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8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8 章

   辛辛苦苦维持的面子, 被尹遂毫不留情地打破了。

   两人之间安静了两秒钟,姜沛没有反驳他, 继续喝酒。

   尹遂想了想, 给他出主意:“放不下就去追呗,依照姜律师的人脉,想找个人还能被难住?”

   “确实不难找。”姜沛抿了口酒, 抬眸看向尹遂, “她是我妹的大学同学,两人还是同事, 在一家摄影工作室上班。”

   尹遂平直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动了动:“那不更容易了。”

   姜沛垂下眼睑, 眸中掠过一丝复杂。

   良久, 他叹道:“如果有意, 就不会一声招呼不打地走, 既然走了, 追上去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 又倒了杯酒,姜沛嘴角牵起一抹轻嘲,“就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 玩的时候放肆地玩, 然后说走就走, 头一次遇见这么洒脱的人, 我都自愧不如。”

   他心里想不通, 看向尹遂,“你说我妹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人?”

   尹遂随意地抿了口酒, 没接腔。

   ——

   杨舒第二天是被楼下装修的刺耳嗡嗡声给吵醒的。

   她休假之前楼下就在装修, 没想到都这么久了, 居然还没结束。

   幸好她昨天睡得早,此时没什么困意, 索性起来洗漱。

   几天不回来,杨舒一到公司就被几个同事围上来,热情打招呼。

   “舒姐你可回来了,姜姐天天念叨你,还说你今天要是再不回,她就哭给你看。”

   杨舒朝姜吟的工位看了眼,空空的:“姜姜人呢,还没来?”

   “姜姐今天有拍摄,不一定会过来。不过要是知道你回来了,下班前肯定要往这儿赶。”

   另外一个同事疑惑:“舒姐,你和姜姐天天那么腻歪,你回来没告诉她吗?”

   “昨天回来直接睡了,还没来得及。”

   杨舒笑说着,把手拎着的袋子递过去,“这是给大家带的礼物,你们拿去分分。”

   “哇塞!谢谢舒姐!”

   杨舒踩着高跟鞋哒哒走进里间的办公室,把其中一份礼物拿去给工作室的主负责人江凌。

   这家凌韵摄影工作室,是由江凌、杨舒和姜吟三个合伙人组成的。

   杨舒和姜吟负责摄影,江凌作为老大以及公司法人,要顾及公司方方面面,经常忙得不见人影。

   杨舒进去时,江凌刚结束一通商务电话,瞧见杨舒,眼睛都亮了:“你回来的正是时候,接下来几天好多拍摄项目,姜吟一个人都忙不过来了。”

   她把几份文件递给杨舒:“这几个都是最近的活,你来接吧,工作室还在发展期,要加把劲儿。”

   杨舒接过来翻了翻,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   江凌看她一眼:“出去这一趟回来,精神头看着好多了,皮肤也水嫩嫩的,遇见什么开心事了?”

   杨舒挑眉:“我每天都有开心的事。”

   又拍拍脸颊,很是嘚瑟,“主要还是天生丽质,心情一好,人就更美了。”

   江凌被她逗乐:“你就臭美吧。对了,你不是说这次出去顺便找找摄影大赛的素材吗,模特有眉目了?”

   杨舒笑意微僵,片刻后啧啧摇头:“很遗憾,并没有哪个人入得了舒姐的眼。”

   江凌嗔她:“你再墨迹,误了比赛你可别哭。”

   杨舒努努嘴,很不以为意:“误就误吧,我这几年拿奖拿到手软,也该给下面的晚辈们一点机会了,不然显得我小气。”

   江凌:“你出去这一趟,自恋的毛病怎么不见收敛,反而还增长了不少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从凌姐办公室出来,杨舒拉开椅子坐在自己的工位上。

   助理小何给她泡了杯咖啡:“舒姐,我们今天要去拍摄吗?”

