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35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35 章

   室内静了两秒钟, 被姜沛炽热深邃的目光盯着,杨舒顿时不自在起来。

   “我觉得你要好好为自己的身体考虑, 加以节制。”

   她板着脸, 一本正经说着,脚尖伸出去把一只被她踢远的拖鞋挑起来,熟练地套在脚上。

   正要从姜沛怀中起身, 他长而有力的手臂箍住她的腰, 把人按坐回去:“我来看你,给你做饭, 你拉着姜吟吃到现在, 还答应让她住你这儿, 对我就没有点补偿?”

   杨舒抿了下唇, 指了指桌上的蛋糕:“我不是喂你吃蛋糕了吗。”

   “再者说, ”杨舒指出他的错误思想, “我答应你妹妹来这里暂住,你作为哥哥不感谢我就算了,还让我补偿你?那你这哥哥做的也太不称职了。”

   她叹息着摇头, “姜姜真惨。”

   姜沛哂笑一声:“你对她倒是挺好。”

   “那当然, 我们可是好几年的交情。”杨舒不觉想起以前的事, 默了须臾后, 又改口, “其实,是姜姜对我好。”

   客厅的电视还放着, 杨舒目光落在远处的荧幕上, 思绪有些飘远:“我当初考上了P大摄影系, 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,幻想着接私活做兼职, 学费生活费都能自己轻松赚到,再也不用依靠别人。”

   “可现实不是这样的,他们嫌我技术青涩,没有审美,把我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。最后吃力不讨好,我被人劈头盖脸的骂,钱也一分拿不到,饿得都快要吃土了。”

   “后来没多久,我看到自己那些被他们说的一无是处的作品刊登在网上,换了署名,才知道我被骗了。那时候我很懦弱,只会躲在没人的地方哭,然后就遇见了姜吟。”

   “她拉着我去找那些人算账,可凶了。”杨舒忽然笑起来,抬眸看向身前的男人,“你知道她那天怎么吓唬人的吗?”

   她清清嗓子,学着姜吟那天的语气,“别以为我同学好欺负,你们盗取我同学的作品,更改署名据为己有,这是犯法的知道吗?我哥可是个很厉害的律师,前几天一个变态杀人犯都能在他的辩护下无罪释放,就你们这小公司,我要告诉我哥,分分钟让你们完蛋!不信?行,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,让你们见识见识。”

   听到这儿,姜沛被气乐了:“变态杀人犯?无罪释放?”

   杨舒继续讲:“见姜姜掏出手机,那群人被吓傻了,赶紧把我的摄影费做了结算。后来从那家公司出来,我问姜姜,你哥真像你说的那样吗?变态杀人犯都能无罪释放?这样不成无良律师了吗,不太好吧?”

   杨舒还记得那天的情景。

   天是湛蓝色的,云很低,像一团团棉花糖。

   阳光斜斜照过来,暖融融地洒在人的背后。

   姜吟走在马路边,一蹦一跳的,明艳的脸上挂着几分恣意张扬的笑:“我哥呀,他今年大四,还在律所做实习生呢。变态杀人犯如果找他做辩护,估计能把他吓哭。我刚刚胡说八道,吓唬他们的!”

   她手臂搭在杨舒的肩膀上,“舒舒,你别总是唯唯诺诺的,人弱被人欺,你得横起来,这样别人才不敢欺负你。算了,估计你这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,你跟我混吧,以后姜姐罩着你!”

   ……

   听她讲完,姜沛搂着她腰评价:“你这描述,她怎么跟个混社会的大姐大一样?”

   杨舒想了想:“你这么说,确实是有点。”

   “你们俩就是这么熟起来的?”姜沛又问。

   杨舒点点头:“后来她经常拉着我找灵感,有兼职也带着我一起做,渐渐的就形影不离,常在一起。凌姐就是我们俩在一次兼职时认识的,彼此熟识后她说要开工作室,她出钱,邀我和姜姜技术入股,然后我们三个一拍即合开始创业,到如今工作室的发展越来越好。”

   杨舒感叹着:“姜姜和凌姐,都算是我人生当中的奇迹,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俩,我毕业后可能不会留在长莞。”

   姜沛垂眸凝视她片刻,忽而开口:“她们对你再好,也各有自己的生活,你和姜吟再亲密,她有一天也会嫁人,有自己的家庭。到时候,你怎么办?要永远守着你的摄影,孤孤单单的?”

