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傅文琛X江凌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傅文琛X江凌

   选了花从花店出来, 傅文琛打开后车门,抱童童上去, 又把买回来的花放在童童旁边。

   他坐上驾驶位, 发动引擎送童童回家。

   路上童童问:“叔叔,你以后要多送鲜花,我妈妈会喜欢的。”

   傅文琛望一眼车内的后视镜, 散漫笑了声:“你年纪轻轻还懂这个?”

   童童高傲地扬起下巴:“反正比你懂。”

   “那你还知道什么, 多教教我?”

   童童摸着下巴想了想,果真一板一眼地教他:“还要说甜言蜜语, 脸皮要厚, 烈女怕缠郎, 必要时候也可以死缠烂打一下。”

   傅文琛一时乐了:“你这都是哪里学来的?”

   “这很简单的, 是常识, 还用专门学?那你也太笨了。”童童嫌弃地皱眉, 小声嘀咕,“幸好我没遗传你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童童:“唉,算了, 你别担心, 看在你最近天天带我出去玩, 给我买好吃的, 我还是会尽量在妈妈面前给你说好话的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――

   江凌最近几天的工作其实没有那么忙, 她总是很晚回去,一来是想着让傅文琛多陪陪童童。

   二来, 她暂时不知道如何面对傅文琛, 需要点时间来消化先前所知道的。

   当初两人离婚时, 她一心觉得傅文琛大男子主义,怕自己跟着他吃苦, 自以为是地做了那样的选择。

   却没想到,里面还牵扯到江家的利益。

   他在傅家那样落魄的时候,还想着江家,想着她,江凌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去怨怪他。

   但时隔这么多年过去,这些年她一人带着童童,心里难免委屈,梗在心口的结,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打开的。

   这几天冷静了许多,江凌觉得自己和傅文琛之间,倒也没必要计较谁比谁委屈,谁该补偿谁,其实顺其自然就很好。

   今天江凌下班回家早,童童和傅文琛还没回来。

   她回来时顺便买了点菜,想着亲自做晚饭。

  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江凌拎着食材进厨房时才发现,自己买了好多傅文琛喜欢的菜回来。

   江凌之前和傅文琛结婚时,是不会做饭的,傅文琛自己的厨艺也一言难尽。

   那时候只要他们夫妻两个心血来潮待在厨房里,对家里的阿姨来说都是灾难。

   因为事后收拾起来,那满地狼藉简直就像是刚打完一场仗。

   江凌是有了童童之后,慢慢开始学做菜的。

   她平时工作忙,会做的种类并不多,但只要是会的,样样拿手。

   久而久之,其他菜摸索着也能做的可口。

   江凌最后的汤都快煲好了,傅文琛和童童还没回来。

   那些炒好的菜端出去又害怕很快冷掉,她拿手机给傅文琛打电话。

   手机刚拨出去,家里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   江凌听见动静从厨房里出来,便看到童童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 瞧见江凌,童童笑着扑过去:“妈妈!”

   江凌含笑低头亲亲他的脸颊,抬眸看了眼大门口:“就你自己?”

   “不然呢?”童童眨了眨眼,“妈妈希望还有谁?”

   这孩子人小鬼大,江凌被问的有些噎住,脸上登时有些不自在。

   不过她一个大人总不至于在孩子跟前露怯:“什么叫我希望有谁,你小小年纪,他就这么放任你自己回来,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。”

   原本是随口搪塞童童的,然而话出口时,江凌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。

   傅文琛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?过分了吧。

   她心中腹诽着,脸色淡下来,上前去关门。

   刚走至门口,她脸前倏而冒出一捧鲜花,淡淡的花香萦绕鼻端。

   江凌愣了两秒,便见傅文琛捧着鲜花出现在大门口。

   玄关处灯光打在他脸上,映出俊朗的脸廓,他和煦地笑着把花送过去:“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花店,看着挺好看的,就想买了送给你。”

   他买的是粉玫瑰,每一朵都娇嫩漂亮。

   江凌看着那花,面上一闪而逝的错愕,被他灼灼的目光一看,脸蓦地红了些:“你怎么突然想起买花给我?”

   傅文琛幽若深潭的眼眸落在她精致的脸庞,郑重而认真地道:“追你,成吗?”

   江凌以为他会说让自己原谅他,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样的话,不料竟是这句。

   她和傅文琛虽然曾经是夫妻,感情也很好,但类似这样的话他之前从来没说过。

   江凌心跳莫名有些快。

   “妈妈,粉色的玫瑰花不漂亮吗?”童童仰头看着两个人,恨不得拽着江凌的手接过来,“你看这花多好看。”

   江凌瞧一眼童童,又望向傅文琛。

   傅文琛只是带童童玩了几天而已,两人怎么突然就好成这样?

