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0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0 章

   姜沛被杨舒一番辩解气得胃疼。

   不知道她是怎么理直气壮说出这样一番话的。

   是她那天晚上哭得不够惨?

   姜沛揉了揉突突跳的眉骨, 压下火气,不跟她计较这事。

   其实仔细一想, 她说没见过别人的, 这也挺好的。

   见别人的干嘛,以后也不用见。

   这么想着,姜沛心情又莫名好了起来, 唇角不觉向上翘了翘。

   杨舒压根没管姜沛此时的心理活动, 此时依旧拿盒子研究着,还用手机百度了一下相关科普。

   看完之后, 她收了手机:“我看尺寸差别也没有很大, 而且是有弹性的, 没准儿真的能用。”

   “要不然你试试吧?”说着把盒子塞他手里, 让他试。

   杨舒这话让姜沛一双眼眸眯了起来:“试试?”

   “对啊, 不试试怎么知道一定小?”

   “怎么试?”姜沛掀起眼皮看她, “在这儿,你帮我试试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这种事让她帮忙,不太合适吧?

   姜沛把那盒东西重新丢回抽屉, 痞帅的脸上带了几分桀骜:“不用试, 肯定小, 要是都能用, 那还分出那么多规格干嘛?”

   他这么一说, 杨舒觉得是有点道理。

   她指指里面那一堆:“那现在这些怎么处理?”

   想了想,她道, “我去找客服, 说我男朋友说买小了, 退回去换个大号?”

   杨舒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,从头到脚连头发丝都在抗拒。

   她买的时候就没跟客服对话, 更说不了这些话题,实在太难为情了。

   “要不看看这些玩意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吧。”杨舒再次拿起手机百度。

   见她搜了半晌,姜沛饶有兴味地等待着,最后问:“查出什么了?”

   杨舒缓缓抬起头:“上面说,可以给孩子做弹弓,或者当气球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他们俩,好像也不会有孩子。

   气氛凝滞了两秒钟,杨舒摸摸鼻子:“其实也没多少钱,还,还是扔掉吧。”

   她把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,果断丢进垃圾桶。

   看着不太顺眼,又弯腰给垃圾袋打了个结。

   她垂着脑袋揪了下耳朵,不太自在地轻抿薄唇,一时不知道如何收场才好。

   彼此沉默少顷,杨舒道:“既然这些不能用,那今晚上……”

   “急什么?”

   男人痞笑了声,手臂揽过她的腰肢,随着力道收紧,女孩柔软的身躯紧紧贴着他的。

   鼻息间萦绕着淡淡的甜香,是她发间的味道,吸纳入肺腑时如片片羽毛拂落,一点点漫进心湖,又自然漾开圈圈涟漪。

   姜沛突然发现,这种克制的感觉也挺让人迷恋。

   就这么跟她待在一处,什么也不干,都会令他心情愉悦。

   对上女孩明亮中带着点慌乱的眼神,他俯首在她耳边低喃:“那种事,我不着急,难不成你急了?”

  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际,杨舒耳尖一红,当即反驳:“你放屁!”

   姜沛敛眉,惩罚般在她腰间捏了一把:“怎么说话呢?小姑娘家,说话文雅一点。”

   杨舒白眼一翻,哼哼鼻子没接腔。

   她以为是他想来着,如今怎么成她急了?

   她只是觉得,他们俩在一起本来就是为了互相寻找一份慰藉,除了那个,也并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。

   女孩眼睫轻颤几下,再看向姜沛时眸底沉静无波:“我也不着急。”

   姜沛扫了眼腕表:“不早了,今晚上早点休息?”

   看样子他是准备走,杨舒心里乐极了。

   两个人无事可做,本来就不想跟他待着,浑身不自在,如今走了才好。

   礼节性把人送出大门。

   “路上小心,晚安。”

   不等他进电梯,杨舒已经把门关上,不夹杂半分依恋。

   姜沛站在廊下,盯着那扇跟主人一样无情无心的门。

   两秒后,门倏然打开。

   杨舒笑脸盈盈,把打包好的垃圾袋递过来:“刚刚丢的那盒东西,你下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扔一下。”

   姜沛刚接过,她又要关门。

   男人眉头一皱,将人扯出来,不由分说堵在墙上。

   他动作太快,杨舒没反应过来,吓得惊呼了一声:“你干嘛?”

