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 55 章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第 55 章

   “不过你这么着急, 看来是承认自己昨晚上说很喜欢了?”姜沛贴着她耳际喃喃低语,嗓音温醇中又格外性感, 温热的气息也随之在耳边萦绕。

   杨舒不自觉打了个颤栗。

   她抬手轻轻把人推开, 不接他的话:“我该去上班了。”

   姜沛也没再逗她,含笑起身,主动帮她把包拎起:“走吧, 我送你。”

   两人从小区出来, 杨舒坐在副驾根本不想搭理他。

   她先前说他那张嘴只要一动,就没几句正经话, 还真是半点都不差。

   太能发骚了!

   姜沛把着方向盘, 余光瞥见她耷拉着的小脸, 牵唇笑道:“就跟你开个玩笑, 怎么还生起气来了?”

   杨舒还是不想理他, 愤愤道:“谁让你骗我说录音了的?”

   那种事怎么能录音呢, 刚刚吓她一跳。

   “那不是你先说要罚我跪方便面跪榴莲,我保护自己一下。再说我这也没录,不像你, 当初我洗澡的时候, 你还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呢。”红绿灯口, 姜沛扭头看过来, “我也就是嘴上说说, 你可是动真格的。”

   他一提,杨舒想起上次拍他浴照的事。

   她舔了下唇:“行吧, 那这事就当咱们扯平了。”

   上回的照片她刚拍下来就被姜沛删了, 想想还挺亏的。

   她眼珠微动, 侧目朝他看过去:“你想拍私房照吗?改天我给你拍啊。”

   姜沛修长指节在方向盘上轻点了两下,嘴角挂着一丝痞笑:“你这话听着我背后一凉, 总觉得不太单纯。”

   “哪不单纯了?”杨舒挺胸抬头,“我可是个正经的摄影师,别人如果想要我拍私房照,还得给钱呢。”

   姜沛眉心几不可见地蹙起,脸上笑意淡下来:“给别的男人拍过?”

   杨舒被问得神色稍怔,噗嗤笑了:“你吃醋啊?”

   她倚在靠背上回忆着,“露着八块腹肌的我拍过,像你浴室里那种样子的,目前还没有。”

   她冲姜沛挑眉一笑,“那种尺度的,我可以只为你服务哦。”

   姜沛脸色恢复如常:“你要这么说的话,回头我考虑一下。”

   聊着聊着,车厢内的气氛彻底缓和下来,杨舒也不再因为先前的事跟他别扭,饶有兴味跟他分享一些拍摄时候遇到的趣事。

   他们俩很少像现在这么聊天。

   不知不觉,车子停在了园区门口。

   已经到公司了,杨舒感觉好像还没有聊够。

   她依依不舍解了安全带,还是冲他灿然一笑:“改天再说吧,我要去上班了。”

   姜沛看过来:“下班提前跟我说,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 “你不忙?”姜沛的工作应该挺忙的,其实杨舒觉得也没必要为了接送自己上下班,而耽误了他的工作,想想就觉得折腾人。

   她一直都是自己上下班的,其实也没那么矫情。

   犹豫了一下,她跟姜沛道:“我觉得合约上每天接送我上下班这条,其实可以不用那么严格,就按照我们彼此的时间来,如果时间刚好一致你可以来接我,但不用像今天中午那样专门跑回来送我上班,都耽误你吃饭和午休的时间了。”

   “心疼我了?”姜沛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,揶揄道,“今天说我没送你上班,让我跪方便面的不是你吗?”

   杨舒无语:“我那就是开个玩笑,又没真让你跪。我刚刚说的是认真的,谈恋爱不应该是很开心轻松的事情吗,我不想你因为我让自己一天的时间更忙碌了。”

   “瞎想什么呢?”姜沛抬手在她发顶不轻不重地揉了把,“接我家女朋友上下班的时间还是有的,只要不是有庭审或者见客户,我其他时间都是很弹性的,即便在家里也照样能办公。是我自己想多抽时间陪着你,你看刚刚车上我们聊了一路不也很开心,不用你替我考虑这些,明白吗?”

   杨舒感觉心上似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住,像一股温泉水缓缓融入血液,从头到脚都是暖意。

   她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的车不就浪费了?”

   杨舒自己有辆车,江彻还送了她辆车在新房子里,“车子长久不开也不好。”

   “那容易,回头我换着车来接你上下班。”

   姜沛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那就是真的想接送她。

   她体会到一份从未有过的,被人捧在掌心的感觉,糖水似的甜蜜自心田弥漫开来。

   杨舒禁不住勾勾唇:“行呗,反正是你自己乐意的,我又没有强迫你。”

   她说着准备开门下车,手腕被姜沛攥住。

   他倾身靠过来:“我都排除万难接送你上下班了,你不应该给点表示?”

