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傅文琛X江凌(完)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傅文琛X江凌(完)

   傅文琛一家三口到姜沛那里时, 那边已经很热闹了。

   客厅的儿童游乐区,姜以则和尹黎昕两个小朋友坐在地毯上玩, 阿姨在旁边看着。

   姜沛、杨舒、尹遂和姜吟四个人居然搓起了麻将。

   见江凌和傅文琛过来, 杨舒让人收了麻将桌,笑着招呼:“天气冷,我们准备吃火锅, 食材都准备好了, 就等你们呢。”

   江凌含笑过来,手臂搭在她和姜吟肩头:“赢了还是输了?”

   杨舒和姜吟异口同声:“自然是赢了。”

   傅文琛目光在姜沛和尹遂身上掠过, 意有所指地道:“有人赢, 总要有人输吧?”

   姜沛脊背往后面一倚, 吊儿郎当道:“输给老婆又不丢人, 对吧尹总?”

   尹遂抿了口水, 笑而不语。

   收了麻将桌, 几个人一起去往餐桌。

   童童只顾着跟两个小弟弟玩,跑过来随便吃两口,就又折回客厅去玩。

   江凌喊他吃饭, 他说不饿。

   姜吟把涮好的羊肉夹进碗里, 跟江凌道:“凌姐, 童童这么喜欢小孩子, 其实你们可以考虑要个二胎了。”

   杨舒朝那边看一眼, 说:“前段时间我还问她要不要考虑呢,她说童童和爸爸相处时间太短, 暂时不考虑。”

   姜吟:“如果童童不排斥, 你们再要一个完全没问题。”

   江凌朝童童那边看过去, 他坐在姜以则和尹黎昕中间,手里拿着本图书指着在跟他们讲什么, 两个小孩仰脸听着,场面异常和谐。

   她又把视线投向旁边的傅文琛,男人恰好看过来,眼眸漆黑深邃。

   江凌目光匆忙移开,从锅里夹了点青菜,笑着接话:“嗯,在考虑了。”

   ―

   在姜沛家里玩了半天,傍晚时分,傅文琛一家三口才离开。

   回家的路上,傅文琛开着车,江凌陪儿子坐在后座。

   童童一直说姜叔叔和尹叔叔家的小孩多么可爱,跟江凌分享下午的趣事。

   后来他深深感慨一句:“妈妈,别人家的小弟弟也不能带回家,我什么时候能有弟弟妹妹呀?”

   江凌沉思着什么,柔声问:“这么想要弟弟妹妹?”

   童童疯狂点头:“想,波点都有妹妹了,他说妹妹可好玩了,他一放学回家,妹妹就笑着张开胳膊要他抱,我也想有一个。”

   江凌:“你不怕有了弟弟妹妹,爸爸妈妈把爱分给他们?”

   “不怕呀,我们是一家人,相亲相爱,我也会爱他们保护他们的。”

   前面驱车的傅文琛透过车内的后视镜,朝这边看了眼,散漫接腔:“等着吧,兴许很快就能有了。”

   “真的吗?”童童兴奋地拍手,又回转头来去找江凌确认。

   江凌耳尖登时有些热,把他脸往一边推了推,“你爸爸答应你的,看你爸爸,你看我干嘛?”

   童童软软道:“那关键不是得你生的嘛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―

   当天晚上,童童早早睡了,江凌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,傅文琛膝上放着笔记本在忙工作。

   她去做了个护肤,才爬去床上。

   不好打扰他工作,江凌躺下后便拿手机随便刷着小视频。

   小视频推送里有好多关于小孩子的,一个个可爱漂亮,讨人喜欢。

   江凌一条条刷着,想起童童小时候,嘴角上扬起浅淡的弧度。

   傅文琛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,余光瞥见江凌刷着的小视频,他将笔记本放在一旁,躺下来,翻身压向她。

   江凌愣了下,不觉丢掉手机,澄澈干净的眼眸凝着他:“你忙完了?”

   “嗯。”傅文琛应着,指腹轻轻扫过她细嫩的脸颊肌肤,低声询问,“我们努努力,满足一下童童的愿望?”

   江凌挑眉:“你也想要?”

