“凌姐?”

   江凌说:“我和童童回安芩了,在我爸妈这儿,明天一起过来吃饭吧,童童说想你呢。”

   紧接着,那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,“舒姐姐,你一定要来哦!”

   杨舒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笑:“不是舒姨吗,今天嘴巴这么甜,改叫姐姐了?”

   童童道:“妈妈说你是我表哥的妹妹,那当然就成我姐姐喽,妈妈还想让你叫她小姑呢。”

   “你妈这是想占我便宜,她想得美,童童以后还叫舒姨。”

   “你是我阿姨,我表哥是你哥哥,那你这不是占我表哥便宜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被童童这么一问,关系突然还挺乱,杨舒扯起别的跟他闲聊两句,说明天去看他,然后赶紧挂掉电话。

   ——

   第二天早上,早饭过后,杨舒记起先前江彻说要重新拍点合照的事。

   上午光线好,拍出来效果也更好看。

   她去楼上把自己的相机拿下来,调整好参数,让姜沛帮忙。

   姜沛自己都没跟杨舒拍过合照,心不甘情不愿地给他们俩做了一回摄影师。

   他也不能吃亏,拍完立马把相机塞江彻手里:“该你拍我们了。”

   江彻就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,无奈接过来,又给姜沛和杨舒拍了几张合照。

   后来江彻要处理工作,去了书房,姜沛牵着杨舒的手在别墅区静谧的环路上散步。

   暖融融的阳光照着,明媚的光线如银河一般泻下。

   杨舒的手被姜沛握着,低头去踩他投在地上的影子。

   姜沛还在想着刚刚江彻拍的那几张照片。

   他觉得江彻拍出来的不好看。

   当着江彻的面,杨舒不好意思和他太亲密,所以就没有拍出情侣之间本应甜甜蜜蜜的感觉。

   见杨舒在踩影子,他倏而开口:“咱们再拍一张照吧?”

   杨舒抬眸:“拍什么样的?”

   姜沛也不知道摆什么样的姿势好看,拿手机在网上搜索着情侣照的各种技巧。

   杨舒看他这股认真劲儿,笑着说:“别查了,今天太阳这么好,我们来拍个影子吧,效果应该会很好。”

   她说着找到合适的位置,要求姜沛跟她一起把手举在头顶比心。

   姜沛学着她的样子,照做。

   杨舒用手机随手拍了一张,她很满意,给姜沛瞧:“好看吗?”

   两人的影子贴在一起,她身形半靠在他怀里,张开手臂与他比了个心的弧度。

   照片下面露出两人的脚尖,恰好都是白色,像情侣鞋。

   虽然只是影子照,但看着比江彻刚刚拍的像回事多了。

   刚刚江彻拍的,像男女同学毕业合照,并肩站着,手都没拉一下。

   姜沛掏出手机,点开微信:“你把这张照片发给我,我要留着。”

   杨舒发给他,江彻发消息过来,说准备去老宅了,喊他们回去。

   她才收了手机,拉着姜沛回家。

   ——

   杨舒他们临近中午时到的老宅,童童听到动静从屋里跑出来,直直扑进了杨舒怀里。

   傅文琛也在,出来看到姜沛,两人聊起来。

   他和江凌已经领证复婚,这次也是复婚后第一次回江家。

   进屋后,江凌拉着杨舒陪江老爷子和老太太聊天。

   杨舒跟着江彻乖巧喊爷爷奶奶。

   江家爷爷奶奶都很和气,主动对杨舒嘘寒问暖。

   午饭很丰盛,江老太太不停给她夹菜,说她太瘦。

   饭后,杨舒和江凌、江老太太在聊天,江彻陪江老爷子下棋。

   落地窗前,傅文琛拍拍姜沛的肩,似笑非笑:“姜par,没想过会有今天这情景吧?如今这么来看,我算不算你长辈?”

   不等姜沛答话,童童跑过来抱住了傅文琛的腿,“爸爸,你在干嘛?”

