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51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51 章

   “你愿意带我一起去?”姜沛不太确定地又问了一遍。

   杨舒说:“本来就有这个计划的, 之前是看你一直没睡好,才想着不叫你了, 现在你不是起了吗, 那就――”

   她缓缓抬眸,冲他灿然一笑,“带着呗。”

   她声音清甜悦耳。

   迎着她清澈浅笑的双眸, 姜沛这一刻才终于完全肯定, 她是真的想要好好跟他在一起了。

   姜沛忽然将人扯进怀里,用力抱住:“我醒来找不到你, 还以为你又要消失了。”

   杨舒神色微怔, 靠在他胸前回抱住他:“我们昨天不是已经和好了吗, 我也把你微信重新加回来了, 当然不会一声不响的走。”

   她一时有些无奈, 又觉得好笑, 下巴抵在他胸膛,朝他眨巴几下眼睫,“沛哥, 咱们俩只是几天没见, 你为什么突然就变成黏人精了?”

   黏人精?

   姜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 垂着眼皮淡淡道:“我是怕你自己乱跑遇到危险, 心里充满了保护欲, 纯爷们儿,什么黏人精?”

   “哦, 行, 是纯爷们儿!”杨舒忍着笑, 眸底闪烁着璀璨星芒。

   想起什么,她道, “对了,你还没吃早餐呢,去餐厅等着,我去帮你盛,吴姨熬的粥可好喝了,腌制的开胃小咸菜也超棒!”

   她说完跑着去厨房。

   姜沛望着她欢快跑开的背影,嘴角不自觉扬了扬,先前积压在心头的郁早已完全散去。

   玻璃窗外太阳已经早早升起,光线穿透薄薄的云雾,温柔挥洒下来。

   丝丝缕缕的朝霞俯卧东方,缤纷如绚丽水彩。

  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
   江彻接完电话从后院进来,看到姜沛意外了一瞬:“起这么早?”

   姜沛视线从杨舒离开的视线收回,看向他:“我女朋友刚刚说要带我去见家长。”

   江彻:“?”

   姜沛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白衬衫配浅灰色无袖毛衣,很休闲,又带着点温文尔雅的书卷气。

   他琢磨着,问江彻:“我穿的这衣服是你的风格吧,会不会不符合我气质?这么重要的场合,我用不用去买套新的?”

   江彻无言地默了片刻,问他:“言悦呢?”

   姜沛:“她去帮我准备早餐了,说出门前一定要吃早餐,不然对胃不好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不知道为什么,江彻觉得他每句话里都透着炫耀。

   像是一只突然抖着屁股开了屏的花孔雀。

   只是谈个恋爱而已,怎么变得这么幼稚?

   ――

   姜沛进餐厅,杨舒已经帮他把早餐摆好,喊他过来吃。

   在位置上坐下,杨舒把粥往他跟前推了推:“吴姨厨艺真的好,这个海鲜粥跟我在店里喝过的都不一样,特别鲜,你快尝尝。”

   姜沛尝了一口,确实很好喝。

   又见杨舒极力推荐,他道:“你喜欢的话,找时间我跟吴姨取取经,等咱们回长莞,我也煮给你喝。”

   杨舒心里一甜,双手托腮,冲他弯弯嘴角:“好啊,那你说话算话。”

   陪他吃过早餐出来,江彻在客厅沙发上坐着。

   看见他们俩,他起身:“可以出发了吗?”

   杨舒点头。

   屋里出来,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门口,江彻率先帮杨舒打开后座的门。

   她直接坐进去。

   姜沛忽然挤过来,看向江彻:“哥,你坐前面,我坐后面?前面视野开阔,你坐着不无聊。”

   刚刚还一脸臭屁地跟他炫耀,现在想坐后面,就开口叫哥了。

   还真是把能屈能伸发挥到极致。

   江彻不吃他这套:“凭什么?我妹妹跟你坐一起,我不太放心。”

   “我女朋友跟你坐一起,我还不满意呢。”

   两人在外面僵持,后座的杨舒看着他们俩,犹豫两秒后,她身体前倾把头探出来:“我想了一下,这边到井县要将近四个小时,让司机一个人开车那么久比较累。”

   她顿了顿,做出决定,“所以你俩轮流开吧,一人开一半路程,都坐前面去。”

