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6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6 章

   室内的光线黯淡, 暖橙色灯光勾出男人凌厉深刻的脸廓,他个头很高, 杨舒看他时不得已抬起尖尖的下巴。

   羽睫微簌, 耳畔还回荡着他刚刚那句话——

   情侣之间,更亲密的事。

   男人领口处的一颗扣子被解开,性感凸起的喉结若隐若现。

   他凝过来的眼眸炽热, 里面像簇着团火, 左侧眼尾处的那颗小痣越发勾人。

  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杨舒大脑迟钝得忘了思索, 几乎没有多想, 下意识地缓缓伸手, 朝他那张脸探过去。

   指腹点在他那颗痣上, 轻轻抚过:“有没有人说过, 你的眼睛很好看。”

   他平日虽痞, 但眼神总是犀利冷冽,此时却在那颗小痣的衬托下,平添几分缱绻与多情。

   瞳黑如墨, 里面蓄着某种强大的吸附力, 看久了容易让人沉沦。

   不到凌晨十二点, 这场游戏就还没有结束。

   杨舒双手捧起那张脸, 踮起脚尖, 朝着那两片薄唇贴了过去。

   察觉她的意图,姜沛瞳孔微缩, 却没阻拦, 只目光坚定地锁住她。

   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上不知何时因酒醉染上红晕, 眼角眉梢流露几分往日难有的娇媚。

   就这点酒量,也敢拿着红酒来他房间。

   真把他当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。

   他垂眸望着主动朝他送过来的猎物, 喉结微动,目色不觉深了些。

   一阵清冷的风顺着半开的窗户飘进来,带着丝丝凉意,拂过面颊时姜沛大脑清醒了一瞬。

   在那张潋滟红唇几乎亲上他时,他食指点在她的额头,拦住她的进一步靠近。

   力道驱使下,女孩白皙的脸扬起,看他的眼神清澈懵懂,还有一丝被搅了好事的不满。

   “醉了?”他声音淡淡,神情中带着点探究。

   杨舒怔了下,旋即想到什么,抬手试了试脸颊的温度。

   有点烫。

   她喝酒容易上脸,但就喝一杯,总不至于失了清醒。

   挑眉一笑,她将落在额前的那只手拨开,不答反问:“你猜呢?”

   声线袅袅动听,甜软中带着娇。

   暖暖的光线下,女孩嘴角轻勾,眸底藏着几分狡黠。

   姜沛凝望她片刻,蓦地上前,将人逼至窗边。

   大掌落在她纤细的腰肢,扣紧。

   杨舒脊背抵在窗沿,外面凉风吹起她后肩处散落的长发,抬眉对上男人深沉的视线。

   他关上窗,阻挡住外面的风雨。

   室内一下子安静不少,四目相对,暧昧在两人之间发酵,萦绕。

   “没醉,那就是真想玩大的?”

   他充满磁性的嗓音穿透耳膜,带着些许蛊惑,异样的苏感顺着血液传遍四肢百骸,杨舒垂在一侧的指节莫名颤栗几下。

   薄唇微动,还未出声,他的吻覆了过来。

   唇瓣温软,掺着红酒的香醇。

   他的吻跟白天比多了技巧性,像是调情,却又难掩强势霸道。

   杨舒被亲得几乎缺氧,大脑来不及运作,嘤咛着双臂不觉攀附在他的脖颈,闭上眼回应。

   窗外雨势渐渐大了,风拍打着玻璃。

   玻璃上很快凝聚起晶莹水珠,外面灰蒙蒙一片,像笼着团薄雾,视野朦胧。

   不知过了多久,姜沛放开她越发殷红饱满的唇,眼底有欲燃烧,说出的话却异常冷静:“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

   杨舒没说话,只是踮脚凑上前,在他喉结上轻咬一口。

   无声地跟他较劲。

   下一瞬,她被男人打横抱起,转身折往那张大床。

   大床柔软,杨舒躺下时嗅到一股清冽的冷香,跟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。

   男人随意坐在床沿,静静望着她,指腹慢条斯理去解自己的上衣纽扣。

   杨舒倏忽间觉得自己很像砧板上的鱼,任他宰割。

   她脚趾不自觉缩了下,一手攥住旁边柔软的被角。

   姜沛忽而想起什么,起身:“等一下。”

   随后大步出了房间。

   他走得突然,杨舒愣愣地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 室内剩下她自己,她盯着头顶天花板,开始纠结自己今晚找的这个刺激,会不会有点大。

   说起来,她和钱二铭也没认识几天。

   杨舒贝齿咬着下唇,脑海中两个小人疯狂打架。

   大概过了五分钟之久,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   杨舒本能地从床上坐起。

   姜沛关上门走过来,看到她还在,牵唇笑了:“没跑?”

