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4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4 章

   杨舒不知道姜吟在家里聊这种话题怎么会嗓门大的, 不过也懒得跟姜沛刨根究底。

   捧着红糖水又喝两口,温热中带着丝丝甜味, 顺着食道入腹后, 身上的肌肤似乎也一寸寸重新有了温度。

   “肚子饿不饿?”姜沛扫了眼腕表,已经晚上八点钟,“晚上吃饭没有?”

   杨舒摇摇头。

   下了班就回来躺着了, 昏昏沉沉躺到现在。

   原本也不觉得饿, 如今被他一问,肚子里好像是有点空。

   把她手上的水杯接过来, 放在旁边, 姜沛道:“食材我都准备差不多, 还煲了鸡汤, 你再躺一会儿, 马上就能做好。”

   杨舒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   ―

   姜沛走后, 杨舒睡不着,拢着被子倚在床头。

   外面偶尔有动静传来,整个房子似乎都显得不那么冷清了。

   今天晚上姜沛会来, 杨舒很意外。

   以前每次狼狈脆弱的时候, 好像都自己一个人挺过去。

   她甚至快要不记得, 上一次这么被人惦记着, 是在什么时候。

   好像是在杨玄耀入赘豪门之前。

   那时候他做过几天小生意, 每天早出晚归,但凡挣些小钱, 就先想着给她买好吃的。

   她稍微有点头疼脑热, 他就着急上火, 围着她团团转。

   那时候的杨玄耀,还是有点做父亲的样子的。

   后来进了豪宅, 他迷失在奢华享乐的生活里,在外面挺直腰杆,狐假虎威,到家里对着女人卑躬屈膝,阿谀谄媚,就差跪下了。

   杨舒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,可他偏偏乐在其中。

   渐渐地,甚至忽略掉了有她这个女儿。

   杨玄耀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别惹事,对你何阿姨恭敬点,不然咱们父女就得被撵出去了。”

   杨舒不知道,到底怎么样才算别惹事。

   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做个哑巴了,可是何问琴不喜欢她,她走路、吃饭,甚至呼吸都是错的。

   她在餐桌上不小心筷子磕到饭碗,出了点声响,何问琴发好大一通脾气,罚她站在一旁不许吃饭。

   杨玄耀在一旁陪着笑脸,说小孩子饿一顿没事,是得学点规矩,不然招人不待见。

   严乐彤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来,杨玄耀第一反应是捂住她的嘴,然后压低声音说:“别哭出声,你何阿姨正休息呢,她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

   他只图自己逍遥快活。

   根本不在意自己女儿,每天在何家过着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 或许在杨玄耀看来,她只要能活着就好。

   杨舒那时候总在想,如果她是住在孤儿院,兴许也不比现在过得惨。

   有些事想起来就头疼,杨舒也没了困意,掀开被子,趿着拖鞋去外面。

   姜沛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,灯光映着他挺拔颀长的背影。

   有些冷,她扯过沙发上的小毯子披在身上,慢慢走向厨房。

   听见动静,姜沛朝这边看了眼:“怎么不躺了?”

   “睡不着。”她倚着门沿,盯着男人流畅俊朗的侧脸轮廓。

   “沛哥,你这人吧相处久了其实优点也挺多,会做饭,也会照顾人,但是之前怎么就没谈过恋爱?是不是嘴巴太得罪人,人家女孩子还没来得及了解你,就已经望而却步了?”

   姜沛在打鸡蛋,没回头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谈过?”

   杨舒撇撇嘴,没过脑地脱口而出:“你要是谈过,第一次接吻能那么笨拙,那天晚上还险些找不到地方?”

   话音刚落,厨房内气氛陡然间静了两秒。

   姜沛缓缓侧目,望过来的眼眸幽若寒潭,又暗藏几分汹涌。

   他就那么静静盯着她,一语不发,却给人很强的压迫感。

   杨舒嘴角微扯,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,视线躲闪着移向别处:“好香啊,你做了什么好吃的?”

   那道炽热的目光还落在她脸上,一语不发。

   杨舒耳尖有些红,感觉在厨房待不下去,果断转身往外面走:“肚子疼,我再去躺会儿。”

   好烦啊,想找他说说话,一开口居然把天聊死了。

   还说姜沛嘴巴不会说话,她这嘴怎么也成这样了?

