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7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7 章

   被杨舒这么一问,姜沛反而有点不知如何往下接了。

   沉默两秒,他自负又狂傲地回一句:“当然没有,我若随便被你给轻薄了,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?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姜沛瞧着她的反应,莫名乐了:“怎么,你还挺失望的?”

   “也没有。”杨舒胡乱舔了下唇,审视男人那张帅气的脸,“我就是觉得,你这种自恋臭屁的人要是真被我强吻了,会不会哭着要我负责。”

   她脑补着,“那个画面,想想还挺带感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什么毛病?

   “水给你烧好了,我走了。”他大摇大摆离开房间。

   杨舒捧起手边的水杯,想到刚刚“钱二铭”哑口无言的样子,嘴角渐渐翘起来。

  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男人吃瘪。

   这人除了自恋点,别的方面倒还不错。

   关键还是脸和身材不错。

   水太烫,她重新放下,又捞起手机。

   昨晚上挂断电话后,杨玄耀还给她发了微信,她此时才看见。

   杨玄耀:【我知道很多话你不爱听,不过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,别天天忙工作,要为自己的将来着想。腾出时间来谈谈恋爱,找个知冷知热的人结婚,爸才能放心。】

   不耐烦看见这虚情假意的关心,杨舒直接关掉聊天界面。

   活了大半辈子的老男人了,天天嘴上恋爱结婚。

   可是到底什么样的婚姻是她应该拥有的?

   母亲去世的二十年里,杨舒看着父亲凭着谄媚和讨好搭上一个又一个富婆。

   从其乐融融到反复争吵,最后再被人家扫地出门。

   杨舒看都看腻了。

   她根本就不打算结婚。

   以后若能遇到个合得来的,又跟她一样有不婚的念头,她倒是可以考虑跟他谈场恋爱。

   不过这样的人,还形象外貌品质俱佳,满足她的所有期许。

   这世上应该不多。

   喉头有些发干发苦,杨舒端起水杯小抿了一口。

   温热的水漫在舌尖时沁入丝丝甜味。

   里面居然放了蜂蜜。

   杨舒低头看着手里的那杯水,神情稍显意外。

   “钱二铭”这个人满嘴跑火车,看着挺不靠谱,做事倒是挺细心。

   她捧起水杯,又喝了一口。

   ――

   下午姜沛在民宿院子里的躺椅上靠着,一摇一晃地十分悠闲。

   随意点开微博刷些新闻,要退出时,看到姜吟两分钟前转发了杨舒刚编辑的一条微博。

   微博上杨舒为中午直播的事道歉,并且将今天的直播推迟到晚上八点钟。

   姜沛手指抖了下,点开杨舒的微博头像。

   粉丝量还不少,好几百万。

   她的微博挺活跃,隔三差五会发一些风景照或自拍照,也会分享自己的拍照心得。

   姜沛百无聊赖,一条条往下翻。

   渐渐地,他感觉一道暗影从身后落下,将他整个人笼罩。

   几乎是出于本能,他手机息屏,扭头往后看。

   民宿老板双手抱臂,笑呵呵在他后面站着:“你怎么翻看人家那女孩的微博,对人家有意思?”

   “扯淡。”姜沛当即反驳,又解释,“我就闲着没事随便翻翻。”

   “随便翻翻就翻到人家微博了?还每张照片都点开看看?”

   “我在找她照片里的瑕疵,当然得仔细看。”

   姜沛手机装进口袋,往屋里走,“通过想象虚构事实,属于造谣,你最好注意点言辞。”

   老板:“……”

   姜沛回房打开电脑,助理已经把搜集到的案情资料发送至他的邮箱。

   忙起工作,就把其他事完全抛诸脑后。

   直到外面天黑了下来,他还在灯下忙碌。

   看着手头整理好的文件,他拿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你们江氏企业内部盘根错节,水挺深呐。”

   对面男人温温和和的:“有进展了?”

   “明天见面聊。”

   男人顿了下:“好,我明天过去接你。”

   姜沛靠在椅背上,手指随意敲着桌面:“让江总亲自来接我,我多受宠若惊?”

   “也是,那你打车吧。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放下手机,姜沛端着杯子接了杯水。

   坐下时看了眼时间,已经八点十分了。

   也不知怎的,脑海中倏而想起杨舒发的那条微博。

   今晚八点她要直播。

   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按照杨舒微博的指路链接,下载了直播软件。

   注册完成后,弹框提醒要输入ID。

   认真想了几个昵称填进去,全都已经被注册过。

   一时没了耐心,他随便一通输入,敲回车,昵称设置成功。

   姜沛盯着自己的ID名,深情感慨:“这名字,就是天意。”