   傅文琛弯腰将儿子抱起来,童童去过律所,看到姜沛嘴甜地打招呼:“姜叔叔。”

   傅文琛纠正儿子:“今天爸爸重新给你介绍一下,以后看到这位得改口叫哥哥。”

   姜沛哂笑一声:“像我们这种年轻人,就喜欢被叫哥哥。”

   停顿一下,他又看向童童,“不过,我更喜欢你叫我姐夫。”

   傅文琛:“人家跟你结婚了吗,你也要点脸。”

   姜沛不理他,问童童:“你爸追你妈的时候,要脸了吗?”

   童童怔了下,脱口而出:“我妈说他也不要脸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这小孩可太讨人喜欢了,姜沛接过来抱住,脸上挂着戏谑的笑:“怎么不要脸的,你给我讲讲,我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   童童凑在姜沛耳畔,用自以为很低的声音说:“他抱着妈妈不撒手,妈妈让他放开他不放。”

   傅文琛满额黑线,把儿子从姜沛怀里拎回来:“到底谁是你爸爸,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?”

   童童揪了下耳朵,小声嗫喏:“你又不给我买好吃的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——

   姜沛和杨舒是假期最后一天早上七点钟,抵达的长莞机场。

   夜里为了赶飞机没怎么休息,杨舒这会儿困得不行,坐上出租车便迷迷糊糊倒在姜沛肩头。

   意识再清醒时,她感觉自己被姜沛抱在怀里。

   眼睛努力掀开一条缝,关顾四周,她发现两人在电梯里。

   “到家了吗?”她搂着姜沛的脖子,声音还带着惺忪的倦意。

   “嗯,到了。”

   从电梯里出来,姜沛站在家门口,指纹解锁。

   进了家,他把杨舒放下来,弯腰给她拿拖鞋。

   换了鞋,杨舒想起哥哥让她到了回复一声。

   她走去客厅,拿起手机给江彻打电话:“哥,我到了……嗯,那你好好照顾自己,我经常去安芩出差的,到时候就回去看你。”

   收了手机,姜沛从后面抱住她,粗沉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畔:“还困吗,我们去补个觉?”

   隔着薄薄的衣裙,她感觉落在自己腰腹的大掌温度火热。

   在江彻那边住着的时候,杨舒有好几次感觉到他想了,但一直没同意。

   一来是没有措施,二来她也没法在她哥家里跟他发生那种关系,太羞耻了。

   如今他说的补觉,显然是另外一层意思。

   杨舒脸颊染上红晕,伸手推了推他:“我要先去洗澡。”

   “我也要洗。”他声音低哑,拥着她不肯撒手。

   “那你在外面洗,我去卧室。”杨舒坚决不跟他一块,推开他,自己先跑去卧室。

   杨舒这个澡洗了挺久。

   淋浴温热的水流喷洒而出,肆意砸在肩头,浴室里蒸腾着白色雾气,缭绕在半空。

   她白皙的肌肤已经被洗得泛起潮红,才慢吞吞关了水,从架子上拿浴袍把自己裹起来。

   姜沛以前什么样她太了解,这次两人分开时间还这么久,在安芩他提了好几次,她一直没让他如愿。

   她现在有点怕,怕他小心眼,憋着劲一会儿欺负她。

   开门从浴室出来,姜沛已经洗好澡,倚在床头看着手机。

   杨舒出来跟他炽热的眸子对上,两条腿软绵绵的。

   姜沛看一眼时间,目光将她从头到脚品酌了一遍:“你这洗的时间有点久,再不出来,我煲的汤都快好了。”

   杨舒硬着头皮走过去:“你煲什么汤了?”

   姜沛忽然扯过她,一把将人拽倒在床上,压上去:“就知道你肯定洗的时候磨磨蹭蹭,我就去楼下买了点排骨,在安芩不是跟吴姨刚学了一手,今天煲汤给你尝尝。不过在那之前,”

   他深邃的目光凝着她,喉结微动,咬着她的耳垂轻喃,“先办点正事。”

   他俯首含住她的唇,吮吻着她柔软唇瓣,起初还温柔,渐渐地,他吻得粗狂霸道,格外欲。

   他的唇辗转去吻她的锁骨,鼻息间呼出来的气息滚烫。

   杨舒嘤咛着勾住他的脖子,回抱住他。

   ——

   由于先前太困,杨舒在飞机上没怎么吃东西。

   冲过澡后,姜沛心满意足地帮她把煲好的汤端来卧室。

   摆了个床桌,他把碗放上去。

   杨舒本就筋疲力尽不愿下床,他这个安排倒是挺好。

   捏着汤匙尝了一口,确实跟在安芩吴姨做的口味很像,很鲜美,咸淡也适中。

   她惊奇道:“你第一次就做这么好?”

