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江凌X傅文琛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江凌X傅文琛

   晚饭结束后, 傅文琛和江凌陪童童在客厅里拼之前尚未完工的积木,一起完成搭建“小佳的家”。

   看着最后的成品, 童童高兴地手舞足蹈, 脸上和眼睛里是以前少有的开心。

   江凌看看时间,在他脑袋上揉了把:“去洗漱睡觉吧?明天还得去学校呢。”

   难得能和爸爸妈妈待在一起,童童有点依依不舍。

   他想了想, 主动抱住江凌:“我今晚能跟你们一起睡吗?”

   傅文琛刚把完工的积木找地方摆起来, 听见这话回过头来,江凌也恰好朝这边看。

   两人目光在半空相遇两秒, 他自然走向沙发处坐下, 随手将童童捞进怀里:“你都这么大了, 跟爸爸妈妈睡不怕同学们笑话?是男子汉就要自己睡。”

   童童:“我之前就是自己睡的, 当然是男子汉。”

   傅文琛:“那今晚还自己睡。”

   童童:“可是我从来就没跟爸爸妈妈一起睡过。”

   原本欢乐的客厅, 陡然间寂静了两秒, 江凌和傅文琛一时都有些无话。

   最后是江凌松口答应下来,她怜爱地拍拍儿子的脊背:“好,今晚跟爸爸妈妈一起睡。”

   童童高兴地拍着手从傅文琛怀里下来:“妈妈万岁!”

   傅文琛一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, 无奈笑笑, 从沙发上起来:“走吧, 爸爸带你去洗澡。”

   父子两人去洗时, 江凌也回房间洗了个澡。

   从浴室里出来, 傅文琛和童童两个人已经在床上。

   江凌看到傅文琛身上穿着家居服,狐疑了一瞬:“你带衣服来了?”

   傅文琛倚在床头:“我觉得我的求婚你一定会答应, 自然要提前做好搬进来的准备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她做完护肤, 去床上躺下。

   童童睡在两人正中央, 大概是兴奋,他半点睡意都没有, 在床上扑腾着翻来覆去。

   一会儿转过来抱抱江凌,一会儿又侧过去搂住傅文琛。

   江凌拍着他的肩头:“赶紧睡觉,再不睡明天早上起不来,上学就该迟到了。”

   “可是我还不想睡。”童童一双眼睛圆溜溜,瞪得很大。

   傅文琛说给他讲故事,他才渐渐消停下来,安安静静躺着听故事。

   故事听完了,童童才心满意足闭上眼睡觉。

   刚闭眼没多久,他又倏而睁开:“你们不会趁我睡着,偷偷把我抱走吧?波点爸妈就这么干过。”

   正有这个想法的傅文琛被问得有些噎住。

   江凌拍拍他的背:“睡吧,不抱你走。”

   童童还是不放心,又去询问傅文琛:“那爸爸呢?”

   傅文琛弯弯唇角,朝江凌的方向望一眼:“咱们家你妈妈说了算,你妈妈都这么说了,爸爸当然也不会。”

   童童这才安心地再次闭上眼。

   他睡着的快,不多时呼吸均匀下来。

   江凌帮他把被子往上扯了扯,困倦地打了个哈欠。

   下一瞬,她的手被一只宽厚温热的大掌覆盖住。

   江凌神色微顿,抬眸发现傅文琛正在看她,眼瞳黝黑,目光里带着几分灼热。

   江凌心跳蓦地快了些,怕吵醒中间的童童,忙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,不料被他攥的很紧,根本挣脱不掉。

   傅文琛不轻不重捏了几下她的指尖,用口型问她:“困吗?”

   江凌抿了下唇,没有回他。

   傅文琛抓着她的手,在她掌心写字:出去走走

   也没给江凌拒绝的机会,他直接翻身起来。

   江凌想了想,也跟着起来,随手拿起一旁的外套。

   出门前,江凌有些不放心童童。

   傅文琛宽慰她:“林嫂在家呢,真醒了他会叫人的,没事。”

   江凌这才跟他一起从家里出来。

   还不到晚上十点,小区里已经很安静了,大部分家庭都亮着灯。

   两人沿着橘黄色的路灯,并肩走在静谧的环路上。

   江凌的手一直被他牢牢牵着,两人十指相扣。

   “你怎么突然想到今晚跟我求婚了?”江凌又问他一次,总觉得今晚的发展令她猝不及防。

   “早上送童童的时候,他很开心地跟同学介绍,说我是爸爸。当时一瞬间觉得亏欠你们母子两个太多。”

