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71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71 章

   入了夏, 外面的空气每天像个大蒸笼,热得人喘不过气。

   由于室外温度太高, 杨舒最近很少出门, 平时工作人员会把一些要修的图发来给她。

   她养胎之余,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   宝宝已经四个多月了,肚子有明显的隆起。

   她一个人在家姜沛不放心, 白天做饭的阿姨在边上陪着。

   方姨是姜沛专门请来给杨舒做饭的阿姨, 她之前照顾过不少孕期的妇人,在这方面很有经验。

   她平时话不多, 但勤快又体贴, 杨舒本身就是好相处的, 几个月下来两人便熟络起来。

   这天傍晚, 杨舒在书房里忙工作, 方姨敲门进来, 给她端了些水果:“太太,你在电脑前坐了快两个小时了,歇会儿吧, 吃点东西。”

   杨舒捻了颗葡萄:“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吃葡萄, 生下来的宝宝眼睛大,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 方姨笑:“葡萄哪有那么大的作用, 主要还是看遗传的。不过你和先生眼睛都大, 将来生下来的宝宝,肯定也是漂漂亮亮的大眼睛。”

   “对了。”方姨问, “今天先生是不是就出差回来了, 晚上做饭的时候我多做点。”

   杨舒点头:“应该是今天。”

   自从杨舒怀孕, 姜沛很少出差,但有时候还是不可避免要到处跑。

   前几天, 他出差去了H市,说是今天回来。

   方姨看时间也不早了,便道:“那太太休息一会儿,我去准备晚饭的食材。”

   方姨出去后,杨舒又吃了点水果,捞起手机打算问姜沛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 下面似乎隐约传来方姨的声音:“先生回来了。”

   杨舒眸中闪过一抹喜色,起身朝外面走。

   扶着栏杆从楼梯上下来,看到姜沛在门口换了拖鞋。

   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,身材挺拔高大,抬眉看过来时,眼中淬着一丝笑意,吊儿郎当道:“看来家里有人盼着我回来呢。”

   杨舒淡定走过来,指指自己的肚子:“那大概是宝宝,反正不是我。”

   “是吗?”姜沛笑着单手揽过她的腰,在她肚子上摸了把,“我还以为,是宝宝的妈妈想我。”

   杨舒脸颊红了些,看到他额头有汗,抬手帮他擦了下,这才注意到他穿着西装外套。

   杨舒道:“大夏天你穿那么厚干嘛,赶紧脱掉吧。”

   她说着要帮他脱外套,姜沛握住她的手,压低声音道:“干嘛呢,我刚回来就迫不及待动手动脚?”

   方姨还在厨房呢,也不怕被听见,杨舒无语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 姜沛笑说:“是有点热,自己在客厅待会儿,我先去楼上洗个澡,晚点咱们再亲热。”

   顿了顿,他补充,“当然,你想跟我一起上去洗也行。”

   他刚回来就极其不正经,杨舒无语地推他:“你赶紧去,身上全是汗!”

   姜沛去了楼上,杨舒独自去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本育儿书翻阅。

   第一次做父母,她和姜沛也没经验,都挺紧张的,关于育儿和孕妇方面的书籍买回来不少。

   杨舒工作时间不长,闲下来的时候会随便看看。

   她正翻阅着,想起刚才的情景,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   姜沛今天怪怪的。

   今天外面三十二度,他回来居然还穿着西装外套。

   如果是因为车里开了空调温度低,可他身上明明出着汗,那就很不正常了。

   琢磨着,杨舒放下书往楼上卧室里去。

   轻轻推开门进去,屋里没人。

   杨舒望向浴室的方向,缓慢走过去,握着门把手把门打开。

   里面姜沛刚把外套脱下来,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,他右手的手臂上缠着绷带,好像是受伤了。

   姜沛听见开门声回头,看到她眼皮一跳,右臂自然往后面藏,冷峻的脸上神色坦然,语调懒懒的:“怎么进来了?”

   杨舒忙上前抓住他那条手臂,脸上写满了担忧:“这里怎么了?”

   姜沛叹了口气:“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被告方狗急跳墙想毁掉证据,我一不留神被划了一道,小伤,那些人早被警察带走了。”

   杨舒看着他的手臂有点着急:“怎么还会遇到这种事呢,去医院没有啊,其他地方还有没有伤到?”

   她说着就掀开他的衣服检查别处。

   姜沛笑着揽过她:“没有了,真的就是划了道小口子。”

   杨舒看到洗手台上放着医药箱,准备好的药和绷带在边上放着,不太放心地问:“自己上药行不行啊,不然还是去医院吧。”

   “真不严重,已经问过医生了,就是皮肉伤。”姜沛无奈轻笑了声,倚着柜子,手臂伸过去,“不信你看看,顺便帮我换点药,重新包扎一下。”

   杨舒帮他把手臂上缠着的绷带解下来,手臂上一条明显被利器伤到的划痕。

   伤口先前已经处理过,止了血,但看起来还是有点触目惊心。

   杨舒小心翼翼帮他清理一下周边,重新上了药,再用绷带包扎起来。

   她全程低着头不吭声,明显很不高兴:“出差的时候还好好的呢,回来就成这样了,你们这个工作是不是不太安全啊。”

   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吓人,律师跟其他工作是一样的,这都是极少数才会遇到的情况,也是我一时大意,你怎么因为这个就怀疑我工作的安全问题了?你们摄影的时候,不是也会跟模特、品牌方起纠纷?”