   被他这么一问,杨舒脑海中正在打架的小人瞬间分出胜负,挺直腰杆:“我为什么要跑?”

   她目光在男人身上流连片刻,“你刚刚走那么突然,倒是很像临阵脱逃。”

   姜沛扬了扬眉,在床沿的位置重新坐下,一手撑着床褥,倾身朝她靠近:“我会逃?”

   温热的气息扑过来,杨舒呼吸稍停:“那,那你干嘛去了?”

   他将握拳的那只手伸过去,摊开掌心。

   是一只安全套。

   杨舒愣愣地看着那玩意儿,实在不敢相信,刚刚那种情况下他还能想到这些。

   嘴角微微抽搐一下,她很中肯地给出评价:“严谨。”

   “多谢夸奖。”

   他指腹挑起她的下巴,唇贴近她耳畔,开口间声音微沉又带着蛊惑,“那么,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”

   他身体的力量压过来,杨舒被迫再次躺了回去,唇被他咬住,又辗转落在锁骨。

   杨舒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和异性相处,心跳止不住地加快。

   她只能试图聊点什么,来掩盖自己的慌乱:“那个东西,你在哪搞的?”

   “民宿里自然就有。”姜沛将衣服随手抛在地上,传来一阵轻微的窸窣声。

   他上身的线条紧致漂亮,皮肤呈冷白色,挺直颀长的身姿将灯光遮了大半,有阴影打在杨舒的脸上。

   杨舒想起来了,她房间的床头柜上也摆的有那玩意儿。

   “那,你就拿一个够用吗?”

   “嗯?”姜沛眉尾轻扬,似笑非笑地望着她,“你来说说今晚想用几个,我再去拿?”

   杨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,当即闭嘴。

   光洁纤细的脚踝被他有力的大掌攥住,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。

   杨舒有些痒,正欲抽离,他用力往怀中一拉,男人欺身压过来。那张英俊深刻的脸近在咫尺,黑色的眼瞳晦暗,深不见底。

   “杨舒。”他灼灼望着她,眼底是满满的占有欲,“我刚刚给了你五分钟时间,你既然没跑,接下来就真没机会了。”

   杨舒一怔,才反应过来他刚刚为什么突然离开,还走了那么久。

   安全套是其次,他在等她做最后的选择。

   想不到这男人瞧着吊儿郎当,关键时候还挺有风度。

   她刚刚确实有些犹豫,此刻却突然不犹豫了。

   “怕吗?”

   男人带着喘息的温热嗓音落在耳畔时,杨舒抿了下唇,摇头。

   薄唇滚烫,落在她嘴角。

   他的掌心更是火热,一寸寸灼烧她平滑细嫩的肌肤。

   杨舒低嗯一声,轻阖双眼。

   接下来的事变得水到渠成。

   杨舒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没忍住抓破了他的皮肤,灯光下印着斑斑抓痕。

   外面狂风骤雨,引树枝乱颤,到半夜才停歇。

   杨舒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了,居然一夜无梦。

   只是醒来时,身上有些酸困。

   她迷迷糊糊翻了个身,觉得身上不太舒服,困惑两秒,依稀想起昨晚上的事情来。

   她蓦地睁开眼,视线在房中飞快掠过。

   陌生的房间昭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境。

   虽然昨晚没醉,却是借着酒劲才敢如此大胆,此时一觉醒来,杨舒有些怔懵。

   算不上后悔,只是无措。

   若是以前,她绝对不会相信,自己能和一个认识没几天的人关系进展到这种地步。

   可她昨晚确确实实这么做了。

   现在回想,杨舒也弄不清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 或许,她只是突然有点害怕一个人回到房间,面对孤独的夜。

   一时鬼迷心窍,就留在这儿了。

   又或者,她只是单纯看上了那张脸。

   房间里只有她自己,杨舒拢着被子四下找寻自己的衣物。

   在床尾瞧见自己的裙子,她一手按着胸前的被子,弯腰伸手去够。

   房门在这时“咔哒”一声被人打开。

   杨舒指尖还没碰到自己的衣服,又惊得缩回去,整个人再次钻进被子里裹住,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来。

   “醒了?”