   江彻amp;amp;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假装没看到二人的脸色,她果断把后门关上。

   还是她自己一个人坐后面舒服。

   杨舒以为这样就能解决不必要的争执,早点出发。

   然而一扭头,他俩还站在外面你一句我一句争吵着什么。

   后来居然玩起了剪刀石头布。

   姜沛出了剪刀,江彻是布。

   于是江彻绕过车头,打开驾驶位的门,跟司机道:“今天你放假,我来开。”

   司机听罢自然高兴,乐呵呵下了车。

   姜沛坐进副驾,系上安全带,跟江彻道:“说好一人一半,你少开一公里都不行。”

   江彻导航找到路线,发动引擎驶出别墅区:“放心,我一公里都不会多开。”

   杨舒顿时有些无语。

   所以他俩刚才,是在争论谁开前半段?

   “……”

   这两人年龄加起来六岁,不能再多了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早上起得早,车开到一半就倚着靠背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   后来她是被颠醒的,睁开眼看到一片绵延青山。

   车子行驶在曲折蜿蜒的山路上,一个坡接一个坡,颠的人直晃荡。

   此时驾驶位的人,已经换成了姜沛。

   杨舒清醒一会儿,四下看看,觉得路越来越眼熟:“是不是快到了?”

   副驾的江彻回头看过来:“快了。”

   杨舒倏地忆起什么,问:“买花了吗,一会儿进村就买不到了,妈最喜欢睡莲,我每年去看她都会买一些。”

   江彻伸手把跟前的捧花递过去:“刚刚路过花店,已经买过了。”

   杨舒接过来,纯白色的花瓣,娇黄色花蕊,每一朵都纯洁无瑕,像用玉雕琢而成,是含羞待放的状态。

   母亲生前最喜欢初绽时候的睡莲,哥哥也还记得。

   车子驶进青禾沟,里面路窄,三人把车停在村口,徒步往里面走。

   母亲的墓建在村子后面的山坡上,三人上了山,抵达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半。

   村里人的墓一般都建在此处,隆起来的土堆表面用水泥封起,防止生草,跟前立个石碑。

   言锦的墓碑原本是杨玄耀立的,那时候杨舒还小。

   几年前石碑有些裂开,杨舒过来祭奠时看到,就重新立了一块,立碑人写的言悦。

   杨舒刚过去,看到石碑前放着一株睡莲。

   应该是前几天放的,睡莲已经有些枯萎。

   这几年除了杨舒,只有杨玄耀偶尔会带着睡莲过来探望。

   杨舒看着那株枯萎的花,弯腰捡起来,把新鲜的放上去。

   江彻自站在墓碑前,就没开过口,一直盯着墓碑后那隆起的坟堆。

   杨舒盯着那道碑,开口跟言锦道:“妈,我找到哥哥了,今天带他来看你。”

   说到这儿,杨舒眼眶红了些,忍不住抱怨一句,“都怪你,当年怕我为了找哥哥走丢,死活不告诉我你把哥哥送去哪了,然后我们俩一错过,就是这么多年……”

   她咬咬唇,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   杨舒一只手被宽厚温热的手掌握住,她回头,对上姜沛安抚的目光。

   她抹掉眼角的湿意,回握住姜沛的手,跟母亲介绍:“妈,我有男朋友了,是个律师,看着是不是很帅,他可厉害了呢。”

   听着她的话,姜沛唇角弯了弯,主动开口打招呼:“阿姨好,我是姜沛,第一次来看您。您放心,今后我一定好好照顾舒舒,不再让她受委屈。”