   他抛出来一个过于现实的问题,也是杨舒一直刻意回避的话题。

   她脸上有片刻的僵滞,旋即笑了下:“所以孤独是人生常态,没有谁是能陪谁到最后的。”

   她吸了口气,无所谓地耸肩,“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,就好好享受当下呗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

   “我不是在告诉你,要你笑着去面对孤独。”姜沛轻轻皱眉,他抚上杨舒的肩膀,“兄弟姐妹也不会谁陪谁一辈子,更何况闺蜜?但是,老公可以。”

   杨舒怔了片刻,轻哂:“说得好像夫妻就能走到最后一样,亏你还是律师呢,不知道离婚率?”

   杨玄耀这辈子,都不知道给讨过多少个老婆了。

   连她都记不清。

   “总有不离婚的。”姜沛看向她,“在这个世界上,也许你能找到一个人陪你到最后呢?

   姜沛倚着靠背,见她低着头不说话,倏而在她指尖捏了捏,散漫道:“咱们俩最近的相处还挺默契的,如果你想让我做那个陪你一生的人,我也是可以考虑的。”

   他看向杨舒,“也许,我就可以做那个,陪你过一辈子,永远不离不弃的人。”

   杨舒抬眸,对上他冷峻深刻的脸庞。

   他看上去吊儿郎当,嘴角挂着不羁的痞笑,说出的话难辨真假,那双望过来的眸子却清幽,如墨深瞳里深不见底,隐约夹杂一丝难以捕捉的炽热。

   杨舒被他看着,左侧心房的位置强而有力地跳动着,越跳越快。

   她脑海中居然不受控制地去想,如果真的跟他这么一直,一直处下去……

   这是一场豪赌,一旦输了,她的生活将是天塌地陷,连现在都不如。

   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,也是最稳妥的。

   她缓过神来,冲他挑眉一笑:“这恐怕不行,毕竟一辈子太长,我把你看腻了怎么办?”

   气氛凝滞了两秒,姜沛不以为意地笑笑:“那我到时候整个容,换张脸?”

   姜沛口袋里手机铃声响起,划破室内的寂静。

   他摸起看了眼,接听。

   手机里传来姜吟的声音:“你不是说让我回来有急事吗?我回来了,什么事?”

   杨舒不自觉屏住呼吸,心里嘀咕,姜沛想把姜吟支走也不编个像样的理由,这下看他怎么圆。

   姜沛倒是一脸平静,连个解释都不给:“现在没事了。”

   姜吟:“??”

   “你耍我玩呢?”

   “明明是你回家太晚,我等不及已经自己解决了。姜吟,作为一个女孩子,晚上应该早点回家你不知道吗?”

   “我是去看舒舒了,又没乱跑,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还管!”

   “管你是为了你好,你要是谈个恋爱,有人管了,你当我稀罕管你?”

   姜吟声音渐渐弱下来:“那你找我到底什么事?”

   “都已经解决了,你既然没参与,如今还有什么知情权?早点洗洗睡吧。”姜沛直接切断通话。

   杨舒在一旁听着兄妹两人的对话,用叉子扎起草莓蛋糕上剩下的最后一刻草莓,送进嘴里,含糊不清道:“你把人骗回去,理由都不给一个就算了,说话还这么强势霸道。”

   “跟她找什么理由?”姜沛扣住她后颈,迫使她低头,声线温醇道,“不过,我还能更霸道。”

   他强势吻上她的唇,舌渡了过来,撬开齿关。

   她刚吃过草莓,舌尖沁着丝丝酸甜,被他悉数掠走。

   炽热缠绵。

   一吻结束,姜沛喘着粗气,双手喷着她精致的小脸。

   外面夜已经深了,他问:“肚子还疼吗?”

   杨舒摇摇头。

   姜沛放心下来:“今晚不欺负你了,回房间早点休息。”

   知道他这是要走了,杨舒不自觉轻轻捏着他衣角,心上空荡一瞬。

   随着姜沛起身,杨舒指腹捏着的衣角自然抽走。

   她的手僵硬一秒钟,迅速背在伸手,浅笑着抬头:“好。”

   姜沛把餐桌上的残羹剩饭拿去倒掉,盘子收拾干净,走的时候顺便把垃圾带走。

   杨舒送他到门口,姜沛出门前回头看她一眼:“这么难得,还能出来送送我?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好?”

