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21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21 章

   杨舒还没完全考虑好, 被他一问,神色稍怔。

   他大掌温热, 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不轻不重, 触感却微妙。

   杨舒不自在地慢慢把手腕从他掌中抽离,抿了下唇,垂下眼睑:“我还没考虑好。”

   姜沛指间一松, 手收回来:“说好今天给我答复的, 怎么还没想好?”

   不过没有直接果断拒绝,此时对姜沛来说便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, 他停顿片刻, “有顾虑?”

   杨舒支吾了一下, 理直气壮道:“我是答应今天答复你, 可今天不是才刚开始吗, 我就不能再考虑考虑?”

   姜沛凝着她姣好的侧颜, 须臾浅笑了声:“也是,毕竟答应了你随时面临会爱上我的风险,确实不能草率。不着急, 你慢慢考虑。”

   杨舒被激得想怼他两句, 还未张口, 他把几颗大蒜放在她手上:“还有两个菜要炒,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, 留下来帮我剥一下?”

   杨舒原本不太想跟他共处一室,但想到饭都是姜沛做的, 她帮点小忙无可厚非, 便接过来给那几颗大蒜剥皮。

   不料这蒜有些难剥, 就跟粘在上面似的,每次只能抠下来一点点, 力道稍一不慎,指甲还会刮破里面白嫩的蒜仁。

   好不容易剥好一颗,晶莹如玉的蒜瓣上还残留着她指甲的掐痕,样子丑极了。

   杨舒不太确定地摊开掌心给他看:“剥成这样可以吗?”

   姜沛手里青菜都切好了,扭头发现她居然只剥了一颗,还被她掐成那个丑样子。

   他无语地接过来,有些好笑:“看着挺精明的小姑娘,怎么连个蒜都不会剥?笨死了。”

   被嫌弃,杨舒当即有些不满,给自己找借口:“明明是你这蒜品种有问题,有的就很好剥。”

   “不信你自己剥一个试试。”她把其余没剥的递过去,心中笃定,他肯定也剥不好。

   姜沛看她一眼,全部接过来,放在案板上用刀面啪啪拍了两下。

   蒜瓣被拍得全部裂开,姜沛捻起一颗,三两下剥掉,递过去:“这不好了么?”

   杨舒愣愣地看着,反驳他:“你这都把蒜拍烂了。”

   姜沛看她一眼,觉得她逻辑有些好笑:“一会儿还是要剁碎的,拍烂有什么关系,好剥不就行了?”

   “……”他这么说,好像是有点道理。

   杨舒红唇轻抿着,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。

   她平时一个人很少做饭,主要是在外面吃,或者叫外卖。

   偶尔心血来潮做一次菜,她都是捡那种好剥皮的蒜用,不好剥的直接丢掉。

   从来没人告诉她大蒜要这样剥,她哪知道?

   姜沛看着她呆木的反应,半调侃地道:“千金大小姐,平时不干这种事?”

   杨舒眸中一闪而逝的复杂。

   如果她以前跟着谄媚的父亲住进大别墅,能算是千金大小姐的话,那她就姑且算是吧。

   在那里她确实不用做饭,明面上他们一口一个舒小姐叫得亲热。

   到了背地里,连洒扫的阿姨也不屑她。

   一个靠谄媚与奉承勾搭家里的女主人,以求得到财富和满足的父亲,女儿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 一对父女,两个寄生虫。

   她最后的傲骨,大概就是努力学摄影,赚到钱后,把在那边花费过的一切开销,连本带利地还了回去。

   “是啊,金尊玉贵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。”

   杨舒摊开掌心,一脸傲娇地道,“你看我这双纤纤玉手,像是随便给人做饭的吗?”