   说话间,他再次握了握杨舒的手,分开五指,与她十指相扣。

   江彻一直没说话,唇线抿着。

   杨舒觉得他可能有话想单独和母亲说,又聊了两句后,她先拉着姜沛离开,留哥哥单独在这儿。

   从山坡上往下走,杨舒手上还握着那株枯萎的睡莲。

   盯着那花,她一时有些失神。

   杨玄耀并不是每年都会来,他只有在走投无路,无依无靠时,才会想起母亲的好,来这边看看。

   去年还兴高采烈说他又结婚了,如今看来,八成又离了。

   当初她找凌姐借钱,替杨玄耀还了欠何家的债,跟他签了协议,说这笔钱就当提前给他养老,以后都不会再过问他的生活。

   为了还那笔巨款,早些年杨舒在大学有多难杨玄耀看在眼里。

   他难得有一丝醒悟,债还完之后,这些年他没再对杨舒提过任何要求,只是偶尔给她打个电话,唠上两句。

   他不常打,每次也就翻来覆去那几个话题,关系不知不觉的,就生疏了。

   距离上一次杨玄耀给她打电话,杨舒已经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。

   好像是年前,他说何冬叙要回来了,跟她聊八卦一样的提起当年,丝毫不顾及她的痛楚。

   那天杨舒情绪有些激动,吼了他,直接挂断了两人的通话。

   后来杨玄耀在微信上给她发了句:【我一时嘴快,不是故意的。】

   杨舒没回复。

   那天之后,他就再也没主动跟杨舒打过电话。

   其实杨舒觉得,如今这般互不打扰,大概是她和杨玄耀之间最好的状态。

   这世上不是每一对父女,都能做到其乐融融,推心置腹。

   至少她和杨玄耀不能。

   杨玄耀生过她,养过她,也曾把她带进泥沼,如堕地狱般地活过。

   她早已还过他的生养之恩,如今并不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。

   看到路边的垃圾桶,她将那株枯萎的睡莲随手丢进去。

   已经中午了,阳光照在头顶上,秋天的阳光没那么炽热,洒在脸上是暖的。

   两人走到山脚下,姜沛打量她片刻,伸手捏起她的脸颊:“想什么呢,一脸凝重,不能笑一下?”

   杨舒挑眉,挑剔的目光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:“我在想,刚刚我妈看到你也不知道满意不满意,这要是不满意,可怎么办?”

   她叹息着摇摇头,脸上写满了忧愁和无奈。

   姜沛哂笑一声:“怎么会不满意,你刚刚不还夸我来着,说我帅,还可厉害了呢。”

   他模仿着她刚才的语气。

   杨舒嘴角微抽,淡定道:“再丑的媳妇见了公婆,那该夸也还是要夸的嘛,能有什么办法?”

   “嗯?”姜沛嘴角勾了勾,附在她耳畔,“怎么成媳妇了,不该是老公吗?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“怎么就老公了,我又没说要跟你结婚,你乱说话!”杨舒羞恼地打他,姜沛含笑任她打了几下,顺势握住她的手腕,神色渐渐认真了些,“舒舒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   杨舒怔愣少顷,下意识抬眸:“什么?”

   姜沛深沉无波的眼眸凝着她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你是因为找到哥哥了,有了安全感,才愿意答应跟我在一起的吗?”

   杨舒沉思了一会儿,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 她看向他,“你是不是傻,感情是我和你的事,其他人谁也给不了我安全感。”

   “分手之后,我心里一直挺难受的,可是我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,每次想起我们俩的感情,都觉得像是飘着的,让人捉摸不透。”

   想到昨晚姜沛说的那段话,杨舒抬起头,认认真真道,“所以关键的人不应该是你吗,你从来都是让我猜,你如果认真告诉我,你是真的喜欢我,想要好好跟我在一起,把你的心意让我知道,我才有勇气去赌这一局啊。”

   “至于哥哥。”杨舒顿了顿,“找到他,确实能让我下赌的时候,更有底气一点。”

   姜沛垂眸看着她:“现在还觉得自己在赌吗?”

   “对啊。”她浅浅笑着,睫毛簌簌颤了两下,眸中澄澈含光,“现在是高兴的在赌。”

   她踮脚在他耳边道,“你昨天晚上做梦都在喊我名字,我觉得,我不会输的。”

   姜沛指尖挑起她的下巴:“输在你手上,我很荣幸。”

   “舒舒。”他指腹摩挲着她下巴上的肌肤,郑重而掷地有声地道,“我不是很喜欢你,是很爱你。”

   他低头,覆上她的唇。

   原本姜沛只是想要轻轻碰一下,浅尝辄止,结果触到她柔软的唇瓣后,不觉深陷进去。

   他扣住她的后脑,舌撬开齿关,在她口中极力索取。

   明媚的阳光洒下来,映着两人深情拥吻的身影。

   杨舒被他牙齿磕碰到,疼得轻蹙眉头,不满地把人推开。

   姜沛依依不舍放开她,她红唇饱满,潋滟着淡淡水痕。

   他抬手轻柔帮她拭去:“对不起,弄疼你了。”

   杨舒推开他的手:“你怎么这么粗鲁?”