   杨舒眼睫颤动几下,白皙秀气的脸上闪过一抹错愕,清澈的眼瞳盯着他那近在咫尺的唇。

   察觉到他的意图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他:“你也太会算计了吧,这种事还让给你什么表示?不早了,这里不能长时间停车,我该去上班了。”

   她作势要开门,姜沛拉着她不松手:“这么小气,亲一下都不行?”

   杨舒四下看看,提醒他:“这里是园区门口,而且还是饭点,容易被公司同事看到的,不行――”

   她最后一个字刚脱口,感觉脸颊被柔软温热的唇瓣碰了一下。

   她的话很快消了音,寂静的车厢内,听到很轻的一声。

   “啵~”

   杨舒整个人僵在那。

   姜沛手臂随意搭在座椅靠背上,望着她怔懵的可爱表情,他吊儿郎当道:“被他们看到怎么样,我亲一下我女朋友又不犯法。”

   这是姜沛第一次来她们公司,又这么堂而皇之地亲她,杨舒有些不适应,脸颊有些发热。

   她抹了把脸上被他亲过的位置,努力保持淡定:“不早了,你快去上班吧。对了,你还没吃午饭的吧,记得工作之前把午饭吃了。”

   她还记得关心这个,姜沛心底一暖,笑了声:“嗯,一会儿就去吃。”

   车厢内有些热,杨舒飞快从车上下来,朝着园区里进。

   刚走没多远,后面传来姜沛的声音:“包包不要了?”

   杨舒闻声回头,便见姜沛打开了车窗玻璃,手里晃着她的包。

   里面装着相机呢,杨舒没法子,只能又跑着折回去。

   她接过来要走,姜沛却握着包包的另一端不撒手。

   他打量着她粉嫩的脸颊,深邃漆黑的眼眸里带着点意味深长:“以前你胆子不挺大的吗,怎么亲一下突然这么害羞?”

   “哪有害羞,我是旷工半天很羞愧,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杨舒强行把包包夺过来,转身就走。

   背后传来姜沛漫不经意的调笑,“慢点,别摔着。”

   有那么一瞬间,他这话像是把她当小孩子对待。

   她佯装没听到,迅速跑得没影。

   进了公司大楼,等电梯时,杨舒还想着刚刚姜沛问她为什么突然害羞的话。

   她今天确实第一次,很明显地有了这种叫作“害羞”的情绪。

   她以前和姜沛在一起,是没这么容易脸红心跳的。

   毕竟那时候在她的认知里,她和姜沛之间不是真正的情侣,各取所需而已。

   即便后来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情愫,也一直提醒自己保持理智,有情愫发酵时也会极力很克制。

   可现在不再克制,一切随心,好像她对姜沛是有了那么点不一样。

   自从知道姜沛很喜欢她,她跟他对视时总是情不自禁心跳加速,尤其他突然向她索吻,还是在公司门口,她很不好意思。

   刚才他强行亲了,她其实也算不上恼,心上除了羞涩外还有一丝淡淡的说不出的甜。

   盯着电梯门上自己的身影,杨舒揉了把自己的脸。

   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,自己好像变得小女生了。

   莫非,这就是谈恋爱的感觉?

   她也是到现在才知道,原来两个人的心往一起靠,会是这样美好,让人发自内心觉得幸福。

   没有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顾虑,不用考虑将来恋爱保质期过了怎么办。

   她现在只是单纯的想要跟他过好当下,每天都这样开开心心的。

   这样她就会很满足,很快乐。

   “傻笑什么呢,电梯开了你怎么不进去?”杨舒的后颈忽然被人用手臂勾住,她不自觉身体前倾了一下,伴随调侃好听的声音落进耳畔。

   她回头,对上姜吟眸底的一丝促狭。

   后面江凌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:“舒舒最近心情不错?”

   杨舒被问得心里发虚,抬手随意整理几下散落的长发,不动声色遮住通红的耳根。

   她抬起头,笑意浅浅:“我明明每天心情都很好。”

   “今天格外与众不同。”姜吟推着杨舒的肩膀往电梯里进,按了楼层后,她继续道,“你这一脸春心荡漾的小表情,我以前是真没见过,我哥送你来的?真想不到,我哥还能有如此体贴入微的一面,果然是陷进爱情里的男人,我都快不认识他了呢。”

   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。”杨舒含糊接了一句,迅速岔开话题:“你俩吃过午饭了?”

   江凌说:“我和姜姜新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煲仔饭,下次带你去尝尝。不过今天有打折,下次估计得涨价了。”

   “我们舒姐才不在意呢。”姜吟揶揄着接话,“跟我哥甜甜蜜蜜的,吃起饭来才更香!”

   电梯门开了,姜吟走出来,杨舒嗔怪着从后面挠她痒痒:“你现在好的不学学坏的,都会调侃我了是吧?”

