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3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3 章

   杨舒不知道他怎么能厚颜无耻说这个的, 脸蹭地热了一下,推开他。

   姜沛笑笑, 直起身来, 也不逗她了,漫不经意地道:“你要是太感动,想要买点什么礼物还给我, 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 说到这儿, 他想起什么,提醒她, “我生日快到了, 别忘了准备礼物。”

   杨舒一怔, 旋即开口:“你不是2月17?远着呢。”

   “马上12月, 离2月也不远了。作为女朋友, 我认为你需要提前准备一下, 才显得用心。”

   姜沛答着,倏然间挑了下眉,“我的生日就告诉你一次, 记性这么好?”

   杨舒有些噎住。

   她好像也没有刻意去记这个日期, 但莫名其妙就记住了。

   舔了下唇, 她淡定回答:“有些人, 天生记忆力就好, 比如说我。”

   高傲地挺胸抬头,无比自信。

   姜沛被她的样子逗得哂笑一声。

   这时姜吟打了电话, 问杨舒在哪。

   杨舒心虚了一瞬, 说了个稍微远点的位置, 两人在那边集合。

   挂断电话后,她跟姜沛说让他呆这儿别动, 就当他们俩全程没在一起过。

   之后匆匆跑着去跟姜吟会合。

   姜沛望着她抛下自己远去的背影,心里吐槽了一句:没良心的。

   旁边有个抓娃娃店,他走过去,拿个筐,兑了点币。

   平时工作忙,他没怎么玩过这种游戏,不熟练。

   第一次兑的币全用完了,居然一个都没抓着。

   他又去兑了点。

   姜吟和杨舒挽着胳膊说说笑笑折回来时,就看到姜沛沉着脸在一个娃娃机前,显然跟里面的娃娃杠上了。

   姜吟看见这幕就来气。

   原本想让她哥跟舒舒多点相处的,怎么自己抓起娃娃了?

   真是带不动!

   姜沛连着抓了几次,还是没抓着。

   杨舒在旁边看了看,道:“这台娃娃机看着好像有点问题,刚抓起来爪子就松了。”

   姜吟赞同:“我也觉得是,哥你不会换一台?”

   姜沛跟没听见似的,也不理人,继续抓自己的。

   姜吟看着周围的娃娃机手痒,把手里拎着的各种商品塞杨舒手上:“舒舒,帮我拿一下。”

   她从姜沛手里拿了点币,跑别别处去抓,准备给她哥露一手,显摆显摆。

   杨舒拎着东西一时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   她刚刚和姜吟会合后又买了点东西,有点多。

   看姜吟跑得没影,杨舒索性也不乱跑,把东西放在旁边的长凳上,她站在一旁看着。

   娃娃店里人来人往,情侣和带小孩来玩的家长很多。

   姜沛还在跟这台娃娃机较劲。

   杨舒朝里面看一眼,是雪白色的小狐狸,耳朵尖上带着点粉色,长得确实挺好看,但周围其他的娃娃也不丑啊。

   “你都浪费多少币了,这机器肯定有问题,还不如换别的抓,要不喊工作人员来问问。”杨舒忍不住给意见。

   姜沛觑她一眼,继续投了币进去。

   他手刚放在把手上调方向,杨舒眼珠微动,突然使坏,手伸过来“啪叽”按在他手背上。

   娃娃机的爪子向下,捞起出口附近一只小狐狸的屁股。

   小狐狸刚被拎起,爪子一松又掉下来,刚巧砸在出口边缘的玻璃楞上。

   小狐狸翻了个跟头,居然从出口掉了出来。

   杨舒愣愣地看着,眼神都亮了。

   她手还搭在姜沛的那只手背上,激动地握住他:“我抓到了!我,我抓的!!”

   女孩的手柔软微凉,紧紧攥着他的手指。

   姜沛垂下眼睑看她一眼,两人视线对上,她笑意一僵。

   反应过来两人的手,她忙松开,下一瞬姜沛反握住她,那双眼眸漆黑如墨:“看到没有,再难抓的娃娃机,时间久了总能抓出来一个,我这人耐心很足,有的是时间跟她耗。”

   杨舒被他一本正经却又莫名其妙的话搞得懵了两秒,眨眨眼睫:“这是我抓的,你得意什么?”