   “是你太好看,我情不自禁了。”他勾着嘴角,脸上是懒洋洋的笑。

   杨舒见不得他这副得意的样子,蓦地抬眸:“你是不是没有追过我?”

   姜沛:“?”

   杨舒越想越是这么回事:“你都没追过我,我怎么就跟你在一起了?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“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,只口头的喜欢怎么行。”杨舒思忖片刻,给他提建议,“要不你给我写封情书吧,要很长很长很长的那种,就勉强算是你追我了。”

   姜沛失笑:“写情书,你不觉得这很老套吗?太土了。青涩的初中生才会干的事,不符合咱俩的气质。而且,这不是已经见过家长了吗,是不是不用了?”

   杨舒拧起秀眉,无声地用眼神威胁他:你写不写?

   “写!”姜沛缴械投降,“我今天回去就给你写。”

   杨舒高兴了:“一言为定,不许骗我?”

   姜沛抱住她,宠溺地点她鼻尖:“不骗你,真写!”

   江彻从山上下来,就看到两人腻歪地抱着。

   他清清嗓子。

   杨舒瞬间把姜沛推开,含笑看过去,喊了声:“哥。”

   江彻走过来,神色如常:“中午打算吃什么?”

   杨舒其实也早就饿了,提议道:“井县有家味道特别不错的烤羊店,我每次来看过妈之后都会去吃,要不今天带你们俩去?”

   江彻和姜沛都没意见,三人上了车,驱车去井县。

   杨舒说的烤羊腿店在一个比较宅的胡同里,车停在附近的泊车区,姜沛和江彻跟着她往胡同里进。

   胡同越走越深,期间还七拐八拐的。

   姜沛看着她,心里起疑:“你确定你没记错路?”

   “当然没有。”前面的杨舒回头看他一眼,继续带路,“跟着我走就对了,我每年都过来吃,不可能错。”

   她又往前走了走,下巴一抬,笑着示意前面,“那家就是。”

   一个木质建筑的老店,招牌有些陈旧了,有的字掉了漆。

   里面客人很多,生意挺红火的,一群大老爷们喝酒谈笑,有人把啃完的羊骨直接丢在地上。

   姜沛和江彻停在门口,止了步,表情一个比一个凝重,眼神里充满质疑。

   他们俩异口同声地问:“这里?”

   这一路上,他俩难得有一致的时候,杨舒差点笑出来。

   她直接把二人扯进来:“你们嫌人多的话咱们去楼上。”

   二楼人相对少一些,刚好靠窗那边有位置,杨舒带他们过去坐下。

   服务员拿了菜单,杨舒直接拿笔在上面画着圈:“别看这家店其貌不扬,味道很好的。你们想想,藏在这么深的巷子里还那么多客人,靠的是什么?当然是味道了!”

   “反正你们俩估计也不知道点什么,我就随便点几个招牌菜,他们家的羊腿羊排是最绝的,一定要来点,其他菜也都很好吃。”

   菜点到一半,杨舒发现他俩都没说话。

   她抬头看向对面并肩坐着,似乎有点洁癖的两位大少爷:“你们接受不了这家店吗?”

   “但我真的特别喜欢。”杨舒琢磨着,“实在不行,你们俩去别处吃,然后咱们再集合?”

   “不用。”姜沛很快接话,宠溺地笑,“你喜欢吃的,我都喜欢。”

   他又看向江彻,“哥,你要是不喜欢,可以自己去别家店吃,我在这儿陪着舒舒就行,没关系的,你尽管去吧。”

   服务员送茶水过来,一人给他们倒了一杯。

   江彻抿了口茶水,意外地挑眉:“这家的姜茶不错,加了红枣,茶味更浓郁。”

   他端起姜沛那杯,给他递过去,“来,尝尝是不是你茶言茶语那个味儿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听出江彻话里的意思,杨舒没忍住,噗嗤笑出声来。

   姜沛眯眼看着她,桌子底下抬腿去勾她的腿腹,似有若无地蹭着:“这么开心?”

