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江凌X傅文琛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江凌X傅文琛

   元宵节过后, 童童开学,保姆林嫂也从老家过来了, 江凌的生活回到之前的节奏和状态。

   但和之前, 似乎又有点不一样。

   傅文琛像是真的在追她,江凌经常收到鲜花。

   她有时候很晚才下班,从办公楼里出来, 会意料之外看到傅文琛的车来接她。

   入了春, 长莞日渐温暖,柳树吐露娇嫩的新芽。

   冬日里南飞的候鸟归来, 风抚过面颊时温暖柔和, 裹挟着淡淡的花香, 沁人心脾。

   这天周六, 江凌有应酬, 让傅文琛带着童童出去玩。

   应酬结束已经很晚了, 江凌今晚喝酒有些多,和助理一起从包厢出来时,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   助理小杨把手机给她:“凌姐, 刚才酒局上你手机响了几次。”

   江凌接过来看一眼, 是傅文琛打来的。

   半个多小时前还给她发过微信, 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去, 又问她会所的地址在哪, 要来接她。

   江凌收起手机,和小杨一起往电梯方向走。

   进电梯, 小杨按了一楼, 问江凌:“傅律师看起来挺担心的, 不回一个吗?”

   江凌指腹揉按着眉心:“回家路上清醒一些再回吧,今晚酒喝得有点多了。”

   提起这个, 小杨忍不住道:“您是女士,那群人也不让着点,一直让喝酒,我代您喝他们还不让,也太烦人了。”

   江凌说:“喝点酒怕什么,想要回报哪有不付出的?生意拿到了就是值得。这部电影是少有的大制作,还未开拍网上就反响很大了,咱们能同时拿到宣传照和定妆照,对以后工作室的发展是很有利的。”

   从电梯里出来,两人一起去往泊车区。

   司机已经提前停车在那边,助理上前帮江凌打开后车门。

   还未坐上去,江凌包包里手机铃又响。

   她摸起看一眼,还是傅文琛打来的。

   出来吹吹风,脑子稍微清醒了些,江凌调整一下状态,接听将手机放在耳畔:“怎么了?”

   她尽量让自己说话听起来没有醉意,不过那边傅文琛还是听出了端倪:“喝很多酒?”

   江凌:“没有啊,就喝了一点,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,马上到家,童童睡了没?”

   傅文琛:“你转身,往后看。”

   “?”江凌狐疑地转过身去,便见不远处一辆车子旁边,站着一抹颀长的身影。

   他把举在耳边的手机收回来,唇角轻勾,朝她挥了挥手。

   江凌险些以为自己酒醉看花了眼,睫毛眨巴几下,她问旁边的助理:“小杨,那边的人是谁?”

   不等小杨接话,傅文琛已经迈开长腿走了过来。

   他伟岸的身姿站在她跟前,微微俯首:“你自己看看我是谁?”

   离得近了,江凌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看错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会所?”

   “我找姜沛问了杨舒。”

   “……哦。”

   傅文琛看向旁边站着的助理,微微颔首:“我送她回家,可以吗?”

   他经常去公司接江凌,小杨早就熟悉了,也隐约知道两人的关系。

   见江凌没有拒绝,小杨很乖觉地点头:“可以啊,那就麻烦傅律师了。”

   傅文琛扶住她,带她回自己车上,打开副驾的车门。

   给她系安全带时,傅文琛嗅到她身上的酒气,微微拧了下眉:“刚刚连我都认不出来,喝了多少?”

   江凌脸颊红扑扑的,眼神稍显迷离,嘴上却道:“应酬哪有不喝酒的,都是为了工作而已。也没喝太多,还行吧。”

   傅文琛看她一眼:“总归是不太安全,以后尽量少喝一些,平平安安才最重要。”

   “我的背景摆在那,也没人敢对我有歪心思。”

   “话虽这么说,这样的酒局还是要少喝点,别让我担心。就算为了工作,也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,不能太拼。”

   江凌掀起眼皮,忽而问他:“傅文琛,你知道我为什么成立摄影工作室吗?”

   傅文琛被问的一时答不上来。

   之前两人在一起时,江凌说要一直做个摄影师,拍点自己喜欢的作品,就很开心。

   后来她开了工作室,成了老板,把工作室开的有模有样,确实令他惊讶。

   江凌深深看了他一眼,自嘲地笑:“你当初执意跟我离婚,我就想着,你肯定觉得我不能吃苦,也帮不了你什么。我就是想证明给你看,我什么都能做,不是你的负担,更不怕吃苦。”

   傅文琛脸上的表情明显怔住,心好似被什么突然揪扯了一下。

   他薄唇动了动,正欲说些什么,江凌又道:“不过做起来才发现,自己付出努力,然后看着工作室越来越好,让人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 她偏头看向窗外,岔开话题,“先回家吧,童童呢?”