   姜吟怕痒,被挠的躲避着求饶,一口一个嫂子饶了她。

   江凌在一旁看得直乐:“你俩这关系,好闺蜜变姑嫂也挺有意思的,难得的缘分。”

   姜吟被挠痒痒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,缓和一会儿才道:“舒舒突然成了江彻的妹妹,降辈喊你小姑姑,这才是真正的缘分。”

   “谁要叫小姑姑了,咱们仨这关系,当然是该怎么叫还怎么叫,对吧凌姐?”杨舒冲江凌抛了个媚眼。

   江凌还未接话,手机铃声响了。

   她看一眼备注,是工作上的客户,跟她俩道:“我接个客户电话,晚点给你们安排这周的拍摄。”

   杨舒和姜吟先回办公室。

   假期几天,办公桌椅上估计有积灰,杨舒正准备找东西擦拭,姜吟把她按坐下去:“给你擦好了。”

   杨舒含笑给她一个飞吻:“谢谢姐妹!”

   姜吟工位在她旁边,坐下后问:“我哥不是说你今天不来了,你怎么下午又跑过来了?”

   杨舒心里咯噔一下:“他跟你说的?”

   “对啊。”

   “他,怎么说的?”

   “就说你昨天烧烤的时候在天台上吹风,身体不舒服,要休息一天,让我跟凌姐说一声。”姜吟说着伸手去探她的额头,“昨晚上还好好的呢,怎么一晚上醒来就不舒服了呢?有没有发热?”

   杨舒松上一口气,心虚地避开姜吟的视线:“还好,就是早上起来有点不太舒服,多睡了一会儿。”

  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,“我要去冲点奶茶,要不要喝?”

   “要。”姜吟笑眯眯把自己的杯子双手捧过来,“谢谢舒姐!”

   杨舒接过杯子顺势溜走,不跟她继续讨论这个话题。

   ――

   长莞中央商务区,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沐浴在阳光里,在灿烂的余晖下巍峨挺立。

   姜沛聊完工作,亲自将客户送至公司门口,又免不得一番寒暄。

   他刚回到办公室,去饮水机前接了杯水,秦畅送了份文件过来:“姜par,这是清寿那个案子的案件分析报告,您有时间过目一下。”

   姜沛端着杯子回到办公桌前,坐下后接过秦畅递来的文件。

   秦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离开前想起什么,问他:“姜par,今天中午吃饭时怎么没见你人呢?”

   姜沛喝了口水,视线落在手里的文件上:“哦,回家接我女朋友去上班。”

   他顿了顿,掀起眼皮,“没办法,我女朋友比较黏人,一会儿不见我就想得不行。”

   秦畅只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这都能吃上狗粮。

   他忍着想直接转身走人的冲动,还是贴心地问关怀一句,“那您吃午饭了吗?”

   “当然吃了。”姜沛点头,“我女朋友特地提醒我上班前要记得吃午饭。”

   秦畅挤出一张笑脸:“您女朋友真体贴。”

   “确实体贴。”姜沛看向秦畅,难得语重心长,“你老大不小了吧,工作再忙也要考虑自己的感情问题,你看像我现在这样,有人惦记着,多好。有时候幸福感和满足感,只靠工作是给不了你的,得靠爱情。”

   秦畅顺从地应着,从办公室里出来。

   第一次见到能对下属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上司。

   大部分的领导恨不得你天天加班,不谈恋爱,是个没得感情的赚钱机器。

   果然姜par就是姜par,有格局,有人情味!

   秦畅记得国庆假期之前,姜par有阵子脸上都不见笑脸,除了工作还是工作。

   听傅par和钱par私下里议论,像是感情上出了点问题。

   如今看这精神头,估摸着是和好如初了。

  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畅的错觉,他感觉姜par一个假期回来,说话时那股炫耀的茶味更浓了些。

   莫非和他那个摄影师女朋友的关系,比之前更好了?

   不过老大动不动撒狗粮这行为,秦畅其实还是很乐见的。

   这说明他心情好,自己工作的时候也更得心应手些。

   老大感情出问题的那阵子,对秦畅来说,简直是噩梦。

   每天战战兢兢,生怕工作上哪里出了纰漏,被虐得连渣都不剩。

   如果他的祝福能灵验的话,他希望姜par和他家女朋友赶紧长长久久的,最好一辈子这么恩恩爱爱下去。

   姜par幸福了,他的小日子才能幸福。

   这不,刚刚还催他谈恋爱呢。

   真是好老板!

