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29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29 章

  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 就在杨舒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,男人才终于大发慈悲, 放开她。

   “看到没?”姜沛指腹帮她拭去唇上残留的水痕, 声音带着餍足后的漫不经心,“这才是向男朋友表达谢意的正确方式。”

   车厢内的暧昧还未完全退却,杨舒的脸颊也还浮现着潮红, 她半启红唇, 气息微喘。

   “学会了吗?”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掠过她额前细碎的发,轻易将其夹在耳后, 动作轻柔亲昵, 指尖擦过肌肤时酥酥麻麻的。

   杨舒感觉被他撩到了, 不甘示弱地抬眸:“就这样吗?”

   她若有所思着, 并不以为然, “这种程度的感谢方式,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学习。”

   姜沛看着她的反应,饶有兴味地眼眸一眯:“这种程度,你不满意?”

   他痞气地抬了抬下巴, 语带挑衅, “有胆你来点其他程度的?”

   杨舒嘴巴还麻木着, 才不接他的激将法:“我没有在车里做那种事的癖好。”

   顿了两秒, 又补一句, “我是正经人。”

   大概被“正经人”三个字逗乐了,姜沛倚着驾驶位的靠背直笑:“你要是正经人, 这天底下就没不正经的人了。”

   “怎么没有?”杨舒眼皮一抬, 指指他, “你呗。”

   男人脸上的笑意淡下来,他倾身贴过来, 手臂搭在她身后的靠背边缘,整个人几乎将她笼罩。

   那张俊逸立体的脸廓在眼前越发清晰,一双眸子深邃,里面像蛰伏着一头巨大的猛兽,正伺机而动,想要冲出来将她整个人生吞活剥。

   他食指微屈,在她光洁新嫩的脸蛋上轻挑地蹭了两下,开口间嗓音低而沉:“那你猜猜,我这个不正经的人,现在最想做什么?”

   “如果非要让我猜,我觉得那大概是……”

   杨舒做了个吞咽的动作,清清嗓音,“你现在最想给自己一个耳光,然后骂自己一句,姜沛,作为全世界最不正经的人,你也太不要脸了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姜沛懒得理她,打开车门,把那两袋玩具从后备箱拎出来,看向副驾上的杨舒:“我帮你把东西送去楼上。”

   杨舒笑眯眯推开车门下来:“姜律师也有被我说得哑口无言的时候?”

   姜沛哂笑:“得意什么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   “还嘴硬。”杨舒切了声,率先蹦蹦跳跳往前走。

   两人进电梯,姜沛想到她刚刚接吻时脸红的样子,忽而调侃道:“你说不到一年的时间,你就动心了可怎么办?”

   他想了想,提议,“这样吧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就不让你学狗叫了,减轻点难度,你叫声老公如何?”

   楼层到了,电梯门打开。

   杨舒在他小腿肚上踢一脚,淡定往外面走:“你就做白日梦吧。”

   “没准儿就成真了呢?”姜沛盯着她的背影笑笑,抬步跟上去。

   打开家门,姜沛停在门口没换鞋,把手上的玩具递给她:“我回C大给姜吟送点东西,就不进去了。”

   杨舒弯腰已经帮他把拖鞋拿出来,听到这话诧异了一瞬。

   原来他把车开进小区不是为了上来坐坐,只是为了帮她提东西。

   杨舒把拖鞋又放回去:“好。”

   姜沛凝视她片刻,又扫一眼腕表:“晚上我来给你做饭,一起吃?”

   杨舒无所谓地耸肩:“看你心情吧。”

   她承认姜沛做饭好吃,但他不来自己也饿不着。

   毕竟她平时一个人也习惯了。

   姜沛走后,杨舒把大门关上。

   那些玩具拍照片给江凌发过去,并配上语音:“明天去看童童,请问小童童欢不欢迎呀?”

   很快那边发来一段语音,杨舒点开,便听到奶声奶气的声音:“欢迎欢迎,舒舒阿姨今天晚上就来吧,我让妈妈做好吃的给你。”

   杨舒唇角漾开笑意,回复他:“阿姨今天要加个班,明天再去。”

   对面勉勉强强回一句:“好吧。”

   很快又回一条,“那阿姨明天早点过来,我等你哦!”