   江凌没给他接话的机会,傅文琛梗在喉头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。

   他发动引擎驱车驶离会所,才缓声道:“白天带童童去动物园了,晚饭后林嫂在家看着他,我不放心你,过来看看。”

   江凌睨他一眼:“听说男人只有在追人的时候,才是最殷勤的,如果追到手就不会这么上心了。”

   傅文琛把着方向盘:“我对你永远都上心。”

   “那可不好说。”

   傅文琛笑了笑:“你若真不放心,那就让我一直这样追你好了。”

   江凌对他的回答有些意外,侧目:“你不希望我早点答应你?”

   “自然是希望的。”傅文琛诚实地应着,又道,“不过对我来说,只要能天天看着你,和你说说话,我就已经很满足。你要是觉得我追你的时候更上心你,那我就一直追好了。”

   停在红灯路口,他缱绻幽深的眼瞳凝过来,“总之,我愿意拿出一切来守护你。你喜欢什么样,我就可以配合你变成什么样。”

   江凌也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别的,脸颊上的温度越发热了些。

   她现在才知道,傅文琛居然还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。

   她心跳的速度不受控制地快了些。

   “绿灯亮了,你专心开车吧。”她适时结束这个聊天。

   车厢内安静下来,车子在平坦宽广的大道行驶。

   江凌将车窗降下来一些,柔和的风吹拂着面颊,她肩头散落的长发随之摇曳。

   托腮看着外面向后奔跑的建筑,她又想起刚才傅文琛的那番话,眉宇一点点舒展开。

   风一吹,酒精的作用逐渐冒上头,江凌把窗户重新关上,歪头眯了一觉。

   醒来刚好已经到小区地下车库。

   傅文琛亲自送她回家,保姆林嫂过来开的门。

   闻到江凌身上的酒气,林嫂慌忙去厨房端提前准备的醒酒汤。

   江凌问:“童童呢?”

   “等不到您回来,已经睡了。”林嫂回着,端了醒酒汤从厨房出来。

   傅文琛主动接过:“不早了,你也去休息吧,我来照顾她。”

   傅文琛经常过来,林嫂已经习以为常,先行回自己房间,把客厅的空间留给他们俩。

   客厅的沙发上,江凌捧着傅文琛递来的醒酒汤喝了两口:“已经挺晚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,我没事。”

   “明天周日,不上班。”傅文琛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,“我看你把醒酒汤喝完了就走。”

   江凌其实没什么胃口,醒酒汤也喝不下,本来想支走他就倒掉的,谁料他居然不走。

   他该不会是瞧出了她的小心思吧?

   江凌没办法,只好皱着眉,屏住呼吸一口气把汤喝完。

   傅文琛接过空碗,被她的表情逗乐:“你这反应怎么跟喝药似的?”

   江凌急着回房间睡觉,再次下逐客令:“我喝完了,你回去吧。”

   傅文琛想了想:“明天有什么安排吗?”

   江凌说:“我一喝酒容易睡得久,醒来估计要到下午了,晚上和杨舒、姜吟一起吃个饭,刚拿下一个大单子,我们三个也要庆祝一下。”

   她这话,显然是没时间留给他了。

   傅文琛无奈叹了口气,心中生出些许不舍:“先前说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永远这么追你下去,现在想想,忽然有点反悔了。”

   他莫名其妙说起这个,江凌听完脸色拉下来。

   傅文琛喟叹道:“如果一直是个追求者的身份,虽然心里舍不得,却也不能留下来陪你。即便想吃姜吟和杨舒的醋,好像也没立场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傅文琛最后还是起了身:“去休息吧,明天我再来看你。”

   他走后顺便把大门关上。

   江凌还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想着他刚才的话,越回忆越觉得脸红耳赤。

   她拍拍发热的双颊,从沙发上起来,回房间洗漱。

   ――

   次日早上,江凌睡得迷迷糊糊时,隐约听到外面傅文琛和童童说话的声音。

   他昨天那么晚才走,今天一大早居然就过来了。

   江凌还是困,也没起,拢着被子翻了个身,不多时便又睡过去。

   再醒来已是午后。

   客厅安安静静没了声音,应该是傅文琛带着童童去玩了。

   童童好容易过星期天,总会比较黏人。

   以前江凌周末偶尔应酬喝酒,第二天也会强撑着早些起来,陪他玩一会儿。

   如今有了傅文琛带着,江凌感觉轻松不少。

   在床上又躺一会儿,她不慌不忙起来洗了个澡。

   林嫂在厨房忙碌,见她从卧室出来,端了提前准备好的饭菜。

   江凌在餐桌上坐下,问她:“童童呢?”