   “舒舒,快看我抓了两个!”那边传来姜吟的声音,杨舒惊得迅速把手从他掌中抽离,后退两步,心脏砰砰砰跳动起来。

   姜沛睨她片刻,收回手时,指尖还残留着她的体温。

   姜吟笑着捧了两个娃娃过来,跟姜沛嘚瑟一通,大肆讲述自己的光辉战绩。

   随后把她两只娃娃递过去,让杨舒挑一个,她们俩一人一个。

   是一只小熊和一只小兔子。

   杨舒看着那两只娃娃,还未开口,姜沛弯腰把刚才掉落的那只小狐狸拿起,丢进她怀里,神色淡淡:“你抓的,送你了。”

   杨舒心虚地去看姜吟的表情,姜吟笑盈盈看着这幕:“这只狐狸也挺好看的,舒舒那你要那个吧。”

   姜吟把自己的娃娃收回来,心里乐开了花。

   她哥终于上道了一次!

   不过送人东西的时候,要是再温柔一点,笑一笑,就更好了。

   杨舒捧着那只狐狸,想递还回去,又觉得矫情,最后灿然一笑:“谢谢沛哥。”

   从抓娃娃店出来,三个人一起去吃饭。

   姜吟选了商场B1层一家很红火的牛肚火锅店。

   这家店先结账后上菜。

   点单后,杨舒还想着姜沛给她买衣服的事,抢先拿着菜单去柜台结账。

   她是早有预谋的,姜吟想拦都没来得及。

   看杨舒拿着菜单跑了,姜吟看着对面坐着一动不动的姜沛,有些愤愤:“哥,咱们三个人一起吃饭,你觉得让女孩子跑去结账合适吗?”

   姜沛随意把玩着水杯,漫不经心道:“你没看见她自己抢着去的?想去就去呗。”

   “那你跟上去抢回来啊。”姜吟简直恨铁不成钢,“妈还让我撮合你们,就你这样,一点都不绅士,我给了机会你也抓不住啊。”

   姜沛抿了口茶水,淡淡掀起眼皮睇她一眼:“管好你自己你就行了。”

   他放下水杯,起身去调料区,对着背后撂下一句话:“我不绅士,想吃什么酱料自己去,我可不给你弄。”

   姜吟:“……”

   就这脾气,活该没对象!

   晚饭后从商场出来,姜吟要回C大,跟他们俩不是一个方向,自己打了车。

   临走之前,千叮咛万嘱咐让姜沛一定送杨舒回家。

   她心想这是最后的机会,她哥再不行她就真不管了。

   目送姜吟乘出租车离开,杨舒今天紧绷着的神经才终于算是放松了下来。

   大概放松过头,她转身时不小心脚崴了一下,往旁边姜沛身上趔趄。

   姜沛眼疾手快扶住她,眼皮懒懒一掀,笑了声,流里流气地调侃她:“她刚走你就急着投怀送抱了?”

   杨舒羞恼,站稳脚跟后在他鞋子上踩上一脚,大步往停车场的方向去。

   姜沛望着她背影,抬步跟上,顺势接过她手上拎着的东西。

   —

   姜沛送她回落心小区。

   刚进家门,姜沛掐着她的腰将人抵在门上,俯首便要亲她。

   男人熟悉的气息拢过来,杨舒双手抵在他胸前,偏头躲开,小声道:“一身的火锅味,我想先去洗澡。”

   姜沛松开她:“嗯。”

   杨舒换了鞋,顺便把买回来的衣服一起拿去卧室。

   洗了澡从浴室出来,姜沛没在卧室。

   趿着拖鞋来客厅,发现他长腿交叠,人在沙发上坐着。

   他已经在外面洗过澡,穿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浴袍,领口敞开着,露出胸前的锁骨,往上是性感凸起的喉结。

   细碎的短发还沾着湿意,杨舒靠近时,有股淡淡的清香飘过来。

   他微低着头,修长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划着什么。

   感觉到她的靠近,姜沛抬眸看过来。

   屋里开着电暖,温度高,杨舒只穿了件玫红色的吊带裙,衬得露在外面的肌肤越发白净。

   裙子是V型领口,锁骨下面隐隐露出一点沟壑。

   他目色微沉,喉结缓慢动了下,拍拍自己的大腿:“坐过来。”