   杨舒耳尖一热,躲开他的触碰,心虚地捧着红枣姜茶喝一口,冲他眨眨眼:“姜茶好喝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虽然姜沛和江彻对这家店初印象不好,但上了菜,吃着吃着,两人的眉眼明显舒展开了。

   杨舒观察着二人微妙的表情变化,不觉弯起嘴角。

   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。

   饭后从店里出来,江彻问她:“藏得这么隐秘的店,怎么找到的?”

   杨舒一脸骄傲:“对于吃货来说,这个能是难事?”

   ――

   三人傍晚从井县抵达安芩。

   江彻要去公司处理点事情,姜沛把他送去公司楼下,自己先带杨舒回家。

   这一次,杨舒坐在副驾。

   她拿起手机翻看着订票软件,假期的票确实难买,她慢慢往下翻。

   倏忽间眼前亮了一下,她跟姜沛道:“假期最后一天有票,不过是半夜的飞机,早上七点到长莞,要买吗?”

   姜沛把着方向盘,点头:“买吧,困的话我们回去再补觉。”

   杨舒怕订晚些连这一航班的票就没了,赶紧先订下来。

   忽然想到什么,她轻轻抱怨一句:“我的东西搬去姜姜那边,都还没收拾呢,到长莞假期已经结束了,又没时间打理。”

   姜沛停在红灯路口,侧目望过来:“这一次,我还能让你去她那住?”

   杨舒跟他对视一眼,理解到他话里的意思:“你要我跟你同居?”

   以前姜沛虽然经常去找她,但待几个小时就走了,还没真正同居过。

   姜沛说:“回长莞就要上班了,你住我那,不就不急着收拾你那些东西了。先在我那住段时间再说,而且离你上班的地方也不远。”

   杨舒舔了下唇,思索着很矜持地道:“行吧,我考虑一下。”

   她托腮看向窗外,好一会儿,嘴角才一点点翘起来。

   车子驶进别墅,刚到江彻家门口,还未来得及驶入,车头前面突然有人冲了上来。

   姜沛急踩刹车,但那人还是被撞了一下,当即倒在地上。

   他和杨舒皆是一懵,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堵在江彻家门口,而且就这么朝车头扑了过来。

   姜沛和杨舒忙下车查探。

   被撞的人是何冬叙,车子刹的及时,他人没事,只是跌了一跤。

   起来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,看到姜沛。

   何冬叙没见过江彻的面,好容易才找到他家地址,以为这个就是,忙上前扯住姜沛的衣袖:“江总,您看看我的新项目吧,这是挽救何氏的唯一机会了,只要您能看得上这个项目,愿意出手相助,您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   姜沛原本不认得他,听到他口中的何氏,拧了下眉,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:“何冬叙?”

   何冬叙闻声抬起头,张了张口,还未说话,余光瞥见车旁还站着的杨舒。

   他神色稍愣,欣喜地唤了声:“小舒……”

   下一瞬,姜沛抬腿朝他踹了一脚。

   他力道很大,何冬叙没有防备,直接被踹出去老远。

   人,几乎是飞出去的!

   杨舒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,她都没看清楚姜沛什么时候伸的脚,何冬叙已经摔跌在地。

   这一脚踹得不轻,姜沛似乎还不解气。

   那边何冬叙刚挣扎着要起来,他人已经大步上去,又连着给了他几拳。

   他出手太狠,杨舒忙上去拉他:“你干嘛,会出人命的!”

   姜沛这才收了手,眼底的戾气不减,从上次江彻讲了杨舒的遭遇开始,他就恨不得刮了这小子。

   何冬叙感觉浑身的骨头似要断掉,看着眼前出手凶狠的男人,眼底带了惧怕。

   见杨舒跟他在一起,似乎关系亲密,他忽然就明白被打的原因了。

   姜沛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何冬叙,将他手里的文件踩在地上:“一个早已破产的公司,你还指望靠什么新项目东山再起?”

   他半蹲下去,手臂随意搭在膝上,“你不想着出幺蛾子,好好还你的债务,接受老天对你的惩罚,我就不动你。如果哪天你敢再舞到我面前来――”

   他漆黑的眼瞳染上阴鸷,声音冷冽,一字一顿道,“你且试试?”