   傅文琛吮着她的唇,炽热眼眸落在她精致的脸上,“你呢?”

   “都好吧。” 江凌眼珠滚动,低声道,“不过我还没想好再生个儿子还是女儿。”

   “那就等有了再说,男孩女孩,我都喜欢。”傅文琛哑声说着,再次朝她深吻上去。

   ――

   不仅仅是为了满足童童,傅文琛和江凌自己也想再要一个,给童童作伴。

   既然做出决定,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夫妇两人在这方面格外努力。

   终于在三个月后,江凌在月事推迟一段时间后,检验出怀有身孕。

   那天傅文琛欢喜又激动地带着她去医院做检查,医生笑着恭喜二人,说胎儿一切都好。

   从医院出来时,傅文琛全程没有说话,江凌差点以为他不想要了。

   谁知到了地下车库,他忽然发了疯一般抱起她,连着转了好几圈:“凌凌,我们又有孩子了!”

   江凌被他转的有些头晕,忙拍他的肩膀:“你快放我下来,再转下去我要吐了。”

   傅文琛这才赶忙将人放下,问她:“你饿不饿,想吃点什么?”

   江凌好笑道:“咱们来医院之前,在家不是刚吃过。”

   “我怕你又饿了,有孩子不是饿的快?”

   江凌指指自己平坦的小腹:“他现在还没绿豆大呢,哪有那么夸张?”

   傅文琛这才发觉自己操之过急了,不好意思地笑笑,搂着她:“凌凌,我好开心。”

   江凌回抱住他,浅浅地笑:“我也是。”

   傅文琛亲亲她的额头,想起当初她一个人生下童童的难处,在心底暗道,这次他一定好好守在她身边。

   回家的路上,江凌迫不及待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。

   傅文琛说也要告诉他的父母,他开车不方便,江凌打电话跟他们说。

   跟长辈开开心心聊了一路,收了手机,江凌想着还在学校的儿子:“还没告诉童童呢,他隔三差五问我什么时候能有弟弟妹妹,这下如他所愿了。”

   傅文琛把着方向盘,嘴角就没下来过:“那小子肯定高兴。”

   ―

   下午是傅文琛亲自去学校接的童童。

   父子两人回家的路上,童童小嘴巴拉巴拉跟傅文琛分享着学校的趣事,傅文琛时不时附和两句。

   好一会儿,傅文琛才问了一句:“还想要弟弟妹妹吗?”

   童童眸色微亮,疯狂点头:“想啊想啊。”

   傅文琛:“那你觉得弟弟好还是妹妹好?”

   童童琢磨着:“都好吧,反正有人叫我哥哥我就开心。”

   傅文琛懒洋洋地笑:“你这愿望,没准哪天就能成真了。”

   童童听出了傅文琛话里的意思,激动地站起,脑袋从后面探过来:“妈妈怀小宝宝啦?”

   傅文琛余光看他一眼:“坐好。”

   童童乖乖坐回位置上:“妈妈是不是怀小宝宝啦?”

   傅文琛勾唇:“不然我跟你聊这些干嘛?”

   听到想要的答案,童童乐得倒在后面的靠背上,拍手鼓掌:“太好了,我终于能当哥哥喽!”

   他有些迫不及待要跟江凌说话,拿着傅文琛的手机给江凌打视频电话。

   江凌今天还有工作要处理,医院检查完之后便去了公司。

   这会儿刚忙完,接通视频后看到荧幕上儿子的脸,她笑:“爸爸接到你了?”

   童童之前经常去江凌的公司,看到她身后的背景一眼认出:“爸爸说你有小宝宝了,怎么还去公司工作呀?”

   江凌在办公椅上坐着:“小宝宝离出生还远着呢,又不影响我工作。再说了,不赚钱怎么养童童?还得给咱们家未来的小宝宝赚奶粉钱呢。”

   傅文琛听着俩人的聊天,忽然插话:“工作结束没,我去接你?”

   江凌看看时间:“好啊,等你过来差不多我就能下班了。”

   又和童童聊了两句,江凌挂断了电话。

   杨舒进来跟她聊最近几个拍摄的进度。

   聊到一半,江凌感觉一阵阵恶心,忙起身去往洗手间。

   杨舒不放心,跟了上去:“吃坏肚子了?”