   两人在这方面已经渐渐有了默契。

   杨舒听话地坐过去,双臂勾上他的脖子。

   姜沛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,杨舒偏头看了眼,备注:梁教授

   显然是他母亲梁雯。

   杨舒心跳突突快了几下,像偷情被人抓了个现形似的,下意识想要从他怀中起身。

   姜沛有力的手臂箍住她,令她动弹不得。

   他神色自然,随手点了绿色的按钮接听,并开了外音。

   手机里传来梁雯的声音,上来就是数落:“你今天怎么回事,吟吟好不容易把舒舒约出来,给你们俩制造机会,我听吟吟说,你全程都没怎么跟人家说过话,最后临回家时,还是舒舒请你们兄妹吃了顿饭。这像什么话嘛,也太不绅士了,肯定给人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!”

   姜沛眼珠微动,幽深的眼眸锁住怀中的女孩。

   杨舒被他盯得登时不太自在。

   她当时只想着姜沛给她买了衣服,她理应请吃饭心里才过意得去,也没想着他会被骂。

   如今姜沛看她这眼神,总不至于是在怪她吧?

   她装看不懂,避开姜沛的视线,眼睛往上翻,去看头顶的水晶吊灯。

   姜沛手指捏住杨舒散下来的一缕长发,在指间缠绕两圈,鼻尖轻轻蹭着她的耳垂。

   杨舒敏感地瑟缩了一下,皱眉推他,眼神警告他好好接电话,别乱来。

   姜沛偏偏就跟没事人一样,指腹捏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看过来,惩罚般在她唇上咬了下。

   杨舒吃痛,怒目瞪着他,屏着呼吸不敢吭声。

   姜沛望着她,坏坏地笑。

   手机那端,梁雯仿佛压根不需要姜沛回应什么,仍在气势旺盛地数落着。

   默了,她叹上一口气:“杨舒这样的女孩你还看不上,你眼睛怕是长在头顶上了吧,还想要什么样的?”

   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总不让人省心。我听说你们律所那个钱一铭人家都订婚了,那个傅文琛也是结过一次婚的人了,你再看看你,到现在马上三十,连场恋爱都没谈过。你这样,什么时候能让我抱上孙子?”

   “姜沛,我跟你说半天了,你是哑巴吗,不会吱个声?”

   姜沛:“吱。”

   梁雯:“……”

   杨舒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,一时没忍住,“噗嗤”笑了出来。

   室内安静了两秒,她吓得慌忙捂住嘴。

   不过梁雯还是听出了端倪:“你那边什么声音?”

   杨舒慌得揪住他衣领,可怜兮兮望着姜沛,示意他千万别乱说话。

   姜沛凝视她片刻,淡淡道:“路边捡了只小猫回来,打喷嚏呢。”

   “你谈恋爱都说没时间,怎么带小猫回家挺有兴致的?养猫比娶媳妇重要?你又不能娶只猫当媳妇。我说的话别总不当回事,现在仗着自己年轻不着急,再过几年呢,成老男人了哪个女孩还稀罕你?”

   不想太惹梁雯生气,姜沛渐渐服软:“您教训的是,回头我反思。”

   难得听到一句人话,梁雯态度缓和一些:“你今天好好反省反省你自己,最近别回家了,看见你就头疼。”

   对方说着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 姜沛幽深的眼眸对上杨舒的视线,指腹落在她脸颊细嫩的肌肤上摩挲:“今天非要自己结账,看把我妈气成什么样了?给你买衣服,你就这么感谢我的?”

   杨舒被问得心虚,她也不知道抢着结个账会害他被骂啊。

  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她长而浓密的眼睫垂落,小声反驳。

   姜沛捧起她的脸,目色幽沉:“你惹的祸,今晚可不会轻易扰了你。”

   杨舒被他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,总觉得下一刻他要扑过来将她给生吞活剥了。

   她身子轻颤两下,试图为自己辩解:“也不能全怪我,你刚刚如果嘴巴甜一点,可能梁教授就不那么生气了,所以还是你这张嘴不会哄人。”

   姜沛笑了声:“你嘴甜?”