   不等杨舒接腔,他想起什么,了然地点头,“也对,平时你都躺在床上起不来。”

   杨舒:“……”

   他笑得浪荡,杨舒羞愤地踹他一脚:“滚吧。”

   果断把门关上。

   回卧室,杨舒洗漱过去床上躺下,想到先前捏着姜沛衣角的那一幕,有些懊恼。

   她怎么会有那个举动?

   幸好姜沛没发现,不然就丢死人了。

   而且她居然破天荒地跟姜沛讲以前的故事,她平时很不喜欢跟别人提及自己的往事,也不喜欢曾经那个卑怯懦弱的自己。

   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不由自主说给他听。

   她和姜沛只是露水情侣,一年之期而已,不会长久的,她可千万别动什么心思。

   杨舒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,最后索性摸起手机,找到微信上给姜沛的备注。

   把“一条狗”三个字删掉,她重新换了个备注:谁先动心谁是狗

   她得用这个备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两个人只是玩玩而已,不能当真,更不能沦陷。

   她要洒脱一点,坚决不做狗!

   ―

   姜吟搬过来暂住前的周末,姜沛说要过来,被杨舒拒绝了。

   她把家中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。

   姜沛的东西通通藏起来,免得被姜吟瞧出端倪。

   姜吟周日晚上搬过来,和杨舒一起住。

   杨舒去洗澡时,姜吟盘腿坐在床上,捧着笔记本在看明天广告拍摄的一些注意事项。

   这是个大客户,而且是第一次合作,半点马虎不得。

   杨舒从浴室出来,做了护肤,姜吟还捧着电脑看得认真。

   掀开被子钻进去,杨舒看了眼电脑荧幕,劝她:“都翻了好几遍了,休息吧,明天还得早起呢。”

   姜吟已经耳熟于心,合上笔记本放在一旁:“你明天干嘛?”

   杨舒把被子理了理,躺进去:“不是有个游戏比赛吗,Mamp;amp;T战队的宣传照原本之前拍过了,但突然人员调动,要重拍。”

   姜吟对这事有点印象。

   躺下后主动挨着杨舒,搂住她的腰:“今年工作室接的项目还挺多,估计要忙到过年了。凌姐一直说招摄影师,到现在一个也没招进来。”

   “之前面试的那几个,你不是说技术不行吗,总得慢慢看。”杨舒宽慰她,“明年毕业季,没准会有不错的应届生,现在咱们俩也应付得过来。”

   姜吟想想也是。

   “对了。”她看向杨舒,试着问了句,“马上就是年假了,咱们工作室假期开始得早,你今年……不然去我家吧?上次我妈可喜欢你了,总念叨着让你去玩,你要是过去她肯定特高兴。”

   姜吟不知道杨舒家里的事情,甚至不知道她家中还有什么人。

   杨舒不主动说的事,她从来不会刻意去打听。

   姜吟只知道她过年也不回去,就自己一个人。

   杨舒笑笑:“不去了,我到时候没准想要旅个游什么的,已经在计划了。”

   姜吟心底喟叹一声。

   过年旅什么游?她知道杨舒在婉拒,其实什么计划都没有。

   以前也是这样,无论姜吟说什么,杨舒都坚决不会去姜吟家里过年。

   她怕给别人添麻烦,也怕看着别人家里团圆热闹的场合,自己更显得孤单冷清。

   姜吟也没再多劝,关掉灯:“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聊,明天还得工作呢,早点睡吧。”

   “嗯,晚安。”杨舒帮她扯了扯被子。

   姜吟入睡很快,短短三分钟内便睡熟了。

   杨舒一时间还没什么睡意,夜幕下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眨了眨眼,沉默一会儿,想着即将到来的年假。

   她最不喜欢过年了。

   把不好的情绪从脑海中抛出,她摸起手机,亮度调至最暗,随便刷一些娱乐新闻。

   黯淡的光线投洒在她白净挺秀的五官上,肌肤莹润通透。

   眸底很快泛起困意,她捂嘴打了个哈欠。

   手机上方弹出一条微信消息,指腹点开。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她什么时候走?】

   杨舒看着这条消息,有些无语,打字提醒他:【今天才搬过来】

   即便催促,至少也得再等两天吧,哪有这么着急的?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待几天?】