   传染!

   肯定是姜沛传染给她的!!

   钻进被窝里,杨舒实在不想回忆刚刚那场尴尬的交流,索性捞起手机打游戏。

   一局刚结束,姜吟突然给她打了电话。

   瞥一眼手机上方的时间,杨舒有些疑惑地点了接听:“姜姜,怎么了?”

   姜吟道:“我刚刚拍摄结束,听说你不舒服早早回去休息了,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
   “睡了一觉,现在好多了。”

   “你每次生理期都难受,估计一直躺到现在没吃晚饭吧,我给你带了点吃的,现在在去你家的路上。”

   杨舒瞳孔一缩,蹭地从床上跳了下来:“你,你要来我家?”

   “我得看看你啊,怎么了你反应这么大?”

   被姜吟一问,杨舒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   她抚着心口,脸上堆着笑,差点语无伦次:“不是反应大,我就是看现在挺晚了,你刚忙完拍摄肯定很累,你来看我我怎么好意思呢?晚饭好应付,我自己做点就行了。”

   “这有什么啊,我今天开着车呢,也没多远的路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   姜吟把着方向盘,看了眼前面的小区,“我已经到小区了,马上就到,在家等着我。”

   对方结束了通话,杨舒内心犹如万马奔腾。

   她急冲冲奔向厨房,给姜沛报信儿:“沛哥,姜姜来了,你快点走!”

   姜沛刚把煎好的鸡蛋装盘,闻声瞥她一眼,跟没事人似的:“她来干嘛?”

   “估计助理跟她说我今天肚子不舒服,姜姜不放心,就说来看看我。”

   杨舒心急如焚,见不得他的墨迹样,主动上前帮忙把围裙解下来:“人已经到小区了,马上就到,你赶紧去换鞋。”

   在杨舒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,姜沛洗了手,从厨房出来。

   顺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。

   杨舒十分理性地跟他分析着:“姜姜平时来都把车停在单元楼下,她肯定从一楼上电梯,你待会儿直接走地下车库,这样你们就碰不见了。”

   趁着姜沛换鞋,她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朝外面看了眼。

   电梯上方,红色的数字不断变大,越来越接近她这层。

   她“砰”地把门关上:“卧槽!”

   听见她说脏话,姜沛拧眉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杨舒哪里顾得上这些,此刻眼神近乎绝望:“估计姜姜已经上来了,你走不掉了怎么办?”

   她眼神在屋里扫一圈,“要不你跳窗?”

   姜沛眼皮跳了跳:“这么高的楼层,你让我跳窗?”

   仔细一想,是不太行。

   都怪姜沛刚才墨迹,把事情搞成这样。

   门铃声叮咚作响,姜吟已经到了。

   杨舒实在没办法了,推着他小声道:“那你回卧室吧,先别出来。”

   门铃声又响起,杨舒忙应一声:“来了!”

   看姜沛进卧室关上门,杨舒做了个深呼吸,把门打开。

   姜吟提着饭进来:“肚子还疼吗?”

   杨舒笑着摇头:“不疼了。”

   姜吟把手上漂亮的小盒子递过去:“给你买了草莓小蛋糕,知道你这时候最喜欢吃甜。”

   她正要换鞋,看到旁边放着一双男士拖鞋,笑意微僵。

   杨舒也登时呆住,嘴角微微抽搐,脑子在刹那间一片空白。

   姜沛怎么没把鞋收起来?!

   姜吟仍盯着那双鞋,两秒后,很欣慰地看向杨舒: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有安全意识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吟并没多想,换了鞋往里面走:“我看到网上说,女孩子一个人住,一定要在家里放一双男士拖鞋,这样有贼人进来也会忌惮一些。等我将来搬了新家,我也得买一双放着才行。”

   杨舒提起来的心又放下,掌心都是汗,她蹭了下衣服的边缘,莞尔接话:“我也是在网上看到,所以刚买了一双。”

   她笑说着,把姜吟带来的小蛋糕拿去餐桌上。

   姜吟闻着味儿走向厨房:“好香啊!你是做饭了吗,什么好吃的?!”