   杨舒翻开从凌姐那拿来的文件看了看:“下午有一个小广告。”

   说着把文件递给助理,“先看看客户的要求,提前做一下准备。”

   “好的。”

   打开电脑,杨舒捧着咖啡嘬一口。

   办公桌上还摆着的一份礼物,她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,给姜吟微信发过去:【忙完回来领礼物】

   姜吟:【!!!!】

   【你还知道回来呢?我以为外面有野男人勾你魂儿了!】

   杨舒:【……】

   两人聊了两句,杨舒放下手机,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。

   临近中午时,姜吟跑着回来了。

   看见杨舒乐得一把抱住:“可想死我了,知道你不在最近工作量有多大吗?”

   她指着自己的额头,“你看,这都是熬夜熬出来的,爆了这么大个痘!”

   杨舒看过去。

   她眉心的位置确实爆了一颗痘痘,因为用了遮瑕,在那张明艳漂亮的脸蛋上并不显眼。

   杨舒哄她:“再爆两颗你也是最美的。”

   说着见那痘痘长得位置还挺可爱,手痒地试着戳了一下。

   姜吟急得皱眉:“别乱动,一会儿把我遮瑕蹭掉怎么办?”

   杨舒笑着把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,拖着腔调道:“最近辛苦姜大摄影师了,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

   姜吟乐开了花:“还算你有点良心。”

   拆开看了看,里面是一对蝴蝶耳钉,做工精致,精巧漂亮。

   杨舒指了指自己耳朵上的:“跟我这个同款,我在一家欢乐谷门口买的,咱们俩一人一对。凌姐没打耳洞,给她带了丝巾。”

   “太好看了!”姜吟嘴角止不住地往上翘。

   她拉过椅子在旁边坐下,耳朵凑过去,“来来来,帮我戴上。”

   戴上耳钉,姜吟拿着镜子不住欣赏。

   时而看看自己的,时而看看杨舒的。

   她忽而发现了什么,盯着杨舒那张脸打量:“舒舒,南方的气候那么养人吗,你才待了没几天,气色看上去格外好,皮肤也好水润。”

   又摸摸自己的,“最近起风,我的脸都快干死了。”

   杨舒点点头:“那边确实比较湿润,快十月了温度还不低呢,穿一件雪纺衫就很舒服。我一回长莞,裹着外套还觉得冷。”

   姜吟拨开她的衣领,看着她侧颈感慨一句:“福祸相依,南方的蚊子也厉害,看你这里叮了好大一个包。”

   杨舒的身形有一瞬的僵硬,旋即抬手抚了下:“是吗,我没留意。怪不得一直觉得这地方有点痒。”

   装模作样地挠了两下,不动声色地用头发遮住。

   她一时有点懊恼,肯定是“钱二铭”留下的。

   今天怎么没好好照一下镜子,居然让姜吟看见了。

   姜吟压根没多想,热情地拉开自己办公桌前的抽屉:“刚好我这里有驱蚊止痒的药膏,前段时间刚买的,结果降温了,一直还没用过。”

   看一眼她被盯的位置,姜吟打开盖子准备帮她涂抹。

   杨舒哪里敢让她细看,连忙自己接过来。

   虽然知道这不是蚊子叮的,但被姜吟一直看着,她还是硬着头皮涂了点药。

   药膏冰冰凉凉的,还挺舒服。

   姜吟说:“这个止痒效果特别好,你抹完应该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 “其他地方还有吗?”她又凑了过来,大概想再帮忙检查一下。

   杨舒哪里敢让她看,吓得微微侧身躲避了一下,笑着说,“没有了,就这一处有点痒。”

   她看一眼时间,岔开话题,“到饭点了,一起去吃饭?”

   姜吟点头:“好啊。”

   —

   下午杨舒和姜吟都各自有拍摄,午饭匆匆见了一面就各忙各的。

   好多天没见面,原本两人约好了下班一起吃晚饭,但杨舒的工作进度出了点问题,可能要加班到很晚,只能改天再聚。

   姜吟拍摄结束的时间早一些。

   回到工作室修了一组照片,五点钟早早下班准备回去休息。

   幸好杨舒回来了,要不然她才没有这么早就下班的美事呢。

   前段时间天天熬夜,终于能补补觉了。

   优哉游哉从园区出来,她正准备打个出租,余光不经意一撇,觉得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SUV很是眼熟。

   定睛再看一眼车牌,她瞳孔蓦地亮起。

   她哥的车!

