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17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17 章

   杨舒没来得及跟赵婧当面告别, 坐上出租后直接订了回长莞的机票。

   随后跟赵婧打了个电话。

   赵靖那边依依不舍:“怎么这么突然就要走呀,我还没好好跟你聚聚呢。”

   杨舒不知道怎么跟她说昨晚的事, 顿了顿, 笑道:“临时有工作安排,所以我得尽快回去。不过我工作经常出差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来这边了, 到时候再见也是一样。”

   赵婧刚好这会儿不忙, 出租车上两人聊了一路。

   直到杨舒抵达机场,才挂断电话。

   杨舒下午才到长莞。

   中午吃了飞机餐也不觉得饿, 直接打车回自己的住处。

   大概是昨晚上还没缓过劲儿来, 她感觉浑身疲软无力。

   到家后洗了个澡换上睡衣, 她准备再补个觉。

   闭上眼, 她又想起那张痞帅的脸。

   昨天钱二铭在欢乐谷陪了她一天, 杨舒很久没这么畅快地玩过了, 以前玩这些刺激的项目,她都是一个人。

   总的来说,这次休假际遇还挺奇妙。

   包括昨晚上过于失控的发展。

   忆起昨夜种种, 杨舒不得不承认, 这男人不仅人长得帅身材好, 那种事情上也挺让人满意。

   偶尔杨舒也会恍惚一下, 贪心地幻想, 以后的人生里若能有那样一个人陪在她身边,她的生活会不会变得好些。

   可是这太难了。

   感情付出时很轻易, 一旦有了裂痕, 收回必然痛彻心扉。

   一辈子很长, 人心变得却快。

   她和钱二铭之间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也没保留他的一张照片, 以后应该是没有机会再遇见了。

   其实这样也挺好,就当是玩了一项比较特别而刺激的项目。

   如此安慰着自己,杨舒将钱二铭那张脸从脑海中抛开。

   她等一个没有归期的人,等了十九年。

   不会再去飞蛾扑火,为看不到的未来付诸感情。

   杨舒的性格比较偏执。

   以前她很喜欢抹茶味的蛋糕,每次想吃蛋糕时,就专注地选择那种口味。

   身边人劝她尝尝别的口味,她总是拒绝。

   因为在她眼里,抹茶蛋糕就是全世界最好吃的。

   直到有天,她在一家蛋糕店吃到了不那么好吃的抹茶蛋糕。

   她把蛋糕丢到路边的垃圾桶,从此再没碰过这个口味的东西。

   类似的还有冰糖葫芦。

   那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吃的食物。

   杨舒至今还记得,哥哥离开那天,母亲给她带回来的那串。

   苦得让人直掉眼泪。

   她到现在看到冰糖葫芦,都会皱眉头。

   手撑着床褥坐起来,脊背靠在床头,杨舒伸手捞起桌上摆着的一张照片。

   照片有些老旧,边缘处微微泛黄,像素跟如今的相机比也不那么清晰,却被人小心翼翼装在摆台相框里。

   那是五岁的言悦和七岁的言礼。

   她和哥哥只有这一张合照。

   或许有一天,她厌倦了等待和找寻,会把这张照片一把火烧掉。

   从此,再也不惦记着。

   每次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,杨舒总会犹豫。

   因为一旦烧了,她在这世上就当真无牵无挂,什么都不剩下了。

   她时常安慰自己,再等等吧,会遇见的。

   找到哥哥,她就不是孤单一个人了。

   ――

   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变幻莫测的霓虹灯光谱奏出夜的华章。

   长莞这座城市繁华尽显,旖旎梦幻得令人陶醉。

   生意红火的迷途酒吧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  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,在迷离的音乐中疯狂扭动身躯。

   吧台前,染着红头发的调酒师熟练而优雅地为客人调上一杯鸡尾酒,晶莹的液体盛着莹莹微光。

   被台阶高高抬起的卡座一隅,昏暗的灯光下,男人自坐下后便闷不吭声喝酒。

   厚重玻璃隔绝了外面的嘈杂,舒缓悠扬的小调在耳边流淌。

   一个穿着性感的火辣女人举着酒杯过来跟他搭讪,男人唇线极淡,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 女人自讨没趣,悻悻离开。

