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62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62 章

   袁永安吓得赶紧澄清:“姜par, 那天就是个误会,我, 我当时不知道那个……”

   姜沛懒得跟他计较, 挥挥手:“行了,完成你的任务去吧。”

   袁永安如蒙大赦,连连应着, 迅速从办公室里退出去。

   秦畅整个人还有些回不过神, 仗着跟姜沛交情还行,他压不住八卦的心思问一句:“姜par, 这小子追过杨摄影师呢?”

   姜沛淡淡嗯了声, 端起桌上的水杯小抿一口, 神色如常:“我女朋友那么优秀, 被人喜欢也不奇怪。”

   突然不秀恩爱, 秀起女朋友来, 秦畅还挺不习惯的:“那您刚刚交待袁永安的任务,不会是……”

   吃醋俩字秦畅不敢说,但给的暗示很到位了。

   姜沛睇他一眼:“我对他没有任何看法, 作为一名合格的律师, 我刚刚说的那些不是他应该摸清楚的?”

   “是是, 确实应该!”秦畅很识趣地附和。

   不过听姜par这语气, 说一点没吃醋, 他也不太信。

   如果真大度,他刚才就不特意点出来吓唬人家了。

   姜沛觑他一眼, 屈指敲敲桌, 示意桌上的钻戒:“喂, 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?”

   秦畅想了想,有点为难:“我一个单身狗也不敢乱给你出点子, 这你得问问钱par和傅par,没准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。”

   姜沛沉吟片刻,问:“老钱在吗?”

   秦畅点头:“钱par在呢,好像今天只有傅par比较忙。”

   姜沛琢磨着,起身去找钱一铭商量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上午有拍摄,中场休息期间,她拿起手机,看到江彻给她发了微信,说人已经在长莞了,晚上回君悦芳庭。

   杨舒回消息给他:【我今天拍摄结束也回那边】

   言礼:【不回你男朋友那了?】

   他用的是“你男朋友”而不是姜沛的名字,摆明了是在调侃她。

   之前兄妹刚相认那几天,他们俩之间由于生疏,说话还相对比较客气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江彻就开始打趣她。

   血缘果然是神奇的东西,两个人即便分开再久,总能很快重新建立一种亲密的联系。

   恍惚间,她好像又找回了儿时和哥哥打闹,互相欺负对方,母亲气急败坏又没办法的样子。

   和哥哥聊天,她总是能感受到那份久违的温情。

   杨舒回复:【你这种单身狗,说话就是酸气】

   眼珠微动,她继续敲字:【我听凌姐说,你有个未婚妻?】

   言礼:【她倒是什么都跟你说】

   杨舒:【看来是真的】

   【那你怎么到现在还没结婚?】

   【也老大不小了,还不想着成家立业,再过几年成了老男人,看谁还要你。】

   言礼:【你是觉得我挡你道了?】

   杨舒脸一热:【我明明关心你,你还度君子之腹】

   【懒得理你,我去忙工作了。】

   一辆宾利自机场驶出,朝着君悦芳庭的方向而去。

   江彻散漫坐在后座,看着聊天界面,无声地笑笑,回她:【嗯,去吧。】

   ――

   杨舒的拍摄一直忙到下午六点才结束。

   白昼越来越短,她拿着相机从影棚里出来,外面的天色已经黯淡,最后一抹绚烂的晚霞,湮灭在高楼大厦中。

   街上昏黄的路灯亮着,虚幻浮华。

   车水马龙间,红色尾灯闪烁迷人眼。

   姜沛先前说如果他下班早,过来接她。

   杨舒下午给他发了摄影地的位置,以及大概的下班时间,然而此时没看到他的人。

   深秋的夜晚格外寒凉,杨舒裹紧身上的大衣,站在路边给他打电话。

   响了好几声,那边才接听:“下班了?”

   “嗯,你是不是在忙?”

   “下午临时开了个会,我现在过去接你。”

   杨舒算了下律所到这边的大概时间,如果现在姜沛才从律所出发,她大概率要在街头站上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。

   如果塞车严重,时间会更久。

   “算了,我还是打车吧。”杨舒理智地拒绝,朝路边看了眼,“我看出租车挺多的,你忙到现在也休息一下。”

   姜沛顿了顿:“真回你哥那边?”

