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2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2 章

   杨舒又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玩了两局游戏, 身上酸困的厉害,才放下手机准备睡觉。

   关掉灯, 屋子里陡然昏暗下来。

   窗帘留了条小缝, 外面斜斜的光线泻进来,隐约勾勒出室内设施的轮廓。

   盯着头顶收了光,还未曾完全黑下来的吸顶灯, 杨舒不觉又去想刚才的事。

   上次买了特小号, 杨舒说能用,没想到这件事姜沛一直记着仇呢。

   刚刚憋着坏, 把先前积赞的所有不满都在她身上发泄了出来。

   就这么躺着, 杨舒两条腿软得没有力气。

   身上像是刚做完spa, 有点酸困, 却又莫名的放松。

   打了个哈欠, 困意渐渐席卷全身, 很快入了梦。

   她经常失眠,今晚却是难得睡了好觉。

   不过就连梦里,姜沛的身影还是驱赶不走, 迷迷糊糊间, 耳边还时不时响起先前的某些对话。

   “你觉得像特小号吗?”

   “嗯不, 不像。”

 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 杨舒不吭声, 他就沉着嗓子发狠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   实在没办法了, 她才红着眼眶,硬着头皮回上一句:“大, 最大嗯……”

   “以后不许跟别的男人走太近。”

   “听见没有?”

   这种情况下, 杨舒不好惹怒他, 很识趣地乖乖服软:“听见了。”

   “不许喜欢他。”

   “没,嗯没有喜欢他。”

   “你觉得我和江彻谁帅?”

   “你, 你帅。”

   大概是发现了杨舒这时候难得听话,他很受用,却也更疯,像变了个人。

   外面的天不知何时已经亮了,明媚的光线顺着缝隙钻进来。

   杨舒还没睡够,被光线照得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翻了个身继续补觉。

   外面客厅的方向,隐约传来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。

   她独自居住惯了,在这方面警觉性很高,眼睛倏然睁开。

   大清早外面怎么会有动静呢?她住这个小区安全性能很好,到处都是摄像头,而且她家大门的密码也不那么容易被人破解吧?

   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,离卧室越来越近。

   杨舒还未来得及穿衣,心登时揪了起来,瞌睡完全被惊散,迅速用被子裹住自己。

   目光在周边扫视一圈,也没看到趁手的武器,她有些焦急。

   主卧的门已经被人打开了,杨舒惊魂未定之下,抓起手机就扔了过去。

   有男人“啊”了一声,随后“咣当”手机掉落在地。

   杨舒顺势抬眸,对上姜沛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   以及,他眉心正中央的位置,被手机砸了一片红。

   看清来人,杨舒松了口气:“怎么是你?”

   姜沛手捂着额头,有些无语地看着她:“你想谋杀亲夫?”

   杨舒一怔,被他问得结巴了一下:“什,什么亲夫,你胡说八道!”

   姜沛笑了声:“那亲男朋友总行了吧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额头的痛感一直没散,姜沛眼前还冒着金星。

   适应一会儿,他弯腰把地上的手机捡起来,走过来递给她。

   杨舒仰着下巴,无比心虚地盯着他的额头。

   那张英俊潇洒的脸,此时好像被她砸出了瑕疵。

   她知道自己刚刚扔出去时使了多大力。

   不过她准头还不错,居然正中眉心。

   大概是老天看不过去昨晚他欺负人时那股猖狂劲儿,今天让她报复回来,出出气。

   “看什么看?”姜沛皱着眉头,用手机点开相机的前置摄像头,照了照。

   看清楚自己此刻的脸,他眉头皱的更深了,“我今天要上法庭,你居然想让我毁容?”

   杨舒脸上堆笑:“这叫开门红,代表你今天一定大吉大利,旗开得胜!”

   看那片红印子好像挺严重,她舔了下唇,又为自己辩解,“这个事其实真不怪我,你不打招呼来我家难不成还有理了?我以为是贼呢,刚刚采取的措施,属于正当防卫。”

   “贼?”姜沛登时乐了,指指那边的窗户,“你见过贼晚上不进你家,偏偏选择天亮的时候吗?”