   明明前几天童童还说不要轻易原谅他,今天他就和傅文琛站在了统一战线,还帮忙说话。

   江凌正寻思傅文琛给童童灌输了什么花言巧语,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将鲜花又递过来一些。

   他微微俯首,身体前倾,开口时唇落在她耳际,呢喃着问:“只是表明要追你的立场而已,这也不接受吗?童童在呢,给点面子好不好?”

   他薄唇似有若无擦过她敏感的耳垂,温热气息喷洒在周围。

   两人许久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,江凌耳根在一瞬间烧了起来。

   怕童童瞧出端倪,江凌强压下心底的羞赧,迅速接过鲜花。

   心里有点开心,但她面上却表露嫌弃:“居然是粉色的玫瑰花,我又不是小女生。”

   童童困惑地望过去:“妈妈,你不是最爱粉色了吗,说显年轻。这花还是我帮忙挑选的呢,你不喜欢吗?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这小子果然是被傅文琛给收买了,居然当着傅文琛的面戳穿她。

   她不自在地双手接过来,硬着头皮补一句:“仔细看看,确实还行。”

   决定买花的时候,傅文琛并不确定江凌会不会收,更不知道江凌对自己如今什么态度。

   听到童童的话,以及江凌此刻的态度,他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 童童嫌弃他进展慢,显然是盼着他和江凌能尽快有个好结果。

   这些年,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眼巴巴地盼着呢?

   他没追过人,也不太哄人。

   但是童童有句话说的对,脸皮厚点应该是有用的。

   傅文琛望了眼厨房:“里面好香啊,介意我今晚留下来蹭个饭吗?”

   童童仰脸看着傅文琛,一副老父亲终于成长了的表情。

   前几天傅文琛送童童回来,跟江凌聊两句就很自觉地离开,让她早些休息。

   童童回来的路上,小脑瓜还想着他这个“未来爸爸”这么笨,他到时候要不要帮忙说说话,让他和妈妈今晚多相处。

   没想到他路上传授的经验,“傅叔叔”现在已经用上了。

   童童心里很高兴,扯了扯江凌的衣袖:“对哦对哦,妈妈,叔叔带了我一天,也还没吃晚饭呢。”

   江凌今天晚上本来就做了傅文琛的份,不过此时被傅文琛和童童两个人围着,她略显羞赧地垂下眼睫,握着捧花的手紧了紧。

   她侧身让门外的傅文琛进来。

   江凌把花找位置放一下,缓声道:“你们俩先去洗手,我去厨房端菜。”

   说完径直走向厨房。

   没多久,傅文琛洗完手跟着进来。

   他伟岸的身姿挺拔,站在她身后时,有一团暗影拢了过来。

   江凌正拿铲子将锅里的菜盛出来,察觉到动静后脊背微微僵滞两秒,缓慢侧目朝他看过去。

   灯光下他下颌的线条流畅好看,肤色很白。

   “我来帮你。”傅文琛长臂一伸,从她手上接过铲子。

   江凌还在他跟前站着,有种被他拥抱住的错觉,心底升起异样的情愫。

   她旋即挪了挪步子,从他怀中移开:“你手好了吗?”

   傅文琛手上的夹伤并不严重,先前江凌帮他换过几次药,这几天伤势明显有所好转,药已经没再用了。

   傅文琛举起那只手握了握,给她看:“已经好了,开车没有问题。”

   语毕,他顺势接过江凌手里的盘子,把锅里的菜铲出来,动作不急不缓,如行云流水。

   他倏而转首,凝着江凌的眉眼:“关心我吗?”

   江凌被问得神色稍怔,还未回过神,他已经浅浅勾着唇角,把菜端去外面餐桌。

   江凌盯着厨房门口他背影消失的方向,抿了下唇,小声嘀咕一句:“谁担心你了?”

   她顶多就是因为这伤是自己造成的,有点自责,才不是真的担心他。

   三个人第一次这样坐在一起吃饭,气氛还算和谐,童童一张嘴不停巴拉巴拉说话,跟江凌分享今天的事情,傅文琛偶尔也会接腔。

   晚饭后,傅文琛主动收拾盘子,说要洗碗清理厨房。

   他手上的伤还没好,江凌哪会让他做,拦住他道:“我来就好,也不早了,你要不然先回去……”

   “妈妈!”江凌话没说完,童童说,“我想让傅叔叔给我讲睡前故事。”

   江凌看看时间:“你这个点又不睡,叔叔该回家了,怎么给你讲睡前故事?”