   杨舒脊背微微僵滞片刻,余光看向卧室的方向。

   她也不清楚姜沛做了什么,一时间不好回答,含糊其辞:“就随便做了点。”

   “这也叫随便做?已经很丰盛的好吗,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?”

   “没喜事,就是突然想吃了,自己做点。”杨舒缓步走过去,见姜吟打开小砂锅的盖子,轻嗅几下,她馋得用勺子舀了点鸡汤。

   品尝过后,姜吟很赞赏地回头冲杨舒竖起大拇指:“好鲜呀,咸淡刚刚好。”

   “我本来还担心你身体不舒服,肯定不会起来找吃的,没想到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你居然还挺会照顾自己的。”姜吟感慨着,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不用过来跑一趟了。”

   杨舒脸上挂着笑:“我吃了点药,感觉肚子没那么疼了,所以起来做了点。”

   姜吟看着那几盘已经炒好的菜,有煎蛋、红烧豆腐、还有份蒜香牛肉。

   这量挺大,杨舒一个人应该也吃不完吧?

   她惦记杨舒的身子,拍摄结束就买了小蛋糕往这边来,晚饭也还没吃,此时闻着香味儿不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。

   肚子也很合时宜“咕咕”叫了两声。

   杨舒去拿碗,笑着说:“你没吃饭吧,要不然一起吃?”

   “好啊好啊,我早就饿了!”姜吟眸子晶亮起来,主动帮她把饭菜端去餐桌上。

   看着挺丰盛的饭菜,姜吟说:“你早就应该这样了,这才像是过日子的。之前总是一个人随便凑合,时间久了身体怎么能扛得住?即便是一个人,也要好好对自己。”

   姜吟说着,先给杨舒盛了碗鸡汤递过去,又给自己盛一碗。

   第一次吃杨舒做的菜,姜吟挺期待的,迫不及待先一样尝一口。

   她细细品着又,心里有点诧异:“我一直不知道,你这么会做饭,而且味道好好吃,跟我哥做的差不多。”

   杨舒刚喝了口鸡汤,被她这话呛得偏头咳了好几声。

   姜吟赶紧给她递餐巾,关切地问:“是怎么了,没事吧?”

   舒眼神躲避着不敢看她:“没事,就是不小心呛了一下。”

   她瞅一眼桌上的菜,随口胡诌,“我也确实不太会做菜,这些是刚刚刷小视频看到的教程,一时手痒,就跟着学做一下。做得好可能是巧合吧,下次就未必是这个味道了。”

   姜吟不这么认为:“第一次做味道就这么好,已经说明你有天赋了。我哥做菜的次数比你多,他也就做成这个水平。”

   杨舒心里七上八下的,捏着汤匙喝了口鸡汤,笑笑:“没有吧,我觉得沛哥做的菜更好吃,我这个就是运气好。”

   姜吟摆摆手:“你是不知道,我哥平时在家,让他做顿饭都是敷衍的,还没这个好吃。”

   她指指桌上的菜,“一般我哥能做成这种程度,都是很用心了。这么一比较,他厨艺八成还不如你呢。”

   “对了。”姜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跟杨舒道,“我下周有一个广告拍摄,摄影基地在市区,如果住在C大时间上来回比较赶,买的房刚装修完还没来得及入住,到时候可能得在你这儿借住几天。”

   姜吟说的这个项目杨舒是知道的,拍摄地离杨舒的住处比较近。

   原本这个广告凌姐是安排给杨舒的,但是她手上的活还没结束,这才让将姜吟接下来。

   说起来还算姜吟帮了她的忙呢。

   杨舒点点头:“好啊,本来平时也就我一个人,你要是搬过来咱们俩还能做个伴。”

   姜吟欣喜地笑: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,那咱们就说定了。”

   晚饭后,姜吟主动起身帮她收拾桌上的餐盘。

   杨舒猜测姜沛应该还没吃,拦住她:“先放这儿吧,晚点我来收拾就好。”

   姜吟说:“现在收了,一会儿我走的时候顺便帮你把垃圾扔下去,你不就不用白跑一趟了?”