   杨舒后背贴着大理石墙面,他整个人顺势笼过来。

   廊下灯光亮着,他挺拔的身影投在她精致的脸颊。

   男人逆着光,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:“你说呢?”

   他那张冷峻的脸贴她很近,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,亲昵又暧昧。

   “滴”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。

   杨舒推推他,提醒:“电梯到了。”

   他深邃的瞳望着她:“那,晚安。”

   男人声音温醇,语落间忽而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   杨舒还未回神,他人已经阔步进了电梯。

   门缓缓关上。

   盯着电梯向下跳动的数字,杨舒迟钝地反应两秒,缓缓抬手抚上脸颊被他亲过的位置。

   又想起刚刚那一触即离的微妙触感来。

   温热的,有点烫。

   还,有点软。

   ――

   次日,杨舒起来随便吃了点东西,化上美美的妆。

   想到昨天姜沛送她的那款包包,犹豫了一下,她拿出来。

   江凌家为了童童上学方便,住在市中心一处寸土寸金的小区。

   杨舒把那些要送给童童的玩具放进车内,驱车往那边去。

   她常来,小区安保人员认得她,到门口直接放了行。

   车停在楼下的临时停车位。

   刚下车,一个小萝卜头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,奶声奶气道:“舒姨,你怎么现在才来,我都想你了。”

   杨舒失笑,摸摸她脑袋:“你是想我了还是想玩具?”

   “都想!”

   杨舒去后备箱给他拿玩具,顺便问他:“你怎么自己下来了?”

   “不是我自己,还有吟姨。”童童说着往后面指了指。

   杨舒侧目看过去,姜吟正站在树下打电话,看到她笑着挥挥手。

   童童说:“妈妈今天要做好吃的,让吟姨一起过来吃。”

   那边姜吟收了手机,看杨舒拎着两大袋子玩具,过来帮她接一部分:“买这么多,你发财了?”

   杨舒没好意思说这些全是姜沛花的钱,也不好解释,随口含糊过去。

   姜吟也没多在意,倏而看到她挎着的包包,眼前一亮:“你什么时候买了这款包?还是我最想要的酒红色!”

   杨舒没料到在这儿遇上姜吟,迟钝两秒,笑着道:“刚买的。”

   拉着童童去电梯,姜吟跟杨舒吐槽:“长莞售空了,我哥之前在H市出差,我让他顺便买回来给我,结果他给我带了个黑色的,说酒红色那款没有了。”

   说到这儿,姜吟好奇地看过去:“你这是在哪买的?我哥说这个颜色很难买。”

   “就,”杨舒头皮一阵发麻,目光看向别处,“我大学室友赵婧,她从那边寄给我的。”

   “你怎么支支吾吾的?”姜吟打量她片刻,“跟背着我养狗了似的。”

   “我没有!”杨舒下意识反驳,“你别瞎说。”

   童童扯了下杨舒的衣角:“舒姨,你背着吟姨养狗怎么了,不能养吗?”

   杨舒还没接腔,姜吟笑了:“能养啊,你舒姨当然能养,最好养个颜值高点的。”

   童童想了想:“那舒姨养只德牧吧,我同学家有一只,巨帅!”

   他停顿两秒,又补充,“就是听说放屁有点臭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进屋里,江凌在厨房做饭,杨舒进去打了声招呼,聊两句。

   姜吟把沙发上自己的包包拿过来给杨舒看:“我这个是黑色的。”

   两个包放一起比对着看了看,姜吟说,“好像确实你这个更好看,那个赵婧怎么帮你买到这个颜色的,我哥也太不靠谱了。”

   杨舒看着这两个包,当时姜沛说是随便买的。

   她一时也不明白,他为什么在明知道姜吟喜欢酒红色的情况下,还把这个给了她。

   杨舒道:“都是新的,你喜欢不然咱们换换?”

   姜吟忙摇头:“算了,我看你今天拎这款跟你衣服还挺搭,这包也很适合你,我就不夺人所爱了。”

   她又指指自己那个黑色,“这个黑色其实也好看,反正我哥买的,我又不花钱。”

   童童在摆弄杨舒带来的那些玩具,喊姜吟和杨舒过去一起。

   杨舒去客厅沙发上坐下,心里藏着疑惑,她犹豫片刻,捞起手机给姜沛发了条微信:【我今天遇见姜姜了,你为什么把酒红色的给了我,然后说这款颜色被人买走了?】

   那边隔了会儿才回复:【领带是酒红色】

   杨舒看着那条信息,一时无语。

   所以他这个操作,只是为了凑一个情侣色吗?