   童童:“那他晚点走呗。”

   傅文琛很适时地表态:“没关系,我可以晚点回去,原本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 童童之前没有睡前听故事的习惯的,摆明了就是故意的。

   江凌很早就看出这孩子的心思了。

   不过童童从小到大,傅文琛确实从来没有给他讲过睡前故事,如今难得有了机会。

   江凌思虑片刻,点点头,对傅文琛道:“那就晚点再走吧。”

   傅文琛陪童童玩了会儿,到睡觉时间,亲自带他洗漱后回房间。

   童童躺下后,不太确定地看着旁边的傅文琛:“你会讲睡前故事吗?”

   “当然会。”得知有童童这个儿子开始,傅文琛就在网上看了各种父子相处的文章,做足了功课,就是希望童童能和自己亲近一些。

   睡前故事,他自然也没少看。

   童童很高兴:“那你讲一个吧,讲完你可以去找妈妈聊天。”

   虽然刚才拉着傅文琛陪自己玩积木,但他还没忘记让傅文琛留下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 傅文琛应着,给他讲了个小故事。

   他讲故事有逻辑,主次分明,声音又好听,一个故事讲完,童童越听越精神:“不然,你再讲一个?这个故事,就当是我帮你说话的奖励。”

   傅文琛笑笑,又给他讲了一个。

   几分钟后。

   童童:“再多讲几个吧,其实我觉得你哄好我,我妈妈那边就等于成功一半了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这时,江凌敲两下门进来。

   看着床上的童童,她柔和笑笑:“换下来的衣服呢,妈妈去帮你洗。”

   童童指指傅文琛的椅子背后。

   江凌上前拿衣服时,傅文琛也恰好转身过来帮她取,她不小心碰到傅文琛的手指。

   触感温热,熟悉又陌生。

   江凌淡定接过来:“谢谢。”

   江凌拿着衣服出去后,童童缠着傅文琛继续讲故事。

   傅文琛脑中储备的故事快要讲完了,最后一个结束,他说:“明天就要开学了,早点睡,你喜欢的话以后每天晚上都给你讲。”

   “真的吗?”童童眸色亮起异样的光彩。

   傅文琛看着他,满眼慈爱:“真的,哪怕出差去了外地,你想听我也电话里给你讲。”

   听他这么说,童童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   他入睡很快,再加上先前听故事强撑起的精神,此时闭上眼很快便睡熟了。

   傅文琛关掉灯,从房间里出来。

   外面江凌刚洗完衣服,正把衣服一件件往阳台的晾衣架上挂。

   傅文琛走过去:“我帮你吧。”

   江凌刚想说不用,他已经弯腰拿起盆里的衣服,用衣撑撑起,挂在晾衣架上。

   江凌也没再拦着,问他:“童童睡了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江凌倚着阳台的窗子,若有所思:“怎么你讲个睡前故事,他入睡的速度反而变慢了?”

   傅文琛又挂上去一件衣服,抬眉看过去:“我以前给你讲故事的时候,你也挺精神。”

   江凌脸上的表情稍许僵滞,意识不觉有些飘远。

   傅文琛平时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,但的确很会讲故事。

   以前睡觉之前,她都会窝在他怀里,枕着他的臂膀缠着他讲。

   不过那时候的傅文琛存着坏心,一般都给她将带着悬疑惊悚色彩的侦探题材,江凌听害怕了,就主动抱他很紧。

   故事一般都很精彩,即便害怕,江凌也会让他把故事讲完。

   后遗症是,听完连着好几天晚上睡觉,江凌整个人都会像个挂件一样,半挂在他身上睡觉。

   “你总不至于,给童童讲那些吧?”江凌下意识问出口,但旋即又觉得不可能。

   傅文琛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。

   “当然没有。”傅文琛把最后一件衣服挂上去,隔着衣服间的缝隙,看向江凌,“有些故事,只给你一个人讲。”

   他的话似有所指,江凌心头突突跳了几下,想起别的事情来。

   傅文琛给她讲了几天故事后,见她喜欢听,后来那些故事经常加入情感线,不可避免的亲密大尺度画面,也会被他详细描述。

   江凌总是听的面红耳赤,又津津有味。

   事后傅文琛一般还会压着她,把之前讲过的场景跟她演示一遍。

   还会喘息着在她耳边道:“故事里那俩人就是这样做的。”

   记忆越飘越远,江凌的耳尖也越来越红润,像是快要滴出血。

   还好阳台的灯光不是特别亮,傅文琛应该瞧不真切。

   她面上努力表现出从容,似乎压根没想之前的事:“很晚了,你该回去了吧?”