   江凌漱漱口,拿纸巾擦着手,不好意思地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 杨舒也是过来人了,一眼看透:“有了?”

   江凌嗯了声:“今天去医院做了检查,一个多月了。发现怀孕之前也没害喜的毛病,这会儿突然就难受了。”

   “挺迅速的嘛,前段期间刚说在考虑了,如今就怀上了。”杨舒笑着揶揄。

   两人从洗手间出来,江凌挑眉:“那自然比不了你和姜par迅速,新婚之夜就让你怀上了。”

   杨舒神色微怔,有些诧异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她和姜沛结婚那晚怀上的事,她没跟人说过的呀。

   江凌笑:“我老公说的,你如果想知道我老公怎么知道的,那你得问你老公。”

   杨舒一时有些无言。

   姜沛不会连这种事都拿去跟人炫耀吧?

   这男人是真没有正经的时候,幸好他们俩的儿子乖巧安静,没有随了他。

   杨舒匆忙掠过这个话题,对江凌关切道:“头三个月还是很重要的,以后工作别太劳心,我和姜姜帮你分担点。”

   江凌应着:“我都生过一个了,放心吧,心里有数。”

   ――

   江凌的孕期反应不是很明显,身体和平常没太大变化。

   自从怀了孕,她被众星捧月着,傅文琛和童童都围着她转。

   傅家和江家的长辈,也都大老远从安芩那边过来探望,给她买各种补品营养品,傅文琛还给她请了专业的营养师。

   江凌的肚子一天天大了,身子逐渐有些笨拙,临近产期的那段日子,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待着。

   傅文琛工作并不清闲,但还是尽量空出多的时间来陪伴她。

   快要生产那几天,他几乎寸步不离。

   这天晚上江凌晚饭后感觉有些乏累,早早地上床睡觉。

   傅文琛陪着童童把作业写完,到卧室里找她。

   江凌虽然困,但躺在床上也并没有睡着,傅文琛一进来她便睁开了眼。

   看她没什么精神,傅文琛躺下后问她: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 江凌摇摇头:“就是困,可能晚饭吃多了吧。”

   傅文琛帮她熄掉灯:“那就睡吧,我陪着你。”

   灯一关,室内的光线黯淡下来。

   江凌枕在他的臂弯里,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,有些黏人地往他怀里钻了钻,手不规矩地解开他上衣的纽扣,探进去指尖在他结实的胸膛画圈。

   快要生产,傅文琛睡觉时都不敢抱她,生怕压着她和孩子。

   察觉到她不安分小动作,傅文琛呼吸沉了些,蓦地捉住她那只手,睁开眼,半起身看着她:“想干嘛?”

   江凌被问得身形微僵,一时竟答不出来。

   她就是下意识想离他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

   大概是因为怀孕后激素紊乱,江凌对于那种事情,格外想要。

   晚上睡觉时,梦里也总是和傅文琛缠绵的场景。

   她理智上知道这样不好,但身体总控制不住。

   前面几个月,胎儿稳定时傅文琛会帮她缓解。

   如今临近生产,江凌便只能忍着了。

   傅文琛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凑在耳边低声问她:“以前怀着童童的时候也这样吗?”

   江凌脸颊红红,没回答,算是默认。

   不过那时候傅文琛没在身边,没有诱惑,又对他心中有怨,所以没现在这么强烈。

   她不好意思地闭上眼:“我困了,睡觉吧。”

   傅文琛轻轻抚上她的肚子,感慨一声:“等宝宝生下来,你若还能这么主动,我才是真的高兴。”

   又想到即将而来的生产,他对着肚里的宝宝说,“快点出生,乖一点,不要让妈妈受累才好。”

   江凌喟叹着:“能像童童那时候就好,当时就很顺利,没有受太多苦。不过这已经是第二胎了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   “肯定会好好的。”傅文琛吻过她的眉心,握住她的手,“这次我在你身边呢。”