   杨舒:【还不清楚,看拍摄进度】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要不然你最近住我这里?】

   杨舒:【咱们俩之前说好的,不在一起过夜。】

   谁先动心谁是狗:【我可以睡书房】

   【不去】

   杨舒果断拒绝:【我在自己家住的好好的,干嘛去你那里?而且也没法跟姜姜交代】

   懒得跟他再磨叽,杨舒结束对话:【我睡了,晚安~】

   她盯着给姜沛改的新备注看了两秒,果断手机息屏放在一边,拢着被子闭上眼睡觉。

   樟华公馆,某顶楼复式的书房里。

   落地灯照亮沙发一隅,暖黄色的灯光流泻在四周,映着男人清隽流畅的脸廓。

   姜沛翘着二郎腿,膝上放了台笔记本,坐姿散漫地靠在休息区的沙发上。

   见微信那边果真没了动静,他摇摇头,阖上电脑丢在一旁,起身解着衬衣扣子去往浴室。

   ――

   姜吟的这次拍摄本来计划三天左右结束,不料品牌方和代言人之间起了点摩擦,影响到拍摄进度。

   连日来的不断磨合中,战线往后拖了几天。

   直到第二周的周一,她还在杨舒那边住着。

   杨舒和姜沛也因此一周没有见过面。

   秦畅发现姜par最近情绪格外不稳定,对待工作也越发严苛。

   周一的庭审上,他的嘴就跟吃了炮仗一样,咄咄逼人,辩得被告方辩护律师哑口无言,都快怀疑人生了。

   庭审结束,从法院出来,秦畅看姜par脸上丝毫没有赢了官司该有的喜悦。

   他那张脸依旧很臭,凌厉冷冽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。

   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没从刚刚的唇枪舌战中缓过劲来。

   但他以前不这样的呀?

   回律所的路上,姜沛全程一语不发,车厢内的气氛很是凝重。

   秦畅把着方向盘,心里一直犯嘀咕。

   今天这个案子虽不算大案,却也不小,姜par不说多欢天喜地,但总该笑一笑吧?

   怎么还是这么不高兴?跟谁欠他钱似的。

   回律所时已经到饭点了,傅文琛和钱一铭聊着什么一起从办公室出来,正准备去吃饭。

   看姜沛冷着脸,不太高兴,钱一铭眼皮跳了两下,慌忙走过来:“输了?”

   不应该啊,这稳赢的案子怎么能输呢?

   钱一铭帮他找原因:“你今天身体不好?”

   姜沛淡淡睨他一眼:“我什么时候输过?”

   钱一铭松上口气:“那你干嘛丧着个脸,吓我一跳。”

   傅文琛拍拍姜沛的肩膀:“我俩正要去吃饭,一起去吧。”

   姜沛还没什么胃口:“你们去吧,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。”

   他径自去往自己办公室。

   钱一铭朝那边看一眼,跟傅文琛道:“沛哥工作狂过度了吧,饭都不吃?”

   “一会儿给他带点。”傅文琛看向秦畅,“一起去?”

   秦畅一怔,有点不确定地指指自己:“我?”

   傅par居然邀他一起去吃饭,这太受宠若惊了!

   “当然是你了。”傅文琛搭着秦畅的肩膀往前走,跟他打听,“你家姜par最近怎么回事,上周就没怎么笑过,这周脸更臭了。”

   秦畅心里也摸不透呢,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―

   三人到常去的一家饭店,正是中午,饭店生意红火,他们选了稍微僻静点的角落。

   餐桌上,钱一铭拿着手机发微信,饭都顾不上吃。

   还时不时发条语音,声音嗲得要命:“宝宝,我也想你呀,每时每刻都在想,来亲一个,么~”

   傅文琛饭没吃几口就饱了:“要我说,阿沛不跟咱俩一起吃饭,八成是因为你,下次我也不跟你一起。”

   钱一铭抬头:“傅哥你怎么排挤我?你这就是看我有对象,你嫉妒!”

   他眼珠微动,忽而挑眉,“要不我问问我家宝宝,看她有没有合适的女孩,给你介绍一个?”

   傅文琛面无表情:“没兴趣。”

   钱一铭道:“要我说,沛哥天天臭着张脸,一看就是浑身的火没地方泻,最应该谈个恋爱。”

   “姜par在谈呀。”旁边低头默默吃饭的秦畅顺嘴接了一句。

   餐桌上安静两秒,傅文琛和钱一铭齐齐看过来。

   秦畅被盯得噎了一下。

   姜par说这事只告诉了他一人,难道是真的?