   “真正的聪明人,学什么都快。”回到长莞,他那股自恋的傲娇劲儿又回来了。

   杨舒给他一记白眼,又舀了块山药吹了吹,送进嘴里。

   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,她眼眸微微眯起。

   吃过东西,她整个人精神好多了。

   姜沛把碗和床桌收走,杨舒打算躺下补个觉。

   没多久,姜沛从外面进来,躺下抱住她。

   之前在一起,姜沛有时为了试探她的底线,事后也强行留在她那不走。

   那时候虽然会彼此抱着,其实各怀心思,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,交流也格外少。

   如今倒是第一次这么毫无芥蒂地躺在一起。

   她终于不再有任何顾虑,毫无保留地跟他走在一起。

   杨舒有些依恋他的怀抱,主动抱住他。

   一时还不想睡,她枕在他的臂弯里,轻轻唤了声:“沛哥。”

   “嗯?”姜沛微微低头,下巴蹭着她的额头,“怎么了?”

   杨舒默了会儿,抬眸:“你之前说,你是鹤桥古镇喜欢上我的,什么时候?”

   姜沛沉吟着,盯着头顶的天花板:“我们做一天情侣,你叫我男朋友的时候吧。”

   顿了顿,又改口,“或者更早。”

   杨舒翻了个身,双手放在他胸前,下巴抵上去,饶有兴味地道:“那你再想想,说具体点,我想听。”

   “说那个干嘛?”姜沛食指微屈,调戏一般蹭蹭她脸颊的肌肤,吊儿郎当道,“不说了吧,怕你听了自恋。”

   杨舒微微皱眉,作势要翻身不理他。

   姜沛顺势收紧她的腰,忽而开口:“其实鹤桥古镇第一次在路边见到你,我对你已经很熟悉了,结果发现你不记得,我心里有一点失落,不知这算不算喜欢。”

   杨舒想起她刚到古镇,正兴致勃勃拍照,被钱一铭开车路过溅了身水那次。

   她当时只觉得姜沛眼熟,确实有些想不起来。

   毕竟大一的事太遥远了,她以前又不敢抬头看人,所以对姜沛那张脸印象不深刻。

   杨舒思忖着:“不对吧?古镇时你就对我很熟悉了?那时候我们明明就只见过一次。”

   姜沛说:“姜吟朋友圈经常发跟你的合照,我时不时就能看到。所以你不熟悉我,我对你应该算熟悉。”

   说完他又补充,“主要是我记忆力好,她每次发我都能记住,所以发现你跟之前见面的时候变化越来越大。”

   杨舒眉宇间扬起细微的弧度:“哦,刷朋友圈看到的。”

   她琢磨着问,“那你是点开看的,还是随手一划就过去了。”

   “我是随手一划。”

   “真的?”杨舒指着他,“你签下的卖身契上,有一条是,姜沛先生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得对杨舒女士撒谎。我还给你加了一句,撒谎的惩罚措施是跪方便面不能掉渣。现在还有一次机会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我手指一抖,不小心点开,然后就顺便看了那么几眼。”

   他蓦地翻身,将女孩压在身下,浅浅勾唇,逐渐不正经起来,“然后发现这小姑娘怎么看怎么好看,就惦记上了。”

   “哦。”杨舒眨了眨眼,“你这是见色起意。”

   她戳戳姜沛的胸膛,“你好色。”

   他温热的唇碾过她的唇瓣,深瞳漆黑一片,里面倒映着她的面容:“不是见色起意,是见你起意。”