   管家已经听到动静赶过来,姜沛起身,牵起杨舒往里面走,让管家把车开进去。

   直到见了别墅,姜沛的脸色还阴沉着。

   其实杨舒有看到过何氏倒闭的新闻,听说何问琴中风住院,何冬叙一直被追债,走投无路,严乐彤也因此名声臭了,在圈子里混不下去。

   今天再看到何冬叙,她心里第一次觉得平静。

   她的手一直被姜沛牵着。

   到客厅,她不解地侧目:“你怎么知道我跟他的事的?”

   不等姜沛回答,杨舒已经想到了,“我哥找我的时候查到的,然后告诉了你?”

   她想起昨晚她做茄汁面的时候,江彻和姜沛在客厅聊天,两人脸上都是凝重。

   应该就是那时候说起的。

   姜沛没否认,脸上的怒气早已收敛,静静望着她。

   杨舒无奈轻叹:“我其实都没事了,你怎么还把他打那么狠,你是律师不知道故意伤人违法的吗?”

   顿了顿,她笑了下,“看到你刚刚护着我,那样为我出气,我心里是很温暖,但我不希望你因此惹上是非,那样我会更恨他们一点。”

   姜沛眸中闪过一抹复杂,长臂一伸拥住她,在她耳畔沉声道:“我最近总是在想,要是能够早点认识你就好了。”

   杨舒任由他抱着,轻轻回答:“现在认识也不晚,其实我自己都慢慢放下了,你也不用为我难受。”

   她不想再聊这些,忽而笑着扬眉,“在井县的时候,你答应回来就立马给我写情书的,你不去吗?我今晚就要。”

   “今晚就要?”姜沛无奈笑了声,沉吟着,“你还说要很长很长那种,那我岂不是没多少时间了。”

   杨舒说:“我听姜姜说你从小成绩就好,还拿过好多作文大奖,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。你要是嫌时间短,那就现在去,赶紧的!”

   她推着他把人推进电梯:“今晚必须写出来,不然就算你没追上我!”

   姜沛失笑:“行,我现在去写。”

   看电梯门关上,他去写情书了,杨舒在原地站着。

   搓搓手,有点期待。

   旋即又想,她这种主动讨要情书的行为,是不是不好?

   算了,管他呢,反正她脸皮厚,她就是想要!

   不然心里不平衡。

   他都没追过她!

   ――

   该吃晚饭的时候,江彻已经从公司回来了,姜沛还没从楼上下来。

   杨舒说先不吃,她准备等着姜沛一会儿一起。

   吴姨先做了点水果拼盘,江彻拿着送过来,放在客厅的茶几上,问:“姜沛在楼上干嘛呢?”

   杨舒捻了颗草莓,清甜的汁水溢满口腔。

   她咽下后甜甜地笑着:“可能,在哄我高兴吧。”

   江彻也吃了口水果,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给杨舒微信上发了个地址。

   杨舒收到微信,疑惑地看过去。

   江彻道:“长莞市中心的这套房子,我装修之后没怎么住过,只出差去那边时偶尔住一住,以后给你了,大门密码刚好是你生日。地库里有辆车,车钥匙在书房的抽屉里,也一并送给你。”

   杨舒有些受宠若惊:“哥,你这礼也太大了吧?”

   江彻摸摸她发顶:“你就当做是哥对你的一点补偿,房子你过不过去住都行,总之以后是你的了。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,跟姜沛好好的,他如果欺负你,就跟我说,哥帮你出气。”

   杨舒想了想,点头:“那我就收下了,密码我不换,如果你以后去长莞出差了,我这个房子的新主人,还是允许你过去住一住的。”

   兄妹俩相视一笑。

   杨舒手机嗡嗡震了两下,她点开,是姜沛发的语音。

   本来是打算转文字的,不小心直接点开了:“情书写好了,上来看看。”

   杨舒迅速捂住手机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江彻:“是他非要写的,幼稚死了。”

   江彻笑笑,也没说什么:“去吧,一会儿下来吃饭。”

   杨舒点点头,飞快跑去楼上。

   ――

   上二楼,杨舒敲了敲姜沛卧室的门,没反应,她直接推开进去。

   里面是空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 不是说给她看情书的吗,怎么没人呢?

   杨舒狐疑地站在门口张望,对着过道喊了声:“沛哥?”

   话音刚落,姜沛从书房里出来,手上还拿着份文件,和一支笔。

   杨舒好奇地指了指:“那是什么?我的情书吗?”