   她举过来的十指纤细白嫩,如精雕玉琢而成,指甲盖上涂着艳红的指甲油,圆润饱满,闪着些微光泽。

   姜沛顺势凝向她那张脸,她挑着眉,笑容恣意,眼角眉梢处流露万种风情。

   然而那双瞳色细看却幽深,像夜幕下广袤无垠的海,寂静,沉闷,不见半点星芒。

   她轻松的语调,怡然的神态,以及眼眸最深处那份欲说还休的孤寂,凑在一起像个难解的谜题。

   姜沛把其余的蒜放她手心:“现在,请用你这双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,把蒜给我剥好了。”

   杨舒撇撇嘴,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来。

   被姜沛拿刀暴力拍烂的蒜好剥多了,三两下剥得干干净净。

   拿去水池边清洗一下,放在案板上,她嗅了嗅自己的手指,全是大蒜味儿:“这是对我这双手的亵渎,现在它都不干净了。”

   姜沛觑她一眼,哂笑着给出两个字的评价:“矫情。”

   把那些剥好的蒜剁成蒜末,他道,“行了,自己外边玩儿去吧。”

   杨舒第三次挤了点洗手液把手上搓成泡沫,虚情假意地客套:“我什么都不干,在你家又吃又睡的多不好?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   打开水龙头,把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,又放在鼻端闻了闻,好像没有味道了。

   杨舒尚未来得及高兴,她感觉有暗影拢了过来。

   一扭头,姜沛站在她身后,距离她很近的位置。

   他微微俯首,鼻尖落在她前额,呼吸间掀起她额间细碎的发,扫过肌肤时有些微痒。

   杨舒不觉呼吸跟着往上提:“你,要干嘛?”

   姜沛双臂穿过她身体两侧,打开水龙头冲了冲手里的菜刀,漫不经心地接话:“别总说些虚假的客套话,你要真过意不去,就好好想想我昨晚上跟你提的事,也算是对我做饭给你吃的一点回馈了。”

   杨舒整个人像被他虚抱着,不自在地偏头。

   待他洗了菜刀直起身,她迅速躲开离他远一些:“你催这么紧,真的不是对我有意思?”

   姜沛斜睨她一眼:“别想太多,我顶多觉得,做一年情侣的游戏规则蛮有意思。”

   杨舒耸了耸肩,对他的话不置一词。

   见他在锅中倒油,准备炒菜了,杨舒从厨房里走出来。

   客厅的沙发上,姜吟还在玩游戏。

   听到动静抬头看杨舒一眼,她继续手忙脚乱地操作着:“你怎么在厨房待那么久?干嘛呢?”

   杨舒舔了下唇:“也没干嘛,沛哥说让我帮他剥点蒜。”

   视线落在姜吟的游戏上,是王者荣耀。

   对方已经推上这边的高地,姜吟防护过程中技能放空,不慎被对面射手直接秒掉,人物头像变成灰白色。

   姜吟气得扔掉手机,怒捶沙发:“气!死!我!了!”

   “这局肯定又要输,我今天连输四局了。”她生无可恋地向后一倒,仰天长叹。

   杨舒在她旁边坐下,捡起手机,待人物重新复活,她道:“姐姐替你报仇。”

   姜吟听到这话,蹭地坐起,凑过来观战。

   杨舒是资深游戏玩家,市面上火爆的游戏她都玩,等级跟姜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 游戏一被她接手,连杀对方射手好几次,死死压制住。

   局势逐渐反转,最后带着队友推掉对方水晶,游戏胜利。

   她把手机重新还给姜吟,挑眉:“瞧,这不就赢了?”

   姜吟看着战绩,对她一脸崇拜:“逆风翻盘,还是全场最佳MVP,厉害啊舒舒!”

   杨舒笑:“玩得多你也能这么厉害。”

   她一个人的时候,也就靠游戏来打发时间了。

   其实也没瘾,就无聊的时候玩两局。

   姜沛端着炒好的菜出来,就听到两人在讨论游戏。

   杨舒侃侃而谈,在跟姜吟讲解走位和技巧。

   还真是个游戏玩家。

   姜沛朝那边看一眼,不咸不淡道:“还等着我给你俩盛饭?”

   杨舒闻声正要起身去帮忙,被姜吟拉住:“哥,舒舒第一次来我们家,是客人,你好歹绅士一点,刚刚让人家剥蒜,现在还让人家自己去盛饭,没礼貌。你这样,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的,妈如果在家肯定得教育你。”

   说着她把杨舒按坐回去:“我去盛饭,舒舒你坐着,不用理他。”

   姜吟跑去厨房,杨舒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帮忙还是真的就坐着。

   姜沛拉开餐桌前的椅子,目光扫过来:“尊贵的客人,你请上座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姜沛做了四菜一汤,卖相很好。

   姜吟坐下时,指着那盘可乐鸡翅,有点不满地看向姜沛:“你为什么要在里面撒香菜?多余,还影响口感!”