   他分开她的五指,与她十指紧扣,细密的吻再次落下。

   感情这种事,有时候很难说得清。

   杨舒自己也是一样。

   只能说,如果真的彼此毫无感觉,他们俩最初根本就不会去玩那个一日情侣的游戏。

   或许在第一眼对上时,就早已心思不纯。

   不过他的第一眼,是多年前P大校门外,不慎喝掉她奶茶的那一次。

   而她的,是鹤桥古镇的城楼下,他坐在车内,目光清清透透看着她,问需不需要载她一程的那次。

   本质上都是见色起意。

   当然,其实可以给这段邂逅,换个更好听的名字。

   叫一见倾心,或者一眼万年。

   ……

   因为一场对话,一个吻,两人不知怎么又纠缠在了一起。

   他似要把前几日积攒的账,一笔笔全部找她讨回。

   清洗过后,她困乏的厉害,直接便睡着了。

   闭着眼,长而浓密的眼睫上还沾着淡淡的湿潮。

   姜沛餍足地抱着她,难得懊悔了一把自己刚才的失控。

   他低头,轻轻吻过她眼角的泪痕。

   杨舒睡得很沉,迷糊糊糊间她又梦到了高中。

   又是一节体育课,废弃器材室的柜子里,她忐忑而不安地蜷缩着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。

   外面有人再找她,一遍遍喊她的名字。

   “杨舒,你在哪?”

   “杨舒,赶快出来!”

   “躲什么躲,快出来!”

   她抱着膝盖,忐忑又惶恐,眼泪因害怕而簌簌往下掉。

  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。

   柜门被人打开。

   伴随着刺目的白光,她又看到了那个蓝白校服,高高瘦瘦的少年。

   少年没有像上次那样冲她伸手,而是直接弯腰将她从里面抱了出来。

   凑近了,杨舒终于看清少年的脸。

   英挺深刻的五官,一双眼眸澄澈深邃,左侧眼尾处那颗浅浅的痣,平添一丝不羁的痞。

   那是年少的姜沛。

   那个时候他们本不该相识,在梦里,杨舒却认得他。

   她在他肩头拍了两下,声音带着哭腔:“你怎么才来,我害怕。”

   姜沛痞笑了声,脸上是惯有的桀骜:“怕什么,我这不来了吗?”

   他轻轻吻过她眼角的泪,声音温醇带着安抚,“乖,以后就不怕了。”

   他抱她从那间废弃的器材室走出去,走向操场。

   她看到学生们在追逐打闹,篮球场上,一片欢呼。

   她想起她高一高二时,体育课上欢快自由的样子。

   青草裹着泥土的芬芳,沁入鼻端时还掺着丝丝缕缕阳光的甜味。

   姜沛抱着她继续往前走,离开那所学校,不知不觉,走在熟悉的长莞的街道。

   再往前,是绵延的红毯,道路两边摆满了玫瑰花,处处生香。

   她看到一张张熟悉的笑脸,姜吟和凌姐在人群中冲她招手。

   杨舒低头,发现姜沛换上了西装礼服,而她一袭洁白婚纱,成了新娘。

   精美漂亮的礼堂内,主婚人在台上庄严发问:“杨舒小姐,你愿意嫁给姜沛先生,做他的妻子,无论顺境还是逆境,都与他风雨与共,永远不离不弃吗?”

   她浅笑着紧紧握住跟前男人的手,字字清晰地道:“我愿意!”

   “愿意什么?”姜沛忽然捏住她的脸,把她脸蛋捏得很疼。

   杨舒皱眉,还没来得及骂他,这个梦醒了。

   睁开眼,她人在床上躺着,姜沛俯首靠过来,捏着她的脸似笑非笑问:“做什么美梦了,睡着也笑的这么开心?你刚刚说什么你愿意?”

   杨舒脸上肌肉微僵,抬腿用膝盖在他腹部顶了一下,嘟嘴道:“你管得着吗?谁让你打扰我好梦的,烦死了!”

   姜沛被顶得闷哼一声,笑着翻身倚在床头,言语宠溺:“行,我不管。”

   他又侧目拍拍她脸颊,“不过你睡挺久了,清醒清醒,不然晚上睡不着,明天怎么上班?”