   姜吟屁颠儿屁颠儿跑过去,打开副驾的车门坐上去:“哥,你前段时间又出差了吗,连个面都没露过,跟人间蒸发了一样。”

   姜沛正出神,没料到她突然窜上来,拧了下眉:“谁让你上来的?”

   面对这个态度,姜吟就有些不满了:“你把车停在我们园区门口,不是来接我的吗?那我自觉坐上来有什么问题?”

   姜沛淡淡道:“路过。”

   “切。”姜吟才不信这套说辞,“路过怎么还停这儿了,你肯定是来接我的,别总口是心非。”

   她嘴角得意地疯狂往上翘。

   姜沛懒得理她。

   姜吟又伸出小手过去,满脸期待:“礼物呢?”

   姜沛睇她一眼,微微蹙眉:“什么礼物?”

   姜吟愣愣地看着她哥。

   男人望着她伸过来的手,似乎有些不明所以,甚至看过来的眼神像是在说她无理取闹。

   姜吟急了:“你出差那么多天,好不容易回来,难道没有给我带礼物的吗?没礼物你来接我干嘛?!”

   姜沛轻嗤一声:“我可没说是来接你的。”

   姜吟实在被他气到了,愤愤吐槽:“果然兄妹情就是纸糊的,一捅就破!还没我们家舒舒好。”

   她把戴着的蝴蝶耳钉凑过去给他瞧:“看见没有,你对我的用心程度,连我闺蜜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!”

   姜沛视线落在那对耳钉上,神色稍怔。

   他随意靠在椅背上,指节敲打着方向盘,吊儿郎当道:“你就当这耳钉是我送你的不就好了。”

   姜吟被她哥的话搞得直乐:“这就厚颜无耻了吧,分明是杨舒送我的,凭什么当成你送的?你俩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”

   姜沛神色淡下来,语气略显不耐:“你再聒噪就下车。”

   “……”没礼物就没礼物,怎么还凶人呢?

   姜吟乖乖闭上嘴巴,安全带系好。

   姜沛抬眸朝园区大门的方向看了眼,发动引擎,驱车离开。

   下班高峰期,路上堵车,兄妹俩回C大已经接近七点钟。

   天穹染上暗沉的黑,校园里暖橙色的路灯亮着,光线斜斜落在地上,湖水碧波澄明,有情侣抱着书本漫步嬉闹。

   姜沛的父母是C大金融系教授,常年住在这儿。

   车子开进家属院,停在单元楼下。

   姜沛没解安全带:“下车。”

   姜吟狐疑地看过来:“你都出差几天没回家了,如今车开到楼下却不上去,这我怎么跟爸妈交代?”

   “你别提我送你回来的,不就能交代了?”

   “可是,”姜吟晃晃手机,“我刚刚给妈发微信,说是你送我回来的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便在这时,单元门被人从里面推开。

   梁雯女士拎着垃圾出来,丢进旁边的垃圾桶,一眼瞧见姜沛的车。

  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上前敲姜沛的车窗:“你怎么不下车?怕家里装不下你?”

   姜沛没办法了,只能将车熄火,解开安全带下车。

   母子三人一起回家,一路上梁雯女士都在叨叨姜沛没有良心,居然到单元楼下还想开溜。

   进了家门,又跟沙发上看书的姜禀怀抱怨:“你儿子没有心,白生了,白养了!”

   姜禀怀头也没抬:“还不是你老催着他谈恋爱结婚,谁听多了想回来?”

   “他都快三十了,我催催他不应该吗?”

   姜沛刚走向客厅,听见这话回过头来纠正:“二十七。”

   “二十七到了,三十还远吗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为了摆脱梁雯女士的花式逼婚,姜沛在家里吃个晚饭就溜了。

   姜沛有一套复式公寓,坐落在市中心一处高档小区,距离律所十分钟车程。

   他常出差不在家,卫生有阿姨定期打扫。

   以前不觉得什么,今晚推门进来,莫名觉得这房子空空荡荡有些冷清。

   耳边又响起梁雯刚才的絮叨:“忙工作拼事业是没有问题的,但家庭也很重要。下班回到家,能有个人陪着你说说话,肯定是比一个人孤孤单单要好的。”

   平时最不喜欢他妈这套说辞,今天居然还听出感觉来了。

   姜沛烦躁地揉按几下眉骨,先去洗了个澡。

   睡觉前,他随意刷了刷朋友圈,看到杨舒最新的一条动态,半个小时前的。

   是一张人在马路边的自拍,嘟着嘴,路灯打在脸上,表情俏皮可爱。

   文字是:前几天休的假这么快就还回来了,社畜终于下班啦呜呜呜

   下面有姜吟的评论:脖子上被蚊子叮的包好了没?