   他找到杨舒的直播间进去,是一个电脑屏幕界面,杨舒正对着一组图片侃侃而谈。

   系统弹出软萌的语音提醒:欢迎“一看名字就很帅”小可爱来到舒姐摄影直播间,啾咪~

   姜沛嘴角微抽,迅速退出来。

   找到个人资料设置,尝试换掉这个辣眼睛的弱智ID名。

   然而昵称一经设置,不能修改。

   他盯着“一看名字就很帅”几个字,揉按着突突跳动的眉心。

   果断退出软件,卸载。

   ――

   杨舒和赵婧约好了第二天一起出去玩。

   赵婧说城区有家早点铺子味道很好,不过要早点,否则就关门了。

   早上六点钟,杨舒打扮无比精致地出了门。

   由于时间太早,网约车很难打。

   见老板正拿着扫帚在院里清扫落叶,杨舒上前,问他哪里容易打到车。

   老板手扶着扫把想了想:“这地方网约车七点以后比较多,你要急着现在出门,最好的办法是搭乘一下私家车,让他带你去鹤桥中路上,那里出租车多。”

   搭乘私家车?

   这个时间,能搭上私家车应该也不容易吧。

   她正琢磨着,一辆豪华越野停在民宿大门口。

   一个男人从驾驶位下来,身穿休闲白衬衣,个头很高。

   阳光洒在他细碎的发间,勾出温润清隽的脸廓,斯斯文文的,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   他倚着车门,拿着手机拨通电话放在耳畔。

   这车不知道一会儿进不进城。

   杨舒犹豫要不要上去试着问问,“钱二铭”接着电话从屋里出来。

   他一身黑衣黑裤,臂弯处搭着西装外套,看上去酷酷的。

   瞧见门口的男人,他切断电话,招了下手。

   显然和那个人认识。

   杨舒终于燃起希望,小碎步跟上他:“你们是不是进城?能搭个顺风车吗?”

   姜沛觑她一眼,步子没停:“又不熟,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好吗?”

   “哪有不熟,咱们俩这不已经很熟了吗,我还请你吃过饭。”杨舒跟着他到门口,眼神十分真诚,“我可以付钱的。”

   姜沛下巴一抬,示意车前的男人:“那得问问我司机。”

   突然成了“司机”,江彻眸中一闪而逝的错愕,旋即看向姜沛旁边的女孩子。

   他礼貌询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   杨舒报了早点铺的名字,又忙道:“如果不顺路,你们送我到鹤桥中路就可以,听说那边容易打到车。”

   江彻笑笑:“巧了,我们也去那边,上车吧。”

   杨舒登时眉开眼笑:“太感谢你了!”

   “对了,我叫杨舒。”她自我介绍。

   江彻报了自己的名字,帮她打开后车门。

   车厢内很宽敞,杨舒坐下后打量驾驶位江彻的侧脸。

   她忽而开口:“江先生。”

   副驾的姜沛率先回头:“干嘛?”

   杨舒无语:“我又没喊你,你也姓江吗?”

   姜沛一时语塞,重新坐正,懒得搭理她。

   杨舒又问江彻:“江先生,感觉你很眼熟,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
   “没有吧。”江彻想了想,“也许是巧合。”

   杨舒搜寻记忆,也确实对这个名字和人没印象。

   可能跟“钱二铭”一样,主要是帅吧。

   她前两天初次见“钱二铭”,也觉得眼熟来着。

   她什么时候对长得帅的人这么没免疫力了,一个个都觉得似曾相识。

   正心中腹诽,“钱二铭”从前面探头看过来:“我实在忍不住,评价一下。”

   杨舒:“?”

   “你跟我朋友搭讪的方式,有点老土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早点铺,赵婧已经早早订了位子。

   接到杨舒快到了的电话,她出来迎接。

   远远看见一辆豪车驶过来,杨舒从后门下车,跟里面的人道谢后,朝赵婧这边跑过来。

   赵婧看着那边紧跟着下车的两个男人,扯着杨舒的手臂小声问:“这俩人是你的模特吗?跟我出来吃个饭,你还顺便忙工作?”

   “不是。”杨舒解释,“黑衣服那个跟我住同一家民宿,我只是搭了个顺风车。”

   两人进店,赵婧笑说:“搭顺风车能搭上这种颜值的人,那你今天不是赚了?”

   她感慨,“我看见这种类型的,就忍不住想拍点照片。”

   杨舒刚坐下,余光看到“钱二铭”和他朋友一起进来,被人引领着去了楼上包厢。

   拿起菜单,她深以为然地点头:“不瞒你说,我想拍很久了,过段时间不是有个摄影大赛,我还没选好模特呢。”

   “那你拍到了吗?”赵婧给她倒了一杯这家店最具特色的糯米茶,兴致勃勃地问。

   杨舒接过水杯,叹息着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 结果在赵婧意料之中:“我就知道,人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你当模特拍?如果对方是你男朋友,倒是有希望。”

   杨舒品酌着赵婧的话:“为了拍照去追人,那拍完照怎么办,分手?这样不显得很渣?”

   “不行。”她坚决反对,“我不能做这种缺德事。”

   赵婧抬眼看她:“我就那么顺嘴一说,你怎么都已经脑补把人追上,然后拍完照就分手的事了?你这个想法,是有点渣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第 7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