   想到杨舒刚刚的行为,他也觉得不能理解,“如果真是贼,你刚刚砸的这一下又不会把人砸晕过去,手机就这么被你丢出去了,怎么报警?”

   杨舒被姜沛这么一点拨,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她刚刚的行为是有点危险。

   回头她得在网上买点防狼喷雾什么的,放在枕边。

   姜沛看她一眼:“一个人害怕以后住我那?”

   “我不害怕,这不是今天被你突然过来惊着了吗,主要是我忘了你知道我家大门密码这事。”

   说起这个,杨舒狐疑地抬头,“你大早上过来干嘛?”

   她忙用被子裹紧自己。

   昨晚上不是刚解决过吗,还没满足?

   不过她看看时间,这个点应该会比较赶。

   姜沛还得去法院呢。

   她想了想,也不墨迹,直接道:“要不然我们速战速决吧。”

   “?”

   姜沛被她这话惊了一下,眉骨处的血管突突跳动。

   这话可真够直白的。

   床上的杨舒已经直接躺下了,等着他过去。

   姜沛站在床沿,垂眸打量她片刻。

   倏而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,手撑在她身体两侧,俯首靠过去。

   杨舒乖顺地闭上眼。

   没化妆的她看起来淡雅许多,五官挺秀而精致,肤色莹白如玉。

   她突然睁开眼,里面眼神清澈干净:“刚想起来,我没洗脸刷牙诶。”

   姜沛用鼻尖轻蹭了一下她的脸颊,眉尾轻挑,眼底藏着戏谑的笑:“没看出来,你还挺重欲,看见我就提这事。”

   他薄唇轻碰她的唇瓣,低喃着道,“莫非昨晚上不满足,大早上还要?”

   “?”杨舒被问得噎住。

   他大清早过来,不是他想要吗?

   “明明是你想!”她不满地伸手推他。

   姜沛审视着她的表情。

   此时此刻,他才终于完全回过劲来。

   在杨舒的认知里,他俩这一年的关系,其实是P友。

   说得好听点才顶个男女朋友的头衔。

   他一来找她,肯定就是那档子事。

   他确实想要,连她那颗心一起。

   姜沛直起身,拿起旁边的外套重新穿上,淡淡觑她:“昨晚上不是没吃饭,给你买了早点送过来,在外面餐桌上。”

   他这么一说杨舒想起来,昨晚从机场回来,两人就缠绵上了。

   后来直接睡觉,她确实没吃晚饭。

   “你是来给我送早点的?”

   “不完全是。”姜沛把那条酒红色的提花领带递过去,“既然是你买的,自己帮我系上?”

   杨舒不太明白他的脑回路:“这种事,还得讲究个仪式感?你送我的包我昨天就拎了,也没让你帮我挎肩上啊。”

   “我这人吧,就注重仪式感。下次你想让我帮忙,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杨舒被他搞得没办法,她起身跪在床上,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裹起来,接过那条领带帮他系。

   真矫情,以后不送礼物给他了。

   “头低一点。”

   姜沛听话地低头。

   杨舒知道领带的系法,但没给人系过,操作也不熟练,系的不好就拆开重新来。

   她专注着手上的活,身上裹着的被子不经意向下滑落。

   皙白如玉的肌肤上有些许吻痕,心口处尤甚。

   姜沛眸色黯了黯,呼吸不觉变得有些重:“还没好?”

   “马上了。”杨舒把打好的结往上推,帮他抚平。

   姜沛今天穿了件烟灰色西装,白色衬衣,看起来崭新平整,搭这条酒红色提花领带,整个人显得矜贵禁欲不少。

   他总是玩世不恭的大少爷模样,平时很少穿西装。

   此时这么看着,杨舒才觉得他跟自己印象中应该正正经经、处变不惊、雷厉风行的律师搭上边了。

   这张脸,就更应该是律师界的翘楚。

   杨舒指尖还捏着他的领带,抬眸欣赏他这张轮廓利落分明的脸。

   他微垂着眼,睫毛长而浓密,是黑色的,眼尾狭长,眼型内勾外翘,左侧眼尾下那颗淡淡的小痣,又增添几分性感。

   “看够没有。”

   一抹声音传来,杨舒睫毛颤了颤,对上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   她漫不经心地坐回床上去,裹了裹被子,又往他身上打量一下,很是自傲:“我的眼光果然好,你这衣服,配这条领带还挺好看的。”

   姜沛正了正领带,比她更傲娇:“主要是人帅。”

   两人互相对视,似乎在比谁的尾巴翘得更高。

   室内安静了那么两秒钟,杨舒往床上一趟:“无聊!”