   姜沛一身黑衣黑裤,笔挺高大的身姿走进来,手里拎着饭盒。

   他随手放在床头桌上:“过饭点了,民宿食堂里没吃的,给你点了外卖。”

   外面的阳光顺着半掩的窗帘打进来,映在他挺直的鼻梁,轮廓俊朗深刻,薄唇抿起极淡的弧度,一张皮相过分精致。

   他神色平静,脸上没什么情绪,说话语气也无比正经。

   杨舒莫名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一段插曲。

   当时他研究了一会儿,抬头问她:“是这里吗?”

   杨舒被他问得噎住,脸有点红:“这种问题,你问我?”

   “我觉得是。”他认真思忖两秒,“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 ……

   她就没见过那种情况下,自己不确定有没有找对,然后一本正经跟她探讨的男人。

   脸皮可谓相当厚了。

   当时杨舒只顾着脸红,此时再想,一时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。

   她笑意很浅,声音也不大,在寂静的卧室内却格外惹人注意。

   姜沛立在床边,垂眸若有所思地打量她:“笑什么?”

   杨舒嘴角迅速拉平,镇定回答:“我早上醒来有爱笑的毛病。”

   姜沛哂笑一声,那份天生的浪荡与不羁又回来了:“我还以为是被我招待的太过享受,美成这样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果然就没有正经的时候。

   带进来的早餐她一直不动,姜沛掀起眼皮:“不吃点?”

   杨舒依旧拢着被子,把自己裹得很紧:“暂时还不饿。”

   姜沛正欲再说什么,瞥见床尾她的裙子,这才反应过来什么。

   他了然地勾勾嘴角:“我去外面。”

   随后大步转身出去。

   屋里只剩下自己,杨舒迅速捞起衣服穿上。

   床头桌上放着的外卖也顾不得吃,只想先回自己的房间再说。

   打开门,钱二铭在外面的走廊上站着。

   他背靠着墙,侧脸冷峻,身形挺拔,额前落了几率碎发,更显清隽帅气。

   修长好看的指尖夹了根烟,有猩红的火光微微闪烁。

   没料到杨舒会这么快出来,姜沛愣了一下,掐灭手中刚点燃的香烟,丢进旁边的垃圾桶。

   四目相对,他抬步上前,眼眸微眯着在她脸上审视片刻:“你这急急忙忙的架势,我怎么觉得,像是准备逃?”

   他气场强大,周身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,混着淡不可闻的烟草味。

   杨舒被逼得连连后退,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迈出去,又不得已重新回到房间内。

   姜沛顺势关上房门,把她堵在墙角。

   杨舒心里一慌,脸上努力保持淡定,浅笑道:“我怎么会逃呢,咱们昨晚上不是说好了今天拍照吗,我看外面也不下雨了,正准备回去拿相机来着。”

   “拍照的事不着急,咱们来聊聊昨晚上的事。”

   “?”

   杨舒下意识抬头,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,“昨晚上……什么事?”

   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脸上,唇角几不可见地牵起:“你说什么事?”

   他将衬衣最上方的纽扣解开,喉结上还有她的齿痕。

   扣子解开第二颗,白皙性感的锁骨处,是她留下的吻痕。

   骨节分明的指尖在上面轻点几下,男人启唇:“我们不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吗,毕竟,我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

   姜沛重新把扣子一颗颗系上,“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,我决定对你负责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原来是大男子主义作祟。

   杨舒宽慰他:“都是成年人了,这种你情我愿的事。”

   “那不行。”他果断拒绝,“我这种善良有风度的人,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   杨舒被他噎了一下。

   深吸一口气,她眼珠微动,倏而开口:“其实你不用这么想,昨天咱们俩不是情侣吗,发生这种事也没什么奇怪的。今天咱们不再是情侣关系,自然就各奔东西,互不相欠。”

