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27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27 章

   外面夜色浓稠, 上方的水晶吊顶映得整个餐厅明亮如白昼。

   寂静的餐桌上,自打杨舒说完这话, 就没了声响。

   姜沛倚着靠背, 幽深漆黑的眼眸锁住她那张精致粉嫩的脸,良久,他才声音缱绻地接上一句:“是么?”

   “嗯啊。”杨舒点点头, “不然我为什么答应跟你的一年之约?”

   姜沛品酌着她的话, 忽而道:“那我若是一年都不给你睡,到时候是不是就得续个约了?”

   杨舒茫然地看着他, 眼神里全是不解和无辜:“一年不给睡, 是不是代表你不行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险些被口水呛着, 盯着她看了半晌, 只觉周身莫名起了燥。

   若不是看她醉得胡话连篇, 他现在就该把她就地正法, 让她知道说这话是什么下场。

   “喝你的粥,下次清醒时敢这么跟我说话,才是真有胆量。”

   姜沛说完, 起身去把客厅堆着的玩具收起来。

   刚碰到篮球, 杨舒跑过来直接抢走了, 紧紧抱在怀里:“给言礼的。”

   “言礼又是谁?”

   杨舒没回答。

   姜沛去拿遥控汽车, 再次被杨舒夺走。

   “也是给言礼的?”

   杨舒还不说话。

   姜沛望着她沉默片刻, 忽而乐了:“我买的东西我现在不能碰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跟个小醉鬼也交流不清楚,姜沛收起脾气, 只能哄小孩一般道:“行, 给言礼的, 我不碰,你把东西放下去睡觉。”

   见杨舒站着不动, 交流起来有点困难,姜沛沉默一会儿,只能用骗的:“你现在听话,我明天带你去找言礼,把这些给他。”

   杨舒蓦地抬头,眸色都跟着亮了:“你能找到?”

   “……我这么神通广大,怎么找不到?”姜沛把手伸过去,“怀里的篮球和小飞机给我。”

   杨舒乖乖递过去。

   姜沛接过来丢在沙发上,带她回卧室。

   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过来,带她去浴室:“自己能行吗?”

   见杨舒点头,他把洗漱用品放台上,给她关上门。

   姜沛将剩下的粥和菜拿去厨房,又捡起地上的玩具,统统装起来放茶几上。

   回卧室,杨舒还没洗漱完出来。

   就洗个脸刷个牙,怎么这么久?

   他正准备进去看看,床头手机震了声,姜吟发微信过来:【哥,让你给我带的包包带回来了吧,我现在去找你拿?】

   姜吟看上了一款包包,长莞的店里没货了,店员说H市有,她喜欢可以从那边调货过来。

   姜吟当时想着恰好她哥去H市出差,就干脆让姜沛买了给她带回来。

   反正她哥挣得比她多,她还能省一笔钱呢。

   姜吟是个急性子,见姜沛还不回复,又发消息过来:【我现在开始出门啦?】

   姜沛瞥了眼浴室的方向,指腹在屏幕上敲字:【明天给你送去】

   居然亲自给她送?