   好幼稚。

   童童喊她过去一起玩,杨舒收了手机,笑着起身过去。

   ――

   姜沛今天加班,人在律所的办公室里。

   消息发送后那边没动静了,他时不时看一眼手机。

   思索着,又发一条:【你不喜欢那个颜色?】

   等了一会儿,没有回复。

   秦畅拿着整理好的资料进来,就看见他家老大时不时盯着手机聊天界面出神。

   他笑着把资料放桌上:“姜Par,等女朋友微信呢?”

   “怎么会?”姜沛手机息屏,放一旁,“平时都是她粘我的。”

   秦畅:“哦。”

   姜沛看他一眼:“你这什么态度,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   秦畅:“我相信啊。”

   姜沛拉开抽屉,取出一个盒子打开,里面是那条酒红色的提花领带:“对了,明天开庭,你觉得这条领带,搭什么颜色的西装好看?”

   秦畅被问得怔了下。

   一般情况下,西装比领带贵太多,都是根据西装搭领带,没有看着领带配西装的。

   大概是瞧出了秦畅的疑问,姜沛道:“女朋友买的,我不戴上怕她不高兴。”

   莫名其妙被塞了狗粮,秦畅午饭还没吃,肚子就饱了:“灰色吧,搭灰色西装显得稳重。”

   姜沛沉吟片刻,点点头:“有点道理,回头下了班我去买件新的,以后就跟这个搭。毕竟是女朋友的心意,搭旧衣服不合适。”

   秦畅:“……”

   您开心就好。

   从办公室里出来,秦畅狗粮已经吃到撑了。

   他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,屏蔽掉姜Par。

   文字是:工作上再雷厉风行的男人,一旦谈起恋爱,说话也开始变得茶言茶语―:)

   配图是一杯绿茶。

   ――

   江凌家的客厅里,杨舒和姜吟正陪童童玩了会儿,杨舒进厨房说帮江凌做饭。

   江凌说自己已经准备差不多了,不让插手。

   杨舒正准备出去,外面门铃声响。

   江凌道:“舒舒帮我开下门,估计是快递,前几天给童童买了衣服。”

   杨舒应着过去开门。

   站在门口的是位身材颀长的男人,穿着米色长款外套,眉眼清隽,气质清贵。

   他手里拎着各种礼品。

   居然是江彻。

   两人对视两秒,都有些愣。

   童童听到动静朝这边看了眼,高兴地起身跑过来。

   江彻笑着入内,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一旁,弯腰把他抱起来:“想哥哥没有?”

   “想啊,你都好久没来了。”

   杨舒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,一时嘴角抽了抽。

   童童跟江彻兄弟相称,却叫她阿姨。

   有那么一瞬间,杨舒觉得自己老了。

   厨房里江凌听到动静走了出来,看见江彻笑问: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,也没提前打声招呼。”

   “来长莞出差,忙完过来看看你们。”江彻嗓音温润,脸上挂着和煦的笑。

   江凌这才想起来给姜吟和杨舒介绍:“这是江彻,我大侄子。”

   刚说完,她便见江彻脸色有些青白。

   江凌嗔他:“每回这么介绍你都不乐意,但确实没错啊,我大你几岁,而且是你亲小姑。”

   江彻笑笑,没反驳她。

   江凌又介绍姜吟和杨舒给他。

   到杨舒时,江彻微微点头:“我们见过面。”

   杨舒怕他聊到姜沛,被姜吟听出端倪,忙笑着接腔:“对,在鹤桥古镇那次,搭过江先生的顺风车。”

   聊了两句,江彻随江凌去厨房。

   见案板上有没切完的菜,江彻系上围裙,洗了手,过去帮忙。

   江凌看他一眼:“你爷爷奶奶身体最近怎么样?”

   “挺好的,就是爷爷总絮叨,说女儿待在长莞老不回家,想见外孙都见不着。”

   “在跟前嫌我烦,我躲远点又念叨。”江凌摇头叹了口气,“你回去跟他说,等过年的时候就回去了。”

   江彻把切好的菜装盘,又去切另外一样,顿了会儿,他才试着道:“我在墨恒律师事务所见过傅文琛,他也在长莞,你们没遇见过?”

   江凌身形微僵,见锅里油热了,把葱姜蒜丢进去翻炒,又放了点自制的酱料:“长莞挺大的,不是一个行业,轻易碰不见。”

   江凌回头看他一眼,“你没跟他说童童的事吧?”