   男人沉吟片刻,认真提醒她:“昨晚上咱们俩做到了凌晨一点,零点到一点的这段时间,并不是情侣关系。而且那一个小时里,才渐入佳境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杨舒不知道他是怎么面无表情跟自己说这些话的,只觉得耳根莫名一热,眼前闪过昨晚的些许碎片。

   姜沛扫了眼她红润的耳根,痞气地抬了抬下巴,看向那个依旧在阳台桌上放着的蛋糕。

   上面“分手快乐”几个字还在。

   “你昨晚上拿蛋糕过来,说是分手需要仪式感。但是后来蛋糕不是没吃?那这个仪式就等于没有结束。”

   “要不然,”他微微倾身朝她靠近,说话间吐纳几分温热的气息,“我们继续在一起?”

   这话杨舒一时没法接。

   她可没有谈恋爱的打算,真谈出感情来更是麻烦。

   她努力扯出一张笑脸来:“我真不用你对我负责。”

   “那你对我负责也行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没想到这人如此难缠。

   杨舒一时有点头疼,昨晚上的事她到现在自己都还没好好冷静下来,如今还被他纠缠。

   她干脆道:“那你开个价吧,多少钱?”

   姜沛望着她,脸色沉下来:“金钱交易的性行为,可是要被拘留的,你这个想法很危险。”

   杨舒被搞得有点无语:“那你说要怎么负责?我把你娶回家做赘婿?”

   “也不是不行,今天就领证怎么样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窒息了。

   原本昨晚上的事杨舒还没感到后悔,可此时此刻,她开始悔了。

   怎么这么倒霉,摊上个难搞的主。64 8

   她借口说先去拿相机拍照,其他事情以后再商量。

   推开身边的男人,杨舒以最快的速度溜走。

   回到自己房间,她反锁房门。

   平复了一会儿凌乱的心绪,她找了身干净的衣物进浴室洗澡。

   白嫩的肌肤上沾染红痕,无声暗示着昨夜的疯狂。

   温热的水流顺着花洒流下来,削薄纤细的肩头聚满晶莹水珠,断了线一般往下落。

   室内热气氤氲,像笼着团白雾,朦胧似江南烟雨。

   杨舒略一思忖,抹了把脸,关掉淋浴开关,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。

   穿上衣服,护肤也来不及做,更没心情化妆。

   她果断找到自己的行李箱,收拾东西。

   她觉得照片还是不拍了。

   从昨晚上的接触来看,钱二铭显然是处男。

   他估计比较宝贵自己的第一次,所以今天才不依不饶要她负责。

   这种情况下,俩人的关系最好在此刻立马断掉!

   虽然这个行为是有点渣,可她也委屈呀。

   明明昨晚还你情我愿,是他自己主动的,怎么今天就非要她负责了呢?

   凭什么?!

   渣就渣吧,她才不要负责!

   她回长莞去,以后谁也见不着谁,就当做是一场露水情缘好了。

   拉上行李箱的拉链,她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。

   ——

   姜沛坐在阳台的椅子上,两条长腿自然交叠,凝神看着桌上那个放了一夜没有动过的蛋糕。

   片刻后,他瞥了眼腕表的时间。

   杨舒说拿相机拍照,然而到现在都还没动静。

   他眼皮一跳,忽地反应过来什么,大步开门出去。

   站在隔壁,他敲响房门。

   连着敲了几次都没反应,他瞳孔微收,大步走向楼下。

   民宿老板在柜台前坐着,瞧见他笑着招呼:“你最近挺闲啊,今天怎么没出去?”

   姜沛没回答,反问他:“402的杨舒退房没?”

   “退了啊,我正准备让人去打扫呢。”老板说着,打量姜沛,“昨天她不还叫你男朋友呢,你俩到底在一起没有?人怎么今天就走了?”

   姜沛脸上闪过一丝不耐:“什么时候退房的?”

   “两分钟之前吧。”

   老板还准备再说什么,姜沛已经飞快朝着外面跑去。

   及至大门口,远远看见前方停了辆出租车。

   不等他走近,车子疾驰而去。

   姜沛冷冷地站在原地,看着那辆车很快驶离自己的视线。

   他心上莫名乱了一瞬,几乎不及思索地拿起手机,找到杨舒的微信,拨通语音电话过去。

   响了几声,那边传来甜软的女音,带着点困惑:“沛哥,有什么事吗?”