   杨舒揉揉眼睛:“什么时间了?”

   “过上午了。”

   那确实是睡了挺久。

   杨舒想到刚刚那个梦,她挪过去,枕在姜沛怀里。

   这是她第一次,在梦里从学校那间阴暗封闭的柜子里走出去,看到光亮。

   是姜沛把她带了出来,并带她去了更美好的地方。

   或许这是个好的开端,以后她应该再也不会做那样的噩梦了。

   杨舒突然很庆幸自己高三那年,在逆境中没有放弃自己。

   她庆幸自己最后还是靠顽强的意志,努力学习考进P大,后来才有机会和姜沛有那样一场初遇。

   她那时候一直告诉自己,考出去,摆脱这里的一切,她就会有好的生活了。

   而如今,她真的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也有了把她捧在心坎的那个他。

   见姜沛在刷手机,杨舒睁开眼看着他,食指不安分地拨弄他流畅好看的下颌线条:“你在玩什么呢?”

   姜沛抱住她,思索着问:“我们现在是正经的男女朋友了,好不容易在一起,是不是需要点仪式感?”

   杨舒被问得迟钝了两秒:“什么仪式感?”

   “比如情侣网名什么的。”姜沛说,“我看好多情侣都会起情侣网名,你知道姜吟和尹遂的网名是什么吗?”

   这个姜吟和尹遂聊天时杨舒还真看到过,她回忆了一下:“好像是什么‘吟吟小仙女’和‘岁岁小可爱’,反正就挺肉麻的。”

   说着,杨舒还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。

   姜沛说:“他们俩那个网名,确实是挺肉麻,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。咱们想个更好的,碾压他们俩。”

   杨舒:“比如呢?”

   “我已经想好了一个。”姜沛兴致勃勃道,“你叫舒宝,我叫护舒宝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 杨舒听到这名字差点被口水呛到,刚睡醒还残留着的那点倦意,也当即散去:“你怎么,不叫苏菲呢?”

   姜沛:“?”

   杨舒:“反正都是卫生棉,护舒宝和苏菲你叫哪个不都是一样的效果?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姜沛好不容易想到的情侣名,杨舒醒来前他沾沾自喜了半天,觉得肯定会被她夸奖。

   现在,突然就觉得这名字不甜了。

   姜沛问:“跟卫生棉撞名字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   “那你再想想。”杨舒忍着笑,摸起床头的手机。

   随便点开微信,刚好姜吟给她发了条消息。

   是一张朋友圈截图。

   截图上,姜沛刚刚发了张朋友圈动态。

   图片是两人在安芩时,她拍的那张比心影子照。

   配字是:【女朋友让发的】

   姜吟这张截图里,顺带着还有她那边能看到的评论:

   【沛哥十年不发动态,一发就虐狗,过分!】

   【这语气,你确定你不是来嘚瑟的?】

   【国庆假期最后一天了,居然还要被迫吃狗粮,怒了!】

   【狗子,你变了!】

   ……

   杨舒眼皮跳了两下,给姜吟回复:【我没让他发,别听他瞎扯。】

   收了手机,她朝姜沛看了眼:“你发朋友圈了?还说是我让发的?”

   杨舒凑过去捏着他下巴,眼眸一眯,“姜先生,我睡那么熟,是怎么让你发朋友圈的?”

   姜沛脑子转得快,十分淡定地解释:“你刚刚不是说了句我愿意吗?刚刚情景是这样的,我编辑好朋友圈,问你愿不愿意让我发个朋友圈,秀个恩爱,结果你闭着眼迷迷糊糊说了句你愿意,然后我顺势点了发送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懒得理他,杨舒重新躺下。

   姜吟又发了微信过来:【这是我即将改口叫嫂子的前奏?】

   杨舒望着姜吟的消息,不觉又想起梦里那个梦幻而浪漫的婚礼。

   午后阳光顺着窗子爬进来,金灿灿,暖融融的。

   姜沛倚着窗头,冷峻的脸上挂着抹笑,正温柔看着她。

   杨舒勾勾唇角,敲字给姜吟回复:【那你想提前改口,也行。】

第 52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