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9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9 章

   姜沛是回来拿一本书的, 没料到能在这儿碰见杨舒。

   女孩愣愣地看着他,白皙精致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 瞳孔越放越大, 木头一般僵在那一动不动。

   始料未及的重逢,姜沛自己都有些没缓过神来。

   对一切毫不知情的姜吟出声打破了这份沉寂:“哥,我闺蜜在咱们家借住两天……”

   她话还没说完, 姜沛淡着一张脸, 直接越过两人推门走了。

   擦肩而过时,杨舒嗅到男人身上那抹熟悉的冷香, 混着烟草的味道, 先前那段快要被她遗忘的记忆争先恐后往外冒。

   杨舒心存一丝侥幸地看向姜吟:“刚刚那个人, 是你亲哥吗?”

   “我倒希望不是, 他也太不礼貌了吧, 我话还没说完呢, 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。”

   姜吟很是愤愤不平,又转过来安慰杨舒,“他就这臭脾气, 估计今天心情不好, 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 杨舒讪讪地笑笑, 心底的惊涛骇浪还来不及平息。

   见了鬼的钱一铭的弟弟钱二铭。

   她就说嘛, 兄弟俩颜值差别怎么那么大?!

   原来他是姜沛!

   杨舒想到她先前当着这人的面承认自己是姜沛女朋友, 还编得有鼻子有眼,跟个戏精似的, 顿时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 狗男人居然敢耍她!!

   杨舒气得咬牙。

   刚刚钱二铭, 哦不对, 姜沛跟她眼神对上时,明显是认识她的。

   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, 是在因为她那天早上的不告而别生气?

   把她耍得团团转,她都还没生气呢,他凭什么生气?

   如果知道那个人是姜沛,姜吟的亲哥哥,她打死都不会跟他发生那种关系的。

   现在她跟好闺蜜哥哥有那么一段插曲,这要怎么收场?

   “舒舒?”姜吟喊了她好几声,观察着杨舒的表情,“你怎么了?”

   杨舒心虚的不行,又只能勉强笑着:“没什么,我刚刚有点担心你哥找我算旧账,没想到他直接走了,就还挺意外的。”

   她不太确定地又往身后门口的方向看一眼,“你哥还回来吗?”

   “应该不会回来了,他平时拿了东西就走,不在这儿多待。”

   杨舒看着鞋架上的皮鞋,笑意有点僵。

   可是刚刚姜沛走的时候,没有换鞋啊。

   他是穿着拖鞋出去的……

   姜吟接过杨舒的行李箱:“你不用在意他,我先带你去看看我卧室。”

   杨舒哪里还在这儿呆的下去,拎着的水果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,把姜吟拉着的行李箱重新接过:“我想了想,还是不习惯住在你家,想先回去了。”

   姜吟拽住行李箱的拉杆不让她走:“都进家了你怎么突然变卦呢?你看你怕看见我哥,如今这也见过了,尴尬也消了,你还有什么顾虑?”

   杨舒低着头,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。

   张了张口,她想跟姜吟坦白,但无数的话梗在喉头,又说不出来。

   总不能说,她休假那段时间偶遇她哥,做了一天情侣,还过了一夜,然后第二天她不想负责跑了吧?

   “我有点认床,怕在这儿也睡不着。”

   她坚持要走,姜吟正没办法,大门又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   姜沛去而复返,手里拿着本书和车钥匙。

   一进门,就看到这俩人还在这儿拉拉扯扯。

   “杵这儿干嘛?”他话是问姜吟的,视线却落在杨舒脸上,带着点探究。

   杨舒脊背稍僵,目光飘忽地移向别处,心又提了起来。

   姜吟困惑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 姜沛懒懒掀起眼皮:“房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,我不能回?”

   姜吟:“……”

   见俩人还站着不动,他道:“你俩在这儿当门神呢?”

   “你才当门神呢。”姜吟拽着杨舒往里面进。

   杨舒被拖进卧室时,还有点懵。

   姜沛果然没走。

   她现在真是进退两难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   姜吟看她一眼:“我哥都没说你什么,你也太怂了吧,这反应跟大学我刚认识你那会儿差不多。”

   这话一说,杨舒当即挺直了腰杆:“谁怂了?”

  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,明明是姜沛骗她在先,即便她那天不负责任地逃跑不对,姜沛自己也是有责任的。

   她其实没必要害怕见到他。

   舒姐是谁,字典里怎么会有“怂”这个字?