   姜沛说着,又安抚地握住她的手,“我以后会谨慎一些,不再出这样的意外了,跟你保证。”

   杨舒把手抽回来:“伤口不能碰水的,你洗澡的时候要小心点。淋浴下面容易溅水在手臂上,不然你还是泡澡吧,我去帮你放点热水。”

   她径直走去浴缸那边,帮他调好热水放满。

   一转头,姜沛在后面站着,目光灼灼望着她,衣服还穿着。

   猜测他可能是手臂受伤,不太方便,杨舒上前帮忙。

   姜沛难得被她这么照顾,有些受宠若惊,弯腰低头配合她把上面的T恤脱掉。

   剩下面的裤子,杨舒突然不动了:“你自己单手应该是可以的。”

   姜沛牵着她的手,落在皮带扣上:“哪有帮忙帮一半的,善始善终知不知道?”

   杨舒只能硬着头皮帮他。

   “好了,你快去洗。”她假装没有看到他身体上的反应,转身准备出去,却被姜沛从后面抱住,“我还受着伤呢,不帮我洗?”

   她挣扎了一下,轻轻推他:“我是孕妇,照顾你不合适吧?”

   “或者你跟我一起洗,我照顾你也行。”他吮吻她的耳垂,“老婆,我想你了。”

   他声音低哑,抱着她时身上温度很高,是杨舒太过熟悉的一种状态。

   杨舒脸颊不觉有些热,抿了下唇,提醒他:“宝宝能听见的,你别乱说话。”

   “咱们俩感情好,说明这是一个充满□□。如果宝宝真能听见,那么此刻应该感到无比骄傲和幸福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杨舒不想跟他鬼扯:“你赶紧先去洗澡,我去看看方姨今晚做什么饭。”

   从浴室里出来,杨舒拍了拍发烫的脸颊,下楼去客厅。

   进厨房跟方姨聊了两句,她继续去沙发上坐着看书。

   不多时,姜沛从楼上下来,穿着黑色T恤,身材瘦高,眉眼清隽,头发上沾着水汽,干净清爽许多。

   他朝这边走过来,看着杨舒时嘴角一勾,带着惯有的痞。

   杨舒抬眸:“你怎么洗头了,手臂上的伤没事吧?”

   “没事。”姜沛在她旁边坐下,顺势将人抱在怀里。

   杨舒检查了一下他手臂上的绷带,确定没沾水才松了口气:“最近还是要小心一些的,不能大意。”

   姜沛应了声,掌心落在她腹部:“最近在家还好吗,宝宝有没有折腾你?”

   杨舒笑着摇头:“很乖的,我最近偶尔能感受到胎动呢,很奇怪,不是一般二十周才会有胎动吗,我这才十八周。”

   方姨做好晚饭从厨房出来,听到这话笑着接:“都是因人而异的,太太比较瘦,胎动感知的早一些也正常。”

   杨舒不好意思地从姜沛怀里起来。

   方姨早习惯了这画面,见怪不怪,跟姜沛和杨舒说晚饭已经做好,自己该下班了。

   她收拾东西离开,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他们夫妻两个。

   自从怀了身孕,杨舒的作息很规律,晚饭后和姜沛在客厅稍微坐了坐,便回房休息。

   这几天他出差在外,两人许久没见,躺下后杨舒依赖地钻进他怀里,渐渐地,她感觉身边男人的呼吸有些沉。

   杨舒不免又想起刚刚浴室里的画面,还未回神,姜沛突然压过来,封上她的唇。

   杨舒嘤咛一声,勾住他的脖子,回应他的热情。

   好一会儿,姜沛放开她,漆黑双瞳一望无际地深沉。

   他喉结动了动,又惩罚般在她唇上轻咬一口,哑声道:“不早了,睡吧。”

   医生说过了三个月,胎儿稳定就能有夫妻生活,只要小心一些就没问题。

   这件事,姜沛曾经反复找医生确认过。

   不过如今都四个多月了,姜沛没有向杨舒提过这方面的要求。

   杨舒偶尔半夜醒来,迷迷糊糊会听到浴室有水流声。

   他就是嘴上逞能,行为上比她还要谨慎几分。

   杨舒明显感觉他好像在克制,犹豫了一下,她咬咬下唇,在他怀中小声道:“其实,我可以帮你的。”

   顿了少顷,她又道,“你要是怕伤到我,别的法子也行。”

   姜沛垂眸看她一眼,杨舒也恰好掀起眼睫。

   两人视线相撞,她羞赧地避开,把脸重新埋进他怀里。

   姜沛慵懒地笑了声,唇凑在她耳畔,低沉着嗓音道:“急什么,会有你还回来的时候。”

第 71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