   杨舒回了句“好”,去茶几前把电脑打开,盘腿坐在地上的长绒毯上。

   抻抻懒腰,开始工作。

   ――

   姜沛回C大,刚找到钥匙准备开门,里面姜吟已经十分殷勤地打开了。

   看见期待已久的亲哥,她眸色亮晶晶闪着星芒:“哥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 双手伸过去,“我的包包呢?”

   姜沛把手里的东西给她递过去,进去换鞋,鼻端轻嗤一声:“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欢迎我。”

   “哪有,你可是我亲哥!”

   梁雯喊他们俩过来吃水果,姜沛洗了手,过去沙发上坐下。

   姜吟迫不及待把包包拆开,看到里面包的颜色时,愣住。

   “怎么是黑色的?”

   她看姜沛:“哥,我不是跟你说了尽量买酒红色的,那个更好看。”

   这款包包最经典的就是那个颜色,姜吟盼了那么久,没想到等回来的居然是黑色。

   “你都说尽量了,我这不是没买到。”姜沛慢条斯理捻了颗青提送进嘴里,“那个颜色只有一个,我去的晚,被人买走了。”

   “怎么这么巧?”姜吟有点可惜,扭头数落姜沛,“你就是对我的事不上心。”

   送个包还被嫌弃,姜沛伸手过来:“你不喜欢拿来退掉,也没转给我一分钱,就狮子大开口让我给你买包,买了又不满意。知道这包多少钱吗?我还嫌贵呢。”

   姜吟迅速把包包抱紧:“谁说不喜欢了,你给亲妹妹买个包还收钱怎么好意思的?”

   黑色就黑色吧,其实这个也好看,还更容易搭衣服。

   最主要的,这是花她哥的钱!

   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

   打量着手里的这包,姜吟脸上堆笑:“仔细一看吧,这款黑色的更有时尚感,越瞧越喜欢。我哥实在是出手大方,要不唱一首《世上只有哥哥好》送给你?”

   梁雯嗔她:“别贫了,过来把水果吃了,我刚洗的。”

   姜吟放下包包,颠颠儿跑回去坐下:“哥,看在你给我买包的份儿上,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!”

   姜沛轻嗤一声:“你能帮我什么?用不着。”

   姜吟无所谓地耸肩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不需要的,不是我不想答谢你,你以后休想以给我买包为由说我欠了你的。”

   她美滋滋背起自己的新包,回房间去看搭哪套衣服好看。

   听到卧室房门关上的声音,梁雯朝那边看一眼,叹气:“你就惯着她吧,三天两头给她买包买衣服,她都不知道节俭了。”

   “没几个钱,又不是买不起。”姜沛玩世不恭地半躺在沙发上,手里一颗青提往上空一扔,又稳稳用嘴巴接住,“您要怕以后养不起她,将来找个有钱的女婿不就成了?到时候不用你操心,自有人养得起。”

   梁雯看他这副样子,接话道:“吟吟找什么样的且先不说,你要是肯给外面的女孩子花钱,送送礼物,培养培养感情,我如今没准孙子都有了。”

   姜沛琢磨着老妈的这番话,半晌后,点点头:“你说的有点道理,我回头考虑考虑。”

   ―

   姜沛原本计划在家里坐一坐就走的。

   下午姜禀怀闲着没事拉他一起下象棋,不知不觉,一整个下午就过去了。

   驱车从C大出来,外面天色已经黯淡,公路上橙黄色的路灯早已将路面照亮,红色车尾灯自路面驶过时,在半空连成淡淡的光线。

   答应晚上和杨舒一起吃晚饭,他先去超市买了点食材。

   知道杨舒家的大门密码,他也没按门铃,直接开门进去。

   杨舒人在厨房,身上系着围裙,锅里水开了,咕嘟咕嘟冒着泡,白色的热气向上蒸腾。

   她正把挂面往锅里放。

   听见动静,她回头看一样。

   见是姜沛还挺惊讶:“这么晚了没见有动静,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。”

   姜沛把买来的食材放在流理台上,朝她那边看:“在做什么?”

