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72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72 章

   入秋后天气日渐凉爽, 外面树上的叶子金黄,风一吹盘旋着往下落。

   杨舒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, 行动也比之前笨拙。

   国庆假期里姜沛哪也没去, 就在家陪着她。

   这天晚上洗漱过,杨舒挺着肚子慢慢躺下去,忽然间哎呦了一声。

   姜沛正拿Pad处理一些邮件, 闻声将pad放在一旁, 关切地看过来:“怎么了?”

   “没事,突然被踹了一脚。”

   姜沛倾身凑过来, 侧耳贴在她肚子上听了听:“还没出来呢就不老实, 等把他生出来, 我帮你收拾他。”

   杨舒说:“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, 感觉跟开盲盒一样。”

   “那不是挺有趣的。”姜沛在她肚皮上亲一下, 深情款款的眸光扫过来, “如果是女儿,以后我保护你们,如果是儿子, 以后我们俩保护你。”

   杨舒心底像抹了蜜, 不由莞尔:“不早了, 睡觉吧。”

   姜沛关了灯, 躺下来抱住她。

   他很规矩, 每天晚上除了抱着她睡觉,不干别的, 格外禁欲。

   他收放自如, 跟之前天天晚上折腾他的姜沛简直判若两人, 杨舒有时候总是恍惚,觉得她家老公是不是被什么给附体了。

   胡思乱想着, 杨舒不知不觉便睡着了。

   迷迷糊糊间,她是被身旁的手机震动声吵醒的。

   她睡眠浅,睁开眼看到是姜沛的手机,推了推他:“老公,好像有人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 姜沛长臂一伸,捞起手机接听放在耳畔:“什么事?”

   手机里隐约有声音传来,杨舒没听清,姜沛睡意却醒了大半,神色凝重地从床上坐起:“嗯,我现在过去。”

   收了手机,他看向杨舒:“姜吟要生产了,我送爸妈去医院。”

   杨舒仔细一算,姜吟预产期确实在这几天:“那你赶紧去,姜姜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 姜沛站在床边穿衣服:“已经被尹遂送去医院了,还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

   他凑过来亲了亲杨舒的额头,安抚她,“我过去看看,自己在家好好的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姜沛匆匆离开后,杨舒也睡不着,脸上透着一丝担忧。

   她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心里盼着姜吟那边一切顺利。

   ――

   天快亮时,姜沛打来了电话,说姜吟生了个男孩,母子平安。

   杨舒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。

   姜沛上午从医院回来时,杨舒还睡着。

   昨晚睡的不太好,她现在在补觉。

   半梦半醒时,她感觉姜沛钻了进来,他动作很轻,杨舒还是睁开了眼: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 她声音带着惺忪倦意。

   姜沛应了声,手臂置于她脑后让她枕着:“早饭吃了吗?”

   杨舒轻轻点头:“我没起,吴姨直接端到房里来了。姜姜那边还好吧?”

   “嗯,挺好的,爸妈和尹遂都在医院陪着,我不放心你,就提前回来了。”

   杨舒想到他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,便道:“那你再睡会儿吧,下午咱们去医院看姜姜。”

   “嗯。”姜沛应着,主动抱住她,“你也再睡会儿。”

   夫妻俩这一觉睡到晌午,吃过午饭,姜沛开车两人一起去医院。

   姜吟生产完已经转入普通病房,小婴儿生得白净,很讨人喜欢。

   杨舒在医院陪姜吟聊了会儿话,她还在孕期,也没有多待。

   傍晚时分,姜沛捎带着送姜禀怀和梁雯回C大。

   回C大的路上,梁雯和杨舒在后座,姜禀怀坐副驾。

   梁雯说起姜吟和尹遂的儿子,因为早上出生的,叫黎昕,又问姜沛和杨舒给未出生的孩子起名字了没有。

   杨舒没剩几个月,就也该生产了。

   说起这个,杨舒叹了口气:“字典确实翻过,没想到合适的。”

   她偏头,“爸妈,要不然你们帮忙想想?”

   “怎么没有合适的,我不是想到过一个吗。”姜沛倏然插话。

   杨舒想到他给孩子起的名字,表情一言难尽。

   后面梁雯颇有兴致地问:“起了什么,我听听看?”

   姜沛道:“如果是女孩,就叫姜以,是男孩,就叫姜以则。”

   后面姜教授想了想:“以身作则那个以则?”