   外面隐约传来大门关闭的声音,姜吟闻声跑出去看,折回来跟杨舒道:“我哥这回真走了,拖鞋都换下来了,我就说他不会在这儿多待吧。”

   杨舒整个人心情越发舒畅。

   走了就好,不然她在这儿便是如芒在背,得难受死。

   倒是姜吟有些惋惜:“我原本想待会儿正式引你们认识一下呢。”

   杨舒眼皮跳了两下,强颜笑意道:“以后不还有机会嘛。”

   心里暗自琢磨,这时候强行离开姜吟肯定会怀疑,她只能暂时在这儿住一晚,明天赶紧走,免得跟姜沛再碰上。

   心情平静下来,杨舒开始打量起姜吟的卧室。

   房间朝南,渐变色窗帘半开,下午明媚的阳光洒进来,敞亮又温馨。

   粉粉嫩嫩的床单被罩,上面还摆了两只毛绒玩具公仔。

   杨舒揪起一只兔子公仔抱进怀里,对她的卧室评价:“挺有少女心啊。”

   “那当然。”姜吟唇角一勾,冲她抛媚眼,“谁还不是小公举了?”

   姜吟帮杨舒一起把她带来的衣服和日常用品找位置放好。

   杨舒刚搂着那只毛茸茸的兔子在床边坐下,姜吟道:“第一次来,带你参观一下我家?”

   家里就她和姜吟两个人,杨舒想了想,欣然同意。

   客厅很宽敞,沙发呈U型,中间是大荧幕的液晶电视,电视两边的墙架上有各种奖杯和证书。

   杨舒走过去看了看,有些是姜吟的,她认识,但大部分她都没见过。

   姜吟指着那些道:“是我哥的,小学开始到工作的大部分奖杯都在这儿了。”

   杨舒看得眼花缭乱,随口评价;“那还挺厉害的。”

   她看向姜吟,“你不是说你哥不住这儿,怎么这些东西没搬走?”

   说到这个姜吟腮帮子就鼓了起来:“他说留家里用来激励我的,让我活在他的阴影下。你说是不是很欠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像那臭屁男人能说出来的话。

   两人正聊着,大门又开了,杨舒刚放松没多久的心都随之不受控制地揪了一下。

   男人拎着大兜小兜的蔬菜又回来了!

   姜吟好像也挺意外,朝那边看过去:“哥,你今晚不走?”

   姜沛将东西随意往柜子上一放,闲庭阔步地走过来:“如果不是妈打电话过来,怕你一个人饿着自己,你以为我想留?”

   他弯腰拿起茶几上的水杯,倒水喝了两口,性感好看的喉结随之滚动。

   放下水杯,他大喇喇往单人沙发上一坐,唇淡淡抿着,下颌线条流畅好看,浑身散发着不羁的痞。

   姜吟听他这话,眼眸却亮了。

   今晚她哥做饭,那可太好了,原本她打算晚些点外卖呢。

   “对了。”姜吟拉过旁边的杨舒,跟姜沛道,“哥,刚刚忘了介绍,这是杨舒,我闺蜜。”

   又看向杨舒,“舒舒,这个就是我哥,我经常跟你提起的,你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吧?”

   杨舒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,在姜沛看过来时,她硬着头皮挤出挤出一张笑脸来,声音甜软:“沛哥,早就听说过你,第一次见面很高兴。”

   “第一次?”

   姜沛脊背懒散倚在沙发上,两条长腿自然交叠,犀利目光将杨舒上下打量个彻底。

   良久,他意味不明地问反问,“我怎么觉得,咱们很熟了?”

   杨舒心里咯噔一下,笑意僵住。

   他不会想当着姜吟的面提前几天的事吧?

   杨舒吓了一跳,决定抵死不承认:“没有吧,沛哥是不是记错了?”

   姜吟却猛地一拍大腿:“我想起来了,你俩是见过的吧!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见杨舒一脸困惑,大概毫无印象,姜吟提醒她:“大一那年,我哥给我送相机那次,他喝了你奶茶!记得不?”

   被姜吟一提,杨舒再看看姜沛那张脸,隐隐约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。

   当时她不知道这人是姜吟的哥哥。

   难怪她在鹤桥古镇,第一次看见姜沛就觉得眼熟。

   果然是见过的!