   “当然是真的,上午不都跟你说过了吗。”杨舒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哥难得来一次,而且他也不会在长莞待多久,你不至于这么黏人吧?”

   “就是这么黏人,你今天才知道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道:“行吧,就准许你去那边住几天,外面冷,不跟你聊了,自己赶紧打车回去,到家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 “嗯,好。”

   杨舒挂了电话,拦下一辆出租车,坐上去报了君悦芳庭的位置。

   车厢里暖烘烘的,将入骨的凉气隔绝在外。

   杨舒正准备在车上打一局游戏,江凌忽然打电话过来,她点了接听,将手机贴在耳边:“凌姐,怎么了?”

   江凌问她:“你那边忙完了吗?”

   “刚结束,我正准备回家呢。”

   “先别回。”江凌道,“北海公园那边,姜吟今晚有个夜景拍摄,出了点状况,你过去看一下。”

   姜吟眼皮一跳:“什么状况?”

   “具体的她电话里也跟我说不清楚,你到现场去看一下,看能不能帮忙解决。”

   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切断通话后,杨舒跟前面的司机道,“师傅,麻烦改道去北海公园。”

   ―

   出租车停在北海公园门口,杨舒着急忙慌下了车,往里面进。

   今晚的北海公园有些不一样,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一条路两边路灯亮着光,树上盘着星星灯,粉蓝色光晕闪烁着,打在地面投出爱心和星星的图案。

   很美的搭建,像突然置身于某个梦幻的灯光世界里。

   北海公园杨舒不陌生,以前拍摄也常在这边取景,确实头一次看到这么美的路。

   路的尽头是沙滩和大海。

   杨舒猜测这条特别的路,可能是姜吟今晚拍摄需要,于是顺着这条路往前走。

   海边灯火辉煌处,停了一艘豪华游艇,旁边沙滩上用蜡烛摆了几个爱心。

   可疑的是,周围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 杨舒不确定是不是这里,给姜吟打了个电话,姜吟接听后道:“舒舒,你到游艇上来。”

   随后不等杨舒再问,她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 杨舒看着周围的环境,又回头看那条粉蓝色灯光闪烁的路,她脑海中猛地冒出什么猜想,又不太确信。

   望着前方的游艇,她深吸一口气,缓步往前。

   人登上游艇,杨舒发现还是没人。

   她正困惑,游艇忽而开了,朝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深处。

   前方漆黑一片,不知要开往哪里。

   杨舒慌了一下,手机上收到一条微信,是姜沛发来的:【来第三层的观景台,我在这儿】

   姜沛此时的消息,印证了杨舒先前的猜想。

   她心跳不觉快了些,握着手机的指节收了收,顺着楼梯往上面走。

   楼梯上铺着红色地毯,上面散落着玫瑰花瓣。

   杨舒压抑着内心的紧张和雀跃,一步步登上第三层的观景台。

   观景台上开阔明朗,被数不清的气球和鲜花装点,旖旎的灯光氤氲着一抹暖色,泛着荧光的粉色丝带随风漫舞。

   浪漫又温馨。

   姜沛西装革履站在中央,手里捧着纯白色的玫瑰捧花,旁边有个半人高的大蛋糕。

   灯光映着他凌厉深刻的脸颊,他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此刻正专注看着她,目光灼灼,又满含深情。

   杨舒朝他走过去,看着周围的布置,小声道:“你干嘛呀,我白天不是说我会考虑的吗。”

   今天早上,他说跟她结婚时杨舒就已经很高兴了,没想到他现在还这么郑重跟她求婚。

   北海公园那条浪漫的灯光路,如此豪华的游艇,还有这些布置,应该要花很久的功夫。

   “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。”杨舒话音刚落,周围蓦地有音乐响起。

   她闻声抬眸,发现游艇不知何时开离岸边很远了。

   原本一片漆黑的周围,随着音乐响起,灯光同时点亮,一艘艘发着光的漂亮小船,将这艘游艇团团围住,悦耳舒缓的音乐便是从船只的方向飘过来的。

   船只很多,在水面组成漂亮的队形,夜幕下宛如一场美妙华丽的海上灯光盛宴。

   高高举起的彩色灯牌上写着几个大字:杨舒,嫁给我!