   杨舒:好了

   姜沛看着这条评论不自觉拧了下眉。

   长莞最近变天,哪来的蚊子?

   他点开那张自拍照,盯着女孩脖子的方向。

   蓦地想起来什么,他嘴角几不可见地扯了下。

   隔着手机屏幕,他指腹无意识抚上女孩好看的眉眼,忆起那晚她被压在身下,红着眼抽泣的模样。

   一颦一笑都那般勾人。

   突然觉得燥热,他脖子微仰,将上衣领口往下扯了扯,解下几颗纽扣。

   却仍是无济于事。

   去冰箱里拿了瓶冰水,一口气喝下不少,才仿佛稍稍压住了下腹的蠢蠢欲动。

   姜沛觉得那晚之后,自己仿佛中蛊了。

   偏偏人家如今逍遥自在,估计早就把他抛诸脑后。

   若有下次,定要让她哭得比那晚还惨。

   不然不解气!

   一时也没什么睡意,他索性给助理打了通电话:“把接下来的几个案子,资料发我邮箱。”

   通话结束,他走向书房。

   忙起来,或许他也能忘了。

   ——

   自从休假回来,杨舒一直忙到了国庆假期。

   这天终于闲下来,她约姜吟出来逛街,一起买了不少秋装。

   中午两人在商场的顶楼吃火锅。

   热辣的毛肚火锅咕哝咕哝冒着泡,白色热气在上方蒸腾。

   杨舒没什么胃口,坐在那儿连连打哈欠。

   姜吟看她不太有精神气,问道:“你怎么了,最近没休息好?”

   杨舒又打了个哈欠,眼眶里含着泪,幽怨地叹了口气:“前几天工作早出晚归的,本来就缺觉,家里楼下又装修,没法休息,我都郁闷死了。”

   她今天早上原本想睡个懒觉,把前段日子缺的觉给补回来。

   不料一大早就被楼下的嗡嗡声吵得没法睡。

   家里实在是没法待,她这才拉着姜吟出来逛街的。

   姜吟问:“你家楼下还没装修结束呢?这都好久了吧。”

   杨舒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今天我出来时去楼下问了问,说是这两天就能好,可是再过两天,国庆假期都结束了,哪里还有休息时间?”

   说着,她指了指自己的脸,跟姜吟发牢骚,“我刚从鹤桥古镇回来的时候皮肤多好,你看现在才十几天过去,竟又有点憔悴了,黑眼圈都快出来了呢。”

   姜吟把涮好的羊肉夹给她:“赶紧吃肉,越是这个时候,越要给自己补充能量,不然就真憔悴了。”

   眼珠微动,她又给杨舒提建议:“要不然这几天你先住我家吧,我爸妈不是大学教授嘛,家就在C大的家属院,环境幽静,你住那儿应该能休息好。”

   杨舒吃了口涮羊肉,抬眸看过去:“你买的新房不是装修好了吗,还跟你爸妈一起住?”

   “装修完还没多久呢,味道是散了不少,但我妈说安全起见,还是再等等,别急着住进去。”

   说起这个,姜吟想到杨舒如今的住处还是租的,问,“你真不打算在长莞买房?”

   杨舒把涮好的牛肉用生菜叶子包起来,果断摇头:“我都没想好会在长莞定居,不折腾了。而且,我也没那么多闲钱。”

   姜吟有点诧异:“咱们俩收入差不多,你的钱都去哪了?”

   杨舒把卷好的生菜和牛肉送入口中,耸耸肩:“花了。”

   “也没见你平时开销比我大呀?”