   江凌轻应着,回握住他的手,格外心安。

   ……

   也不知是不是傅文琛的话起了作用,当天夜里江凌便有了反应,连夜被送往医院。

   这个孩子出生的格外顺利,没让江凌遭太大的罪。

   不过等候在产房外的傅文琛,却是心急如焚。

   江凌生童童的时候,他一无所知。

   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焦灼。

   他期盼着新生儿的到来,期盼着江凌能够平平安安。

   就连等待法庭审判时,他都没像现在这样忐忑过。

  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医院妇产科的玻璃窗上,产房内传来婴儿的啼哭。

   医生告诉他,生了个小公主,母女平安。

   看到江凌的那一刻,傅文琛悬起来的那颗心才算安然落地。

   傅文琛头一回抱刚出生的小婴儿,小小的身板,软乎乎的,看上去格外脆弱娇嫩,他手臂僵硬着不知道怎么抱才会不伤到她,一张脸也格外凝重。

   而怀里的婴儿则是嗷嗷大哭。

   她越哭,傅文琛抱着越不敢动,身子更僵了,只能找江凌求救:“你刚刚抱着还不哭呢,怎么我一抱她就哭成这样?”

   江凌看着他的样子不免好笑:“你抱的时候动作轻柔一点就可以,不用这么端着,跟个木雕似的,她反而没有安全感,容易哭闹。”

   说着她亲自接过来,示范给傅文琛看。

   江凌一抱住,小婴儿瞬间不哭了。

   傅文琛有样学样,重新接过来,不料早早还是哭。

   这次不仅哭,小手还下意识抓住傅文琛的衣服,脸颊在他怀里蹭着。

   傅文琛虚心向江凌求教:“她怎么还哭,我还是抱的不对?”

   江凌忍着笑:“这次是她饿了。”

   她伸手把女儿重新接过来,掀开衣服喂她。

   傅文琛站在一旁,愣愣瞧着眼前的画面。

   婴儿的小嘴一动一动,努力吞咽着,他也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,喉结随之滑动。

   江凌把被子往上遮了遮,瞪他:“看什么呢?”

   傅文琛声音低哑几分:“我就看看,又没跟她抢。”

   江凌:“……”

   傅文琛望着江凌怀里的女儿,思索着:“以后我们叫她什么好?”

   江凌想了想:“早上出生的,不然小名就叫早早吧。”

   ―

   童童早上醒的比平时早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醒来后便睡不着了,索性穿衣服起来。

   外面林嫂已经做好了早餐,他没看到傅文琛和江凌。

   吃早餐时,童童纳闷地问:“我爸爸妈妈呢?没有起吗?”

   林嫂说:“凌姐昨晚半夜生产,和先生一起去医院了。”

   听到这个消息,童童手里的早餐顿时没了胃口:“我也要去医院。”

   林嫂有点为难,昨夜先生走的时候比较匆忙,没交代今天要不要她带童童过去。

   而且医院那边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,童童今天还得去学校。

   便在这时,林嫂接到了傅文琛的电话:“童童醒了吗?”

   林嫂还没接话,童童凑了过来:“爸爸,我要去看妈妈。”

   那边顿了下,傅文琛对林嫂说了医院的地址,道:“现在时间还早,带他过来吧,让他看看妹妹再去学校。”

   听到是妹妹,童童心里更高兴了。

   早饭彻底不吃了,他央求林嫂尽快带他去医院看妹妹。

   林嫂不会开车,两人便打车去往医院。

   童童过去时,小婴儿已经吃饱喝足,还睡了一觉,此时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,充满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。

   看到童童,傅文琛把女儿抱起给他看。

   床上的江凌说:“你妹妹跟你小时候长的像极了,快看看。”

   童童看一眼就撇嘴:“我小时候才不长这样,我比她好看。”

   嘴上这么说着,他小心翼翼伸出手指,轻轻点了一下妹妹的手指,眼底含着宠溺的笑。

   江凌摸起枕边的手机,对着他们父子三人拍了张照片。

   外面的天光已彻底明亮,明媚的阳光顺着玻璃流泻而入,暖融融的。

   江凌看着眼前的画面,心上像被什么温暖柔软的东西包裹住,满足地勾起唇角。

   以后便是一家四口了。

   真好。

傅文琛X江凌(完)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