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60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60 章

   “你晚饭做好了吗?”杨舒懒的跟他磨嘴皮子, 从他膝上起身,径直走向厨房去找自己今晚点的鱼头豆腐汤。

   推开玻璃门进去, 杨舒就嗅到一股鲜浓的香味。

   她上前打开盖子, 乳白色的汤汁浓郁,鲢鱼头搭配鲜嫩Q弹的豆腐,又用葱花和枸杞做点缀, 看着便垂涎欲滴。

   姜沛跟着走进来:“饿了?去外面等着我来给你盛, 小心烫。”

   这人嘴上说话虽然没个正形,行为做事方面还是挺贴心的。

   杨舒不客气地折回客厅, 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, 选好看的节目。

   姜沛端着两碗汤出来, 径自走向茶几前, 感叹一声:“我发现家里的餐桌就是个摆设, 就没见你用过几次, 茶几倒是挺中你的意。”

   杨舒随便选了个综艺,把遥控器放下,盘腿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, 背靠着沙发, 不以为意地接话:“你这本来就是摆设, 吃饭的时候看电视才有仪式感, 两个人坐在桌上干吃多没意思?”

   姜沛笑问:“约会的时候不都是一男一女面对面吃饭, 谁还看电视?”

   杨舒掀起眼皮:“人家那叫烛光晚餐!”

   她回头指指那边的餐桌,“烛光呢?鲜花呢?”

   姜沛挑眉:“有烛光和鲜花, 你就去老老实实餐桌上吃饭?”

   杨舒看着那光秃秃的餐桌, 点头:“三分钟之内, 我要是能看到烛光和鲜花,我就去那边。”

   她冲姜沛眨了眨眼睫, 很是无辜道,“不过两分钟的时间,你就算长了双飞毛腿,也来不及下去买。所以还是乖乖陪我看综艺吧。”

   姜沛:“行,现在开始计时吧。”

   他说罢起身上了楼。

   杨舒狐疑地看过去,难不成他还真能变出蜡烛和鲜花来?

   突然来了一丝兴致,她摸出手机,点开计时器。

   没多久,姜沛从楼上下来,手里捧着鲜花,还拎着一个袋子,里面好像是蜡烛。

   杨舒眸中闪起星芒,惊喜地跑过去:“你什么时候买的花?”

   “你睡觉的时候。”他将花拿去餐桌,用花瓶插起来,又将蜡烛摆台放上去,蜡烛一根根点燃。

   姜沛漫不经心道,“我那份卖身契上不是说了,每周都要送你一次鲜花,这周的不是还没送。”

   他看向杨舒:“吃饭的时候看电视能有什么仪式感,这个不比电视好看?”

   女孩眼神明朗,烛光的照耀下,脸颊粉嫩,嘴角挂着一丝浅笑:“我去把汤端过来。”

   她转身跑去茶几前,顺便关了电视。

   那边姜沛已经把鲜花和蜡烛摆好了,还在桌上撒了点花瓣。

   仪式感虽然有了,但今天的晚饭突然显得有些简单,搭配起来奇奇怪怪。

   杨舒去厨房把金黄翠绿的葱花煎饼端出来,又做了个水果拼盘摆上去,勉强算点意思。

   两人坐下时,杨舒还是忍不住提醒他:“你下次想搞烛光晚餐,菜还是得做得丰盛点,再配上香槟红酒什么的,更有氛围感。”

   姜沛失笑:“你还挺讲究,我这氛围感不够?”

   杨舒很给面子地连连点头:“够了够了。”

   其实杨舒知道,他搞这出无非就是希望她吃饭的时候不要看电视。

   因为她边吃边看的时候,经常会忘了吃饭,吃着吃着,碗里的饭就凉了。

   之前姜沛说过她几次,她没怎么听,今天就开始改变策略了。

   此时被暖暖的烛光照着,杨舒心底也淌着暖意,她笑着补充:“我觉得这氛围特别好,比电视好看,衬得豆腐汤都格外鲜美。”

   姜沛满意地抬手摸摸她发顶:“真乖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晚饭后杨舒主动帮姜沛一起把厨房收拾干净。

   外面天色还早,杨舒刚才已经睡过一觉,暂时还没困意。

   她心血来潮,跟姜沛商量,决定今晚给他拍照。

   灯光下拍出来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。

   杨舒先去拿拍照的设备,又挑了几件适合拍照的衣服出来。

   第一个场景是客厅,简单的日常照。

   这是杨舒第一次正经给姜沛拍照,之前两人出去玩她也拍过,但都是趁他不注意抓拍的比较多。

   此时他穿了身休闲装坐在沙发上,双腿并拢,静静望着镜头,肢体和面部都很僵硬。

   杨舒望着镜头下的他,突然觉得有些可爱,噗嗤笑出来:“你有镜头僵硬症?”