   “茄汁面。”

   杨舒不擅长做饭,只会做这一样,还是看着小视频学的。

   她回头问姜沛:“一会儿要不要尝尝?”

   “好啊。”他指指买回来的食材,“那这些怎么办?”

   杨舒这才注意到他买回来这么多东西,想了想说:“放冰箱吧。”

   又多下了一份面,拿筷子搅了搅锅里的面,她又叹气,“我平时不做饭,你买这么多估计放坏也吃不完。”

   姜沛打开冰箱,将食材分门别类地放进去,散漫接话:“你昨晚说要雇我给你做厨师,从你付的报酬来看,我是可以考虑一下的。”

   杨舒困惑地看过来:“我昨晚说过这话吗?”

   喝醉以后的事,她完全记不得。

   品味着姜沛的话,她警惕地问:“我还给你付报酬?多少钱?”

   看姜沛对她开出的报酬很满意,杨舒眸中掠过一丝不安。

   她可没多少积蓄,昨晚不会应承很高的工资吧?

   “我也没说你开出的报酬是钱啊。”姜沛装好食材,把冰箱门关上,朝她看过来。

   对上杨舒有些吃惊的表情,他俯首凑过去,压低声音道,“你昨晚说的报酬,是你自己。”

   “?”

   姜沛吊儿郎当:“你还说这交易你赚了,因为你很乐意睡我。”

   “!!”

   “怎么样?”男人狭长的眼尾不经意上挑,眸底淬着笑意,“是不是很划算?”

   杨舒懵了一下,还未反应过来,身后传来“呲呲呲”的声响。

   她一回头,发现锅里的水鬻了出来,顺着锅盖间的缝隙往下淌。

   她惊得迅速上前打开盖子,拿筷子搅了下面条,将洗好的青菜丢进去。

   耳根还莫名有些热,她背对着他开口:“你在这儿影响我做饭,要不先出去?”

   男人也没说什么,大摇大摆地出了厨房。

   杨舒抛开杂念,把锅里的面捞出过凉水,再浇上提前做好的茄汁。

   虽然她做饭手艺比不上姜沛,但这茄汁面已经是最拿手的了。

   吃饭时,她看姜沛尝了一口,满含期待地看过去:“怎么样,好吃吗?”

   姜沛十分挑剔地又喝了口汤,才矜持地给出评价:“不难吃。”

   杨舒无语地直翻白眼。

   她就不该问这种傲娇臭屁的人,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   接下来杨舒理都不理他。

   直到收了碗筷,也不给他什么好脸色。

   姜沛还算勤快,主动把收起的碗筷拿去厨房收拾。

   杨舒闲来无事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。

   不多时,姜沛从厨房出来,无声地坐在她旁边。

   杨舒没这么跟他共处过,好像也没什么事可做,更没有共同话题,还挺不自在的。

   她选了个综艺,遥控器放一边,偏头看过来:“不早了,你不回去吗?”

   姜沛拍了拍两人座位间的空隙:“坐过来一点。”

   杨舒沉默两秒,登时有些了然。

   她知道了,他这是想要跟她那什么,等满足生理需求之后再走。

   理解,他们现在是情侣关系嘛。

   杨舒主动挪了过去,挨着他坐下。

   刚坐定,男人宽厚的手掌探过来,握住她搭在膝上的一只手。

   杨舒身形稍僵,偷偷扭头去看男人的表情。

   他侧脸的轮廓深刻好看,细碎短发垂落眉骨,冷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眼神盯着前方的电视荧幕,似乎是在看电视。

   杨舒的手牢牢被他攥着,不轻不重捏着她的指尖,没有别的多余动作。

   他这是……在找感觉?

   然而等了许久,依然没有进一步行动。

   杨舒有点没耐心了,这感觉找的也太慢了吧,得磨到什么时候?

   电视也看不进去,两人就这么干坐着,坐到天亮?

   到底是她不行,还是他不行?

   民宿那晚,她记得感觉来的还挺快呀。

   姜沛今天是不是不在状态?

   那还非要留下干嘛?总不至于就是想看看她家电视吧?