   杨舒愣神地看着,眼眶不知何时晕染出热意。

   姜沛走过来,抬手帮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:“求婚当然要郑重一点,女孩子哪个不希望有一场难忘的求婚?你跟我在一起,不能受委屈。虽然准备的仓促,做的不一定有多好,但是我想让你知道,我很在乎你。”

   他握着手里的捧花,掌心出了薄汗:“我这嘴也说不出什么太肉麻的话,我只是想告诉你,那年雪天,在P大门口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对你有莫名的保护欲。或许那时青涩,我还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感情,但现在我清楚的明白自己。舒舒,我想守护你,和你拥有一个属于我们二人的小家。”

   他绅士地朝她单膝跪地,送上手里的捧花,与此同时,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钻戒。

   是一枚切割漂亮的蓝钻,灯光下泛着璀璨的星芒。

   他微抬下颌,漆黑的眼眸此刻只有她的身影,再看不到其他:“嫁给我,好吗?”

   杨舒睫毛簌簌颤了两下,微垂的眼睑敛去眸中的一点湿潮。

   指尖微颤,她缓缓伸手接下那捧花,嘴角牵起一抹浅淡温柔的笑:“好。”

   她把手伸过去,看姜沛执起她的手,将那枚蓝钻的戒指缓缓套在她的指上。

   与此同时,身后传来一片热烈的掌声与欢呼,伴随着大家异口同声的呼唤:“结婚!结婚!结婚!”

   杨舒吓得回头看,望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。

   江凌、姜吟、钱一铭、傅文琛、秦畅……

   他们不知从哪里涌出来,正笑望着他们俩,眼底是满满的祝福。

   杨舒不好意思地连忙先把姜沛拉了起来,姜沛顺势握住她的手,指腹扫过她指尖的钻戒,眉眼清隽,眸底噙着抹笑:“早上说考虑一下,如今可是答应了,不许反悔。”

   杨舒垂下眼眸,胡乱嗯了一声。

   那边钱一铭道:“这场求婚,我们大家可都是出了力的,回头姜par记得请吃饭。”

   童童被傅文琛抱在怀里,朝这边招手,奶声奶气道:“要亲嘴的哦!”

   他声音稚嫩,嗓门却大,引得周围人跟着起哄:“亲一个,亲一个!”

   杨舒脸颊蹭地红了起来,有些抗拒。

   姜沛似笑非笑看着她,压低声音问:“大家为了帮我策划这场求婚,出心出力,不满足一下他们的要求,是不是说不过去?”

   杨舒咬咬唇,倏然间忆起什么,她掀起眼睫:“你好像还欠我点什么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杨舒说:“当初合约恋爱的时候,咱们说好了,谁先动心谁是狗,输的人学狗叫,你刚刚明明白白说了,就是你先喜欢我的,可是你好像从来没接受过惩罚。”

   姜沛噎了一下,扫一眼那边的人,他道:“在这儿不好吧,回家再惩罚?”

   “那我们回家再亲。”他接受不了学狗叫,杨舒也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接吻。

   他们俩声音小,那边不明状况的人还在催促:“怎么还没亲,赶紧的,我们还等着呢。”

   姜沛没法子了,主动捧起她精致的脸颊,俯首凑过去,在她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
   身后欢呼的声音更加热闹,伴随着童童不满的抱怨:“爸爸你干嘛捂我眼睛,我也要看!你快把手拿开!!”

   傅文琛道:“小孩子不能看。”

   童童:“……”

   这个吻没有停留太久,一触即离。

   杨舒羞的不敢回头看那群人,不满地冲姜沛抱怨:“你都没接受惩罚呢,怎么耍赖啊!”

   “谁耍赖了,不就学狗叫吗?”

   姜沛酝酿两秒,俯首凑在她耳畔,别别扭扭叫了一声,“汪~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第 62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