   姜沛看一眼腕表,跟她道:“记得吃早餐,我走了。”

   杨舒背对着他不回应,没多久,传来关门声。

   一回头,已经不见了姜沛的人。

   被他来这么一打搅,杨舒此时也睡不着了,穿衣起来洗漱。

   从卧室出来,餐桌上放着保温盒,里面是早点:皮蛋瘦肉粥,茶叶蛋,小咸菜,还有根甜玉米。

   皮蛋瘦肉粥上,撒了她喜欢的香菜。

   看不出来,这人做起事来挺靠谱。

   因为起得早,杨舒比平时早到公司。

   不过刚到那就开始犯困。

   昨晚上本来就折腾到很晚,本来她计划今天多睡会儿的,又被姜沛搅了好梦。

   这会儿办公室没什么人,杨舒干脆趴在桌上小眯一觉。

   迷迷糊糊间有人拍她肩膀,杨舒睁开眼,就见姜吟关切地看过来:“怎么了,哪不舒服?”

   杨舒眼皮沉的不想睁开,上下眼皮一动,又阖上了:“没有不舒服,就是有点困。”

   “刚过完双休你就犯困?”姜吟眼珠转了转,把冰凉的手放在她后颈,“来我给你提提神。”

   又降温了,外面很冷,姜吟一双手冻得跟冰石头似的,杨舒打了个颤栗,躲避着嗔她:“我才不要你这种提神方法。”

   姜吟嗯哼一声,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下,搓搓手,半揶揄地道:“你这没精打采的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夜里跟哪个野男人办大事了。”

   杨舒眼皮微跳,想起姜沛先前说的“办正事”。

   还真是兄妹,用词都差不多。

   杨舒不接她的话,拿着杯子起身,准备冲杯咖啡提提神。

   她端着咖啡回来,姜吟朝杨舒挤眉弄眼:“舒舒,马上入冬,我记得你最怕冷了,不打算谈个恋爱,找个人给你暖暖被窝吗?我觉得我哥就行,你再考虑一下?”

   最近梁雯老在姜吟跟前提这事。

   她哥对杨舒什么感觉姜吟不知道,不过很显然,她家老妈自从上回开始,对杨舒一见钟情了,天天盼着人家哪天能给她做儿媳。

   姜吟觉得这也算好事,如果杨舒跟她哥真能成,她也喜闻乐见,今天就又拿出来提一提。

   “其实我哥挺好的,人长得多帅,还年轻有为,你说对吧?”

   杨舒就跟没听到一样,捧着咖啡闻了闻,跟姜吟道:“这回新买的咖啡好像格外香,比之前的好喝,你要不要也尝尝?”

   “是吗?”姜吟顿时把老妈交代的任务抛诸脑后,拿着自己的杯子起身,“我也要去来一杯。”

   ――

   法院门口,一场案子的终审刚刚结束。

   姜沛西装革履,拿着公文包和秦畅两人出来,被委托方拦下热情致谢。

   一番寒暄过后,两人驱车回律所。

   秦畅开车,姜沛坐在副驾,不时有工作上的电话打进来。

   等姜沛收了手机,秦畅还沉浸在打赢官司的喜悦当中:“姜Par,刚刚还有同事在微信上问我,咱们赢了这么大一个案子,不得搞点庆功宴什么的,犒劳犒劳大家?”

   清泰这个案子已经跟了两年,到如今才算尘埃落定。

   团队的人忙前忙后,确实不容易。

   姜沛随意划着膝上放着的iPad,说:“今天可以早点下班,我请大家吃饭。”

   秦畅激动地一拍方向盘:“就等您这句话呢!”