   姜沛清清嗓子,身体稍微动了动,死鸭子嘴硬:“我没僵。”

  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他甚至举起右手,大拇指和食指捻起,冲镜头比了个心,嘴角顺势扯起一抹别扭的弧度。

   他从头到脚,似乎每一根弦都紧绷着,偏偏脸上又在笑。

   简直把如坐针毡和强颜欢笑,发挥得淋漓尽致!

   这种状况下的姜沛也算难得一见,估计在法庭上都不会有这一幕。

   杨舒忍着笑赶紧抓拍了一张。

   捧着相机看照片里的人,她嘴角浅浅勾起:“不错哦。”

   姜沛以为是真的好看,起身凑了过去。

   不在镜头下,他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与自信:“当然得不错,就我这脸,你随便怎么拍都――”

   视线落在照片上,他后面的话哽住。

   杨舒回头,俏皮地冲他挤眉弄眼:“好看吧?幸好有你这张脸撑着,不然可就真垮掉了呢,就这造型,但凡稍微普通一点的长相,都拍不出这么神仙的效果来。”

   她竖起大拇指,真诚为他的颜值点赞。

   姜沛额头直冒黑线:“这张不行,删掉重拍。”

   他伸手要夺,杨舒迅速把相机挪开,“我还没拍完呢,你急什么,来咱们继续。”

   刚刚是逗他玩的,接下来杨舒开始认真拍。

   镜头下面肢体僵硬的人她见多了,姜沛这点小毛病对她来说很好纠正,再加上两人的关系本就亲密,主动跟他聊点东西,他就放松下来了。

   期间拍了几张效果还不错的照片。

   有一张,杨舒最满意。

   他穿着休闲的黑色衬衣站在阳台的窗前,客厅的灯全都关掉,周遭一片黯淡,外面溶溶月光斜洒进来一些,依稀勾出他挺拔的身形和侧脸轮廓,腿很长,肩宽而薄。

   他微偏头朝镜头这边看,下颌线条流畅,嘴角似有若无牵起浅淡的弧度,性感中带着痞。

   杨舒调的黑白色调,让照片看起来更有质感。

   拍完日常照,杨舒看向姜沛:“接下来咱们拍几张卧室的?”

   姜沛挑眉:“终于要到你最期待的私房照环节了?”

   “我哪期待了?”杨舒脸颊微红,“明明是你最期待的!”

   她推着姜沛进卧室。

   第一组杨舒选在了衣帽间。

   姜沛脱掉身上的衬衫后,杨舒让他把里面背心的下摆往上撩,做一个脱衣服的动作。

   他腰身紧致,胴体精瘦,拥有曲线诱人的人鱼线。

   再往上,是完美健硕的腹肌。

   见杨舒一直盯着看,姜沛垂眸似笑非笑看过来:“你这如狼似虎的眼神,我怎么觉得我很危险?”

   杨舒缓过神来,耳尖有些热:“我明明是在想角度和光线的问题,你把自恋的毛病收一收。”

   她上前,帮他把衣服又往下扯了扯,选好角度,让他配合着拍摄了一组。

   收起相机,杨舒道:“你把衣服脱下来吧,我们去浴室。”

   她说的极其淡定,随后人直接转身去往浴室。

   “?”

   姜沛愣愣地在原地站着,耳边回顾着她刚才的话。

   不会来真的吧?

   原本也不怕给她看,但是她这么一本正经,就让他一个人脱。

   姜沛居然莫名感觉到了一丝丝的,害羞。

   ――

   给姜沛拍照虽然是突发奇想,但实际上,他适合什么样的场景和动作,杨舒已经在脑海中构想过很多次了。

   将浴室的淋雨打开,调好水温,蒸腾的热情将玻璃氤氲的模糊,这个状态下拍出来的效果应该不错。

   她正这么想着,一回头,看到慢吞吞走进来的姜沛。

   杨舒怔愣地看着他,将人从头到脚扫上一遍,瞳孔放大:“你,你怎么什么都没穿?”

   这样让她怎么拍?

   杨舒一时间面红耳赤。

   姜沛也很无奈:“你刚刚不就这么说的?”