   秦畅突然无比感动,果然在姜par心里他这个助理还是很有分量的。

   不过,他现在把这事捅出去了怎么办?

   “他什么时候谈恋爱了?”傅文琛和钱一铭异口同声。

   “那个,我,我猜的。”秦畅低着头拼命喝汤。

   傅文琛把他跟前的汤拿走,钱一铭给他递纸巾。

   在两位大佬淫威逼迫之下,秦畅举起双手认怂:“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姜par只是经常在我跟前秀恩爱,他跟她女朋友关系好像挺好的。”

   说到这儿,秦畅忽然懂了:“姜par最近没跟我秀过恩爱了,他心情不好会不会是……失恋了?”

   这消息实在太过震撼。

   傅文琛沉默好一会儿,看向钱一铭:“他平时跟女孩话都不多说的人,能谈恋爱?”

   钱一铭忽然想起件事来:“几个月前在鹤桥古镇,他是跟一个女孩同桌吃饭来着,还跟人家说他叫钱二铭,是我弟弟。”

   傅文琛:“?”

   钱一铭说:“具体我就不清楚了,他俩当时住在同一家民宿里。对了,那女孩叫杨舒,我后来在网上查过,一个挺有名气的时尚摄影师,凌韵摄影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。”

   傅文琛神色微顿:“凌韵摄影工作室?”

   “你也知道这家公司?”

   傅文琛随便抿了口水:“听过。”

   ――

   午饭后,钱一铭忙着跟女朋友视频通话,傅文琛带了份三明治送去姜沛办公室。

   他在电脑前办公,表情看起来一丝不苟。

   傅文琛走过去,把三明治放在桌上:“谈恋爱了?”

   姜沛神色稍怔,抬眸朝他看过来。

   傅文琛倚在桌子边缘,双手抱臂,沉思着道:“按照你的脾气,要是恋爱肯定得满世界的炫耀,如今却只告诉秦畅一个人,对我和老钱瞒得死死的。”

   他扭头看向姜沛,“据我推断,你恋情不顺。”

   姜沛脊背向后一靠:“我那是低调。”

   傅文琛笑:“你比我和老钱多赢几个案子,就能吆喝好几天,还感慨律所没了你不行。就这股自恋劲儿,你谈恋爱能低调得起来?”

   他想了想,问,“不会还在追人吧?”

   姜沛轻嗤:“追人还能叫谈恋爱?”

   他指节微屈,敲敲桌面,为自己澄清,“我和她在一起,是她先主动的。”

   虽然是为了那张欢乐谷的情侣票,但做情侣这事,确实是杨舒先开的口。

   最初,也确实是她先进入状态,笑嘻嘻喊他男朋友的。

   “我才是被追的那一个。”姜沛再次强调这个事实。

   正了正自己的领带,他问傅文琛,“知道这叫什么吗,人格魅力。”

   拆开桌上的三明治,咬一口,继续感慨一句,“魅力这种东西,你一个被离婚的人,是没有的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实在见不得他这猖狂劲儿,傅文琛伸手夺过自己买的三明治。

   姜沛本来不觉得饿,吃一口之后是真饿了。

   见午饭被抢走,他抬眸:“干嘛,我还没吃完呢。”

   傅文琛哼笑一声:“你这张嘴,还用得着吃饭?”

   大步离开办公室,关门前撂下最后一句话,“饿着!”

   姜沛:“……”

   办公室的门关上,姜沛捞起手机,找到杨舒的微信,发消息过去:【今晚姜吟走不走?】

   隔了两分钟,那边回复:【不走】

   他拉着脸手机丢在一旁,继续忙工作。

   没多久,他再次拿起手机。

   这次点开与姜吟的对话框:【我听妈说你最近没在家住?】

   姜吟:【有个拍摄,我住舒舒那里比较近】

   姜沛:【姜吟,我是你亲哥吧?】

   姜吟:【是啊】

   姜沛:

   【那你为什么不住我那里,我没在市区?】

   【最近我工作忙,直接住在律所不回公寓,你搬去那里吧】

   【你老住杨舒那怎么行,爸妈从小怎么教育你的,不要总是给别人添麻烦】

   【今天就搬吧】

第 35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