   姜沛举着手机放在耳边,指间的力道一点点收紧。

   薄唇动了动,所有的话梗在喉头。

   沉默。

   “沛哥?”女孩又唤了一声,“沛哥,你能听到吗?”

   姜沛把手机放下来,点红色的按钮挂断。

   出租车后座,杨舒盯着这个莫名其妙的来电,有点迷惑。

   她和姜吟哥哥也不熟,上次假装他女朋友的事不已经过去了吗,怎么突然给她打电话?

   关键打就打了,怎么还不吭声呢?

   莫非是打错了?

   杨舒蓦地想起钱二铭好像跟姜沛认识。

   总不至于,是钱二铭跟姜沛说了什么吧?

   但仔细想想,又好像不太可能。

   那么自恋的男人,怎么可能跟别人说自己被睡了,对方还不负责呢?

   不会的。

   毕竟是好姐妹的哥哥,不问一问好像也不好。

   犹豫着,杨舒敲了几个字过去。

   ——

   折回民宿,老板围着他问东问西,姜沛嫌烦,径直回了房。

   关上门,手机又震了声。

   杨舒:【沛哥,你是打错电话了吗?】

   姜沛随便乜了眼,将手机丢至床头。

   他面对任何事都成竹在胸,这还是第一次感觉事态完全不受他掌控。

   甚至一次又一次跟他的意愿背离。

   心里空落落的,却又说不出哪里不适。

   掀开被子,他双手置于脑后在床上躺下。

   鼻端嗅到一股柑橘清露的甜味,丝丝缕缕萦绕得人心头微微发痒。

   姜沛疲倦地闭上眼,那份香气却越发近了,经久不散。

   第一次闻到这抹香气,是很久远的事了。

   大概是五六年之前。

   当时妹妹姜吟考进了P大摄影系。

   那个冬天长莞下了场很大的雪,姜吟打电话给他,说要拍雪景,让他把家里的相机给她送去学校。

   寒冬雪天,姜沛本不愿去,又耐不住那丫头絮叨,最后开车去了P大。

   在P大校门口看到姜吟,他打开车门下来。

   冷风一吹,他冻得直哆嗦,还打了个喷嚏,十分不耐烦地把相机丢给她:“知道今天多少度吗,你可真会给我找事儿!”

   姜吟笑嘻嘻接过来:“你开着车呢,怕什么?”

   姜吟手里当时还拎着一杯没开封的奶茶。

   姜沛本就冷,又有点口渴,很自然地就接了过来,剥开吸管扎进去,吸了一口。

   热乎乎带着点甜味的奶茶滑过喉头,有点齁嗓子,他皱眉:“什么垃圾口味,放这么多糖?”

   姜吟正专心把玩着手里的相机,听见这话一抬头,才发觉姜沛把她手里的奶茶给喝了。

   姜吟急了:“你怎么抢我东西?!”

   姜沛轻嗤一声,觉得这丫头太不懂感恩了:“我辛辛苦苦给你送相机,喝你杯奶茶怎么了?我还嫌难喝呢。”

   “可这不是我的,我同学的!”

   “?”

   姜沛还没反应过来,便见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地跑过来:“姜姜,麻烦你了,我——”

   她话没说完,看到姜吟手上是空的,她旁边一个陌生男人手里捧着杯奶茶。

   女孩伸手接东西的动作一僵,愣愣看着姜沛手里的那杯奶茶。

   姜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姜吟话里的意思。

   抬眼看着刚刚跑过来,目光盯着他手里奶茶的女孩,他嘴角一抽,指指手里这杯奶茶:“你的?”