   他做了好大的心理斗争,才愿意走过来给她拍的,心里还想着,原来她好这口。

   杨舒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,一时有些无言:“我说的是你上面那个背心脱下来,我没让你脱下面,快回去穿……”

   她话没说完,姜沛已经火速跑去穿衣服了。

   杨舒后知后觉又想起刚刚姜沛拘谨站在门边,用手挡住的画面,她肩膀耸动几下,无声笑出来。

   他平时脸皮那么厚,这次不会是在害羞吧?

   能这样跑过来给她拍,也是很有牺牲精神了。

   姜沛再回来时,杨舒忍不住笑他:“姜律师,你理解能力不行啊。”

   姜沛走进来:“你的表达能力也很成问题。”

   把衣服脱下来这几个字,再配上浴室这样的场景,他还能怎么想?

   杨舒忍着笑:“我们现在开始。”

   她随手把门关上。

   浴室的空间狭小,又是比较暧昧的场所,对杨舒来说反而更容易激发灵,拍出了好几张比较满意的作品。

   其中有一张,姜沛背对着一面灰色的墙壁,头顶一束光投在他身上,在背后墙壁拓下暗影。

   他随意站着,细碎短发上还沾着水珠,自然蓬松地垂落,五官冷峻,裸着上身,周身肌肉分明,线条流畅,他抬手随意拨了下头发,微抬下颌,整个人显得干净清冽,又散发着雄性荷尔蒙,有一种禁欲的性感。

   杨舒对着这张照片欣赏了很久,赞叹一句:“我拍摄技术真好!”

   姜沛已经穿上浴袍,看过来:“怎么不夸夸你的模特?”

   杨舒看他一眼,给了个不屑的眼神,又继续翻看那些照片:“模特是其次,主要还得看摄影师。”

   “是吗?”他懒洋洋地笑了声,饱含深意地道,“拍摄期间,你失神那么多次当我没看到?”

   姜沛上前,挑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往一侧偏了偏,让她照镜子,“来看看,嘴唇都被你舔红了。”

   他贴过来轻吻了下她敏感的耳垂,带着磁性蛊惑的声音问,“宝贝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当时脑子里在想什么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她不说话,姜沛扣住她的腰,将人揽进怀里:“我今天算是很配合你吧,拍这么久,有点辛苦,你给我什么补偿?”

   她拍摄时认真又专注,是姜沛从未见过的状态,格外的令人着迷。

   他很努力地克制着,才配合她把这些照片拍完。

   杨舒此刻心思还在照片上:“我把你拍这么好看,你不说感谢我就算了,还要补偿?”

   她看都不看他,捧着自己的相机往卧室去,还在夸赞着,“这张也太好看了吧,我当时怎么拍出来的?简直就是小天才!”

   姜沛定定地站在浴室里,揉了揉眉心,气乐了。

   合着他配合半天,竟是个工具人?

   杨舒盘腿坐在床上,正准备认真再看一遍作品效果,姜沛跟着出来,将她手里的相机丢在一边,倾身压过来。

   杨舒被他扑倒,还未回神,姜沛惩罚般在她唇上啃咬了两下。

   他用了力道,有些疼,杨舒不满地皱眉打他,姜沛这才松开:“照片能有真人好看?”

   杨舒圆溜溜的眼珠滚动几下,纠正他:“我看的是作品,不是你。”

   姜沛气得又在她鼻尖上咬了一口,想用力的,最后又没舍得:“你个小白眼狼,忘恩负义。”

   他脸上就差直接写上“我生气了,快哄我”这几个字了。

   杨舒忍着笑意,主动勾住他脖子,倏而凑上去在他唇上吧唧亲了一口,澄澈干净的眸子看向他:“这样补偿行了吧?”

   唇瓣柔软温热,一触即离。

   姜沛喉结滚动两下,目色黯了些,声音微沉:“不够。”

   他凑过来,加深那个吻。

   他吻得霸道,带着欲,似要把刚刚的不满全报复回来。

   杨舒被他亲得喘不过气,才把人推开。

   他压着她,望过来的眼神炽热,又带着攻击型,明显起了别的心思。

   杨舒心里一慌,小声提醒他:“我生理期。”

   她一提醒,姜沛清醒了大半。

   抬手在她脸颊上捏了下,他嗔怪道:“让你过了生理期再拍,你偏不听。”

   杨舒红着脸道:“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你再等两天。”

   “等不及。”姜沛哑声说着,深邃的眸光凝视她,“你自己惹的我,不负责的吗?”

   杨舒心跳有些快,她努力平复着:“那,那怎么办?”

   姜沛捉住她的手,唇凑在耳畔道:“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第 60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