   这待遇让姜吟受宠若惊,她此时人在家里沙发上躺着,本来就不太想动:【好吧,那你明天千万别忘了】

   姜沛觑一眼,手机息屏随手扔在床头柜上。

   站在浴室门口,他敲了敲门,没反应。

   直接扭动浴室的门把手,推开。

   里面雾气蒸腾,杨舒脱了衣服,人在浴缸里泡着。

   水没过胸口,那张精致的脸被热气蒸得通红,额间几缕碎发被打湿,服帖地黏在脸上。

   她此刻闭着眼,像是又睡着了。

   望着这一幕,姜沛喉头微动。

   都喝成那样了,居然还想着给自己泡个澡。

   上前唤她两声,见叫不应,犹豫片刻,姜沛直接将人从浴缸里抱起,扯过旁边的浴巾裹住。

   人放在柔软的床上,用浴巾把她身上的水一点点擦干。

   期间碰到她敏感的位置,女孩迷迷糊糊间扭动了两下,鼻端发出不满的哼唧。

   她肌肤水润,泡过后起了淡淡的粉晕,肤色更显娇美,无声勾着人。

   姜沛目色沉了些,瞥开眼去。

   这里没有睡衣,他去衣帽间拿了件白色衬衣,让她先凑合。

   衣服艰难地给她穿上,杨舒迷迷糊糊睁开眼,两人对视两眼后,她又重新闭上。

   怕她喝醉半夜会口渴,姜沛去外面用保温杯装了点水。

   拿着杯子回卧室,床上却不见了杨舒的身影。

   姜沛眼皮一跳,四下寻找,隐约听到衣帽间有动静。

   他刚过去,便看到杨舒拉开柜门往里面钻。

   姜沛拧眉拉住她:“你干嘛?”

   杨舒已经钻进去,仰起头看着他,两秒后她探着脖子往远处一看,跟他招手:“你快进来!”

   姜沛:“?”

   杨舒不由分说,拽着他使劲儿往衣柜里拉。

   姜沛也不知道她这是在干嘛,随着她的心意钻进去。

   衣柜里空间窄小,姜沛的身高蜷缩在里面很不自在,还没喘口气,杨舒把柜门给关上了,更加阻碍空气流通。

   里面视野暗淡,什么都看不真切。

   杨舒凑在门缝里往外看。

   姜沛拍拍她肩膀:“干嘛,玩捉迷藏?”

   “嘘……”杨舒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她压低声音道,“你别说话,会把他们引来的。”

   姜沛想起在民宿那天,她昏昏沉沉睡在衣柜里。

   他脸色微沉,盯着她娇小的身躯沉默良久。

   手缓缓伸过去,安抚般落在她发顶:“他们是谁?为什么要躲?”

   “他们――”杨舒微微启唇,倏而不知想到什么,迅速打掉他的手,惶恐不安地往角落里缩。

   她双手抱着膝盖,脸埋进怀里,再没有开过口。

   姜沛伸了伸手,想安慰些什么,又怕惊扰到她。

   不知过了多久,那边逐渐没了动静。

   姜沛轻轻打开柜门,衣帽间的灯光投洒近来,映在那张恬静的脸上。

   她靠坐在柜角,小嘴微张,已经睡着。

   姜沛试着动了动,腿有些麻木。

   从柜子里钻出来活动两下,小心翼翼将里面的人抱起,送回床盖上被子。

   夜已经深了,他关上卧室的灯,轻手轻脚出去,自己去隔壁的书房。

   刚出差回来,他还有些收尾的工作要处理。

   打开电脑,脑子里还想着杨舒今晚酒醉后的反常。

   他沉思着什么,微仰起头,脊背向后靠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

   忙完工作已是半夜,他看看时间,有些不放心地又折回主卧看了眼。

   女孩大概是睡沉了,看着安安稳稳的,也不像有继续做噩梦。

   把灯关上,姜沛拉上门出去。

   此时仍无睡意,他独自披上衣服去了天台。

   快入十一月,深夜的风凛冽刺骨。

   树上的叶子几乎落了精光,只剩下纤细枝条交错着高举在半空,风一吹树梢轻轻颤动。

   姜沛倚在栏杆前,将一支烟咬进嘴里,没点火。

   摸出手机,他拨了通电话出去。

   不多时,对面传来尹遂的声音:“这么晚打电话,有事?”

   姜沛顿了顿:“你人脉广,帮我查点事。”

   “你说。”

   “我想知道杨舒的过去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通话切断,姜沛独自吹了会儿冷风,又想起杨舒平日里无比骄傲的样子。

   须臾,他电话重新拨过去:“算了,先不查。”

   “怎么了?”