   姜沛眼风扫过来,秦畅脊背微僵,忙握好方向盘专心开车。

   安静片刻,秦畅抽空看了姜沛一眼,问出自己内心憋了许久的一吻:“姜par,你这额头是怎么了?”

   姜沛额头眉心的位置有点泛红,今天上班秦畅就注意到了,不过当时只顾紧张庭审的事,就没多问。

   此时再看,突然挺好奇的。

   “这个呀。”姜沛散漫倚着靠背,随口道,“女朋友亲的。”

   秦畅:“?”

   姜沛:“说是开门红,祝我今天大吉大利,旗开得胜。”

   秦畅:“……”

   这得抱着脑袋亲上多少口,才能有这效果?

   ――

   姜沛和杨舒的关系状态,好像不知不觉进入了正轨。

   他晚上来,办完正事就走。

   杨舒觉得这样的相处似乎还不错。

   睡前多了项活动,她晚上的睡眠质量都更好了。

   周五这天下班早,姜吟说拉着杨舒逛街,天气越来越冷,得再买点冬衣才行。

   杨舒要去车库拿车,结果被姜吟拦住,说不用开车,一会儿高峰期也麻烦。

   杨舒以为她是要打车的意思,结果从单元楼出来,看到园区门口停着姜沛的车。

   男人一身黑衣,显得那张冷峻的脸越发白皙。

   他穿得很休闲,半倚在车头正举着手机打电话。

   大概是在聊工作,他看起来正经了不少,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痞,认真起来是另外一种魅力。

   不过说好她和姜吟去逛街,怎么姜沛在这儿呢?

   杨舒失神了一下,看向旁边的姜吟。

   姜吟心虚地低下头,吐了吐舌头。

   主要是老妈一直让她采取点行动,好好撮合她哥和杨舒。

   并且一直给她洗脑,喊口号说事在人为,永不言弃!

   她也没经验,就想着两人颜值都不差,多见见面,好好相处一下,没准火花就有了。

   于是她一边跟杨舒约好去逛街,一边跟她哥说她车坏掉了,让她来接一下。

   知道姜沛不好使唤,姜吟为了让他来,原本准备了一大箩筐的话,结果没派上用场。

   她才刚开个口,都没使劲呢,对面就答应了。

   听说他最近刚赢了个大案子,估计是心情好,所以格外好说话。

   如此看来,这个时间点撮合他们俩,再好不过!

   姜吟扯扯杨舒的衣袖,小声安抚:“女孩子逛街怎么能自己开车呢?要是遇上堵车,心情都搞没了。”

   她下巴一抬,“你看我找个专职司机,怎么样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姜沛收了手机,姜吟笑盈盈道:“哥,你看你人都来了,我们俩想去商场逛个街,你没意见吧?”

   姜沛目光落在杨舒脸上,两秒后平静道:“上车。”

   没想到这就成了,姜吟欢欢喜喜拉着杨舒上车。

   她突然觉得,她哥和杨舒之间,可能不那么难撮合。

   到了商场,姜吟进了店铺后,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,不时挑选衣服拿去试衣间试穿,直接将姜沛和杨舒抛在一边。

   机遇给他们了,老妈交代的任务她也做了,接下来成不成的,得看他们俩自由发挥。

   毕竟她也不能一手按着一人的头,然后说:“你们俩赶紧给我亲上去,然后去把证领了,妈在家等着抱孙子呢。”

   姜吟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。

   估计会被她哥和杨舒两个人混合双打。

   杨舒也喜欢买衣服,尤其今天这种情况下,她更是刻意忽略掉姜沛的存在,注意力都放在店内展示的衣服上。

   她看上一款秋冬加厚的针织衫,是修身的版型,冬天做内搭肯定贴身又保暖,外面再穿件羽绒服。

   看着白色和黑色两个款,她一时不知道选哪个颜色。

   她抬头去找姜吟,才发现那丫头不知什么时候跑得没影了。

   杨舒一时无语,两人一起逛街,哪有各逛各的?

   她叹了口气,继续纠结这两件针织衫。

   背后有只手臂从她身侧擦过,拿起货架上那件粉色的:“这个好看。”

   杨舒看看自己手里的黑白色,再看看姜沛拿着的那件粉色。

   这款衣服一共黑、白、粉三种颜色,她觉得粉色太粉嫩了,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,没想到他居然挑这个。

   “什么直男审美,你让我穿这么粉嫩的衣服?”