   姜沛语气不咸不淡:“对于喜欢香菜的人,只要不是食物相克,用在哪里都是美味,你有意见可以不吃这盘。当然,下次你也可以选择自己做。”

   姜吟扁扁嘴。

   算了,跟她哥这种无香菜不欢的人说这个,毫无意义!

   姜吟腹诽着,旁边杨舒已经夹起一块尝了尝,眼眸不觉眯起来,笑着跟姜吟道:“挺好吃的,你尝尝。”

   姜吟想起来了,杨舒也巨喜欢香菜。

   她叹气:“难得啊,你俩口味挺一致。”

   吐槽归吐槽,反正不是自己做,姜吟也不挑剔了,主动夹起一块。

   除了香菜有点多余,味道还是相当美味可口。

   姜吟心情一好,很狗腿地吹起彩虹屁:“哥,咱们全家就数你手艺最好了,你要是做厨师,绝对是美食界的天花板!”

   “你说对吧舒舒?”她扭头从杨舒那里找认同。

   杨舒刚喝了口汤,忙点头:“嗯,对的!”

   想了想,又帮忙添点彩虹屁,“沛哥做律师也是业界的天花板,这是天赋,得天独厚,一般人羡慕不来的。”

   姜沛睨她们俩一眼,懒得接腔。

   姜吟下午有拍摄,饭吃到一半,接到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。

   接她的车已经到单元楼下了。

   看时间不早,她匆匆扒两口饭,起来收拾东西。

   临出门前,她不忘交代杨舒在家好好休息。

   姜吟一走,家里就剩下姜沛和杨舒两个。

   感觉对面一道不明的视线好像落在她身上,杨舒只当不觉,低头吃自己的。

   餐桌上很安静,没什么声响。

   后来姜沛手机铃响,他接了个电话,聊的好像是工作的事,杨舒听不太懂,也没兴趣听。

   她吃的差不多了,捏着汤匙随便喝两口汤。

   吃过午饭,杨舒觉得自己什么也不干不合适,主动起身收拾盘子:“沛哥,我来洗碗吧。”

   姜沛跟着起身,把她手里的盘碟接过来,似笑非笑地接腔:“你这娇贵的纤纤玉手,怎么能用来洗碗呢?一会儿又要说我亵渎你的双手。”

   姜沛进厨房时,杨舒跟着进去:“我刚刚那话是开玩笑的。”

   她不习惯在别人家里白吃白住,总觉得要做点什么,不然浑身不自在。

   姜沛把盘碟放进水池,下巴一抬,示意墙上的毛巾:“你就在这儿站着,我洗完之后你负责把水擦干净。”

   这活挺简单的,杨舒爽快取下墙上的毛巾。

   姜沛的手型很好看,杨舒一直盯着他洗碗的动作,突然觉得这男人除了臭屁之外,能做饭能做家务,还是挺加分的。

   现在的年轻人,尤其像姜沛这种在某一行业拥有足够高的社会地位,还能沉得下心来自己做饭洗碗,不多见。

   她自己平时都不干这些。

   “你经常在家做饭吗?”杨舒找着话题跟他聊天。

   “偶尔吧,忙的时候有阿姨做。”姜沛把洗好的一只盘子递给她,“如果咱们俩在一起的一年内,你想经常吃我做的饭,得看我心情。”

   杨舒怔了下,抬眸:“我还没答应你呢。”

   姜沛勾唇笑了声:“我这也只是个假设,有问题吗?”

   她唇线轻轻抿着,低下头,胡乱擦拭手里的盘子,长而卷翘的睫毛自然垂落,在鼻翼两端留下浅浅的暗影。

   姜沛望她一眼,转身继续洗碗。

   厨房里流水声哗哗作响,中午的阳光顺着窗户倾泻而入,在水池前落下明媚的光,细微的光圈跳动,环绕在两人周围。

   水池边的流水声太大,两人都没注意到外面开门声。

   姜禀怀和梁雯从外面回来,刚进屋就听见厨房里似乎有动静。

   还以为是姜吟在家。

   想看看她这两天一个人是怎么应付吃饭的,梁雯便拉着丈夫悄悄走过去。

   停在厨房门口,梁雯有点愣住。

   姜吟没看到,倒是看到了不常回来的姜沛,并且身边还站这个女孩子!