   ―

   办公室里,姜沛不知道秦畅那小子出去后都脑补了什么。

   他忙起工作来专注的像是变了个人,沉稳威严,一丝不苟。

   落地窗外的光线渐渐淡薄下来,太阳很快落在西边。

   下午五点半,姜沛接完一通工作上的电话,瞥了眼桌上的时间。

   这个点,杨舒应该要下班了,却一直没动静。

   姜沛主动给她发消息过去:【什么时候下班,我去接你】

   没多久,他收到杨舒的微信。

   舒宝:【已经在家了】

   姜沛之前想的那个情侣网名,他自己那个不合适,所以只给杨舒的备注改成了舒宝。

   杨舒给他的备注还是“汪汪汪”,他让她改掉,她一直没改。

   看着她发来的消息,姜沛拧了下眉:【怎么自己回去了,不是说好接送你上下班的?】

   舒宝:【我今天没有活,凌姐给安排了后面几天的工作后,我就提前回来了。】

   【昨晚不是跟你说我准备学包饺子吗,我还去超市买了食材,今晚什么时候回来,尝尝我包的饺子?】

   姜沛给她回了一条:【现在就回】

   他将桌上的工作收起来,关掉电脑,开始收拾东西。

   从办公室里出来,恰好撞上钱一铭过来找他。

   看他拎着公文包,钱一铭挺诧异的:“这么早下班?”

   姜沛将腕表上的时间递到他眼前:“现在是下班时间。”

   钱一铭:“我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,可是你之前没这么早走过啊,怎么了,有急事?”

   姜沛:“没有,回家陪我女朋友。”

   “?”

   钱一铭有点被他的话惊到,“你和杨舒又不是第一天谈恋爱,之前也没见你这个点就火急火燎往家赶,现在怎么突然这么黏糊?按道理,你和杨舒在一起这么久,该进入怠倦期了吧,怎么你们俩过个假期回来,比之前还更像热恋了?”

   钱一铭和他女朋友最近的关系就一般,动不动就吵架,遭女朋友不待见。

   有时候还得被赶去书房睡。

   看姜沛这样子,钱一铭还挺羡慕的,他凑过去小声问:“沛哥,你和杨舒是怎么把关系保持这么好的?你要不跟我传授点经验?”

   “经验?”姜沛正了正自己的领带,“这其实没什么诀窍,主要是我长得帅又有魅力,我女朋友就比较黏着我,气质这东西是天生的,一般人可能学不来。”

   姜沛拍拍钱一铭的肩,“我家女朋友说今晚要亲手给我包饺子吃,我怕回去太晚她会失落,先走一步,你要真想学我改天陪你聊聊。”

   钱一铭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姜沛驱车回到住处,开门进家,室内灯火通明,笼着满室的温馨。

   他把公文包放在沙发,脱掉西装外套,缓步走向厨房。

   推开磨砂玻璃门,便见料理台上,杨舒把一堆要用的食材摆在那,如今正垂着眼睫聚精会神看手机里播放的饺子教程。

   听见动静,她偏头看过来,眼底含笑:“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不用加班吗?”

   “反正在家也能办公,一听说你回来了,我就忍不住想回来陪你。”姜沛顺势揽过她纤细的腰肢,“提前下班怎么不跟我说?”

   “我怕打扰你工作嘛,反正我是准备回来学包饺子的,也不会无聊。”

   姜沛瞥见那边的食材:“要我帮忙吗?”

   “不用,你在这儿我有压力。”杨舒说着把他往外面推,“你不要进来,还是去外面待着吧,我自己能行的。”

   姜沛笑着退出门外:“那我在客厅加个班,你有什么事就喊我。”

   杨舒点头,把门重新关上。

   姜沛去沙发前坐下,取出公文包里的笔记本打开,继续忙工作。

   厨房里不时有动静传出来,姜沛望着里面的身影,看了下腕上的时间。

   现在六点钟。

   两小时之内,他大概率吃不到饺子。

   不过这样就挺好,他很喜欢如今这样的相处氛围。

   姜沛不觉想起跟杨舒合约恋爱的那一年,每天晚上大半夜从杨舒那边驱车回来。

   独自打开门,整个房间冷冰冰的,丝毫不值得人留恋。

   那时候,他一回家总是去书房忙工作到很晚,然后回房间睡觉。

   客厅他几乎很少待,沙发都不见得坐一下。

   最初装修这套房子时,姜沛没打算将客厅装成居家的样子,觉得自己用不着,还不如改成健身或者办公的区域。

   但梁雯坚持让他做成温馨居家的设计风格,她说你现在觉得没必要,等将来没准就觉得好了。

   这会儿想起梁雯的话,姜沛才觉得好像真是那么回事。

   此时客厅吊顶的灯光明亮地照着,沙发靠背上随意搭着杨舒的外套,茶几上放着她啃了一半的苹果。

   厨房隔着磨砂玻璃门,他还能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里面忙碌。

   真的有些家的感觉。

   跟他回C大的那个家还不太一样。

   这是只属于他和杨舒的,小家。

第 55 章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