   林嫂说:“童童早上醒来就要找你,恰巧傅先生来了,就直接带他出去了。估摸着是怕童童吵着您休息,特地赶来的。”

   林嫂盛了汤给她,“傅先生其实挺关心你的,昨天你应酬到很晚没回来,他一直心不在焉的,不停顺着窗户朝楼下看。还问我你怎么这么辛苦,是不是之前也经常这样。”

   江凌捧着汤喝两口,好笑地抬头:“林嫂,你怎么也开始替他说好话了?”

   “我这是实事求是,也不算说好话。”林嫂在江凌家里做保姆几年,关系还算不错,便又多说两句,“童童嘴上喊着叔叔,我一瞧就知道,他心里早就承认傅先生这个爸爸了,盼着你们快些和好。”

   江凌捏着汤匙的指节微顿,沉吟少顷,随后才继续低头喝了口汤。

   ―

   傍晚江凌和姜吟、杨舒约了一起吃饭,庆祝拿下的新订单。

   她们去了一家常去的水煮鱼店。

   江凌昨晚酒喝太多,这次没有外人,她点的果汁。

   聊完工作上的事,姐妹三个举杯共饮,之后各自聊起彼此生活上的事。

   姜吟问江凌:“你和傅par还没和好呢?”

   傅文琛经常出现在公司园区门口,他和江凌的关系在公司早就不是秘密。

   至于姜吟和杨舒,知道的就更多一些。

   杨舒也看过来:“你打算让他追你多久?”

   傅文琛追起人来还挺殷勤的,杨舒听姜沛说,他最近都很少出现在律所了,铁了心要把人追回来。

   江凌捞了点鱼肉进自己盘里,默了会儿道:“追多久这种问题,其实我自己也没想过。不过他既然要追,那久一点应该也没事吧?”

   姜吟接话:“这么想也没错,他多追你一段时间,多少能抵消一些你心头的不满。”

   江凌心里其实也没什么不满了。

   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哪里会真的怨怪对方?

   即便真的心里有埋怨,更多的也是盼着那人能够温声细语哄自己两句。

   女人总是感性的。

   只要能感觉到他也是很爱自己的,就什么气也没有了。

   她只是不知道,该以什么样的契机和好比较合适。

   ――

   几场雨水下来,天气日渐暖和。

   傅文琛依旧经常接送江凌上下班,童童他也照顾的体贴周到。

   如果不是傅文琛晚上不住这里,童童依旧喊他叔叔,江凌有时候会有一种,两人已经重新在一起的恍惚。

   这天又是周末,晚饭后傅文琛和童童在客厅玩。

   江凌最近工作挺忙的,有些乏累,先回房间洗了个澡。

   洗过做完护肤,她把换下来的衣服拿出去洗。

   客厅里傅文琛在陪着童童玩积木,两人搭建了一个小房子,此时在装点室内的东西。

   她听到童童跟傅文琛说:“这是小佳爸爸妈妈的房间,大一点,旁边这个是小佳的儿童房,这里还有个亲子娱乐室,书上说,小佳每天都会和爸爸妈妈在晚饭后进行亲子活动,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美满又幸福。”

   童童翻着跟这个积木有关的故事书,全心全意地投入“小佳的家”上面,自己说了什么也没留心,江凌抱着衣服路过时,步子却明显顿住。

   傅文琛也错愕了一瞬。

   这个积木是今天傅文琛给他买的,并不知道这上面的故事。

   他不经意偏头,看到不远处的江凌。

  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相撞,又齐齐望向毫无察觉,全神贯注做自己事情的童童。

   他无意识说出的话,比他故意给江凌和傅文琛制造机会,更能直击两个大人的心灵。

   江凌望着儿子认真专注的侧脸,心蓦地疼了一下,随后佯装若无其事地进洗手间,把衣服丢进去。

   江凌关上门,独自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儿才出来。

   打开门,撞见傅文琛和童童在门口。

   童童打了个哈欠:“妈妈你怎么这么久,我要洗漱睡觉了。”

   江凌揉了把他的小脑袋:“妈妈带你洗漱?”