   申子俞刚过来便瞧见这一幕,笑着调侃:“沛哥真不解风情。”

   姜沛继续喝着酒,不屑搭理他。

   申子俞在他对面位置坐下,很有闲心地问他:“蹦极体验怎么样,跟兄弟分享一下?遂哥说你有艳遇,我瞧你这闷头喝酒的架势也不像啊。”

   姜沛下颌线条绷着,声音淡得不见情绪:“要么喝酒,要么滚蛋。”

   申子俞一怔,笑了声:“在我的酒吧喝着我的酒,还冲我这个老板嚷嚷,估计也就你了。”

   姜沛原本给他倒了一杯,不料他屁话一堆让人心烦。

   他把那杯酒拿起,又倒回自己杯子里: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   申子俞看他一眼:“有心事?”

   姜沛不语。

   不远处,身材颀长的男人阔步而来,灯光勾出他清隽深刻的脸廓,气质内敛沉稳。

   刚一站定,他望着姜沛跟前的酒瓶,漫不经心地调笑:“说好找我喝酒,怎么自己先喝上了?”

   听见声音,申子俞率先站起来,小声道:“都喝老半天了,我那边还有事情要处理,就盼着你来呢。”

   尹遂拍了拍申子俞的肩膀:“你去吧,这边有我。”

   申子俞走后,他脱掉身上的风衣外套搭在沙发靠背,在姜沛对面坐下。

   拎起旁边的酒瓶在跟前的杯子里倒了点,红色液体滑过透明杯壁,漾起细微波澜。

   他白皙修长的指尖捏起酒杯,轻轻摇晃几下:“怎么刚回来就喝酒,一副失恋被甩的样子。”

   姜沛身形稍滞,冷峻的脸上染上一抹深沉。

   片刻后,闷头又喝了一杯。

   尹遂看着他的反应,眉尾轻挑:“被我说中了?”

   他饶有兴味地身体微微前倾,“看来你这次出差过程很不平凡,有没有兴趣说给我听听?”

   姜沛睇他一眼,鼻端传来一声轻嗤:“尹总自己孤家寡人一个,怎么好意思管别人的事?”

   尹遂不以为意地抿了口酒:“听你这口气,果然是情伤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他不说尹遂也没一直追问,主动举起酒杯陪他喝酒。

 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

   姜沛原本独自就喝了不少,如今没喝几杯,大脑便在酒精的麻痹下有些沉重起来,胸口也闷闷的,心上莫名还涌上一股燥。

   耳边的音乐换了一首又一首,他有些嫌弃地开口:“你说申子俞脑子是不是有问题?”

   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,尹遂不解地看过去:“他得罪你了?”

   姜沛道:“来酒吧当然就想图个开心,奏的音乐却如此伤感,你说这不是赶客吗?活该他生意不好!”

   尹遂不由笑了:“这么平静舒缓的小调能被你听出伤感来,你不得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?”

   姜沛不知想到什么,垂下眼睑,灯光下鼻梁高挺,脸色带了些冷凝。

   他继续倒酒,又喝了一杯。

   许是憋太久了想找人聊聊,他逐渐说起最近的事:“我在鹤桥古镇遇见个女孩。”

   尹遂脸上没什么惊讶的神色。

   两人大学认识到现在,姜沛的脾气秉性他还算了解。

   他绝不会独自一人拿着情侣票去欢乐谷,那么要面子的人,万一被工作人员误会失恋了怎么办?

   既然去了,肯定身边有个女孩。

   “然后呢?”

   “然后――”姜沛要出口的话到嘴边打了个转,“我把她睡了,不想负责,就回来了。”

   尹遂:“?”

   摸着下巴打量姜沛这副眉头紧蹙,一心买醉的伤感模样,片刻后,尹遂问:“你这话,我是不是应该反着听?”

   姜沛:“?”

   尹遂若有所思着:“她把你睡了,不想负责,跑了?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第 17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