   傅文琛叹了口气,“原本我是想着慢慢来的,可是转念又一想,人生太短暂,你我已经错过那么长的时间,既然我们是真心记挂着对方,我还是希望能够先把关系确定下来,至于我亏欠你们的,后面你让我怎么补都可以。”

   江凌此时的心态已经平复下来,没了先前的怨念:“离婚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,我其实前段时间问过我妈,江家那时候确实也出了点问题,只是我被保护太好什么也不知道而已。你那个时候压力肯定很大,还想着我和江家,也挺难的。”

   她深吸一口气,不提那些,“不过反正现在都已经过去了,还是往前看吧。”

   又想起什么,江凌问他:“我们俩重新在一起的事,你跟你爸妈提了吗?他们现在知不知道?”

   其实江凌和傅文琛的父母接触并不多。

   当初他们俩就结婚了一年多,她和傅文琛又都在工作的发展期,很偶尔才会和父母吃个饭。

   那时候,傅家父母对她讨好巴结居多,总是客客气气,江凌和他们相处起来并没那么自在。

   后来傅家出了问题,他们怨怪□□忙不尽心,对江凌便冷淡下来。

   在他们的眼里,她和傅文琛就只是单纯的商业联姻。

   时隔这么多年过去,江凌对傅文琛父母的感情说不清楚,总之也是淡淡的。

   她因为对方是所爱之人的父母,所以会有几分敬重,但也仅此而已。

   傅文琛自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握着她手道:“我爸妈为人方面是比较势力,眼里只有利益,看不见别的。若非如此,当初也不会逼着我跟你结婚,好以此来和江家攀上关系。不过他们经历过傅家破产,也算吃了苦头,我爸那次之后就得了心脏病,我妈身体也逐渐不好,这几年心态难得平和下来,知道家庭和睦平安比金钱利益来的可贵。童童的事,我有跟他们说过,他们都挺高兴的,我妈一直想让我带你们回去见见,那时候咱们俩关系还没缓和,我就没提过。”

   江凌扭头:“他们现在在安芩还是长莞?”

   “还在安芩,他们上了年纪,不爱折腾,我把傅家老宅买回来了,他们一直还在家里待着。”

   江凌思索着道:“咱们俩的事,我爸妈那边我也还没说,现在工作也挺忙的,童童还要上学,还是等国庆长假的时候,再一道回去见他们吧。至于领证的事,我想先跟我爸妈说说这事,之后再做决定,行吗?”

   傅文琛应了声:“嗯,都听你的。”

   正聊着,头顶倏忽间响起几声闷雷 ,天阴沉沉的,看样子似是要下雨。

   傅文琛抬头看看天,说:“当心淋雨感冒,去车库啊。”

   江凌:“为什么不直接回家?”

   “童童不是睡了,不方便。”

   江凌以为他说的是童童睡着了,两人聊天不方便。

   直到去了车库,两人坐在车厢后座,傅文琛压过来,粗沉的呼吸洒在耳畔,她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不方便。

   江凌身上的外套被他脱掉,里面是一条黑色的真丝吊带的睡裙。

   肩带堪堪自肩膀处滑落,微乱的长发散落在纤细白嫩的天鹅颈处,一字锁骨精致漂亮,傅文琛滚烫的唇一一吻过,掌心落在她衣裙的下摆。

   外面黯淡的光线顺着车窗洒进来稍许,勾出里面两人的身形轮廓。

   江凌按住他的手,喘息着有些不太自在:“在这儿不好吧?”

   “不然呢?”傅文琛声线沉而哑,牵起她的纤纤玉手往下,“真忍不住了。”

   他们俩分别这么多年,这些年本就煎熬,如今两人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,他哪有那么强大的自制力?

   昨晚跟她共处一室,他就一整夜的睡不着。

   他太想她。

   傅文琛轻吮着她的耳垂,低声安抚着:“这次有措施。”

   江凌的心渐渐软下来,主动环抱住他。

   车窗外下起雨来,拍打着车顶部的天窗。

   树枝被风吹的在半空乱舞,影子斜打在车身,摇曳颤抖。

   ――

   江凌和傅文琛回到家里,童童还睡得正香。

   江凌去浴室,打算简单冲了个澡。

   傅文琛跟过来:“要帮忙吗?”