   杨舒压下心虚,摸了摸肚子,笑言:“我都吃撑了,扔垃圾的时候顺便散散步。”

   姜吟点头:“那也行。”

   想着杨舒一个人在家,怕她无聊,姜吟也没急着走,在客厅坐着陪她聊天。

   杨舒口袋里手机嗡声震动,她摸起来瞟了一眼,警惕地看了眼旁边的姜吟。

   见姜吟拿着遥控器在选电视,她才抽空去看姜沛发来的微信。

   一条狗:【让她赶紧走。】

   杨舒看到消息有些无语。

   哪有这样说话的,姜姜才来没多久,这人就不会先自己待着?

   都这么晚了,姜吟工作那么忙跑来看她,杨舒心里是很感动的。

   如果不是姜沛今晚上还在这儿,她就直接开口留姜吟住这里了,省得大晚上开车回去麻烦。

   她看一眼那条消息,没回复,手机重新收起来。

   姜吟选了个综艺,朝杨舒看过来:“这个节目你看了吗,还挺搞笑的,我这几天在追。”

   杨舒说没看,姜吟兴致勃勃给她讲这个综艺的看点。

   两人窝在沙发上,靠在一起聊得正高兴,姜吟手机铃响。

   她瞥了一眼备注,嘴里嘟囔一句:“这么晚了,我哥怎么给我打电话?”

   点绿色的按钮接起来,耳边传来姜沛冷冷淡淡的声:“在哪儿呢?”

   姜吟看了眼杨舒,说:“我在……”

  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那边姜沛道:“现在回家,有急事。”

   “什么事?”

   根本不等姜吟细问,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吟一时有些无语,莫名其妙给她打电话,还不说清楚原因。

   什么毛病?!

   怕真有什么事,而且天也不早了,姜吟收了手机从沙发上起身:“舒舒,你自己早点休息,我得先走了。”

   杨舒亲自送她:“那你自己开车慢点,你下周不是要来住么,我这两天把屋里收拾一下,给你腾半个衣柜出来。”

   “谢谢宝贝!”姜吟给她一个飞吻。

   换了鞋从屋里出来,进电梯后,她给杨舒挥手,“外面冷,你赶紧回屋吧,晚上睡前记得烧点热水放床头。”

   杨舒点头应着,亲眼看电梯下行到1楼,这才转身回屋。

   姜沛打开门从卧室里出来,脸色阴沉沉的:“那丫头可真磨叽。”

   走到餐桌,看着两人吃剩下的饭菜,那张冷峻的脸越发沉得厉害。

   辛辛苦苦忙活到现在,想陪他家女朋友吃个晚饭。

   现在倒好,给别人做了嫁衣。

   他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下,唇抿着,下颌线条绷起凌厉的弧度,轻皱的眉头明显暴露着此刻的不悦。

   杨舒走过来,替姜吟说好话:“姜姜也是好心来看我,他又不知道你在这儿。”

   她看向姜沛,“你这么打电话把她叫走,她回去发现你没在家,你怎么跟她交待?”

   “到时候再说。”姜沛不以为意。

   杨舒耸了耸肩,也不多管。

   见桌上的菜有些凉了,她问:“你还没吃呢,不然我去帮你热一下?”

   姜沛淡淡瞥一眼,兴致缺缺:“你们俩都吃过了,我现在吃个什么劲儿?”

   杨舒噗嗤笑出来:“姜姜可是你亲妹,不就吃点你做的菜的,至于这么小气?”

   盛鸡汤的盅是保温的,杨舒拿只碗给他舀了点:“不吃东西就喝点鸡汤吧,刚刚姜姜夸你煲汤好喝呢。”

   说到这个,杨舒松一口气地道,“我原本还怕她能尝出这是你的手艺呢,幸好没有。”

   姜沛轻嗤一声:“我又不常给她做,她哪有那本事。”

   他今晚这鸡汤煲的用心,比在家里做的味道好。

   不过姜吟半路杀过来,搅了他的兴致。

   姜沛看着杨舒送过来的那碗鸡汤,碰也不碰。

   杨舒一时无言。

   这么大人了还赌气?