   杨舒厚着脸皮点头:“跟你比,应该是强很多。”

   “是么?”男人挑了下眉,“那我尝尝。”

   他喉结微动,凑过来吮了下她的唇瓣,慢慢品尝。

   片刻后,他沉吟着回味,“嗯,确实挺甜的。”

   他像逗小猫似的,杨舒耳尖不觉有些热。

   那双深邃勾人的眼眸锁着她,顿了少顷,他又道:“既然你嘴甜,不然深入交流一下,你传点经验给我?”

   语落,他再次吻上她的唇。

   吊带裙的下摆被掀起,杨舒喘息着搂住他:“不回卧室吗?”

   男人压着她,唇舌碾过她的肌肤,开口间声音低而沉:“不回,就在这儿。”

   ——

   入了十二月,气温又骤降几度,冷空气席卷整座城市,临近元旦,甚至突然飘起雪来。

   杨舒今天上午有一个企业宣传照的拍摄,结束后下午没安排直接回了公司。

   把拍过的照片交给助理修图,她构思下一个拍摄项目的灵感。

   倏然感觉一阵腹痛,算算日子应该是例假来了。

   去了趟卫生间,她给自己冲了点红糖水。

   她生理期一般都腹痛严重,提前吃了片布洛芬。

   药劲还没上来,她腿上搭了件长绒毯俯在办公桌前小眯一会儿。

   后来许是药效上来止了痛,杨舒不觉间竟睡着了。

   迷迷糊糊间,她是被办公桌上嗡嗡的手机振动声给吵醒的。

   睁开惺忪的睡眼,她摸起一旁的手机,看到上面的备注。

   是杨玄耀打来的电话。

   盯着绿色的按钮,她指腹点了下,放在耳边,起身走向没人的会议室。

   对面传来杨玄耀的声音:“小舒,我看长莞的天气又降温了,很冷吧?记得穿厚点,别总是为了好看穿那么少。你怕冷,睡觉时屋里开着电暖肯定干燥,要在床头放个加湿器,不然第二天醒来口干舌燥的,不舒服。”

   “嗯。”杨舒坐在会议室的转椅上,随手把玩桌上放着的一支签字笔。

   大概因为杨舒不热络,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杨玄耀又问:“今年过年回来吗?”

   “不回。”

   “怎么还不回,自从你上了大学,就没回过家。今年就回来看看吧,爸想你了。”

   杨舒轻嗤一声:“平时也没见你想我,如今说这话。怎么,在新家过得不好?”

   “还行,挺好的,爸真是想你。”杨玄耀顿了顿,“主要还是上回跟你说的事,你老不谈恋爱,我这不是想给你安排些相亲,有人照顾你我也放心。”

   “管好你自己,别有事没事麻烦我就行了,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   “……爸这不也没麻烦你什么,是真的在关心你。对了,我听人说何冬叙那小子今年过年就回来了,何问琴要他接管家业,那他不就是何家掌家人了,不好得罪啊。”

   杨舒神色微顿:“你当年把他打伤进了医院,现在怕他找你报复?”

   “我怕他干嘛?”杨玄耀嗓门提起来,“当年那小子自己干了好事,还敢做缩头乌龟冤枉你,我没打死他都算轻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他当年出了院也没把我怎么样,说明还算有点悔过之心,比他妈强。何冬叙原本一直对你不错,能看出来是真心的,当年那事上要是没那么怂,其实我……”

   “行了!”杨舒烦躁地打断他,“你现在哪来的脸说这些?如果不是你自私贪婪,总是想着不劳而获,带着我住进何家,后面的事能发生吗?”