   那天的杨舒穿了件白色及膝羽绒服,脖子上围着同色围巾,许是太冷的原因,她缩着脖子,一张小脸冻得通红。

   没有化妆,素着一张脸,却眉目清秀好看,是一种恬静而不张扬的美。

   她跟男人的视线对上,又随之望向那杯已经被开了封的奶茶,似乎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 姜吟也不知如何收场了,无奈地瞪了她哥一眼。

   杨舒刚刚说去下洗手间,让她帮忙拿一下奶茶,没想到竟然被她哥给喝了。

   她有点抱歉地跟杨舒道:“舒舒,对不起啊,我再给你买一杯吧。”

   她刚说完口袋里手机铃响了,室友让她赶紧回宿舍,说有重要的事。

   听室友话里挺急的,姜吟只能把烂摊子丢给姜沛:“你喝了人家奶茶,自己去帮人家买。”

   然后又跟杨舒打了声招呼,匆匆离开。

   只剩下他们两个,杨舒一时有点局促,目光躲闪着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。

   姜沛看着手里已经被自己喝过的奶茶,礼貌开口:“抱歉,我给你买新的。”

   杨舒不知道对方是谁,和姜吟什么关系,不过听说话语气应该挺熟的,便道:“你是姜吟的朋友吧,她前段时间还帮我介绍了兼职,这奶茶就当我送你好了,没关系的。”

   她说话时也低着头,后来许是觉得不礼貌,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 随着抬头的动作,她用手扯了扯围巾,把自己的下巴和鼻子给遮上,只露出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。

   跟他的眼睛对上,她又怯生生逃开,再次把头低下去。

   姜沛观察着她的举动,微微倾身靠近她。

   想起刚刚姜吟对她的称呼,他缓缓念出声:“舒舒?”

   有点被这个称呼惊着,杨舒愕然抬眉。

   发觉男人的靠近,她脊背不自觉有点僵,呼吸也跟着停了。

   姜沛闻到一股淡淡的香,像柑橘,又似晨露,是她发间的味道。

   鬼使神差地,他扯掉她挡住鼻子和嘴巴的围巾,露出精巧漂亮的五官。

   女孩肌肤晧如白玉,欺霜赛雪,模样清丽出挑,墨瞳中染着不沾尘埃的空灵与脆弱。

   “这么好看,为什么要挡住?”对上她怯怯的眼眸,他牵唇一笑,温声问她,“你的名字,是哪个舒字?”

   女孩脸蹭地红了,她后退两步,胡乱抚了下鬓前的发,匆匆向着学校里跑。

   姜沛直起身,望着远去的背影,才想起大声说了一句:“我叫姜沛!”

   女孩脚步没停,不知听见了没有。

   回到车上,姜沛又喝了一口奶茶。

   已经有些温凉,奶香的甜味在舌尖漫开。

   那天之后他们没再遇见过,但在姜吟的朋友圈,他偶尔会看到姜吟和杨舒的合照。

  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,他每一次都会点开看看。

 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照片里女孩眼底的卑怯消失了。

   她逐渐抬头挺胸,笑容肆意,星眸闪烁,举手投足间皆是明媚与自信。

   每每看到,姜沛总会恍惚一下,猜想她这期间经历了什么,竟会发生这样的改变。

   不过怯懦的女孩变得乐观向上,他终究是为她高兴的。

   直到这次在古镇遇见。

   她何止是肆意洒脱,简直就是没心没肺了。

   他起先觉得杨舒这几年的性格变得跟姜吟有点像,估计是俩人腻歪在一起太久,互相影响的缘故。

   现在才发现,她比姜吟胆大。

   姜吟嚣张跋扈,却是个会认怂的纸老虎。

   而她,什么大胆的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 姜沛突然觉得昨晚的想法有些荒唐。

   他居然会认为,两人发生那样的事,他就能走近她一些。

   可她是个游戏人间的超级玩家,哪会轻易停留脚步?

   她的内心深处,是冷硬没有感情的。

   姜沛指腹在眉心处揉按几下,从床上坐起。

   余光瞥见床单处留下的些许斑渍。

   昨夜种种,在脑海中重现。

   他独自静坐一会儿,捞起手机给钱一铭打电话。

   响了好久那边才接听,姜沛有些没耐心:“你家里事忙完没有?”

   “我妈的病是好差不多了,这几天逼着我相亲,非让我把婚事订下来再走。”

   “那我先回长莞,不等你了。”

   “今天吗?”钱一铭顿了顿,“今天刚好周末,干嘛那么着急回去?”

   “有事。”姜沛不跟他多说,直接切断电话。

第 16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