   杨舒没谈过恋爱,不知道别人怎么相处的。

   但她很不喜欢俩人现在这么坐着,牵着手,一点点磨着人心的感觉。

   他略显粗粝的指腹轻轻扫过她的掌心,不轻不重地摩挲着,滑向指尖。

   异样而微妙的接触,杨舒的心里升起一丝异样。

   她感觉仿佛有双无形而有力的双手,正在试探性地,一点点去推她紧闭的心门。

   她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排斥,抗拒。

   杨舒有些坐不住了,希望姜沛能快点走。

   强行将手从他掌中抽离,男人困惑地看过来。

   杨舒灿然一笑,双臂勾上他的脖子,把脸凑过去:“这综艺好像没什么好看的,你觉得呢?”

   软玉温香送入怀中,男人呼吸微沉,顺势环上她的腰。

   垂眸看着跟前笑容甜美的女孩,姜沛顿了顿,温声问:“不喜欢那换一个?”

   他说着正要伸手去拿遥控器,女孩的唇贴过来,裹挟着一缕袅淡的甜香,丝丝缕缕顺着鼻尖萦绕在心头。

   姜沛今天晚上没想别的,只是怕她一个人待着孤单,留下来陪她待会儿,看看电视,不料她竟突然主动。

   哪里禁得住女孩这般撩拨,姜沛眸中涌现一抹晦暗,扣着女孩腰肢的力道收紧,将人抱坐在大腿上。

   他抢过主动权,吻得强势而霸道,带着欲。

   杨舒觉得他像是找到感觉了,逐渐放松下来,轻阖双眼,没骨头似的软在他怀里,沦陷进这令人无法抗拒的片刻温柔。

   良久之后,姜沛喘息着放开她,双手捧着她精致的脸颊,哑声问:“想看什么电视,我们换一个?或者陪你下去走走?”

   他依旧没有要做点什么的意思,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汹涌。

   如果不是杨舒现在有清楚感觉到他的反应,真的要怀疑他可能有点什么问题。

   身体没问题,那今晚这出是为什么?

   杨舒眼前一亮,猜到了答案。

   虽然问出来挺难为情的,但都到这个节骨眼了,她舔了下唇,还是主动开口:“你是不是没买那个?”

   姜沛讶然了一瞬,拧眉看着她,有点没听明白:“什么?”

   自己问得这么清楚,他却避而不答,看来猜对了。

  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,杨舒小声说:“其实,我买过了。”

   姜沛反应过来后眼皮突突跳了两下,一时除了震惊又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 平复好一会儿,才问了句:“什么时候?”

   “就,”杨舒耳根有些热,手无意识揪住他的衣领,“答应跟你做一年情侣的时候。”

   杨舒当时买那玩意儿的想法很简单。

   她和姜沛在一起不走心,那肯定是要走肾的,那种事不可避免。

   不知道姜沛会不会买,她自己在网上买一点也不多,算是保护自己。

   万一他忘了买,她也没买的话,她最后还得吃药,否则很容易惹出麻烦来。

   不过此时跟姜沛坦白了,杨舒自认脸皮不算薄,却还是有些难为情。

   “在哪呢?拿来我看看。”姜沛忽而道。

   杨舒红着脸说在卧室,两人一起过去找。

   推开主卧衣帽间的门,打开抽屉,杨舒指了指里面:“在,在这儿。”

   姜沛看里面放了一箱,眉头一挑:“这么多?”

   杨舒硬着头皮解释:“商家搞活动……”

   姜沛已经收探进去,拿起一盒。

   瞥见上面的信息,他笑意微僵,又去拿其他盒看。

   等把里面所有的看一遍,他脸色越来越沉。

   最后气乐了,他指着盒子上的信息问杨舒:“全是特小号?”

   “……啊?”

   杨舒有点不解地接过来看了看,“上面有标大小吗,我没注意,就是看这一款最便宜我就买了这个。不过应该都差不多,能用吧?”

   差不多?

   能用?

   姜沛沉着脸把她扯过来:“你是没见过我的还是怎么着?特小号,能用?”

   他越想越气不过,“得是大号!”

   “你喊什么?”

   他嗓门这么大,杨舒也无语了,跟自己侮辱了他一样。

   “我又没见过别人,那没有对比,我怎么知道?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第 29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