   “好辣。”杨舒吸了几口凉气,捧着一旁的凉水喝了半杯,“这家火锅太够味儿了!”

   她显然不想聊这个话题,姜吟也就没再追问。

   话题扯回刚才那个:“楼下装修,你休息不好怎么行,就先住我家吧,我妈好客,看见你指定高兴。”

   杨舒有点犹豫:“这不好吧?”

   “有什么不好的,假期之后工作还有得忙呢,睡眠质量很重要。”

   见杨舒不吐口,姜吟又道,“咱俩谁跟谁啊,你还跟我客气?”

   “不是客气,如果是你自己的住处,我去暂住几天当然没问题,但跟你家人一起……”

   杨舒挠了下耳后,支吾道,“我上回不是冒充你哥女朋友吗,这事弄得还挺尴尬的,要是跟他见面我不就社死了?”

   杨舒不提,姜吟都快把这事给忘了。

   没想到杨舒还惦记着,她忍不住笑道:“这有什么,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。”

   “而且,我哥在外面也有房子,他怕我妈催婚,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都是常事,还经常动不动出差,你见到他的机会几乎为零。”

   说话的功夫,杨舒又打了几个哈欠。

   琢磨着姜吟的话,她觉得如果见不到姜沛,在姜吟家暂住两天其实也还行。

   “那我明天看看,如果楼下还是吵,就去你家玩两天。”

   “你都困成这样了还等明天?明天早上装修声音再把你吵醒,你不难受?”

   姜吟把煮好的丸子捞出来,分给她一半,“我爸妈这两天去安芩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了,要明天才回来,现在就我一个人。吃完这顿饭,我就带你去我家,你好好补个觉。”

   杨舒灿然一笑:“行吧,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。”

   饭后杨舒先去自己住处拿了换洗的衣物,这才跟姜吟去往她家。

   第一次去,总要带点东西,她想去礼品店里为姜家父母精心挑选礼物,结果被姜吟拦下来,不让她破费。

   杨舒没办法,最后只买了点水果。

   进单元楼,乘电梯时杨舒还抱怨:“我第一次来你家,还是借住,就带点水果还是太不礼貌了,我刚才就不应该听你的。”

   姜吟叹气:“可算了吧,我爸妈教书这么多年,有不少得意门生,有的毕了业还联系着,隔三差五过来探望,家里礼物多得都不知道如何处置。前几天我妈还絮叨,说以后哪个再带礼物过来,直接赶出去,不让进家。”

   说话间电梯门打开,姜吟指着东面那户:“这个就是我家。”

   从包包里找到钥匙,姜吟扭开大门。

   进去后她招呼杨舒:“你别拘谨,家里没人,随意一点就行。”

   说着正要给杨舒拿拖鞋,她垂眸看见鞋架上摆着一双男士皮鞋。

   “咦,我哥回来了。”姜吟探头往里面看,“哥?”

   姜吟说让她别拘谨,杨舒刚试着放松一下,陡然听见这话,心里一咯噔,神经都跟着紧绷了。

   不是说遇见她哥的概率,几乎为零吗?

   看着姜吟递过来的拖鞋,杨舒没接,小声道:“我,我还是回自己家住吧。”

   她说着就想跑。

   姜吟赶紧拉住她:“别呀,我今天出门的时候他还没在呢,估计回来拿什么东西,一会儿就走了,他这几年都没怎么在家住过。”

   都到这儿了,此时开溜确实也不太合适。

   反正不就说过是他女朋友吗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上次微信上也道过谦了。

   杨舒自我安慰着,把拖鞋换上。

   里面卧室的门“咔哒”一声被人打开,紧接着有脚步声,像是朝这边来的。

   杨舒深吸一口气,待那人走近,她挤出一张纯净无害的笑脸,准备打招呼。

   很快,一个男人出现在视野中,身姿颀长,脸廓利落分明,整个人透着矜贵与冷冽。

   他天生带着几分桀骜,左侧眼尾处那颗不易察觉的小痣,冷淡又勾人。

   望着那张脸,杨舒心里酝酿好的话卡了壳,小嘴还微微张开着。

   笑意僵滞在脸上,一点点消失,最后变成了——惊恐!

第 18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