   “我来吧。”傅文琛主动开口,“你今天又加班忙了一天,挺累的。”

   想到一会儿傅文琛要给童童讲睡前故事,江凌点点头:“也好,晚点你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拿出来,要洗的。”

   说着,她侧身让他们俩进去。

   童童洗漱时,江凌去了客厅。

   那个积木小家的外框已经拼的差不多,但是里面的内饰繁琐,还没拼完。

   江凌走过去,盘腿在地上坐着,随手抓起地上的积木小块放在掌心,耳畔又响起童童玩积木时,捧着书念出的话。

   她怔忪地望着那些东西出神。

   其实对于童童不止傅文琛有亏欠,江凌也有。

   她当初选择把他带来了这个世界,却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   说到底,她有很大的责任。

   外面逐渐下起雨来,被风裹挟着的雨滴拍打着玻璃窗,在玻璃壁上落下一道道水痕。

   阳台上一扇窗户没关,寂静的客厅里传来刷刷的雨声。

   傅文琛把童童哄睡着出来,看到客厅独自坐着的江凌。

   他先去把阳台的窗户关掉,折回来坐在她旁边,视线和她一起落在旁边的积木上。

   傅文琛无声握住她的手。

   他的大掌宽厚,将她的手完全包裹住,力道不轻不重,带着安抚。

   江凌缓缓抬起眼眸:“他睡了吗?”

   “嗯。”傅文琛捏了捏她指尖,主动环抱住她,轻抚着她的脊背,“胡思乱想什么呢?他当时说者无心,别因为这个太自责。”

   江凌靠在他怀里没有挣扎,鼻子酸酸的,说不出委屈还是内疚,

   好一会儿,她哽咽道:“都怪你,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。你知不知道,我们娘俩一直都盼着你来找我们的……”

   傅文琛用力抱紧她,下巴蹭着她的侧颈,哑声呢喃:“都是我不好,怪我自以为是,却又不够自信,让你和童童受了委屈,罚我以后对你言听计从,慢慢偿还可以吗?”

   他捧起她的脸颊,指腹扫去她眼角的湿润。

   江凌红着眼道:“你说要一辈子对我言听计从,不能反悔。”

   “不反悔。”傅文琛帮她理了理碎发,“咱们家的家庭地位,不是一直都是你最大吗,以后也是,好不好?”

   江凌点了下头:“好。”

   她停顿一下,又解释,“我本来没打算轻易原谅你的,是看在童童的面上,我知道他一直盼着咱们和好。”

   江凌原本不着急和他的关系更近一步,可是今晚看到童童玩积木,她又很想尽快给他一个家。

   “那我明天要好好谢谢咱们的儿子。”傅文琛漆黑的眼瞳中浮现欣喜之色。

   他凝着她粉嫩的唇瓣,喉结微动,缓慢俯首过去。

   感受到他的意图,江凌身形微僵,心蓦地提了起来。

   她才刚说跟他和好,他这就亲她是不是也太急了?

   心里胡思乱想着,江凌却没躲避,看着他那张清隽挺秀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   唇瓣碰触在一起,触感温软中带着灼烫的温度。

   久违的亲密让江凌的心跳越来越快,她下意识揪住他肩头的衣服,睫毛簌簌颤了两下。

   脑海中浮现的,是之前两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。

   身体似乎是有记忆的,她依恋地闭上眼。

   他吮吻着她的唇,细细品酌着。

   不知何时,江凌被他压在了沙发上,舌顶开齿关闯进来。

   多年来的渴望如蚂蚁般滋生,爬遍全身的四肢百骸。

   强烈的思念深入骨髓。

   傅文琛的吻逐渐霸道,汹涌。

   江凌快要不能呼吸时,才被他大发慈悲地放开。

   他喘息着,深沉的眸光里清晰映着她的身影,嗓音温润缱绻地在她耳畔轻声道:“凌凌,我爱你。”

   江凌脸颊当即一片红润,她微垂眼睑,推了推他:“你该回家了。”

   好容易两人重新走到一起,傅文琛黏着她还来不及,哪里有心思在此时离开。

   若这时候走,他今晚怕是要睡不着了。

   傅文琛看一眼窗外:“雨挺大的,开车也不安全,收留我一晚上可以吗?”

   刚答应跟他和好,就被他亲着按倒在沙发上。

   如今还要住在这儿?

   这个发展,也太迅速了吧?

   江凌怔愣片刻,一时不知如何拒绝,结巴了一下:“没,没有多余能睡人的房间了。”

   江凌的这套房子不小,房间其实也是有的,但是里面都没床。

   客厅的沙发虽然能睡人,但傅文琛的身高来说,睡这里肯定不舒服。

   而且家里还有保姆呢,他睡在客厅也不太合适。

   江凌脑海中正想着这些,傅文琛已经提前想好了解决办法:“你的房间应该就行,童童的爸爸和童童的妈妈分开睡,对童童来说,就不是幸福的家庭了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江凌感觉今晚的傅文琛,脸皮似乎格外厚。

江凌X傅文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