   杨舒不想再跟他废话,直接将通话切断。

   耳边安静了,杨舒鼻头一酸,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。

   她被噩梦纠缠的那一年,如今却被杨玄耀当八卦一样来闲聊,他可真是个好父亲。

   杨舒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。

   每一次接起电话,她总是盼着他能多关心一下自己,最后却总是被他在心上扎一刀,然后拍拍屁股走人,留下她独自去舔舐伤口。

   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,有竟还不如没有。

   从会议室里出来,她整个人有些不舒服,交代助理一些要修图片的注意细节,提前下班。

   自公司出来,刺骨冷风顺着脖颈灌进来,她冷得打了个颤栗,把羽绒服的拉链拉至最上方。

   外面雪花纷纷扬扬飘着,很小,落地地上便化得没影,地面干秃秃的。

   想了想,她摸出手机。

   指尖放在唇边哈了口热气,给姜沛发一条微信:【生理期,今晚不用来了。】

   对面没回复,她收起手机去泊车区域。

   驱车回到小区,家里也是冷冰冰的,毫无温度。

   打开电暖,室内温暖下来需要时间,她先去洗了个热水澡。

   出来后直接钻进被窝里。

   杨舒最近工作忙,没休息好,一沾上枕头便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,好像睡着了,却又睡得不太安稳。

   半梦半醒间,她感觉布洛芬的药效好像过了,小腹处一阵又一阵地抽痛,她不适地抿着唇,眉头也不自觉拧成一团。

   她想起来烧点热水,又浑身不舒服懒得动弹,意识在起与不起之间反复煎熬着。

   裹着厚厚的被子,却仍是觉得手脚冰凉。

   她蜷缩成一团,掌心冒冷汗,好像怎么都暖不热。

   坏情绪渐渐涌上来,她鼻头莫名酸涩,睫毛上不觉染上些许湿潮,很快凝聚成晶莹的水珠,顺着眼尾滑落。

   她抬手抹了下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   浑浑噩噩时,她感觉腹部好像被温热的大掌覆上,一股温柔的力道正不轻不重地帮她揉按小腹。

   杨舒身体一僵,微微动了下,感觉后面好像躺了个人。

   她强撑着意识睁开眼,外面天黑了,室内没开灯,视野之内一片黯淡。

  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,却轻而易举在脑海中勾勒出那张英隽凌厉的脸庞,剑眉浓密,鼻梁挺拔,唇薄而性感。

   杨舒嗅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,木制冷香混着点烟草,淡而好闻。

 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翻了个身,转过来侧躺着,完全面对着他。

   她今天从公司出来时,不是发微信给他了吗?

   猜测到一种可能,杨舒惊了一下,声音不觉提高:“我生理期!你口味不至于这么重吧?!”

   姜沛打开床头的灯,五官在灯光下更显深邃。

   那双静若无波的幽深眼眸凝着她,片刻后,他捏了下她小腹上的软肉:“你脑子里不能想点纯洁的东西?”

   杨舒心虚地看向别处,小声咕哝一句:“……我怎么不纯洁了。”

   平时工作忙,之前约定时又说好了不在一起过夜。

   在有限的相处时间里,他们俩确实是那方面的交流比较多,怎么能怪她思想有问题?

   姜沛继续帮她揉着小腹:“还疼吗?帮你烧了热水,要不要起来喝点?”

   杨舒点点头。

   她早就想起来烧水了,又难受不想起,此时听到这话心里暖暖的。

   姜沛坐在床头,拿起保温杯,帮她拧开盖子:“帮你熬了点红糖姜水,第一次不太熟练,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
   杨舒静静看着他,恍惚间,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像会发光。

   从床上坐起来,接过保温杯,想到刚刚他给自己揉按小腹,忽然好奇了一下,“你怎么知道我肚子疼?”

   她没跟他说啊。

   上个月她生理期时赶上他出差,从两人在一起到现在,她从没说过她有腹痛的毛病。

   姜沛道:“你跟姜吟之前打电话聊到过,我无意间听到的。”

   “什么时候说的?”杨舒仔细回忆了一下,不记得最近有和姜吟打电话聊过这个话题。

   “应该是很久之前吧,我记忆力好,今天一看到你的消息,就想起来了。”

   “哦。”杨舒了然地点了下头,随后又补一句,“不过你偷听人家小女生的悄悄话,是不道德的。而且,很久之前的事你都记得,你这是有偷偷关注我吗?”

   “谁偷偷关注你。”姜沛沉着脸反驳,“说了是无意间听到的,没偷听。”

   顿了两秒,他又改口,“主要是姜吟打电话时嗓门太大,你也见过的,我家地方就那么大,我不想听到都不行。”

第 33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