   “没有。”江彻道,“当初离婚协议签的那么果决,我跟他说这干嘛?”

   江凌被油烟呛得偏头咳了两声,眼眶生理性泛起水花。

   迅速打开抽油烟机,平复一会儿,她接过江彻切好的那盘菜倒进去,用铲子翻炒着。

   接下来,她一直专心炒菜,没再说话。

   直到一盘菜炒好装盘,洗锅时,她望着跟前哗哗的水流,悠悠说了句:“你也不用对他有太深的成见,我和他当初结婚本来就是商业联姻,我嫁过去后,他对我不错。后来傅家破产,要离婚也是我们江家提的。从结婚到离婚,他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主,他也很难。”

   “至于童童……”江凌听着外面客厅爽朗的笑声,目色变得柔和,“是我发现怀孕后自己想生的,他傅文琛没有负过我,更没有对不起我。”

   “不说我了,说说你吧。”江凌看向江彻,“听你爷爷说,这么多年过去,你还没放弃找言悦?”

   江彻动作稍停,随后继续慢条斯理切菜:“嗯。”

   江凌想了想,忽而说起心中的一个猜测:“你之前说言悦父亲欠了赌债,你有没有想过,他们可能为了躲债改名换姓?”

   江彻把切好的菜装盘,手伸过来洗了洗:“想过。”

   所以才更是大海捞针。

   切好菜,江凌做了果盘递过去,让他去外面歇会儿。

   江彻取下围裙挂在墙上,端着果盘从厨房出去。

   客厅的阳台上,姜吟和杨舒在休息椅上坐着,各自玩着手机。

   江彻将果盘放在杨舒和姜吟跟前的圆桌上:“吃点水果吧。”

   杨舒抬眸,冲他礼貌笑了笑:“谢谢。”

   她用牙签扎了一块葡萄送进嘴里,饱满多汁,很甜。

   童童迈着小短腿从房间里出来,拎着一个零食袋子,送过来给大家:“有人吃冰糖葫芦吗?”

   他把袋子放桌上,摊开。

   里面好多冻干糖葫芦,每一个真空透明袋里装一颗,红滟有光泽,上面还撒着白芝麻。

   杨舒看见的一瞬间,眉头不觉蹙起,脸色跟着白了几分。

   童童拿起一颗递过来时,她忙伸手推拒,勉强笑着:“我不吃这个,童童给吟姨吃吧。”

   童童又拿去给姜吟分。

   江彻随口问了句:“你不喜欢吃糖葫芦?”

   杨舒神色稍怔,摇摇头:“不是不喜欢吃。”

   她顿了下,又道,“我是看见就浑身难受。”

   从座位上起身,她朝江彻微微颔首:“我去看看凌姐饭做得怎么样了。”

   ――

   午饭后,姜吟回C大路程比较远,没待多久便先行回去了。

   江彻和童童在客厅玩杨舒带来的那些玩具,杨舒和江凌随意闲聊。

   下午江彻说该去机场了,他晚上的飞机。

   他是来谈一个大项目,忙完顺便过来看看,没开车,江凌说要送他,江彻不让,两人你推我阻。

   杨舒看看时间,起身走过来:“我送江先生吧,上次搭了你的顺风车,就当这次还你人情了。”

   江彻看她一眼:“不顺路的话就算了,我打车。”

   “没关系,在一个方向。”

   从江凌家出来,杨舒见江彻没带行李,有点困惑。

   江彻解释:“秘书已经带走了。”

   到车旁,杨舒从包里翻出车钥匙,江彻伸手过来:“我来开吧。”

   “你知道路吗?”

   “知道。”

   杨舒把车钥匙给他。

   跟江凌和童童告了别,两人上车离开。

   江彻看起来很忙,路上接了几个电话,都是工作上的事。

   杨舒怕他打电话不方便,见他通话收了线,主动问:“不然还是我开吧。”

   “不用,已经关机了。”

   杨舒应了声,转头顺着车窗去看外面向后奔跑的建筑。

   旁边江彻似在找话题,随口问了句:“鹤桥古镇,姜沛去欢乐谷是带你一起的?”