   江凌身上还有些疼。

   刚才因为是在车库,她咬着牙不敢出声,被他欺负的挺惨。

   江凌不满地直接把门关上,将他阻拦在外。

   傅文琛无声地笑笑,在门口等着她。

   江凌出来后,恒他一眼,径直去往床上躺下。

   傅文琛这才去往浴室洗。

   江凌感觉腰上酸软无力,伸手揉了把。

   童童翻了个身过来抱住她,迷迷糊糊听到浴室里的水声,问一句:“妈妈,爸爸怎么又洗澡了?”

   “可能刚才没洗干净。”江凌随口应着,拍了拍儿子的脊背,童童又很快睡去。

   第二天童童醒来,看自己还躺在爸爸妈妈中间,没有被抱走,心里很高兴。

   波点说他每次跟爸爸妈妈睡,第二天睁开眼都会躺在自己的床上。

   果然还是他的爸爸妈妈更爱他!

   接下来一连几天,童童都跟傅文琛和江凌睡。

   但是江凌不愿意再跟傅文琛去车库了。

   傅文琛忍了几天,决定还是跟儿子好好谈谈。

   这天傅文琛接童童放学,给他买了各种玩具小零食。

   回去的路上,傅文琛把着方向盘,状似随意地问:“你什么时候打算自己睡?之前说你没跟爸爸妈妈一起睡过,爸爸妈妈也满足你了,但是你都已经这么大了,一直跟父母睡很不不合适的你知道吗?传出去,你会在同学跟前抬不起头。”

   童童坐在后座吃着小零食:“你不说我不说,妈妈也不说,为什么会传出去呢?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万一你不小心说漏嘴了呢?”

   童童:“我才不会,我嘴巴很严的。”

   “那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?”

   “我还没想好。”

   “依我看,今晚就回自己房间比较好。”

   “为什么?”童童歪头朝前面看过去,“你们也要跟波点的爸爸妈妈一样,商量生弟弟妹妹的事,我不能听?”

   傅文琛还没回答,童童思考两秒,“其实我觉得不用商量,生妹妹就好了,我想要妹妹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后来一路上,父子两人几乎没再说过话。

   直到车子停在车库,傅文琛熄火后才回头看过来:“爸爸对你好吗?”

   童童零食吃差不多了,摸着圆滚滚的肚子:“好呀。”

   “那你是不是应该回报爸爸一点?”

   童童:“?”

   傅文琛跟他讲道理:“我和你妈才刚和好,感情是需要重新培养的对吧?白天我们都要上班,只有晚上有时间说话,你跟我们睡一起,不利于我和妈妈聊天,培养感情。”

   童童又剥了个果冻,咬进嘴里,腮帮子鼓鼓地道:“那你不跟我培养感情吗?”

   “培养啊,我每天早上带你去小区锻炼,接送你上学,给你买好吃的,晚饭后陪你玩,周末陪你去游乐场,去动物园,爸爸陪你的时间还不久吗?”

   傅文琛这么一说,童童觉得有点道理。

   妈妈工作忙,他都没这么陪过妈妈。

   爸爸妈妈的感情一定要很好才行,这样他们才不会分开。

   他们不分开,他们一家三口才会一直在一起。

   这种道理,他懂的。

   童童眼珠子转着,很慷慨地点头:“那我晚上自己睡,你陪妈妈睡。”

   傅文琛后面准备了挺多话的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,还挺不习惯:“真的?”

   童童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,但是你晚上还要跟我讲故事,哄我睡觉。”

   傅文琛伸手过来:“那咱们击个掌,就不能反悔了。”

   童童爽快配合他。

   父子俩商量出来的决策,江凌一无所知。

   这天晚上她回来的晚,以为童童已经睡了,推门进去,只有傅文琛在卧室。

   他在床头倚着,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,似乎在办公。

   傅文琛的工作也忙,他都是把每天的时间碎片利用起来,处理一些案子上的事。

   江凌没看到童童,挺诧异:“儿子呢?”

   傅文琛阖上笔记本:“儿子长大了,说让咱们俩培养培养感情,他以后就继续自己睡了。”

   江凌去洗手间卸妆:“你怎么说服他的?”

   傅文琛走过来:“咱们儿子聪明善良,善解人意,要我多陪陪你,跟你培养培养感情。”

   他倚在门边,懒懒看着她,“今晚好好培养一下,怎么样?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江凌X傅文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