   “她不一定想让我知道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或许有一天,她会自己告诉他。

   “行,你什么时候改主意了再找我。”

   那边欲挂断,姜沛觉察出不对劲:“尹总,你刚刚答应那么爽快,也没问问我杨舒是谁?”

   “不就你妹的闺蜜吗,还有别的杨舒?”

   “你又不认识我妹,怎么知道她闺蜜就是杨舒?”

   “猜的,没别的事我先挂了。”那边直接断了线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次日醒来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,有点头疼。

   半梦半醒好久,才挣扎着睁开眼。

   视线环顾四周,她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,陌生的大床上。

   鼻息间有淡而清冽的冷香,混着阳光的清新,是有些熟悉的味道。

   类似的场景之前好像发生过,民宿里,她和姜沛双双寻找刺激的那次。

   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。

   那天醒来她身上不着一物,今天倒是……

   伸出手臂,她看着身上这件宽大的男士白色衬衣。

   杨舒一惊,蹭地拢着被子坐起。

   难道昨晚上她和姜沛又有了肌肤之亲?

   努力搜寻脑海中的记忆。

   她昨晚喝了点红酒,姜沛说让她来送礼物,她乘出租车过来。

   最后的记忆,停留在她敲开姜沛的门,男人裹着浴袍站在门口。

   后面的事都全无印象。

   莫非,她看姜沛洗得干干净净,色心一起,仗着酒醉跟他做了那种事情?

   杨舒仔细感受了一下,除了头有点疼和胃不舒服之外,身上好像没什么不适感。

   扯着衬衣领口往内看了看,身上也没有吻痕。

   这可不是姜沛的风格。

   看来是没发生什么。

   杨舒穿着拖鞋从卧室出来,没看到姜沛的人,她把他的房子观赏了一遍。

   一个顶楼复式,一楼是客厅和厨房,二楼是卧室和书房,还有一个小天台。

   天台上视野开阔,将周边景致一览无余,甚至能看到不远处整个长莞最大的金融中心,高楼林立,书尽繁华。

   姜沛推开天台的门,就见杨舒在那站着。

   她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衣,露出来的长腿纤细笔直,蜜合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。

   这个点太阳已经出来,暖融融洒在身上,但风一吹还是凉的。

   姜沛看着她的样子皱眉:“你就穿成这样出来了?”

   杨舒狐疑着回头,便见姜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天台门口。

   原本不觉得冷,他一说,杨舒双手护胸,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   男人已经大步过来,脱掉自己的外套给她裹上:“没见过这个季节还穿成这样往外跑的人,总不至于是在勾引我吧?”

   “?”

   “谁勾引你了?!”这个罪名杨舒可不认。

   姜沛哂笑一声:“不是你这幅样子跑出来?”

   “……我醒来没找到我的衣服!”

   即便有外套,杨舒的腿还是露在外面的,两人离开阳台,一起顺着楼梯往下面的客厅走。

   杨舒看看身上这件衬衣,脸颊莫名有点热,忽而不满地控诉:“谁让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脱,脱我衣服的?”

   既然昨晚没发生什么,姜沛脱她衣服干嘛?

   这太奇怪了吧!

   难道她吐了?

   姜沛被她脸上丰富的表情逗乐:“衣服是你自己脱的,这事也能赖我?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凝眸望着她。

   她只字不提昨晚的事,此时又这副表情,不知是真全忘了,还是故意装的。

   走下最后一个台阶,他忽而扯过杨舒,将人堵在楼梯口的扶手边。

   对上她惊慌的目光,姜沛观察她两秒,薄唇轻启:“昨晚的事,不记得了?”

   他这话说的杨舒心陡然一提,试探地问他:“什么事?”

   男人唇贴在她耳畔,温热的气息倾洒过来,低沉蛊惑的声音响起:“昨晚你喝醉了酒,紧紧抱住我不肯撒手。”

   唇瓣似有若无吮了下她的耳垂,用更加轻浅的声音补一句,“说你想要。”

第 27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