   杨舒神色微恙,侧首看过来。

   江彻把着方向盘,眉眼清隽温润,笑着说:“那张情侣票是我给的。”

   原来是这样。

   杨舒想了想,觉得自己和姜沛如今的关系还是不方便让外人知道,莞尔笑笑:“江先生应该误会了,我和姜律师只是认识而已,不太熟,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。”

   江彻余光看她一眼,在前方等红灯时侧目看过来:“我想的什么关系?”

   杨舒被问得一噎。

   江彻这种温文尔雅的人,也会开这种玩笑吗?

   关键他还问得一本正经,让杨舒觉察不出是在开玩笑。

   “总之,我虽然跟他用情侣票去了欢乐谷,但我们不是情侣。”

   江彻笑了笑,前面绿灯亮起,他驱车继续前行。

   两人一路无话。

   到机场,车停在泊车区,两人开车门下来。

   江彻礼貌开口:“今天麻烦你了,多谢。”

   杨舒无所谓地耸肩:“上次坐你车,如今就两不相欠了。”

   江彻看看外面的天色:“不早了,自己回去路上慢点。”

   杨舒还未接腔,身后传来一抹熟悉的男音:“你俩怎么一起?”

   她回头,便见姜沛沉着脸走过来。

   在机场看到姜沛,杨舒也愕然了一瞬。

   江彻抬眼看过去,散漫打招呼:“这么巧?”

   “是挺巧的。”姜沛已经大步走过来。

   他是来机场给钱一铭送东西的。

   钱一铭今天出差,有东西落在律所了,刚好知道姜沛在加班,就打电话让他跑腿。

   视线在江彻和杨舒二人脸上扫过,最后独独望向杨舒:“不向你的男朋友解释一下?”

   杨舒被问得一时语塞。

   她想着将来是要分手的,就跟江彻说自己和姜沛不是情侣,如今这么快就打脸了。

   江彻脸上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表情,主动出声解释:“碰巧遇见而已,人家是看在你的面子才送我来机场的,别乱吃醋。”

   杨舒完全是为了还上次的人情,可没看什么姜沛的面子。

   不过看姜沛瞬间由阴转晴的脸色,杨舒不得不感慨一句,江彻说话的情商确实高。

   江彻看看时间,挑眉一笑:“你们聊,我先进去了。”

   江彻一走,此处剩下他们两个,姜沛脸色立马又臭了下来。

   他想起上次在鹤桥古镇,杨舒找人家搭讪,问是不是在哪见过。

   搭讪的手法俗不俗套暂且不说,至少说明杨舒看江彻挺不一般的。

   刚刚两人说话氛围还那么和谐,笑得那么甜。

   对他都没这样笑过。

   “杨舒,你有男朋友了,答应过我跟其他异性保持距离的,这才刚开始你就想违背约定?”

   杨舒抬眸打量他片刻:“江彻刚刚说你是吃醋我是不信的,不过如今你这反应,不会是真的吧?”

   没有感情的情侣关系也会吃醋吗?

   是男人对自己所有物的独占欲?

   又或者是律师都会对约定条款比较敏感,不容人破坏?

   不过管他什么原因,他平时臭屁又高傲,如今这有点委屈的模样还挺可爱。

   杨舒双眸不觉弯起来,挺喜欢看他这个样子。

   见他唇线绷着,脸拉得驴一般长,杨舒没忍住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把:“原来你还会吃醋?”

   她踮脚凑上去,鼻子嗅两下,“来我闻闻酸不酸。”

   “……谁吃醋了?”姜沛臭着脸把人推开。

   “没有吗?”杨舒俏皮地歪头。

   “没有!”

   “哦。”杨舒也不跟他一直耗,打开车门,扭头,“我要回家了……”

   话没说完,姜沛打开了副驾坐进去。

   杨舒无语地头探进去:“你没开车?”

   姜沛淡着一张脸也不说话。

   杨舒当他默认,坐进去系上安全带:“那我送你回你那儿?”

   “不用,去你那,办完正事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   “正事?”杨舒困惑了一下,侧目对上他深沉望过来的眼眸。

   对视的那一眼,杨舒有些明了。

   不过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?

   杨舒接连眨巴几下眼睛,实在没缓过劲儿来:“你,你昨天晚上不刚说不着急吗?”

   “昨天是不急。”姜沛想到刚刚她笑着跟江彻相谈甚欢的画面,嫉妒的简直要冒烟了。

   他看着杨舒,绷着的下颌线条弧度流畅,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:“现在很着急。”

   见杨舒愣着不动,他又道:“你开快点,不然在车里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这么急?

第 30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