   “这么说起来,哥,你还欠舒舒一杯奶茶呢。”

   姜沛手肘撑着沙发扶手,骨节分明的手握拳放在下颌处,朝杨舒看过来的眸光深邃。

   杨舒别开眼去,笑着道:“都好多年以前的事了,我险些不记得,也算不上欠。”

   客厅里安静了两秒钟,姜沛看向姜吟:“去把我买来的菜放冰箱,再洗点水果。”

   被使唤姜吟不太高兴,但当着杨舒的面,她也不愿跟姜沛吵架。

   算了,看在今晚她哥做饭的份儿上,去就去。

   姜吟起身去把柜子上的蔬菜水果拿去厨房。

   客厅剩下姜沛和杨舒两个人,姜沛的眼神始终不加掩饰,一错不错地打量着她,似要将她从头到脚都赏玩一番。

   须臾,见她一直站着,懒懒开口:“怎么不坐?”

   杨舒此时很不自在,听见这话,又勉强笑了笑:“沛哥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   步子还未来得及迈出去,纤细的手腕处传来温热的触感。

   倏然间,男人有力的大掌攥住她,顺势一扯,杨舒趔趄着跌坐在他膝上。

   杨舒本能地朝厨房的方向看,心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。

   姜吟马上就回来了,他想干嘛?!

   落在她腰际的大掌宽厚,将她整个人完完全全禁锢。

   外面光线透进来,清晰勾勒出他立体俊逸的脸廓,男人看着她时神色淡漠,清墨般的眼眸中似有几分疏淡。

   杨舒焦急地推他,压着强调言语威胁:“你再不放开我喊人了。”

   “你喊,大点儿声,让她听见,然后告诉她那天晚上你和我做过什么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那张英俊的脸贴她极近,呼吸间喷洒出的气息灼烫,两人的唇离得很近,近在咫尺。

   他望着她,目色深沉,声音掺了些哑:“怎么不喊了?”

   怕姜吟回来看到,杨舒尝试挣扎,见挣不脱,只能转移话题:“是你先骗我的,你说你是钱二铭,你耍我还好意思找我算账?”

   姜沛神色一怔,搂着她腰肢的力道不觉松懈几分:“我那是……”

   杨舒瞅准时机迅速从他怀中起身,哪有心情听他解释,一溜烟冲进了卧室,关上门。

   咣!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姜吟端着洗好的水果回来,杨舒不在客厅,就姜沛一个人在那坐着。

   “舒舒怎么回房间了?”她弯腰把做好的水果拼盘放在茶几上。

   姜沛神色淡淡的,随意划着手机屏幕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 他收了手机,转身走向阳台。

   最近长莞降温,外面泛黄的树叶随着风盘旋着往下落。

   窗户一开,沁凉的风吹进来,钻心的冷。

   姜沛从口袋里摸出烟盒,敲出一根送进嘴里咬住,笼火点燃。

   泛着蓝光的火舌灼过烟屁股,泛起星星点点的火光。

   他抽了一口,吐出圈圈白色的烟雾,那张冷峻凌厉的脸变得模糊。

   他目光看着窗外摇曳的树枝,神色幽远复杂。

   客厅传来姜吟的声音:“你又不吃,干嘛让我准备水果?这不是折腾人嘛?”

   男人趴在窗前,一语不发。

   索性姜吟把做好的水果拼盘端起来,拿回屋。

   杨舒此时人在床上躺着,想到刚刚姜沛胆大的行为,还有些心惊肉跳。

   这男人胆子太大了,万一被姜吟看到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。

   听到推门声,她下意识抬头,便见姜吟端着果盘进来:“你这就睡啦?要不要吃点水果?”

   杨舒摇摇头,没什么胃口。

   姜吟以为她是因为这几天没休息好,便道:“那你赶紧补补觉吧,我修点照片。”

   说着,她把果盘放在电脑桌上,打开电脑。

   杨舒闭上眼酝酿睡意,正有些睡不着,枕下的手机震了声。

   她随手摸起来,点开,收到一条微信。

   姜沛:【那天早上不告而别,没有要跟我解释的?】

   杨舒手机差点没拿稳。

   余光朝身后看了眼,姜吟正在专心致志修照片,没注意到这边。

   杨舒扯着被子往里面钻了钻,琢磨着姜沛这句话。

   他果然还是在为那天的事跟她计较。

   那天晚上的事,他也不被动啊。

   不全是她一个人的锅!