   见她要夺过来看,姜沛手举高避开,揉揉她脑袋:“乖,一会儿给你看。”

   他牵着她的手进卧室。

   把门关上,姜沛拉她去书桌前。

   文件摆桌上,姜沛把笔给她,找到签字那一页,“我觉得情书没这个东西实用,我送你的专属福利,过来签个字。”

   “什么福利?”杨舒好奇地眨了眨眼。

   姜沛指指自己,吊儿郎当道:“你可以当成是我的卖身契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把合同递给她看。

   杨舒接过来,看到上面罗列着各种姜沛要为她做的事。

   例如非必要的工作忙碌,他每天要按时接送她上下班,每天说一次爱她,至少每周送她一次花,每月带她去一次游乐场,每半年蜜月旅行一次……

   杨舒看着看着,眼睛弯起来。

   这种付诸行动的方式,似乎确实比简简单单一封情书更有意思。

   她顿时有点惊喜:“你签了字,可是要做到的。”

   “那是自然。”姜沛勾勾唇角,指着签字的位置,“我已经签过了,你也签一个。”

   杨舒低头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 姜沛拿出压在底下的第二份文件:“合同一式两份。”

   杨舒啧啧着签下第二份:“姜律师做事就是严谨。”

   放下笔,她美滋滋捧着手上的合同,仔细去读上面的文字。

   姜沛收起第二份文件,拉开抽屉随手放进去,笑看着她:“满意吗?”

   “那我当然得读完才知道满不满意。”

   姜沛笑:“行,你慢慢读。”

   他倚着书桌,看向那边趴在床上认真读合同,两条腿不停踢来蹬去的女孩。

   他脸上的线条柔和,眼神中满是宠溺。

   过了一会儿,他问:“读完了吗?”

   “读是读完了,不过,”她从床上爬起,走过来指着其中一段,“第32条,除了生理期和出差分居之外,姜沛先生每晚要对杨舒女士……”

   她慢慢念出后面四个字,“特殊关照。”

   杨舒抬头问姜沛:“这是我想的那种关照吗?”

   姜沛上体微微前倾,迎合着她的身高,凑近她那张粉嫩精致的脸颊,说话间有热气喷过来:“你想的……是哪种关照?”

   杨舒嘴角微抽,淡定指着这条:“我认为这里应该加个补充说明,括号,在杨舒女士同意的前提下。毕竟这是你的卖身契,是你为我服务,你这条写的,我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你自己的福利。”

   姜沛懒懒笑了声:“那么多条,都是我为你做的,只给自己一条福利也不行?”

   杨舒摇头:“不行,这是给我的情书,你这样是要减分的。”

   姜沛忍着笑,拿笔递给她:“听你的,你来加上去。”

   杨舒接过笔,把刚刚念的话写上去,又说,“你那份也要加上。”

   姜沛:“好,回头我自己添上,你要不放心,咱们就以你手上这份为准。”

   杨舒眼珠微动:“那我再手动加上去几条,你也得服从?”

   姜沛搂着她:“我已经想了六十多条了,你还想加什么内容?”

   杨舒摇头:“不够,我再添点,加够一百条。还得加点你惹我生气的惩罚措施,比如跪个键盘跪个榴莲什么的。”

   “这么狠?”姜沛抬手捏她的脸颊。

   杨舒不以为意道:“这怎么就狠了,你不惹我生气,这些惩罚不就不存在了?”

   她说着直接拿笔往后面补,写到一半,她纠结着问姜沛,“你喜欢跪键盘,还是跪榴莲?惩罚措施我写哪个?”

   姜沛跟她商量:“跪抱枕行不行?那个软一点,不然膝盖伤到了我怕你心疼。”

   “我不心疼。”

   “但我怕晚上对你特殊关照时,影响发挥,这样你不就吃亏了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把她的笔和合同接过来,放在一旁:“后面的你慢慢想,只要你写上去,我都满足你。至于现在――”

   姜沛倏而抱起她,转身将人放在书桌上,杨舒双足一轻,瞪大了眼睛:“干嘛?”

   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,垂着眼睑,深邃漆黑的眼眸凝着她,开口时声音性感又带着蛊惑,“今晚的特殊关照,舒舒要吗?”

第 51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