   “对。”

   姜禀怀沉吟着:“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,无规则不成方圆,做人就得时刻约束自己,明辨是非,做正确的事,将来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。”

   姜沛挑眉冲杨舒笑了下:“你看,爸都觉得我这名字起的好。”

   杨舒忍着翻白眼的冲动。

   姜沛当初说给孩子起名姜以或者姜以则,他可不是这么解释的。

   先前他们还是合约恋人的关系时,杨舒不许姜沛留宿,不许他跟自己盖同一条被子,老提醒他要遵守游戏规则,以则为本,以则当先。

   如今姜沛就说,要给孩子起名叫以则,让杨舒将来一喊到宝宝的名字,就想起自己当初怎么欺负人的,然后好好补偿补偿现在的老公。

   后来姜沛转念一想,以则不适合女孩子,便说如果是女孩,那就单名一个以字,杨舒自己心里知道什么意思就行了。

   反正说来说去,他自己想从孩子的名字中讨点好处。

   起名字幼稚又不靠谱的人,估计这世上除了姜沛,也没别人。

   送姜禀怀和梁雯到C大后,两人直接回樟华公馆。

   路上杨舒感慨:“以则这个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,总带着点不正经,不过刚才被爸一解释,确实有格局了不少,仔细一想,还挺适合给宝宝做名字的。”

   “我怎么不正经了?”姜沛骨节分明的手随意握着方向盘,漫不经心道,“按照我的解释,这个名字是纪念我们美好的曾经。”

   “哦。”杨舒意味莫名地点着头,“原来不许留宿,不许盖同一条被子,居然还是美好的曾经,那回头咱们可以继续保持。”

   “你这重点就有点歪了。”姜沛车子停在红灯路口,转过身来朝后面看一眼,“对我来说,跟你有关的记忆,都是美好的。即便我受了委屈,被你欺负,我也觉得是好的。”

   杨舒抬眼看过去:“老公,你说话真的很茶,这毛病千万别遗传给宝宝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杨舒的预产期在元旦前后,身边的人都关怀又忐忑地盼着。

   圣诞节刚过,12月27号的早晨,杨舒吃早饭时感觉到异常,大约每过三分钟,就会有规律地宫缩一次。

   情况不妙,姜沛当即送她去医院,半路上杨舒的羊水便破了,身上黏腻腻。

   她疼的额头冒冷汗,一张小脸煞白。

   之前上过育儿课,杨舒在后座把靠背垫在身体下面。

   姜沛透过镜子朝后面看一眼,面色凝重:“怎么了?是不是很难受?”

   “没事,你专心开车,注意安全。”

   姜沛努力让自己保持淡定和清醒,又踩了点油门。

   到医院,姜沛丢下车抱着她一路狂奔,有护士看到情况,连忙推着床过来。

   无痛针要宫口开到三指才能打,前期杨舒只能在待产室。

   疼痛一点点加剧,她身上冷汗涔涔,一波又一波的往外冒,连呼吸都是痛的。

   姜沛在旁边看着,心痛又无力,一直紧紧抓着杨舒的手,不时给她擦汗,眼角泛着微红。

   他好像一下子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,看起来像个六神无主的孩子,所有的精力和心思全扑在杨舒身上。

   直到宫口开了,无痛针打进去,杨舒整个人才像活过来一般。

   她安抚姜沛:“没那么疼了。”

   直到杨舒被推进产房,姜沛才后知后觉想起来,还没给姜禀怀和梁雯打电话。

   最近江彻也在长莞,说杨舒有情况要告诉他,他也一直没顾得上。

   姜沛走去楼梯间,拨通电话。

   其他人赶到时,杨舒还没生下来。

   江彻挨着姜沛在长凳上坐下,望着产房的那道门,见姜沛绷着脸一语不发,他拍拍他的肩。

   产房的门在此时开了,护士抱着孩子出来,笑着说母子平安,宝宝很健康。

   大家齐齐围了上去。

   看到后面被人推出来的杨舒,姜沛迎上去,她看起来很虚弱,有气无力的。

   姜沛握住她的手,亲了亲她的指尖。

   从产室转移至普通病房,他始终在旁边陪着。

   杨舒问:“孩子呢?我刚才恍恍惚惚的,是姜以还是姜以则?”

   “姜以则。”

   对杨舒来说,男孩女孩都好,也没什么太大感觉,又问:“像你还是像我?”

   “……还没仔细看,不清楚。”

   正说着,梁雯抱了孩子走进来。

   看见他们俩,梁雯笑着道:“快来看看小宝贝,长的太可爱了,跟姜沛小时候长得太像了。”

   梁雯把宝宝放在杨舒怀里。

   杨舒和姜沛满怀期待地看过去。

   两秒后,两人对视一眼,又看了看孩子,谁都没说话。

   梁雯笑着问:“怎么样,咱们家宝宝可爱吧?”

   又跟小姜以则说,“以则,你看你爸妈看到你都不说话了,估计是太高兴。”

   小婴儿先前一直在羊水里泡着,此时浑身上下皱巴巴的。

   杨舒和姜沛两人默默看着,半晌后,杨舒先叹了一声:“这孩子,拉低咱们家颜值了。”

   姜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:“他目前沦为全家最丑。”

   杨舒说:“慢慢长开会好看一点吧。”

   姜沛:“应该是,不过咱们俩已经是颜值巅峰了,他想要超越恐怕有点难。有这么优秀的爸妈,也是他的福分。”

   杨舒反应过来什么,扭头:“妈说宝宝跟你小时候很像,原来你小时候也这么丑吗?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杨舒脸上逐渐自豪:“我就不一样了,我一出生就特别漂亮,仙女似的。”

   姜沛amp;amp;姜以则:……

第 72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