   傅文琛走过来,指腹轻轻掠过她的长发,帮她把碎发挽在耳后。

   耳朵露出来,他指腹似有若无擦过她耳尖滚烫的肌肤。

   江凌打了个颤栗,总觉得他是故意的。

   正想打掉他的手,傅文琛缓缓开口:“今天童童问我,怎么这么慢,还是没有把你哄好。”

   江凌眼睫颤了两下,掀起眼皮看他。

   傅文琛顿了顿,继续道:“我当时听见这话有些自嘲,心里想着,我让你那么生气难过,未必还能有什么机会,哪里是哄哄就能好的?凌凌,我现在说多少句对不起,都于事无补,也补偿不了这些年你和童童的孤苦。”

   他轻轻执起她的手,看着她的表情越发认真,“不知道,我爱你这三个字多说几遍,能不能让你对我稍微宽容些?就当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,可以吗?”

   江凌的手被他握在掌心,不轻不重的力道,她感觉到他掌心朝潮的,像出了汗。

   她琢磨着他的话,蓦地问一句:“你准备说几遍?”

   她的问题让傅文琛猝不及防,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 迟钝地呆愣好一会儿,他才领悟到,她问的是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他准备说几遍。

   傅文琛喜极,握着她手的力道不觉重了些:“你想听多少遍,我就能说多少遍。”

   傅文琛没忍住一把抱住她,激动地在她耳畔一遍遍说着那三个字给她听。

   他之前从来没说过,这回似要把之前欠的,一次性补回来。

   江凌靠在他怀里没有挣扎。

   她嗅到他身上淡而熟悉的味道,夹杂着烟草的气息。

   江凌闭了闭眼,又睁开:“我这几天一直在想,你当初那种境况下还为江家考虑,我应该跟你说声谢谢的。”

   傅文琛垂眸朝她看过来,张了张口欲说什么,又听江凌道:“可是这并不代表,我就原谅你了。这些年我和童童两个人相依为命,世界里压根没你这个人了……”

   她眼眶红了些,“你从来都没想过来找我解释,没想着再跟我和好!”

   “怎么会不想,我一直都很想的,就连梦里都是你。”傅文琛抱住她,脸上有了焦灼的神色,又透着无奈,“欠的债还完之后,我便想过找你的,可是如今的你比之前更优秀了,我身无分文从头开始,总归是少了些勇气。”

   江凌气得推了他一把:“那你现在还在这儿干嘛?金牌律师又怎么样,如今的你对我来说,不还是穷小子一个?现在就有勇气了?”

   傅文琛再次上前抱住她:“我知道是我不对,说到底,还是我对自己不够有信心,觉得结婚的一年里,你顶多只是有点喜欢我。或许现在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,没有我同样过的好,我不敢去打扰。”

   他声音渐渐染上低哑,“却没想到,离婚的时候你怀了孩子,还一个人把他带到这么大。”

   江凌被他越搂越紧,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。

   一时之间,她竟不知该怪他不找自己,还是该怪自己当初因为赌气,不跟他说童童的事。

   说来说去,他们俩婚后的那段相处,虽说彼此生了感情,在一起时也甜蜜。

   但终究是少了交心这一项。

   谁的心事都不说。

   谁也不知道,对方究竟多喜欢自己。

   江凌握拳用力在他后背捶了几下。

   渐渐地,她捶打的力道越来越轻,最后彻底停下来,回抱住他。

   感受到她的回应,傅文琛脊背稍僵,缓慢捧起她的脸。

   指腹扫过她脸颊的泪痕,帮她拭去。

   江凌吸了吸鼻子,不想再跟他聊不高兴的事。

   望着他亲密的举止,她后退一步从他怀中离开:“你不是说今晚只是开始追我吗,我没说答应你。”

   她声音很低,明显没了刚才的不满,想要跟他的关系有所缓和。

   傅文琛满怀宠溺地看着她:“没关系,我很有耐心,可以追到你答应的那一天。”

   他微微俯身,轻声温醇地在她耳边补一句,“并且每天都说好几遍,我很爱你。”

   “那你这不就等于每天都在跟我告白?”

   “确实是这样。”傅文琛点着头,深深凝着她,一字一句道,“并且每天都在期盼着,你能答应我。”

傅文琛X江凌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