   女孩瘦瘦高高的,侧对着门,五官挺秀漂亮,肌肤欺霜赛雪,瞧着十分养眼。

   梁雯看看女孩,再看看姜沛,双眸逐渐亮起星光,激动地拧了把旁边姜禀怀的胳膊。

   姜禀怀一疼,哎呦出声。

   姜沛和杨舒齐齐回头看过来。

   梁雯怔了下,旋即脸上堆满慈祥的笑意。

   她还看着那女孩,话却是跟姜沛说的:“家里有客人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,早知道我们就提前回来了。”

   姜沛看他妈眼珠子快长在杨舒身上了,无语地叹了口气,侧目跟杨舒道:“这是我爸妈。”

   杨舒早已料到两人的身份,姜沛一介绍,忙笑着打招呼:“姜教授好,梁教授好,我是杨舒。”

   “教授多生分,舒舒还是叫叔叔阿姨吧,听着亲切。”

   梁雯温声细语说着,又上前接过杨舒手里的盘子,嗔一旁的姜沛,“你怎么回事,舒舒第一次来家里,哪有让人家干活的?跟你爸一样,不知道照顾人!”

   姜禀怀:“?”

   “舒舒快别在厨房待着了,跟阿姨去客厅坐,咱们聊聊天。”梁雯亲切又欢喜地拉着杨舒离开。

   姜吟早说过她父母好相处,个个都热情,杨舒没想到居然如此和蔼可亲,她险些招架不住。

   坐在客厅沙发上,杨舒有点不好意思地道:“阿姨,我家楼下装修,姜姜让我来这边暂住,事先也没打个招呼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   梁雯听说是来这边住的,更加乐得合不拢嘴:“不麻烦不麻烦,你能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   姜沛这小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这回居然带了个姑娘回来,还是来家里住的,这进展可太快了!

   女孩叫姜沛姜姜,这么亲切,看来是她想的那种关系没错了。

   她家儿子终于长大了,知道谈恋爱了。

   梁雯越想越高兴,拉着杨舒的手:“姜沛这小子没有怠慢你吧?”

   杨舒被问得一怔,反应慢了半拍,忙摇摇头:“没有没有,沛哥人很好,中午还给我们做饭呢。”

   姜沛从厨房出来,吊儿郎当在沙发后面站着,很有闲心地听着她们俩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,想看看这俩人啥时候能发现不对劲。

   梁雯:“你们俩认识多久了?”

   杨舒:“大学就认识,到现在有六年了。”

   梁雯:“关系一直都挺好?”

   杨舒:“嗯,姜姜性格好,我们俩也很合得来。”

   梁雯:“那就好,将来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,三观一致,相处合得来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啊?”

   回顾先前的对话,以及梁雯阿姨看到自己后的反应,杨舒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梁雯阿姨看到她和姜沛在厨房,应该搞错了。

   她唇动了动,一时有点无措,求助般回头看向姜沛。

   姜沛指腹点了两下眉心,难得好心地开了尊口:“妈,这是姜吟闺蜜,姜姜是姜吟。”

   梁雯:“??”

   梁雯静止两秒钟,搜寻脑海中的记忆。

   怪不得她刚刚觉得杨舒这名字耳熟,姜吟有个闺蜜,好像是叫这个名。

   客厅里安静下来,气氛有那么一丝丝的凝滞。

   姜禀怀不忍直视眼前的尴尬,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直接站起身:“想起来了,我还有好多论文没改呢。”

   说完疾步走向书房。

   梁雯仍笑盈盈望着杨舒:“原来是舒舒啊,我常听吟吟说起你的,瞧我这记性,年纪大了一时没认出来。”

   她猛地一拍大腿,“我就说嘛,这么优秀漂亮的女孩子,姜沛这小子是撞什么大运了,怎么可能配得上的?!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第 21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