   不至于吧。

   “不吃东西你不饿吗?”杨舒余光看到桌子另一端放着的精美小盒子。

   那是姜吟来时给她带的草莓蛋糕,刚刚她和姜吟一起吃了晚饭,这蛋糕就还没拆开。

   杨舒手臂伸过去,把小蛋糕拿过来拆开。

   巴掌大一小块,两颗红宝石一般的草莓嵌在蛋糕上方,旁边还有一朵精致的小花,娇艳欲滴。

   小蛋糕分了好几层,散发着诱人的甜香。

   是杨舒和姜吟平时经常去买的那个牌子。

   “你要不吃点蛋糕吧,这个牌子的蛋糕很好吃,甜而不腻,吃了心情会很好。”杨舒说着,把那块蛋糕往姜沛那边推了推,“真的好吃,你尝尝?”

   姜沛神色淡淡:“今晚上就这样打发我?”

   自己忙活大半天的晚饭,最后却没吃上。

   仔细想想,杨舒也觉得姜沛有些惨。

   她好脾气地问:“那你要我怎么补偿你?”

   思索着,她道,“我去给你煮点面吃?”

   “不用。”知道她今天身体不适,姜沛也没那么难伺候。

   他下巴一抬,示意桌上那块蛋糕,“过来,你喂我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“不愿意?”见杨舒坐着不动,姜沛皱眉,“那算了。”

   “不是啊。”杨舒忍着笑起身过去,“我就是在想,你这样算是撒娇吗?”

   话音刚落,她人被姜沛按坐在大腿上。

   男人沉着脸,有些不满:“你俩吃了我做的菜,现在我提的要求过分吗?”

   杨舒赶紧摇头:“不过分,一点都不过分。”

   她用勺子挖了一块蛋糕,喂给姜沛,“怎么样,好吃吧?”

   “一般吧。”他面无表情地咽下去,嘴巴又凑过来,“再喂一口。”

   还挺傲娇。

   杨舒忍着笑继续投喂他,感觉自己像养了个宠物似的。

   “对了,姜姜说下周要来我这儿住几天,到时候你就先别过来了,免得你们撞上,就不好交待了。”

   姜沛眉心蹙起,似乎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:“我想见你怎么办?”

   “就几天而已,哪那么着急,说得跟离了我你就活不了一样。”杨舒才不信自己在他眼里这么重要,估计就想着那点事了。

   她发现姜沛自从开了荤,在这方面的自制力确实不太行。

   除了生理期以外,他简直一天都不落下。

   等下周她生理期就结束了,姜吟如果住进来,他自然就不乐意。

   “你实在想的话,就自己用手。”她建议道。

   姜沛差点被她呛到。

   每次说这种话都面不改色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。

   她又送了口蛋糕过来,姜沛握住她的手腕,把她手里的蛋糕接过来放回桌上。

   指腹扫过她白皙的脸颊,姜沛在她脸蛋上捏了下,一时间哭笑不得:“杨舒,你一个女孩子,脑子里怎么总是……以前美术课上颜料吃多了?”

   他声音慵懒,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。

   杨舒脸蹭地红了下,打掉他的手。

   “我为你着想,你怎么还说我?”杨舒睇他一眼,“你这是被我戳破,自己不好意思了,所以才数落我的吧?我就不信,你以前没这么干过?”

   姜沛笑意僵了下,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,他淡淡回应:“没有。”

   杨舒不信:“除非你发誓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“不敢发誓吧?”杨舒得意地翘起嘴角,“那就说明我猜对了。”

   头顶吊灯映着她精致秀气的五官,她眉尾轻挑,清澈漂亮的眼瞳里是恣意的笑。

   她坐在他膝上,两条腿也因为心情的愉悦而踢来晃去。

   拖鞋被她踢掉在地,露出光洁莹白的小脚丫。

   圆润饱满的指甲盖上,是红色的指甲油,上面闪着细碎的钻,在灯光下格外亮。

   姜沛环上她的腰,吊儿郎当地笑:“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,今天晚上就可以试试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姜沛散漫倚着靠背,饱含深意的眼神凝视她片刻,把玩着她纤细好看的手。

   “不过,”他点了点她的掌心,凑在她耳边,声音莫名缱绻起来,“是你来。”

第 34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