   姜沛坚持自己的意见:“试试?”

   “不要。”杨舒四下看看,怕姜吟突然从哪里冒出来,推推他,“你别离我这么近,万一被姜姜看到怎么办?”

   “那你去试试这件。”

   杨舒真怕姜吟过来看见,索性不跟他墨迹。

   试试就试试,她拿着那件粉色针织衫去试衣间。

   姜沛百无聊赖,在旁边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坐下。

   过了一会儿,试衣间的门打开,杨舒穿着那件粉色针织衫出来。

   她低着头,双手手摆弄着头发,好像是哪里不舒服。

   姜沛起身走过去:“怎么了?”

   她指指自己的一缕头发。

   刚刚换衣服时,头发不知怎么缠在项链上了,解不开。

   杨舒颈上是绞丝链,平时也容易缠头发,但都是缠上去一两根,手一扯就断了。

  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,缠上去的多,扯不断,解又解不开。

   “别动。”姜沛按住她用蛮力硬扯的手,慢慢帮她解。

   男人离她很近,呼吸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,杨舒抿了下唇,不自在地催促:“能解开吗,不然找工作人员剪掉吧。”

   “快了。”

   杨舒将目光移向别出,视线不经意扫过店铺的门口。

   商场外面,姜吟找寻着什么朝这边而来,应该是在找他们俩。

   杨舒慌了一下,跟他道:“姜姜过来了。”

   姜沛刚帮她把头发解开,听到这话朝门口看一眼,姜吟刚刚不知道跑去哪儿了,此时又朝着这家店而来。

   情急之下,杨舒道:“要不你先过去找她吧,我进试衣间躲一下,就当咱们没在一起。”

   她果断推开姜沛,自己跑进试衣间,关上门。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姜吟一进来就看到姜沛,又四下看看:“哥,舒舒呢?”

   姜沛去休息区的沙发上一坐,淡淡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 他抬眼,“你闺蜜不见了你问我?”

   姜吟被堵得一时无话。

   她不是想给他们俩制造点机会嘛,谁知道俩人根本没在一起。

   “我给舒舒打个电话吧。”姜吟说着掏出手机。

   姜沛看她一眼:“你怎么没买衣服?”

   姜吟想了想说:“我刚刚看上了两件,价格有点贵,这不是没考虑好,想问问舒舒的意见。”

   姜沛果断从钱包里抽了一张信用卡出来:“看上就买,问什么意见。”

   看着她给递出来的信用卡,姜吟眼神登时变得闪亮如星。

   “你真是我亲哥!”她笑得格外灿烂,无比虔诚地用双手接过来,“那我先去结了账再找舒舒吧。”

   说完拿着卡颠颠儿跑走了。

   看妹妹的身影跑远,姜沛起身过去敲了敲试衣间的门:“出来吧,走了。”

   杨舒慢吞吞把门打开,警惕环顾四周,确认姜吟真的不在,才松上一口气。

   对着镜子照了照身上那件粉色的针织衫,确实还行。

   她不太确定地问姜沛:“你真的觉得这个好看?可是我觉得黑色和白色也都不错。”

   “那就都买。”姜沛看她一眼,“你刚进去试衣服时,我已经结账了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杨舒把身上粉色的那套换下,穿回原来的衣服。

   从试衣间出来,工作人员已经把那三套针织衫打包好,姜沛手里拎着。

   杨舒总觉得这样不好,想了想还是开口:“你这么给我花钱太破费了。”

   她知道姜沛最近带领团队刚赢了个不小的商业破产案,律师费以千万计,网上到处都是新闻,姜沛也因此火了一把。

   姜沛作为业界翘楚,能力出众,能赚钱,也不差钱,但杨舒觉得再多也是他自己得的。

   他老这么给她买东西,她不习惯。

   姜沛耷拉着眼睑,抬手在她脸上捏了下:“你要是过意不去。”

   他俯首凑过去,压低声音道,“晚上我想尝试别的玩法,你记得配合一下,就当感谢我?”

第 32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