   想了想,杨舒敲字过去:【激情犯错之后,逃避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。】

   姜沛:【出来】

   看见这俩字,杨舒吓了一跳,迅速手机息屏装没看见。

   她闭上眼继续酝酿睡意。

   她这几天没休息好,实在是太过困倦,承载着姜沛就在外面的压力,居然还是很快睡着了。

   这一觉睡得很沉,杨舒醒来时卧室里一片黑暗,已经是晚上了。

   屋里窗帘没拉,隔着玻璃窗能看到外面浓郁的夜色。

   中秋已过,月亮弯下来不少,月光却皎洁明亮,周围还有几颗璀璨的星。

   学校附近的环境确实好,在市里高楼林立,霓虹交织,很少看到这样的夜空。

   杨舒揉了揉眼睛,摸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八点钟。

   隐隐约约有股浓郁的饭香,顺着门缝朝屋里钻。

   紧接着,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   进来的是姜吟,见屋里漆黑,床上杨舒在玩手机,她顺势打开灯:“摸黑玩手机对眼睛不好,你怎么不开灯呀?”

   杨舒放下手机,拢着被子坐起来:“刚醒。”

   “睡得怎么样?”

   杨舒自在地抻了个懒腰:“很久没睡这么好过了。”

   姜吟笑:“休息好就起来吧,要吃晚饭了。”

   杨舒迟疑两秒,随意挽了下耳边的发:“我不觉得饿,你们兄妹俩吃吧,我就不吃了。”

   “不吃晚饭怎么行?我哥做挺多的,起来多少吃点吧。”

   “我一点都不饿,这种情况下吃东西最容易长胖,还是算了。”

   姜吟在她身上扫一眼:“就你这身板,还怕长胖?”

   “当然怕了,长胖会影响舒姐美的发挥,还是要时刻保持身材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劝不动,姜吟也没强求:“行吧,那你继续休息,我反正是饿了。”

   姜吟走后,屋里只剩下杨舒,闻着外面时不时飘来的饭香,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。

   杨舒现在的心情只有一个字:悔!

   她就不该一时头脑发热,答应姜吟来她家暂住。

   钱二铭就是姜沛,看下午的架势,还因为之前的事对她不依不饶,这让她以后如何是好?

   揉揉有些扁的肚子,她无奈叹气。

   好饿啊!

   中午吃火锅的时候因为困,她都没吃多少。

   手机在此时震了声,她点开,看到姜沛的消息:【出来吃饭】

   填饱肚子和躲避姜沛之间,杨舒还是果断选择后者。

   这么震撼的发展,她得慢慢消化消化,可不想跟那人坐同一桌子吃饭。

   看着那条微信,她没回复,装没看见。

   又隔了几分钟,姜沛又发来一条:【行,别出来,免得我吃了你】

   杨舒退出聊天界面,随便刷着小视频,结果连刷几条都是美食。

   她愤愤地退出,又找了本小说来打发时间。

   晚上睡觉时,姜吟问她饿不饿,杨舒依旧口是心非:“不饿。”

   姜吟也没多想:“对了,明天下午我要给客户拍一组写真,你自己在我家好好休息。”

   杨舒支吾了一下:“明天可能我家楼下就不那么吵了,到时候我就搬回去,在你这儿休息一晚上我就能歇的差不多了。”

   姜吟若有所思地打量她:“你不喜欢我家?”

   “嗯?”杨舒当即否认,“没有啊,你怎么这么问?”

   “从下午你来的时候就说要走,到现在都没停。”

   杨舒舔了下唇,浅浅笑道:“我这不是怕给你添麻烦。”

   姜吟钻进被子里抱住她:“咱们俩之间谁怕给谁添麻烦?行了,别胡思乱想,睡觉吧我好困。”

   姜吟入睡很快,不多时呼吸就变得均匀。

   杨舒下午刚睡过,此时没什么困意。

   再加上肚子空空如也,就更难眠。

   她看小说到凌晨快一点,实在饿的难受,又有点渴。

   外面客厅静悄悄的,也没有光亮,这个点姜沛应该也已经睡下。

   杨舒纠结了一下,起来拿起水杯准备去外面接点水喝。

   蹑手蹑脚打开门,客厅果然没有人。

   她没开灯,趁着月光映出的设施轮廓走到茶几前,拎起水壶却发现里面是空的。

   四下看了看,厨房门口的墙根上有黄色和绿色的荧光,是饮水机。

   她走过去接了点。

   饮水机咕咚咕咚的抽水声在静谧的夜晚,显得格外突兀,杨舒接了半杯便赶紧关掉,往房间走。

   便在这时,身旁一扇卧室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   她一惊,回头便看到姜沛出现在门口,他逆着光,高大的身影将室内的明亮挡去打扮,一张脸的轮廓却更显立体深刻。

   四目相对,杨舒撒腿想逃。

   男人似乎早已料到,大手一捞,果断将人扯了进去。

   关上门。

第 19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